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深海独仙2020-05-16 14:245,292

   太阳神放出炙热的光芒烧灼着这片茫茫荒漠,没有声息,死寂而酷热。

  天空偶尔飞过两三只孤鸟,它们嘶鸣着,张开长长的尖嘴,似是渴极了。如果用望远镜看,那么就能发现这些鸟的周围围绕着淡淡白雾,像水蒸汽那样。

  这些是鸟散发出来的灵气,毋庸置疑,这几只秃鹰样的大鸟不一般。

  “呼——”一阵炽热的风在干旱的沙地上吹过。

  数息间,在这张单调的沙漠画卷里,出现了一个人影,再靠近,隐约可以看见他穿着的破烂的蓝袍上面镶嵌着一枚扎眼的勋章。

  他的手中拿着一根类似拐杖样的东西,他每次踉跄地行走一步,沙漠中就会多出一个被戳出来的深深的小洞和两道稍浅的脚印。

  没过多久,他走不动了,他轻轻喘息着,身体忽然剧烈颤抖起来,他迅速地望了望身后,空荡荡的,只有一阵夹杂沙子的小旋风飘过,除此之外就只有他一个人的粗重的呼吸声。

  他眯起眼睛,终于松了口气,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随之快速地滑落,瞬间化作白色水汽。

  他似乎累到了极致,于是便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但他突然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何时已经深深陷入了沙漠之中,他用力地想往上拔,却是越陷越深。

  周围的沙粒开始缓缓转动起来,竟形成了一个半径达数米的漩涡,漩涡旋转的速度愈来愈快,以至于他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嘶叫,就被这恰似“流沙”一样的漩涡给吞噬了……

  片刻,黄沙一路沿着他的行走的路线吹卷,掩埋掉了全部的足迹。

  剩下的,唯有这片沙漠中刺眼的阳光在闪光的沙粒上射出一连串怜悯的叹息……

  灵界的西方的某一处,巍峨的群峰簇拥着一座举世无双的建筑物。

  它静静地矗立着,笔直地插上云端,在流雾中若隐若现,宛如擎天之柱。这是一座千米高塔,但它和一般的高塔不同,因为它的占地面积堪比一座城堡。

  如果靠近了,再细细看去,就会发现这座塔身上绘画着七彩的螺旋形颜色。

  在光线下,七彩忽隐忽现,它们与塔身仿佛浑然一体,但在上面却是有着无数条竖下来的细小的缝隙。那是关闭的石窗,所有的中央高层人员便是住在这里。

  这不仅是他们的住所,也是召开重要会议的地方。大多数高层人员都十分空闲,因为一般的事情都交给中层或是底层的人员去办理,他们只需要开开会逛逛街或干脆躲在房间里修炼就可以了。

  这灵塔是灵族的中央最高级建筑物,在七彩螺旋灵塔百米周围的区域内,有一层透明的保护膜静静地笼罩着,任何非高层人员都是无法踏进这里。

  唯有在得到某名老者的灵识许可的高层人员才能够安全地穿越这层膜而进入其中,若未经许可就贸然接近,那么那层看似没有威胁的保护膜就会把外来者悄无声息地吞噬掉。连一根骨头一滴血液都不会剩下。

  “最近他们活动越来越频繁了啊。”

  灵塔顶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站在露天台上,望着虚空喃喃。他的头上戴着一顶金灿灿的皇冠,片片若有若无的灵气环绕在他周围,恍若神灵,他的虽然声音苍老,但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与饱经沧桑的沉稳。

  “是的,陛下,那些人心术不正,整天想着怎么杀人获得最大的利益,所以他们才会被陛下驱逐,他们已经不配作为我们灵族之人,而是被列为了人人唾弃的恶灵。”

  “现在,被他们掠夺掉的灵气已经到了十分惊人的地步,十几年来我族伤亡更是急剧增加,再不处理的话,恐怕……”

  在老者身后,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青年人恭敬地低着头,他是所有高层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天赋最好的一个。

  因此,他成了老者的得意助手,几乎每天的空余时间,他都会跟随在老者的身边,形影不离。

  “唉,我的本意是想让他们悔改,没想到这百年来,事情却是愈演愈烈,他们怂恿了一大批有野心的灵族人,在我们灵族活动稀少的一片荒地中占据了下来,自称是远古的恶灵族。”

  “看来现在他们的势力又庞大了不少,恐怕已经有五亿规模了。”

  被成为陛下的老者轻叹一声,他也有头疼的时候,而且最近,他发现自己的眼皮一直在频繁地跳动,不知是睡眠不好,还是另有原因。

  “哼,他们当我们灵族是好欺负的?陛下,是您一直在忍让他们,我们剩下的十五亿灵族人还怕他们不成?如今是到了讨伐他们的时候了!”

