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山未孤2020-05-12 19:172,408

  那一瞬间沈遐知道自己成功了,他安下心来。

  “……这可是顶好的夜明珠……”钟灵先生喃喃着啧啧称奇,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喜悦和诧异交杂的表情,双手捧着锦盒看了又看,“实在难得一见……”

  沈遐正想开口提醒钟灵先生一句,钟灵先生却忽然转过头来看向他,带着怀疑的眼神。

  “你哪里找来的这么优质的夜明珠?”钟灵先生眯了眯眼,“大和国不盛产这玩意,连我这钟灵斋都没有……你哪里来的?”

  “……此物是丹斯进贡的贡品,孙儿动了点关系给您拿来的。”沈遐嘿嘿笑道,搓搓手,“那孙儿是否算是通过了考验?”

  钟灵先生没说话,合上锦盒把夜明珠收了起来,又撇着嘴抬眸打量了几下沈遐,哼了一声,“行,也算你机灵,懂得利用人际也是一种能力。”

  “外祖谬赞。”

  “以后若有什么事情,便来这里找我吧。”钟灵先生伸手去拿了酒,豪饮一口,长哈出一口气,又斜睨了沈遐一眼,“沈家若是能传到你手里,倒也对得起你娘。”

  听见钟灵先生提到梅似雪,沈遐愣了愣,忽地正了正色,坐正了些。

  “实不相瞒,孙儿今日来,主要就是为了与外祖谈谈……关于娘亲当年自戕的事情。”

  闻言钟灵先生又眯眯眼,放下酒盏,脸色并不太好看,但是他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见状沈遐未免有些紧张,他垂垂眸看了看腰间的玉佩,开了口。

  “昨日孙儿去了一位曾经服侍娘亲的老婢女家中……打听了关于当年事情的细节。”沈遐的声音蓦地有些低沉。他紧盯着以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的玉佩,上面的仙鹤栩栩如生,似乎马上就能腾空而起。

  “……听那位老婢女所言,当年娘亲自戕之前一人出了府,再回来时便……”沈遐吸了口气,闭了闭眼,这才再次抬头看向钟灵先生,“……极有可能是有关女子名节之事。”

  闻言钟灵先生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也闭上了眼,沉默片刻,才缓缓地睁开。

  “此事沈才可知?”

  沈遐顿了顿,轻轻点头。

  可能因为血缘关系还是在的,沈遐和钟灵先生意外地默契,连反问的话都一模一样。

  钟灵先生又冷哼一声,显然是生气了。

  这是肯定的。自己唯一的女儿出了这种事情自戕了,女婿不但不觉得愧疚懊悔,还认为是丢了府上的颜面,这换谁都会生气。

  “遐啊……”钟灵先生长叹一口气,语气里染上一层悲伤,“这便是你想要的真相。”

  呼吸微微一滞,沈遐张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沈才与你娘也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候。”钟灵先生再次端起酒盏,连着灌了好几盏酒,抹了一把脸,“最后却还是落得这个下场,你身为人子也无法多做些什么……”

  说罢,钟灵先生又冷笑一声,不知道是对沈才,还是对这世道。

  沈遐全程没有开口。

  钟灵先生说得对,他无法多做些什么。当年的罪魁祸首完全没有线索,可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市井流氓,可能是平时沈遐在路上擦肩而过的某个路人。

  他没办法为梅似雪报仇。

  而对于无情的沈才,沈遐再怎么说还是他的儿子,身为人子,他自然不可能对自己的父亲做什么。况且即便沈才没有因为觉得丢脸,而把沈遐送走,梅似雪已经自戕也是无法挽救的事实。

  但是沈遐不甘心。

  他的娘亲死得委屈,他无辜被送往湘陵十余年。

  他们本该有更好的出路。

  深吸一口气,沈遐感觉自己的耳边在嗡嗡作响。

  “沈遐。”钟灵先生忽然直接叫了沈遐的名,把沉浸在回忆的沈遐吓了一跳,立即端坐起来看向钟灵先生。

  “你没办法报仇,那么便换个方式让你娘安心吧。”钟灵先生也转过头来,难得地认真直视着沈遐,一字一顿道,“成为沈家嫡子,成为安邦小侯爷。”

  沈遐微愣,心下瞬间闪过许多东西。

  若是他成功被立为嫡子,便能继承沈才的侯位。若能成为大和国的侯爷,便有了对这不公平的世道指指点点的权力。

  现在的他不过是被冠上“回京弃子”名号的平民,即便心中再如何不忿,也没办法舞出什么动静。

  只有站到高位,俯视众人时,才能够发现更多阴暗,才能够将光亮照到更远处。

  身为布衣的悲天悯人那叫无病呻吟,但身居高位的悲天悯人,便叫做慈悲为怀。

  只有有相应的权力,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沈遐猛地攥紧了拳,忽地极其郑重地对着钟灵先生点了一下头。

  “孙儿必定会成功夺嫡。”

  之前沈遐对嫡子之位的追求虽也不小,但那是基于想在在玉京立稳脚跟的行为。而现在,沈遐是明明白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

  钟灵先生赞赏地点点头,随即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本两指厚的册子,翻了翻指着其中一个名字看向沈遐,“这位,是当今皇后,六宫之主,也是你娘亲的表姐。”

  闻言沈遐一惊。

  他从来没听说梅似雪还有个当皇后的表姐,他还有个当皇后的表姨。

  “你不知道也正常,几年未联系了。”钟灵先生合起册子,沈遐这才发现那是族谱。

  “自从你娘生下你之后,就没了联系。但你娘未出阁时,与皇后倒是姐妹情深,时常被皇后召进宫去说话。”钟灵先生说到这里一顿,又看了沈遐一眼,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沈遐随即明白过来,立刻点了点头,“等有机会,孙儿一一定会去拜访皇后。”

  钟灵先生却摇摇头,不太满意沈遐这个回答。

  “……请外祖赐教。”

  “不要等,机会不是等来的,是自己创造的。”钟灵先生又倒了一盏酒,放到沈遐面前,抬眼,“我记着你与湘王世子关系匪浅,何不从他那找个门路进次宫?”

  沉默了一下,沈遐开始思考起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湘王家那位从小聪慧,深得圣宠,也得太后欢心。若是他肯帮你这一把,别说是见皇后,见皇上都是轻松。”钟灵先生低声笑了笑,饮尽盏中的酒,“啧,好酒。”

  沈遐权当钟灵先生后半句是开玩笑,只是跟着笑笑,没有太当真。

  晚膳过后,谢氏特地派了婢女唤各院去花园赏月一聚。沈遐本来是想称病不去的,却听闻沈才也在。

  看来这谢氏又是仗着宠爱想闹点风波了。

  这么想着,沈遐专门换了身应景的霜色长袍,收拾得极体面地去了花园。

  既然如此,他便认真些陪他们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