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体检
深海独仙2020-05-16 14:284,360

   今天对李星来说是特殊的,因为学校里来了帮医生要给学生们体检。每每到了这个时候,李星的心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揪紧了——他很怕体检。

  体检来临。

  李星拿着体检报告单,惴惴不安地来到了测试色觉的地方,前面的同学都很快地报出了医生所指的卡片上的数字,李星偷偷地望了望,那卡片很模糊,乱七八糟的花点,花花绿绿的,真不知道是怎么被前面的大神看出来的。

  很快就到了李星,医生快速地抽出几张卡片,指指上面的数字,示意李星说出来。

  李星面露难色,他盯着这几张卡片看了一会儿,却迟迟说不出来,他只看到了奇怪的图案。至于数字,主啊,原谅他吧,他真的只看到了眼花缭乱的一条条蠕动的虫子!

  医生奇怪地看了看李星,他唰一下地拿起水笔,在李星的报告单上面写了“色弱”两个大字。

  李星郁闷地离开了。

  十分钟过去了,李星又相继测验了他的身高,体重,血压,口腔,脾脏,肺活量。

  李星摘下了眼镜,他现在要测试视力,这副眼睛是刚刚进入初中时锦建给他买的,现在也有一个年头了。

  记得他刚戴上眼镜的时候还十分不习惯,一般只有上课的时候去戴眼镜,但随着视力的下降,他不得不时常把眼镜给戴上。

  “咦?李星,你怎么还没有交体检单啊?大家都差不多做完了!”一个个子高高的女生经过李星旁边,随口问了一句。

  她是王柯迪,是班里的班花,也是学习前十的优秀学生,她曾经还向李星请教过科学,李星承认,自己的科学还勉强过得去,但是在李星眼里是女神级别的王柯迪居然主动来问他科学,这就让他有些惶恐不安了。

  后来,呵,也就在李星的沉默下告一段落,这段回忆,也只能恒久封存在李星脑海里。

  “就要好了。”李星说着,迈步走向了入口旁边的抽血处。其实李星在进入的时候就发现了,谁叫这抽血的长桌摆在入口边上呢!但李星刻意扭过头去装作没有看见,不过现在,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李星坐到凳子上,把体检单深吸了一口气,他拉起袖子,尽量不让医生看出自己的异样。

  女医生,说不定只是护士,李星恶意地想,他已经看到这女医生拔开了针头的针帽,这抽血的针头和挂点滴时的针头一模一样,后面还连着一根细细的长软管,像是一条吸血蛇。

  “嗤——”在针头刺入李星胳膊静脉的那一霎那,李星就感觉到天旋地转,他知道自己又犯病了。

  李星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鲜血呈水流状从自己的身体中抽离出去,虽然不痛,但他仍然感觉自己到了死亡的边缘,那是如潮水般汹涌的眩晕感。

  抽完血,李星按住那团医生随手递过来的白色棉花,摇摇晃晃地从凳子上面站起,他把体检单交给班长,接着便走出了这个恐怖的是非之地。

  李星的头很晕,晕得他随时都想要栽倒在地上,但李星仍然强挺坚持着。

  他急促地喘着气,他仿佛看到下一个班级过来了,一个个人在他身边穿梭而过,李星看每个人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他只能勉强分辨出教室的方向。

  “李星,你要冷静,不要紧张,深呼吸——”李星用尽力气想把脑海中的杂念踢出去。

  他仿佛回到了七岁时那一次医院经历——到处是白色,到处是弥漫的浓重医药味,明晃晃的各种手术用具,还有那一根根装满红色鲜血的粗大针管,以及小孩的啼哭声……

  “这个人有病吧。”几个学生笑嘻嘻地看着李星离去的背影,李星没有发现,自己的面色在别人看来已经惨白如纸,连双目也是无神空洞,简直是活脱脱的一具行尸走肉。

  李星靠着自己积累下来的意志力走进了教室,他解脱似地瘫倒在第一组第二座的课桌上面,并摘下眼镜,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外星人晕血,外星人撑不住了,要死了!”胡浩又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在他眼里,没有什么事情是比捉弄李星更重要的,这让他有一种别样的快乐成就感。