  青年人冷哼道,他的眉宇间陡然闪现出一道锋芒寒气。

  “不,再等等,也许事情还可以挽回,他们毕竟还是我们灵族人,我相信他们还良心未泯。”老者摇摇头。

  “可是这……在他们的恣意浪费下,天地灵气已经在日益减少了,恐怕用不了上百年功夫,我们灵界的灵气可能就会消耗掉一半!到时候,我们族人还怎么继续修炼下去?”

  “即便近年来恶灵族对我族的侵略有所收敛,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啊!陛下!”

  青年人急了,这种对话他已经不厌其烦地持续了几年,可老者给他的答案却一直是再等等,再等等?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灵族的人全死光么?

  “如果有人犯了错,那么是不是应该再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老者没有回答青年人的话,他轻轻摇头,“风影,你还是太急了。”

  风影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只是神色复杂地看了看老者,“那么就再等几年?”

  “再等几年吧,虽然天地灵气在减少,但灵气每天都在自我恢复,即便减少,也是十分地缓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相信,要消耗完天地的灵气,仍然是要很长一段时间的。”

  “这段时间,要感化他们的内心,彻底弃恶从善,应该够了。”

  老者风轻云淡地笑了笑,随即挥了挥手。

  “陛下,还有一个问题。”风影没有退下,他挺直了身子,银色的长发随风飘荡起来,这是一张十分俊美的脸,刚毅又不失柔和的线条把他的面容完美地勾勒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张脸和他的天赋身份,他成为了灵族中所有高层女子或是高层的女儿们追求的对象,一些心生嫉妒的高层人员在暗地给他取了一个“采花逍遥哥”的称号。

  “还有事情么?”老者暗惊,风影向他汇报的事情从来都是一件重要过一件,一件严重过一件,这第二件事情,可见应该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了。

  “没错,最近有人向我汇报,由于灵气渐渐稀少,所以出生的婴儿对灵气的感应度大大降低了,这直接导致了我们新生的灵族人会有少数难以修炼。”

  “据统计,现在每一万个新生族人中就有两个是无法修炼的,而那两个人最多也就比人界的人强壮一点罢了,除此之外便与普通人无异。”风影神色凝重地说道。

  “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老者也是错愕了一会儿。

  “这么说来,我们灵族以后的修炼者会越来越少?”

  “可以这么说。”风影点点头,他心中一喜,知道机会来了。

  “所以请陛下尽快下令剿灭恶灵族人,他们无恶不作,死有余辜。”

  “如果他们死了,那么灵气说不定就会恢复到往常,那么我们灵族之人也就不用担心无法修炼了,更不用担忧恶灵来袭的隐患。”

  “不。”老者一口否决,“我看还有其他的办法。”

  “还有什么办法?”风影一愣,他压根就没想到陛下会这么果决地拒绝,这让他的心有些空落落的,不是个滋味。

  “去人界找,他们虽然生活在没有灵气的世界,但说不定会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灵气产生奇妙的共鸣,如果能找到大量共鸣者,让他们加入我们灵族,撑个百年应该没有问题。”

  “而且还不用等,找来就可以教他们怎么控灵,聚灵,驭灵,成为灵师。”老者眼睛一亮。

  “这……这能行么?万一没有人能与灵气产生感应的话怎么办?”

  风影无法理解,他可不觉得在人界的人就可以与灵气产生共鸣,这一点都不符合常理啊!再说,与其费这么多力气去人界找,还不如就地找一千个灵族人培养来得快!

  “相信我,一定会有的。”老者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如果没有,你也不要忘了,消耗灵气的不止是我们灵族和他们恶灵族,还有灵兽族、化兽族,甚至还有我们不为人知的族类。”

  “与我们相斗的也不止恶灵族,与其和他们相斗,还不如去消灭一些威胁到我族的族外生物,这个灵界,我们灵族所活动的范围也不过占了十分之一而已。”

  他再次看了看无尽虚空,迷蒙的白中,有着一朵彩色祥云漂浮着,似是在叙述着未来的美好。

  “是。”见老者已经下了决定,风影便知道多说无益了。

  “记住,要带他们去穹城。”老者转身对就欲离去的风影叮嘱了最后一句。

  这时,无尽虚空中祥云的颜色一暗,寻常的灵识难以察觉到——在这朵祥云的尾巴后面,有一团小小的漆黑之云正悄然侵蚀。

  “希望他们之中会有人能踏步来到这里,否则……”

  穹城斯鲁区西北角——一个呈现银白色涡轮状的入口处。这儿有着十个“重兵”把守,因为这是比较重要的一个通道,能够从灵界通往人界。

  这个涡轮在灵界只有一个,通常来说,如此重要的通道口是不应该这么随便的。

  其实大可不必担心,它由祥灵陛下亲自掌控,每隔一段时间,它的出现地点就会更换,并且一但发现不明入侵,那么这个通道口就会“呼”地关闭,可以说是来无影去无踪。

  至于这些“重兵”,就是打个酱油,过过场面而已。

  他们统一穿着蓝色的袍衣,手握一根下品灵杖,每个人的胸口上都镶嵌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镌刻着灵纹的蓝色勋章。

