第六话 超人
深海独仙2020-05-16 15:184,610

   暑假一如既往地炎热,知了在几颗绿树上疯狂地叫着,街上行走的人寥寥无几,似是都躲进了家中进入了空调房。

  初三的暑假,对于李星来说,其实也是就意味着他的痛苦日子将要到头了,因为他总算可以离开那帮带给他无尽痛苦的家伙了。

  成绩一送到,李星和锦建便商量着选定了一个高等职业学校的会计专业,等暑假结束,李星将在那里就读。

  虽然是大白天,但何清与锦建却都出门了,锦郁也被送去学车,她已经成年,上大学之前是时候学会自己开车了。

  李星百无聊赖地玩着锦建给他买的手机,屏幕上的QQ一声震动,李星一看,原来是锦郁姐。

  从李星刚有手机开始,锦郁就加上了他的QQ。

  虽然碍于何清的态度,但渐渐长大的锦郁已经逐渐拥有了自己的权力,如果她愿意,那么何清现在也拦不住她和李星见面。

  “嗨,小星星,我听妈妈说你是孤儿,到底是不是真的?”锦郁在QQ上说。

  李星苦笑着撇撇嘴,他实在不喜欢小星星这个绰号,虽然比外星人好听多了,但叫上去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子。

  他还记得锦郁一开始加他为好友时第一句冒出的话:“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的郁姐!”郁姐?怎么不叫御姐?李星第一时间就傻眼了,好半天他才注意到这个陌生女孩居然是附近的人!

  再看看头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李星猛然醒悟,这不是锦郁姐小时候的模样吗?

  即便他只在七岁时见过锦郁小时候的模样,但他可以肯定,在医院里的那段印象绝对错不了,它就像烙印一样深深地刻在李星的心里。

  “锦郁姐,孤儿的事情,我不想多说。”李星这么回复,经过半天的讨价还价之下,锦郁最终还是允许他叫锦郁姐而不是郁姐。

  “那好吧。”

  锦郁打出一串省略号,她大致只是知道李星是个孤儿,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她也无法得知,只能暗暗在心里为李星感到难过,“小星星,爷爷奶奶去世得早,所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有什么事情尽管和锦郁姐说,姐姐一定帮你!”

  “谢谢锦郁姐。”

  李星回复道,他很感动,也感到很荣幸,在他看来,锦郁可是考上了知名大学的女神,比起自己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此刻天地却是合在了一起。

  任何事情,她从来没有一丝的不满,她就真的像是对待自己如亲弟弟一样,不,是比亲弟弟还亲。因此,李星再怎么内向,在面对锦郁时也敢大胆地开口。

  “好哇,这小星星居然下了QQ,还不告诉姐姐一声!”

  锦郁忽然看见李星的星空头像暗了下去,心中顿时就生起了闷气,此刻,她正坐在教练操控的车上在街道上面兜风,教练在一旁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而锦郁,愣是一句话都没有听,反正她时间有得是,慢慢学,不急不急。

  李星下了QQ,他有点害怕这个软件,因为它,才导致了一段悲剧。

  那是一个女生,李星偶尔在网上认识了她,聊着聊着,两个人的关系就开始变得暧昧起来,如果李星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网恋了。

  怎么说呢,李星也有伤心的时候,他也被这个女孩伤到过,情到深处,却无法相见。

  最后,还是这个女孩抛弃了他,李星为此痛苦了好一段时间。

  他甚至哭了,泪水流淌下来,又一次次地擦去,也许在别人看来,这是很可笑,很幼稚的一种行为吧,为一个虚幻的网友流泪?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但李星不这么想,他觉得,网上也有真情,只是没有人发现罢了,其中,就包括了他。

  李星打开了手机上的电话录,盯着上面的几个电话发呆,备注上面清楚地写着几个人的名字:锦建,锦郁,何清,130XXXXXXXX。

  手机上的SIM卡就是李星从篮子里找出来的那张,从一开始,就有那个130开头的电话了,他不知道那是谁的,也不敢去打。

  虽然他觉得这个电话说不定会和他的父母有关,他但就是迟迟不敢用手去点它一下,他怕搞错了,他也不知道电话通了之后开头该怎么回答。

  难道说他要说他自己是个孤儿然后被父母抛弃被别人养大后发现篮子里有张SIM卡之后这SIM卡里有你的电话自己就试着打了一下看看是谁?这TM是不是太扯淡了?会不会被当成是神经病?

