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话 耳光
深海独仙2020-05-16 15:223,725

   晚风从昏暗的四方天空吹向大地,拂动着背光少年的凌乱的黑发,落叶挣脱大树的怀抱在地面起舞,还有几片飞入了野草丛中。

  窸窸窣窣的轻音震动着少年的耳膜,他旋转眼光,手中扫帚高举,像打高尔夫球那样在地面上擦起一道无形的轨迹。

  安静下来的落叶再次狂暴地在空气中分散,夕阳反射出的辉光刺入少年的视网膜,他扭扭脖子,又猛地挥动起了扫帚。空气中挥洒的落叶轻飘飘地掠过石阶,它们被扫帚驱赶进了野草丛里。

  “又是一天了。”

  李星放下扫帚,这是他帮老头干苦力的第四天,这四天来他都没有去上课,这并不意味着他这四天里都白白浪费了。

  一有空余时间他就会练习驭灵,驭灵是远距离的控灵,像刚才李星就远距离控制了数十片落叶让它们飞入野草丛,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是极为容易办到的事。

  说是苦力,倒也不是真的很苦,老头只让李星每晚打扫一次学院各地的落叶,然后晚上管理一下宿舍楼,要他保证所有学生能准时在十一法时前都进入寝室安静下来。

  第一项任务没有什么难度,可管理宿舍楼就难倒李星了,要他主动对陌生人说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管理宿舍楼的第一点就得练好厚脸皮。

  你要对吵闹的人大声喊一句“安静”,如果还没安静下来就还得再厚着脸喊一句“安静”,你还要对在厕所、走廊里打闹的人说一句“快点回寝室”。

  他们若是不鸟你你就要厚着脸皮跟着他们在耳边唠叨,等他们不耐烦回到寝室的时候才算是大功告成。

  这的确是难为李星了,为了让胆子练得更大一些,他可没少受人的白眼和谩骂。

  对于谩骂也只有盛世的小弟敢明目张胆地骂出声,其他人还真犯不着为这种小事得罪李星,在他们看来即便李星处于弱势,可灵力感应度第一仍是事实,当然,有一些没脑子没记性的人是除外的,他们看到李星一般会直接喝骂过去。

  干苦力也不是什么好处都没,起码让李星的胆子练大了些,同样吃饭问题也不愁了,他完全可以和李淑仪在大家都上课的时候提前吃好。

  似乎是从考试结束那天开始,学习就变成了全天制,最多就是中午能回来寝室睡上一觉,之后要再次回来就得等到星星出来了。

  按照李星的想法,他们一整天都应该在教室里互动练习控灵,而自己更加自由散漫点,没有人陪他一起练,这或许是最大的区别吧。

  扫帚倏地在高空中抛起,李星随意地把身体靠在一颗老树上,微闭上眼,放松着颤栗的神经,最后迷糊地叹出一声:“终于扫完了——”

  李星在教学楼里找了个厕所,洗了把脸,他一手摩挲着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茬,一手揉搓着盖过额间的头发。

  在无形的灵力催动下,胡须一根根地掉落,发丝一根根地断裂,切口处光滑且不油腻,像这种简单的灵力运用李星已经炉火纯青。

  灵力真的很神奇,有时候可以当作剃须刀,还不用照着镜子,只要是手接触过的地方必然是干干净净。

  你啊你,除了空有一脑子思想还有什么用呢?一扫地的废物罢了。李星在心里自嘲,他也不止一次这么自嘲过了,每次自嘲往往都是失意的时候,每次自嘲,他都会为未来担忧。

  “该和李淑仪吃晚饭了。”李星听着从旁边教室里传出的嬉笑声,拖动步子悄然离去。

  李淑仪早早地等在了食堂门口,她一看到李星过来就兴奋地蹦起来挥动手臂,在黄昏的背影里,她那青春的笑颜如一朵开在金黄天空下的栀子花。

  “李星,我等你好久了,我好无聊,吃好饭你陪我玩捉迷藏吧。”李淑仪拉着李星跑入食堂,李星情不自禁地在小跑途中捏了捏她的手,很温软,很让人安心,很奇异的感觉,不是么?

  一日三餐的食物都是一样的,几块野肉,几颗菜,味道咸咸的,很多人都吃腻了。

  但李淑仪没有吃腻,李星也没有吃腻,她在笑,他也在笑,一个是心中洋溢开心的嘻笑,一个是心中充满温馨的傻笑。

  “李星,你吃了我好几次口水了,占了我这么多次便宜,我也该占一下你的便宜了。”这回李淑仪没有动叉子,她轻轻把叉子放在李星的右手上,用小手并拢他的拇指,“换你先吃了。”

  “你不嫌弃我的口水?”李星惊讶地问。

  “你不嫌弃我的,我为什么会嫌弃你的?”李淑仪反问了一句,她咬咬玫瑰花般娇艳的红唇,“再说了——你又不是什么让我讨厌的人。”

  “呵呵,敢情是我和你相处时间长了,所以不排斥吧?”李星没头脑地问道。

  “讨厌,快吃,不和你说了,越说越气,真是个木头,一点也不懂浪漫。”李淑仪挥起粉拳砸了下李星的胳膊。

  “我又怎么了?”李星无辜地摸摸鼻子。一种薄雾样朦胧的不好预感无限地扩大开来,它似鬼影般笼罩在李星的心头,就如心脏狠狠收缩了一下。难道李淑仪她喜欢上——不会的,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晚饭在一种极为安静的气氛中进入了两个人的肚子,饭后不宜做剧烈运动,李星便陪着李淑仪在学院里散起了步。

