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碧螺春
山未孤2020-05-24 19:162,528

  玉京,湘王府内。

  江醒立在窗边,身上披着一件黛蓝色薄氅衣,他伸出右手食指,逗弄着笼子里的画眉鸟。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打进来,江醒本就生得极俊俏的面容镀上一层光,那双漂亮的瑞凤眼有些暗淡,似乎心情不太愉悦。

  这张脸不知道让玉京城内多少姑娘家一眼就红了脸。

  “世子殿下。”江醒园内的下人小步走进来,在外室行了一礼。

  许久没有得到应答。

  下人有些疑惑地抬眸,只见他们这位世子面上是在逗鸟,实则是在发呆。看起来是在欣赏那只锦衣玉食的画眉,其实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大约早就习惯江醒这种行为,下人顿了顿,再次行了一礼,“世子殿下。”

  江醒这才回过神,眨眨眼垂下手,垂眸把披在身上的氅衣穿好,看了下人一眼,“什么事?”

  “采购的丫鬟昨日瞧见沈府门前,有一男子叩门大喊,因为实在不合礼数便稍微留意了些……”下人说到这里又磕绊了一下,“小的听着觉得奇怪,就又特地派人去打听了,这才得知昨日那男子,便是沈二公子。”

  江醒闻言,系衣带的手猛然一顿,本来散漫的眸子忽而定住,睫毛微颤。

  “……沈遐?”

  “是。”

  没有立即开口,江醒沉默着系好衣带,回身走到书案前又出了好一会的神,这才再次转过身来,有些不可置信,“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这小的也不清楚……”

  心知从一个下人嘴里问不出什么,江醒也没有继续问。他皱了皱眉,随即又松开。

  “于情于理,我是否都应该去见见?”

  “……这是自然。”下人又是一阵无言,“沈二公子是殿下的伴读,如今回京,殿下去见沈二公子也合规矩,也能博得个美名……”

  还没等下人说罢,就见江醒穿戴整齐疾步离开房间。

  下人心领神会赶忙起身,快步出去备车。

  沈遐吃过早饭,唤了云雾出府去闲逛。

  他觉得他要是整天在沈府待着,过几天也得成个哑巴。

  沈才一大早就去上朝,正午才会回来,沈欢也是一大早就去学堂,要等到傍晚才能回府。沈雁和自己又是竞争关系,全府上下能说上几句话的也就只有卿佳。

  可沈遐一个大好青年整天往后院跑也不是个道理。

  从小野生惯了的沈遐还是选择溜出府去透气。

  顺便熟悉熟悉这阔别十四年的玉京。

  街边随意选了间茶楼,沈遐进去叫了两盏碧螺春,招呼云雾一起坐下。

  端起茶盏,沈遐抿了一口所谓的上好碧螺春,发觉味道不正。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不悦地将茶盏放回桌面。

  这一幕正好被一旁的小二瞧见。

  “客官若是不满意我们这的茶,大可走人,何苦在这里摆脸色。”小二瞥了一眼沈遐,轻飘飘丢出这么一句。

  闻言沈遐挑挑眉,他倒是没被人用这种语气对待过。

  但仔细想想沈遐也明白了缘由,他昨日才回的玉京,身上的衣服还是湘陵的普通布料。而府内的月例银子还没发下来,沈遐现在看起来就像个进京赶考的穷酸文人。

  特别是旁边书童模样的云雾。

  云雾先于沈遐露出怒色,沈遐示意云雾别冲动,同时抬头看向小二,露出儒雅随和的笑容。

  “既然如此,我便不叨扰了。”说罢,沈遐便起身作势要走。

  不出沈遐意料,小二立即伸手拦住沈遐,脸上一副不屑的表情,“客官要走也得先付钱啊,怎么,还想喝霸王茶不成?”

  小二这话是提高了音调说的,引得旁边几桌人的围观窃论。

  沈遐不恼反笑,指了指桌上的茶盏,不紧不慢地反问,“这是什么茶?”

  “洞庭碧螺春,我们店的招牌。”

  看着小二睁眼说瞎话的样子,沈遐心下一阵鄙夷。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又微微一笑,同时抬眼扫了一圈茶楼里的客人。

  大部分是衣着华贵浮夸的纨绔子弟,如果沈遐没猜错的话,这些人里面没一个真的懂茶,都是附庸风雅而已。

  想到这里沈遐又是一笑。

  湘陵盛产茶叶,沈遐对茶也有极深的了解。各种名茶沈遐都品过,并且都记得特点,也明白有些三流茶楼会以赝充正。

  “这不是碧螺春。”

  “你瞎说什么?”小二闻言不依了,脸上出现怒色,他指着挂在门边的牌匾,“我们茶楼可是被辽王世子赐过亲笔的,你一书生懂个屁?”

  一旁的云雾暗暗翻了个白眼,若不是沈遐刚刚阻止了他,他还真想上去和这小二好好说道说道。

  不打算理会小二的粗口滥言,沈遐平静地看了一眼那块牌匾,上面用狂草写着“馥馨楼”三字。

  这字写得不如他的字好。

  沈遐这么想着,不动声色地移回目光,发觉其他客人都在往他这边看,而且几乎所有人都是一副等沈遐出丑嘲笑的模样。

  一个穷书生,说辽王世子赐过亲笔的茶楼的茶不正,这听起来确实像个笑话。

  看来这辽王世子在玉京内名声应该挺好。沈遐暗想,他伸手再次端起茶盏,清清喉,打算以理服人。

  “真正的洞庭碧螺春,泡过之后茶叶会沉于底,”沈遐一面高声说着,打算让其他客人也听见,一面打开茶盏的盖子,“而这盏碧螺春,茶叶大部分浮于表面,显然是赝品。”

  沈遐此话说得极其自信,仿佛他就是碧螺春本茶。

  其他客人闻言,不管信不信的,都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茶。

  小二也显然面露犹疑,但依旧不肯松口。

  “这茶汤的颜色也不正,发黑发暗。”沈遐见状,心知自己没必要给这间茶楼留点颜面了,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味道更是离谱,真正的洞庭碧螺春,清香淡雅,浓郁甘醇,回味绵长,绝不是这种赝品所能及的。”

  听到这里,旁桌已经有人同意沈遐的说法了,开口附和了几句,“这位公子说得不错,我也记得之前的碧螺春不是这个味道的。”

  开口这人大约有点头面,此话一出引起不少人的同意。

  小二这才终于慌了,在周围几个豪门子弟的质问下,终于说出了真相。

  “是东大街那边这两日开了个商行,早晨的时候高价收购各种珍品,小店的上等茶叶也被收购一空……”小二哭丧着脸,似乎也是极其无奈,“掌柜的虽说收了钱,可这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去进其他的茶叶,只好先用赝品充数……”

  沈遐听到这里哼了一声,也懒得留下来看戏,正打算功成身退,就听见旁边有人问了一句。

  “那商行可是最近传得风风火火的林氏商行?”

  “正是林氏商行……据说还是湘陵那边的富商之子所开,这几日才到玉京……”

  沈遐脚下又是一顿,和身边的云雾交换了一个眼神,当下便决定去这林氏商行瞧瞧。

  湘陵富商,姓林,那就只有那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