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应是素娥玉女
山未孤2020-04-30 20:212,326

  “年轻人,多历练。”钟灵先生看起来心情好了不少,他瞥了一眼止不住咳嗽的沈遐,笑了笑,“这酒不伤身体,不过会让你难受一会,不需担心。”

  “我还不至于去伤自己的孙儿。”

  沈遐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又听钟灵先生轻飘飘地丢来这么一句。

  沈遐呛了一下,再次咳嗽起来。

  孙儿?

  钟灵先生这是接受他了?

  慌忙止住咳嗽,沈遐抬头看向钟灵先生,有些惊喜,但他并没有贸然问出口。

  “你是个心气高的,知道我不欢迎你,就非要硬气给我看。”放下酒盏和酒壶,钟灵先生又看向桌上的玉佩,“……这点和雪儿极像,也比你那爹好多了。”

  “遐……孙儿惶恐。”沈遐下意识自谦道,但他这次改了自称。

  钟灵先生闻言笑笑,并没有说话。

  也就是说,钟灵先生这确实是变相接受沈遐了。

  暗暗松了口气,沈遐终于稍微放松了点。

  “不过,”钟灵先生又忽地看向沈遐,惊了沈遐一跳,“要想让我正式承认你,得到我的帮助,你还得再通过一个考验。”

  “外祖请讲。”沈遐认真道,点点头。

  钟灵先生这么说,应该就是已经知道沈府立嫡的事情了。夺嫡若是还有钟灵斋相助,绝对也是如虎添翼。

  毕竟钟灵斋可不只是普通的玉器坊,同时也是京内人脉网的中心点。

  “看着了吧,我这些收藏。”钟灵先生指了指旁边架子上的玩意,“都是极珍奇的玩意儿,钱买不着。你若是能给我找来一样能够与他们相提并论的东西,我便算你通过了这个考验。”

  “……可有期限?”沈遐看了看架子上的东西,不由得有些底气不足,多问了一句。

  别说钱买不着的东西了,就算是钱买得到的,沈遐也买不起。府内月例至今未发给他,沈遐只能靠着在湘陵的储蓄度日,他甚至怀疑自己被账房忽略了。

  “我不给你期限,但你自己要把握好时间。”钟灵先生显然意有所指,“至少要在你需要我的帮助之前,通过这个考验。”

  “孙儿明白。”沈遐了然,郑重地点点头。

  钟灵先生也点点头,伸出手拿起矮桌上的玉佩,又细细看了会,这才塞回沈遐的手上,“君子无故,玉不去身。好好留着。”

  沈遐接过玉佩,低头重新挂回腰间。再次抬头时,沈遐正好瞧见钟灵先生在摆弄刚刚那个酒壶。

  酒壶的盖子被钟灵先生顺手打开,沈遐不经意间看见酒壶的内部,竟然是有两格的机关。盖子旋转到左边,倒出来的是一种酒,旋转到右边倒出来的又是另一种酒。

  见状沈遐愣了好几秒,忽然明白方才钟灵先生一饮而尽,为何看不出丝毫的难受了。

  因为钟灵先生喝的跟他喝的压根就不是同一种酒!

  发觉沈遐在看他,钟灵先生抬起头狡黠地笑起来,“年轻人,要多历练。”

  ……真是只老狐狸。

  告别钟灵先生之后,沈遐下楼时又遇见方才的女子。

  女子似乎是在等沈遐,见沈遐下楼,她微微欠身行了一礼,有话要说的模样。

  “姑娘还有何事?”沈遐回礼,随女子走到开阔一些的店门边,这才开口问道。

  “奴家江氏,闺名山月,小字素娥,年方二八。公子随师父唤奴家月儿即可。”女子双手放在身前,再次规矩地行了一礼。

  再次下意识回了礼,沈遐忽然发觉有哪里不对劲。

  “……江氏?”

  江是大和国的国姓。

  为了避讳国姓,大和国内其他江姓人家都改了其他的姓。

  那也就是说……

  “……奴家与家中来往不多,还请公子莫多过问。”江山月顿了顿,微微笑道,但笑意不达眼底。

  沈遐也只好点点头。

  与家中来往不多,这话沈遐是信的。若江山月真是皇族人氏,又得家中宠爱,怎么可能能到钟灵斋来当学徒。

  只不过沈遐有些奇怪,既然江山月不愿意提起自己的家世,又为什么要自报姓氏?她完全可以用假姓,沈遐总不可能大费周章,去查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

  然而江山月的下一句话,就解答了沈遐这个疑问。

  “因为家中与湘王府多有联系,所以奴家也听闻过一鹤公子。”

  是了,既然姓江,那必然是皇族,和湘王府应该是亲戚关系。

  只不过沈遐之前,貌似没听说过江醒这一辈还有个女孩。

  “再者公子又是钟灵先生的外孙,奴家也该提醒公子一句。”江山月接着道,微微抬起头看向沈遐,但依旧保持着礼仪内的距离。

  “姑娘请讲。”沈遐还是没有直呼江山月的小字,再怎么说,她也毕竟是皇族女子。

  “公子在玉京,切记以自保为首要,莫执着于陈年旧事。”江山月这话说得极其郑重,说罢还定定地看了沈遐一眼。

  心底一震,沈遐不知怎的联想起昨日被刺杀的事情。

  直觉告诉沈遐,江山月可能知道些关于这事的隐情,正开口要问,江山月便先打断了沈遐。

  “其余的奴家不方便说了,公子保重。”

  说罢,江山月转过身,缓步离开了钟灵斋。

  不方便出手挽留江山月,沈遐只能看着江山月离开,心底一阵憋闷。

  这种真相就在眼前,却不能进一步窥探的感觉,就像是有无数只爪子在挠你的心脏一样,疼痒难耐。

  与谢氏汇合之后,沈遐以自己还有其他事为由,让谢氏先自行坐车回府。

  而沈遐打算自己步行去湘王府。

  凭着仅存的一点印象,沈遐还是来到了湘王府前。

  然而府前的家丁见着沈遐,开口就是赶人的话。

  “公子尽早离开,莫在湘王府前逗留。”家丁扫了沈遐一眼,面无表情道。

  沈遐今日出府没带上云雾,所以看起来并不像那种出门必有下人跟着的名门子弟,家丁开口赶人也情有可原。

  这么想着,沈遐暗暗叹气心道家丁以貌取人,但还是抬脚走上台阶,在家丁面前站定,露出极其和善的微笑。

  “麻烦兄台代为通报一声,在下今日特意前来府上拜访世子。”

  “去去去,什么人都能来见世子那岂不是乱了套了?”家丁斜睨沈遐一眼,一脸的不屑,“世子不见客,公子请回吧。”

  不见客?

  江见云可真有你的。

  沈遐暗自腹诽,但并没有放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