  说不定人家还没等自己说完第一句话就把电话挂了!

  李星犹豫着,暑假的每一天都有这么一个小时是他在犹豫不决之中渡过的,总共算下来,他已经浪费了三十多个小时了,离暑假结束,还有二十多天,他还有二十多个小时可以浪费。

  “不行,啊不行该怎么办!”

  李星忽然一声呻吟,他扯着自己的头发,抱着自己的脑袋,倒在床上用力地翻滚,头猛地对着床头一撞,一股尖锐的疼痛霎时传遍他脑海。

  李星痛得直抽气,他发现手机被自己弄到了一个床角上面,于是他趴着身子,一边捂着脑袋,一边费力地将胳膊伸开过去。

  他想把手机拽过来。然而,一个拇指却无意识之间触碰到了手机的屏幕。

  “我去!”

  李星这回精神就来了,他一蹦三尺高,立刻把手机攥到了手心里,再往屏幕上面一看,他的身体瞬间石化,目光也随之呆滞下来:那拇指正好按在了130开头的电话上面,此刻,已经正在呼叫当中。

  当李星意识到自己应该立刻挂断电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电话在一声疑惑的“喂”中,通了。

  大哥,你接电话就不能慢一点么?起码得给人一点反应时间吧!

  李星脸唰地一下子黑了,他只能够硬着头皮去接听,总不能现在挂断吧?不然以后人家说不定就把自己的电话列入黑名单了!那他以后就算是想打都打不进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你哪位?”电话里头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李星暗自庆幸,还好不是个女的,不然自己还真不好意思开口。

  “噢,我……我……我叫李星。”

  李星真的很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如何开头,结果,只好把自己的名字傻乎乎地报上去,看对方什么反应,这种二得不能再二的应对方法,李星已经能看到未来是一片黑暗了。

  这位大叔一定会说李星是谁,我不认识你,接下来,李星就会被光荣地变为一名精神病或是电话骚扰者,总之变成哪一个,李星都不喜欢。

  “李星?”对方果然一愣,他这么一愣,李星就知道自己差不多被判上死刑了。

  数秒钟后,等待死亡宣判的李星却惊讶地发现对面并没有直接挂断的意思,仿佛是陷入了沉默,抑或是在回忆着什么东西。

  “你真的是李星?”

  中年男子的声音变了,好像带着一点不敢置信,但更多的,还是激动,没错,李星的确是听出了他声音中带有激动。

  “嗯,是我。”

  李星回答,他觉得事情突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起来,连他都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

  “你现在就到我这里来,地址是天区路兴华村五组385号。”中年男子听上去十分地着急。

  “天区路?兴华村?”李星一听就傻眼了,天区路不就是家旁边的街道么?至于兴华村,他也有印象。

  骑自行车放学的时候他都会看见那块牌子,就在离他家大约二三千米远的地方,那儿都是一栋栋刚刚新建起来的公寓样的房子,色彩明丽,在旧的建筑物中,这些新崛起的房屋显得格外耀眼,因此李星就对兴华村这个名字的印象特别深刻。

  “好,我这就来。”李星挂了电话,他事不宜迟,立刻从车库推出自行车,用钥匙锁好门,骑出了家。他不知道那个中年男子到底有什么事情找他,他也不知道中年男子为什么会认得自己。

  但他隐隐觉得,一定和自己有关,为此,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去看一看,再说路也不是很远,何乐而不为?

  李星骑得很快,大热天的街道上面的走的人本来就很少,他大可以在天区路上横冲直撞,就算是来往的车辆也不多,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不一会儿,他就再次看见了那块兴华村的牌子,李星停下车,随着这块牌子往右边看,一栋栋房子鳞次栉比,偶尔可以看见几个人在几栋房子的阳台上面走动着晒着衣服或是用手用晾衣杆拍打着被子。

  李星不知道五组385号在哪里,只能找一个人问,可问题是,他好意思开口问么?再说现在也没人出来啊!