  有人唏嘘,有人嬉笑,有人无视,也有人提议要不要叫老师,但就是没有人走到李星旁边发自内心地关心问候几句。

  李星紧闭着眼睛,他现在可听不清任何的声音,因为他的大脑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不管什么声音传入脑海都是乱糟糟的噪音。他很虚弱,整个人都脱力得趴在课桌上面,像一滩烂泥。

  李星感觉很口渴,他拿出了冰红茶,开始大口大口地喝起来,这个举动,同样是被胡浩看在了眼里。

  “外星人真的要死了!”

  沈颖大惊小怪地尖叫着,这是午自修时间,可经过沈颖这么一闹,教室就吵得炸开了锅,直到值周老师来到这里进行批评,学生们才老实地安静下来。

  值周老师看到了那个还在叫唤着的沈颖,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谁都知道沈颖在这个班上是出了名地多嘴与大胆,听说语文老师去生小孩回来的时候,走进教室听见的第一句就是:“胡杭芳,她醒了?”

  语文老师顿时被气得差点摔门而出,什么叫她醒了?她是在咒自己死么?

  再说沈颖吧,她也长得不咋样,而且还很胖,值周老师已经很确定一件事情,她未来有潜力当一个骂街的肥婆,这么想着,值周老师也只能暗叹着离开。

  “咳咳——”李星被饮料给呛到了,他的脸憋得通红,朝着地面大声咳嗽着。

  没有人再理会他,学生们都做着作业,只有小部分的人神色不善地朝李星座位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打扰了他们的午睡。

  直到一个小时的午自修过去,李星才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转了一些,起码已经看得清东西了,他从座位上站起,刚才喝了不少饮料,现在他有点尿急了。

  李星若无其事地走到走廊上,接着往后走几米,再左转,便是厕所。

  现在是下课时间,但出来活动的人加上楼下别的班级其实也就那么几个而已,其中包括胡浩。

  李星走进男厕所,他站上了这个竖起的阶梯样的突起长条,准备开始撒尿。

  就在这时,金一明、胡浩还有童佳晨都冲入了厕所,胡浩第一个跳上了长条,赤裸地看向李星的撒尿部位。

  “哇,alien的这东西好大,毛这么多!”胡浩恣意地大笑起来,金一明与童佳晨都捧腹大笑,还一边说着零碎的污言秽语,一边飞似地跑了出去。

  李星默默地拉上校裤,这种情形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至于alien,不过就是外星人的英文名罢了。

  他还记得那天上英语课时所有人看他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不过英文名叫着不爽,叫了一阵子,他们就又换回了外星人这个称呼,他是不是应该感到很荣幸?

  李星慢吞吞地走回教室,胡浩还在教室里大肆地传播着什么外星人的下面有多黑,毛有多黑多密之类的话语,李星分明感觉到了那一道道犹如利剑,狠狠地刺入了他的内心,他忍住泪水,默不作声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面。

  “外星人,你是不是傻了?第一节课是电脑课!你电脑课代表还不快去带队!”胡浩又嚷嚷了。

  李星这才想起自己还是一个课代表,虽然这个课代表有名无实,和没有差不了多少,但他还是把这个虚有的职位当作是自己的安慰。

  电脑课一如既往地乱糟糟,电脑老师几乎不去怎么管电脑室里面的学生,他就往旁边的办公室里一坐,门一关,任由他们瞎折腾——反正也上不了网。

  “李星,你电脑课代表是不是应该管一管啊?”班长王驰走到李星的位子旁,带着一种指责的意味说道。

  李星没有回应,他知道,以自己的性格,就算是想去管也没那个胆子开口,就算开口了也一定会被胡浩等人嘲笑,而且肯定也没什么用。

  因此,李星选择了继续沉默,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课代表当得太窝囊废物了。

  放学了,李星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他骑入铁门,把车停放进外面的杂物室,掏出钥匙,打开了防盗门。