  老头在仓库外放了把躺椅,他就这么躺在椅子上,袒露着精瘦的胸脯,半穿在脚上的靴子一荡一荡,随时都像能被他甩飞出去,一瞅见两个从小道上一前一后地走来的人影,他就立马来了精神。

  “嗨,小伙子,地扫完了?”老头抬头对李星吆喝道。

  “嗯。”李星经过他身边随口回答了一句。

  这时,老头那半眯下去的眼睛忽然射出了精光,李星走了几步,忽然感觉走不动了,前方似有一股无形的阻力在阻止着他的前进,那一只脚悬在半空迟迟踩不下去,这……这是灵力!

  李星站立不稳,他摇晃地后退了好几步,背后传来一股大力,他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大力忽然消失,李星脑子一空,差点没摔在地上。

  “扫帚呢?”老头不紧不慢地问,“你不是把它扫没了吧?”

  “哦——扫帚啊——”这回李星再笨也知道刚才是老头搞的鬼了,他站稳了脚,脸色看上去尴尬无比,“好像……好像在一块草坪里吧——”

  “快去捡回来!”老头干瞪着眼道。

  “我们一起去捡吧。”李淑仪温柔地牵住李星的手腕。

  “噢,好的。”李星木木地笑了笑,立刻背过身去。

  “喂,你走这么急干什么!”李淑仪没反应过来,险些被李星带一个踉跄,牵住李星的手也在这一瞬间松开。

  老头看着远去的两个人影,若有所思。突然,他莫名其妙地向天长叹了一声:“年轻人啊——”

  转眼便到了夜晚。

  李星在两栋宿舍楼里来回巡视着,不到十点他不能回寝室睡觉。

  没想到灵界的蚊子比现实世界的可怕多了,李星才刚出二号宿舍楼就迎面撞了一只足有一个拇指大的蚊子。李星被骇了一大跳,一句就爆了出来。

  大蚊子,暂且就这么称呼,它见到有活人主动送上门来,兴奋地“嗡嗡嗡”个不停。

  惊吓过度的李星化恐惧为愤怒,他直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嗡嗡嗡——啊!!!奶奶的,死蚊子还这么嚣张。”

  有了愤怒壮胆,李星的勇气也嗖地往巅峰飙升,他突然豪气万丈地跑到一号宿舍楼,两档阶梯并作一步,蹿上三楼连气都不喘一个!

  走廊上并没有灯光,每层楼都很阴暗,一个个房间的矩形方框中射出的微光像是在黑暗中四伏的魔鬼们的眼睛。

  这就是李星害怕的地方,外面乌黑一片,所谓的在走廊嬉闹就是玩吓人游戏,李星虽然喜欢看恐怖片,可他胆子并不大,他前几次就被吓得脸上全无血色,心跳几欲停滞。

  其他楼层都比较安静,唯有三楼的女厕所里传出了冲水的声音,302寝室的门一反常态地关得紧紧的。

  李星记得前几次盛世可都带领着他的小弟捉弄他来着。

  有时候他们在厕所忽然跳出来吓吓他或是突然在后面推他一把,因为老头也偶尔会来突击检查,盛世也不敢玩得太过火,径直找李星的麻烦那就是跟老头过不去,跟老头过不去就是跟自己的命过不去。

  “有点晚了,应该快到十点了吧?”李星从走廊的一个窗户上向钟塔望去,古钟上的指针很大,到了晚上会发出较为明亮的银色光芒,李星一眼就看出时间大概为十法时半,也就是九点多的样子。

  这个时候有谁会在厕所里呢?不会又是想来吓唬我吧?李星心想。扮女鬼他也不是没见过,投靠盛世的女人多了去了,没七八个也有五六个。

  李星可不喜欢被动了,他要主动出击,这一次他一定要把吓人的家伙好好教训一顿,在女厕所里的总不会是男的吧?如果是男的那应该是他教训李星了。

  李星调整了几分钟的心态,他要冷静,谨慎,再谨慎,只有这样才可能不被坑到。

  对于管理纪律的李星来说女厕所并不是什么禁止进入的地方,他在现实世界又不是没进去过,他只是不小心,对,真的只是不小心进去了几次而已。

  水声在李星的耳膜中放大,他屏住呼吸,把手扶在白瓷砖上,慢慢地挪进左侧的淋浴间,令他喷血的一幕出现了:

  一名穿着比基尼的女子在四溅的水花中摆动着臀部,她侧着身子,两只手往后搓着背,喷头在她湿漉的黑发丝上一遍遍地冲刷,雪白的肌肤时隐时现。

  她洗澡的地方在第一个空位上,这个空位正对着走进来的方向,左侧的墙壁完全没起到遮挡作用,因为她把身体暴露在了开上!

  “我——去——”李星呆滞地喃喃。他发誓以后打死也不进入女厕所了。

  女子还在搓着背,数秒过后,她关掉了喷头,

  天啊!如此极品的女人!此时,李星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发觉自己像是被眼前的风景吸住一样动不了了:这该死的生理反应!

  五分钟后。

  “啊!坏人!”

  高分贝的女子尖叫从厕所里汹涌传出,紧接着就是一个响得足以震麻头皮的耳光。

  走出厕所的时候,李星的脸上肿起了半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