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钟灵先生
山未孤2020-04-29 19:582,534

  还来不及诧异,女子便请了沈遐上楼。跟着女子上了楼来到一间大开着门的房间前,沈遐瞧见里面坐着一位白发老翁。

  老翁盘着腿,坐在摆满各种稀奇物品的檀木架之间的草席上,左手搭在矮桌边,右手握着一个酒盏,似乎正在小酌。

  “这便是钟灵先生。”女子站在沈遐旁边,轻声道,低了低头,“公子小心些。”

  而此时沈遐正望着这位外祖微微出神,并没有注意到女子说了句什么话。

  钟灵先生大约听见了声音,挑挑眉抬眼望过来。他见着沈遐这陌生面孔倒也不惊奇,反而重新扭过头去,将酒盏里的酒一饮而尽。

  饮尽了酒后钟灵先生才开了口,声音带着酒气特有的浑浊,“月儿 ,是客人吗?”

  月儿应该唤的就是沈遐身旁的女子。

  女子看向钟灵先生,又看了看沈遐,似乎有些为难。半晌她才开口应了钟灵先生的话,“师父,这位是……”

  “……沈遐,沈一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沈遐听得出女子对于说出他的身份有些为难,于是沈遐开口接过了话,自报家门。

  不出沈遐所料,他的话音未落,钟灵先生就显然一怔,随即他转过头来看向沈遐,眼里满是震惊与……怒气。

  沈遐不知那股怒气从何而来,心下一阵发慌,连忙行了个礼。

  但是他终究没能叫出那声“外祖”。

  自沈遐有记忆以来,他没见过这位外祖。只是小时候他偶尔听娘亲提起过几回,才有了些大概的印象。

  他只记得这位钟灵先生极其喜好珍奇的玩意儿,包括但不限于玉器。这点看这些架子上的东西就知道了。

  除去这些之外,沈遐和钟灵先生就是没见过面的陌生人。

  只不过还有血缘关系,所以离京多年的沈遐还是会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外祖抱有亲近的心理。

  沈遐低着头行礼,出于某种敬畏的心情,他许久没有抬起头。但是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钟灵先生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死一般的寂静。

  沈遐不是没有想象过见到钟灵先生时会是什么场景,可是他没想到会是这么严肃。

  明明在梅似雪的描述里,钟灵先生是一位脾气极好,幽默风趣的先生。

  绝不会是现在这样,像是要用眼神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的角色。

  沈遐低着头看着地面,脑子里乱成一团。许久他终于深吸一口气,刚鼓起勇气想抬头开口打破这片沉默时,钟灵先生却先他一步开了口。

  “月儿,你先下去吧。”钟灵先生看着女子道,表情和语气都明显比一开始沉郁许多。

  女子闻言行了礼,也不多做停留,转身便下了楼。

  直到女子下楼的细微脚步声听不见之后,钟灵先生也依旧没有再开口。

  虽然这次钟灵先生没有再用那种眼神盯着沈遐,但是这种怪异的气氛还是让沈遐很不舒服。

  顿了顿,沈遐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这样沉默下去。不论钟灵先生是因何对他这种态度,沈遐觉得他作为晚辈都应该主动。

  咬了一下牙,沈遐直起身子,朝着钟灵先生走过去。

  “……晚辈见过先生。”沈遐在钟灵先生面前几步站定,再次深深行了个礼,这才终于开了口。

  钟灵先生听见沈遐的话,左边的眉毛动了动,貌似没想到沈遐会这么叫他。

  不过钟灵先生看起来,对此并不反感。

  心想着自己赌对了,沈遐暗暗庆幸,同时他又听着钟灵先生出了声。

  “你叫我先生?”

  “是。”沈遐赶忙答道。

  钟灵先生又斜着瞥了沈遐一眼,这会怒气似乎消了不少。他放下手中的酒盏,直接伸手扯下沈遐挂在腰间的玉佩。

  这个动作太快了,沈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着自己的玉佩被钟灵先生拿下,不禁心底一惊。

  钟灵先生年纪不轻,虽然看上去精神矍铄,但沈遐估算着也知道他老人家应该已经过了古稀。

  古稀之年,出手还是如此迅速,绝不只是一个玉器坊的主人。

  脑子里刚刚闪过这个想法,钟灵先生就一边把玩着玉佩,一边神情暗淡地问了沈遐一句。

  “这玉佩……是雪儿送你的?”

  “是。”沈遐微点头,“遐一直随身带着,从不敢磕碰丢失。”

  “这确实是我的手艺……”钟灵先生哼了一声,抬眼扫了一眼沈遐,“既然如此,你必然是雪儿的儿子没错。那么你方才为何称我先生?”

  闻言沈遐愣了愣,不由得心道这钟灵先生脾气古怪。

  但是想归想,沈遐面上依旧恭敬,“因为方才遐见先生对遐似乎不太欢迎……遐愚昧,大胆猜测与家父有关,便不敢自称是先生的孙儿。”

  这倒是沈遐的实话。

  当年梅似雪自戕而亡,钟灵先生必然是怨恨沈才的。如果沈遐没猜错,刚刚钟灵先生那种态度,是因为自己让他联想到了沈才。

  “哼,你倒是个明白事的。”钟灵先生又是一哼,把玉佩放在矮桌上,另一只手拿出一个新的酒盏,放在矮桌的另一头,示意沈遐坐下。

  滴水不漏地回了礼,沈遐在矮桌的另一边席子上坐下。偷摸着瞥了一眼被放在矮桌上的玉佩,沈遐硬是没敢伸手拿回。

  他平日里真不会这么胆小。

  说实话,即便现在面前是当今圣上,沈遐都不一定有这么恭敬。他向来是个不怕事的人,又懂得仗着才华行特权,狂野惯了倒是没几个人能管得住他。

  钟灵先生是回京以来头一个。

  本来沈遐就是要来从钟灵先生口中,得到一些有关梅似雪自戕的线索的。可是看目前这个情况,沈遐觉着并不是询问的好时候。

  将沈遐面前的酒盏倒满酒,钟灵先生又示意沈遐喝下去。

  看了看质地清透的酒液,沈遐倒也没做什么犹豫,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瞬间一股热辣在沈遐喉中烧灼开来,迅速弥漫到胃部,像是要活生生把胃烫熟。

  没想到这酒竟这么烈,沈遐一时不备,差点反吐出来。

  但沈遐还记得面前这是钟灵先生,不能失态。他硬生生忍住了食道的灼烧感,面上尽量做到无表情,眼眶却被激出了些生理性的泪水,视野一阵模糊。

  钟灵先生看在眼里,终于笑了一声,“这酒如何?”

  “……极、极刺激,是好酒……”沈遐张张嘴,喉咙口一阵咳嗽的冲动。他再次强行忍住,哽着喉咙,用不太自然的声音答道。

  “会让人感到不适的,便不能称得上是好酒。”钟灵先生摇摇头,举起自己的酒盏,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同样一饮而尽。

  可钟灵先生却全程面不改色。

  沈遐不可置信地眨眨眼,一时间没忍住喉咙的难受,不由得偏过头咳嗽起来。

  这酒差点要了他的命,可钟灵先生怎么看起来丝毫没有感觉?

  这已经不是身体素质的问题了,沈遐反而觉得自己应该怀疑怀疑,钟灵先生这胃到底是不是肉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