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话 欺骗(3)
深海独仙2020-05-16 15:184,120

   张旭这才发现,出手救他的,居然是租房男人的妻子!张旭从那片密林丛中寻到了一个包裹,打开一看,他遗失的所有东西果然都在里面!

  张旭感激地想走上前对她鞠一个躬,然而,这名女子在他去找包裹的片刻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他想用钱去报答这对夫妻,虽然他想来想去这对夫妻也不像是缺钱花的样子,可除此之外,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了。

  等他下定决心走到邻房的时候,却发现这座房子早已经空无一人。

  但张旭依旧不死心,他走进这对夫妻的房间,却是发现里面清爽又干净:一张床,一个卫生间,一个书桌和一个凳子,其余的,就只剩下白花花的墙壁。

  而这些东西,是房子本来就自带的,这个房间内就像从没有住过什么人,整洁光亮得如新的一般。

  张旭还是不死心,他一个个地拉开书桌下面的抽屉,直到他有些心灰意冷的时候,他终于惊喜地发现最后一个抽屉里有一支样貌较为奇怪的金属笔,笔上面还贴着一张纸条:送给我们最爱的李星。

  张旭拿起金属笔,他发现抽屉里面还有什么东西,抽出一看,又是一张纸!

  上面写着:张旭房东,你好,我们已经猜到你会在第二天来我们这里道谢,但遗憾的是,我和妻子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因此,恕不能见面了。

  如果你真的要道谢的话,那就帮我们一件事情,十多年后,会有一个自称是李星的孩子打你的电话来找你,他就是我们的孩子,你一定要带着他过来,并把这只笔交给他,拜托了。

  李星震惊地听着张旭的讲述,如果不是他觉得张旭看上去不像骗人的人,他这会儿早就扭头走人了。

  这故事,未免也太扯了吧——难不成他的父母不仅是超人,还能预知未来?这么说他是超人加预知未来者之子?他怎么不见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唉,我知道你不相信,其实,我也觉得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像是在做梦一样,但是如果你跟我到你父母住过的地方,你就会真的相信我不是在骗你。”

  说到这里,张旭也叹了口气,“你是个可怜的孤儿,也不知道我的救命恩人是怎么想的,竟然把你抛弃了,但我相信,你的父母一定不是坏人,他们应该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李星没有说话,他的步子渐渐加快,走过张旭的新房,一间光阴年久的一层楼房顿时映入他的眼帘。

  白色墙皮大半从外剥落,露出青灰色的墙砖,如同是要蜕皮的老树那般,即便是墙皮仍完好地与墙砖粘连在一块,照样能够看到仿佛被道道刀锋撕裂过的狰狞疤痕。

  从外看,窗户上也沾染了厚重的尘埃,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此刻,张旭却是站在原地不动,他想,让这个可怜的孩子一个人看看自己的父母住过的房间吧。张旭目送着李星进入那间房子,随后,他步伐一转,走进了自己的新居。

  李星推开曾被蛀虫噬咬并现已腐烂得千疮百孔的木门,木头因腐烂而发出的气味让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房间的窗户都关得死死的。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让李星惊奇的是,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包括窗户在内居然都一尘不染!难道张旭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打扫?没理由啊!

  李星环顾四周,这几平米的房间真的是一眼就能看到所有的东西,果然只有一张床,一个卫生间,一个书桌和一个凳子。

  他的鞋踩在地板上,踩踏的声音回荡在这片沉寂的空间里,他的每一次抬脚,都没有任何的灰尘扬起。

  憋得肺痛了,李星才敢轻轻地呼吸,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闷了数年的空气,吸入鼻中就像是新鲜空气一般,让人心神舒爽,根本没有任何腐烂污浊的臭气。

  “张旭叔叔,这房间你经常来打扫吗?”李星深吸一口气,又拨通了张旭的电话。

  “经常打扫?”

  手机里传来张旭疑惑的声音,“没有啊!自从我上次出去之后就没有进去过了,对了,那只录音笔我仍然放在最后那只抽屉里,你去看看,就是怕这么多年过去有人偷走了,不过我想应该还在,小偷即便再蠢也不至于蠢到去翻废弃屋子的地步。”

  李星笑着挂断电话,他发现张旭不仅守信,而且还是一个十分幽默的人,现在照他这么来说的话,这房子真的已经很久没有打扫过了。可是为什么——

  李星看了看天花板,上面白白净净的,周围的墙壁也好像还是新的一样,和房间外面的破烂样貌似乎格格不入,但这种怪异的现象就是这么出现了。而且还被李星亲眼见到了。

  书桌依旧平静地站立在窗前,那数年的岁月对它来说就好像是弹指一瞬,一个盹儿的功夫。

  李星走到书桌旁,他看到了什么?他发现这个书桌居然还是全新的!

  和木门的样貌一比,这个书桌仿佛经过了脱胎换骨的洗礼,表面木质的墨绿光泽在阳光的照射下还熠熠生辉。

  李星觉得自己的常识被瞬间打破了,他觉得自己败了,虽然他的科学在中考时有140.5分,但他还是败了,败得如此彻底,心服口服。

  李星只是恍惚了一会儿,他就迫不及待地蹲下身子抽开了最后那只抽屉。

  结果,和张旭描述的几乎一模一样,一只样貌怪异的金属笔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抽屉里,它外表上流转的黑色光芒给李星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十分奇特。

  其次,他也看到了这支笔上面贴着的纸条:送给我们最爱的李星。

  李星久久地凝视着这张纸条,他忽然颤抖着把它从笔上撕下,用心折叠好,放入了上衣口袋,并用拉链拉好。

  “啪嗒——”

  一滴眼泪从李星的眼眶中滑落,接下来便是第二滴,第三滴……

  渐渐地,泪水越来越多,多如洪流,猛如海浪,一块狭小的地面,决堤了,它被水浪一点点地淹没。

  李星从来没有哭得如此伤心,如此痛心,他不明白父母留给他这么一支笔和一张纸条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他们,这就是他们最后留给自己的东西么?