  这个勋章,是灵师的象征,一旦修炼者达到了灵师的实力,那么他就可以光荣地加入这里的执法机关了。

  虽然灵师在高层人员眼里看来什么都不是,但在穹城中的人看来,就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不仅不愁吃喝,而且能到受人的尊敬。

  想要成为一个标准合格的灵师,需要通过学院的层层考验,这才算是毕业。

  但这儿的很多人,连一个最低等的学院也进不去,而能顺利从最低等学院毕业成为合格灵师的人,十年都不会超过两手之数。

  像这样的低等学院在斯鲁区只有一个,它叫华云学院。名字一般,学费却贵得吓人——五百灵币。由此可见,灵师的地位,在对生活在这里的大多数人来说,是有多么地高。

  当然了,最最主要的原因是——这地方是穷人们的居住所之一,穹城的分支,大多数人的月均收入只有寥寥十多灵币,三十灵币就顶死了。

  至于穹城,它是由若干区域组成,每一块区域都有几万人口和一个执法机关分支,因为是管理穷人的,因此在这里的执法人员实力普遍都只有灵师层次。

  “嗯?有人?”原本懒散昏昏欲睡的灵师们忽然个个精神抖擞,他们紧张地看着这个缓缓旋转起来的银白涡轮,有人不解,有人迷惑,而更多的灵师,则是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在涡轮中央,不可思议地出现了两股轻微的波动,两个人影猛地从他们旁边高速闪过,有些反应快的灵师也仅仅是瞥见那两个模糊人影似乎是一男一女。

  男女两人相互搀扶,身影轻盈灵活,像是个飘忽的影子,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眼前这条人烟稀少的街道之中。

  “人界——人界来的修炼者?他们……他们居然……”

  灵师们个个目瞪口呆,几个反应还算快的灵师开始迟疑着要不要上报给这里的执法机关,但很快,所有的灵师便都达成了共识:隐瞒不报。

  因为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如果被上头知道他们十个灵师还看不清拦不住两个从人界来的家伙,那么他们也就不用在执法机关里混下去了。

  不久。

  “看!那……那一定是风影大人!”

  忽然,一位灵师在这条街道上空看见了与云重叠的矫健的一条黑影。

  他兴奋地怪叫起来,那激动的神情配上手舞足蹈的动作就像是一个在家守了几天空房的饥渴难耐的妇女等着丈夫回来一般。

  “叫什么叫啊,你?”旁边的灵师被他的举动吓得不轻,连忙冲过去捂住了他的嘴。

  如果被风影听见这家伙敢透露出他的身份的话,不仅他要完蛋,他们所有人都得完蛋。

  要知道风影出行都是会用面罩遮住面孔的,以免他长得太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也只有进入执法机关的人员才能知道内情并认出他来,这是规矩,他们必须要牢记各个大人物的特征。

  就像风影,他的小拇指上时常戴着一枚紫色小戒指,上面有两道金色与一道褐色的条痕。

  这是风和影的象征,没有人可以模仿,因为那是陛下赏赐给他的独一无二的荣耀之物,只需从中注入一丝灵力便可驾驭各种元素。

  “风影大人,您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块贫瘠的地方看望我们这几个小小的灵师啊?”

  一个灵师笑容满面地迎上刚刚落地的风影,他还特意地瞥了一眼风影右手上的那枚戒指,听说这枚戒指可是由金曜石打造而成!

  耀眼的金光刺得他眼泪差点流出来,但他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澎湃激动,因为他第一次见到像风影这种级别的大人物。

  他说得没错,风影的确是来看望他们的,不过所谓的看望也不过是随意地在他们身上瞟上一眼而已,随后,风影便是收回了淡淡的目光,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在了那个银白色的涡轮上面。

  “这涡轮周围怎么好像有一种从未见过的奇异的能量波动——”

  风影眉头微皱,他看了看这几个灵师,他们讪笑着,讨好似地站在风影旁边,似乎并没有听到风影的自语与神情上的厌恶。

  “难道是我的错觉?”

  风影轻轻地拍了拍他身上的衣物,长途奔波,总是有些讨厌的尘土粘在他的风衣上面,即便是在高空上飞行也一样。

  而且一落到地面,他就闻到这几个灵师的懒散之气了,这气味就像是腐烂的臭鸡蛋,他决定,回来一定要和这里的执法机关说一下,把这几个灵师停职查办。

  这么想着,他便是在灵师们那惊愕的目光中,径直跨入了这个银白的涡轮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