  无奈之下,李星再次拨通了那个中年男子的电话,按照他的提示,李星终于推着自行车走过一排排的公寓房,来到了一处设有一个大花坛的地方。

  花坛上面的花颜色如烟花般绚丽,它们正抬着头挺着胸脯接受着阳光的照耀,显得格外神圣而圣洁。

  李星绕过这个花坛,他看到一个男子正坐在花坛后的一个长椅上四处张望着,他见到李星,神色即刻变得激动,唰地站起身,迈着大步匆匆地朝李星走来。

  李星停下车,他警惕地退后一步,有时候保持警惕总不是一件什么坏事儿。

  “你就是李星吧?你好,我叫张旭。”张旭伸出宽大有力的手,笑呵呵地说道。

  “你是……我手机上的叔叔?”李星疑惑地问。这个叫张旭的中年男子长得虽然一般,胡子拉碴,发型也有点乱,但衣物虽然简朴却又不失整洁,脸上洋溢的笑容十分友善,给人一种舒服温暖的感觉。

  李星握住了这只略显粗糙的手,他能感觉到这个男子内心的喜悦,还有更多别的什么东西。

  李星跟着张旭来到了他的房屋外,经过他一路上的介绍与讲述,李星才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十多年前,李星的父母来到了这里,这儿原本只是一个落后贫困的村子,但李星父母的到来,却是打破了这个局面。

  他们在这里租用了一个房子,住了下来,一年之内,他们捐出了数十万元钱,改善了这里人们的生活。

  而张旭,就是他们的房东。原本张旭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不过就在一天夜晚,张旭一个人回家的时候,忽然听见自己的家里有什么声响。

  他素来是一个人生活,没有妻子儿女,父母也早亡,可现在他房子里怎么会有声音传出来?

  张旭终于想起出门时窗户好像没关严实,于是他镇定了一下,即刻用钥匙打开门。一个人影猛地从门外蹿出,张旭一个趔趄,差点被这个不明人物撞倒在地,等他进入卧室一看,傻眼了。

  因为那时候这里的房屋都只有一层或是两层楼,空间并不是很大,所以张旭进入门的第一眼就发现自己床头的抽屉被拉开,里面的值钱东西被清了个空。

  再一看,书桌抽屉里的的纸笔也都被扔了出来,乱七八糟地散落在地上。

  张旭心中一凉,紧接着就是一慌——他下意识地摸摸裤袋,坏了!钱包居然也被那小偷摸走了!

  张旭顿时觉得怒火往脑海上疯涌,他暴吼一声,扭身便没入黑夜,朝着小偷跑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张旭发飙起来倒也真是生猛无比,才短短几分钟,他就赶上了小偷的背影。正当张旭想冲上去抓住小偷挥动的右手让他停下来时,小偷猛地转了个弯,蹿入了一条临河的羊肠小道。

  张旭左顾右盼,愣是瞅不见这小偷藏蹿到了哪,他干瞪着眼,一边喝骂一边细细观察四周。

  没过多久,小偷竟明目张胆地自己走出来了。原来他就躲在小道右手边的一片密林丛里,等他等得不耐烦钻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张旭下意识地就想转身逃路并大喊救命,但小偷哪会给他这个反应时间?小偷三步并作两步朝他奔了过来,只一个顺势的迅疾扫腿,张旭一下子就被撂翻在地。

  等他欲要坐起之时,已被冰冷的刀锋架住了脖子。

  很明显,张旭倒霉地碰上了一个练过家子的小偷,而且这家伙还随身带着凶器。

  然而,就在张旭惊惧得喊不出话来准备束手待毙的时候,一道劲风忽地拂过张旭的脸庞。

  闭目等死的他茫然地抬抬头,竟看见一个窈窕人影在小偷背后那片夜空中飞起,在黑色丛林的衬托下,宛若飘飘翩鸿。

  小偷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他一声怪叫,想要从旁跳开。

  最终,他却还是被凌厉又精准的飞腿踢中了头颅,随着清脆的骨裂声响起,他整个身子在空中奇异地扭曲了几圈圆弧,似陀螺般划出一条水平直线,“嗖”地就飞出了数米开外,“扑通”一声,跌进了河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