  十多分钟过去了,李星哭得声音嘶哑了,泪水流干了,他终于扶着书桌慢慢站起来,一阵肌肉的酸痛感瞬间从他的小腿上传来。

  李星突然昂起头,看着阳光再次照射在自己的脸庞上,逼迫自己的泪水缩入眼睑,透过窗户,白云依旧在飘动着,他似乎回到了那个梦境,那个与父母重逢的梦境。

  又是十分钟过去,李星安静了下来,他的表情不再扭曲痛苦,而是变得平静,平静地就像一汪湖水。

  没有人知道,这汪湖水,曾经干涸绝望过,更没有人知道,这一汪湖水,曾经泛滥咆哮过。

  他已经真正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痛哭的背后,是一颗逐渐成长坚忍的心。

  李星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笔,从一开始的观察来看,李星初步认为这是一支没有笔帽的带孔钢笔,他转动了一下笔身,写字的笔头果然就被旋了出来。

  再经过仔细观察,他忽然发现这只钢笔的握笔处有两颗小小轻微的凸起,这是两颗微型按钮!

  李星好奇地按了按处于下方的第二颗按钮,结果——自己怎么按都按不下去,于是,李星只好尝试着按第一颗按钮。

  “哦~你就应该有梦,有梦就别怕痛——”

  一阵悦耳的音乐声突然从笔身的孔洞中响起,李星一个激灵,差点吓出心脏病来,等一下,这首歌——好熟悉!

  “这不是张韶涵唱的淋雨一直走么?”

  李星想起来了,他很喜欢这首歌,不知道为什么,父母居然录了一首歌给他,而且恰好是他最喜欢听的,看样子这应该是一只录音笔了。

  只不过父母那个年代怎么会有淋雨一直走?还有录音笔?现在貌似都没这种高科技吧?这科学么?李星苦笑了一下,看样子这件事情的确不能用现在的科学来解释,估计唯有穿越才能解释得通了吧。

  李星静静地聆听着这首歌,他的内心偶尔掀起波涛,偶尔又迅速平静下去,偶尔闪过风雨雷电,偶尔吹过一阵春风。

  “淋雨一直走,是道阳光就该暖和,你就应该有梦,Oh,有梦就别怕痛。”

  听到这里,李星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他怎么感觉这歌词有点不对劲儿!对了!“人都应该有梦”变成了“你就应该有梦”!这又是什么情况?

  李星百思不得其解,歌声临近尾声,他再次按了按第一颗按钮,音乐声戛然而止,这时候,李星的脑海猛地划过一道闪光,等等,这唱歌的人似乎和张韶涵不太一样!

  李星清楚地记得张韶涵的歌声十分地空灵动听,婉转而又美妙,而这个女音,显然不同于张韶涵!虽然他也承认歌手唱得很好,不仔细听还能以假乱真。

  但李星就是想出了那么一点点不同来。

  首先,这个女音更为地嘹亮,每一个歌词都像是敲击在他的内心,以至于李星瞬间就融入进了这歌声之中。

  其次,本来还感觉不出来,但是当李星听到你就应该有梦那一段的时候,他分明感觉到女音里包含着一种情感,不是唱歌的情感,不是用心的情感,而是爱!

  这是一首充满着爱与鼓励的进行曲!

  李星霎时就恍然了,这莫非是母亲唱给他听的?应该错不了了。想到这儿,李星的眼眶又有些湿润了,然而他硬是把眼泪用眼皮使劲地眨了回去。

  李星又不死心地按了按第二颗按钮,然而这一次,他竟然很轻松地就按了下去,“啪”地一声,李星愕然地发现原本写字的笔头忽然缩进了笔壳!几乎就在笔头缩进去的瞬间,一截五厘米左右长的金属片似雨后春笋般地冒出!

  李星瞪大眼睛,看上去这应该是一截金属片,它非常地细,像是缩小版的锯条,不过少了锯条的锯齿,多了刀片的锋刃。

  这是什么鬼?李星想,他实在不明白这玩意儿能干什么,难道是什么武器?这么一截玩意儿能有一把刀好使?

  “不会是用来削苹果的吧?”李星好笑地自语道,他下意识地就像把这截金属片按回去,但让他更加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当他再一次按下第二颗按钮之时,金属片不但没有缩回去,反而发出了夺目的金光!

  这金光,亮得如同初升太阳照在经过千万次打磨后刚出鞘的宝剑上的反光!

  李星艰难地睁开眼睛,眼前的金属片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粉,而且还是会发金光的金粉,不然怎么会刺得跟太阳光一样?

  “不行,不行了!”李星忍无可忍地再次按了按第二颗按钮,他就不信这东西缩不回去了,在他意料之中,第三次按下第二颗按钮时,金光消褪,连同金属片一起缩回了笔壳。

  “呼——”李星轻喘了口气,他虚脱般地坐在洁净的凳子上面,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如果不是他亲身体会,怕是换做谁都不相信。

  既然没有人相信,那么就藏在自己的心底吧,就像张旭叔叔对自己父母那超人般的身手保密那样。

  临走时,李星还特意问了下张旭知不知道自己父母的名字,既然父母有他电话号码,理应该告诉他什么。

  但让李星失望的是,张旭一无所知,他只知道李星的父亲姓李,李星最后只好翻着白眼推自行车离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