  和往常一样,他走到房间,这是楼下的一间房,本来,李星也住在楼上,但不知为什么,何清就是硬要他住到楼下去,说是什么男孩子要锻炼胆量。

  李星倒也释然,他的确很害怕黑暗,虽然他同样很喜欢看恐怖片,但那是两回事情。

  每到黑夜,他的脑海有时候就会浮现出什么僵尸吸血鬼幽灵什么的。

  但没办法,这总是要面对的。李星不知道,何清这么做不过是想让锦郁尽量不和李星见面,仅此而已。

  夜深了,锦建开着轿车进了车库,然后他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李星的房间,看了一眼正在做着作业的李星,说道:“有不懂的问爸爸,爸爸可以教你。”

  “哦。”李星轻轻地应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开始害怕起爸爸了,从他十岁开始,锦建每天从公司回来都十分地易怒,可能是来自与家庭的压力与不幸,他渐渐变得暴躁。

  李星还记得有一次他数学考试得了个不及格,没有敢拿给锦建看,但在偶然之下,锦建来到他房间,而李星,正好在订正那张数学试卷。

  锦建二话不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他居然要李星跪在地上思过,李星哭着,他知道爸爸最烦的就是哭声,但他还是忍不住一直哭。

  直到锦建气消了,他才敢从地上站起,但膝盖早已经麻木了。

  “砰——”防盗门忽然开了,一股冷风吹了进来,一直不见踪影的何清回到了家,她直接走到楼梯口,脱掉鞋蹬上了二楼。

  “你是不是又去打扑克牌了?”楼上传来了锦建的声音,从声音上来听,他很愤怒。

  “是又怎么样?你管我?”何清毫不畏惧地反驳。

  “你知道外面和你打扑克牌的都是些什么人吗?那是人渣!社会上的败类!你居然还和他们赌博!”锦建气急败坏,他剧烈地咳嗽着,看样子上次的手术还没有痊愈。

  那一次手术,锦建失去了一个肺,但他从不抽烟。他曾经对李星说起过,他的肺病是被气出来的。

  “啪!”仿佛是有什么玻璃物体砸碎的声音响起,“何清,我有时候真气得想拿把刀捅死你你知不知道!!”这是锦建的怒吼。

  “我做错什么了?你很辛苦,我就不辛苦吗?我还得每日打扫家里的卫生!”这是何清的嘶喊。

  李星躲在房间里,他又听到了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他不停地落着泪,想要出去大声地说几句让他们别吵,但话到嘴边,李星就是对着镜子都不敢说出来。

  他只能象征性地张张嘴巴,然后默然无语地捂进被窝,暗地里擦泪。

  锦郁上高中了,因为学校离得太远,所以她是住校生。

  从小到现在,由于何清的刻意阻拦,李星只见过锦郁两面。第一面就是动手术时醒来的那一刻,而第二次,则是在父母一次大吵的时候,锦郁站出来和解。

  那时候,李星恰好也把头露出了门外,他只是偷偷看了一眼锦郁,她长得很美:盈盈一握的腰肢上穿着一袭黑色花边短裙,显露出窈窕的完美身姿。

  发梢处扎一条长长的马尾,充满灵性的双眸在其眶内闪烁,仿佛两颗黑宝石,让人看了就心潮澎湃。

  简直是一朵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高洁圣莲。李星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过神来的,等他回过神时,已经躺到了床上。

  他不知道何清为什么总排斥他见自己的姐姐,但凡事总有因,他一直认为妈妈不会害他。一直以来,何清都是以和善的形象出现在李星的面前的,总体来说,李星还是很喜欢妈妈的。

  因此,每次听到锦郁放学回来或是自己回来听到锦郁的声音时,他总会自觉地溜进自己的房间,闷在里面。直到锦郁上楼听见何清锦建开门叫他吃饭时,他才会慢吞吞地走出来吃晚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