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醉欲眠卿且去
山未孤2020-04-27 20:402,238

  午膳过后,卿佳又唤沈遐去后院亭子同坐。

  沈府后院的花花草草是卿佳在打点,长得繁盛。

  沈遐缓步走向后院的亭子,面上是在欣赏旁的花草,实则是在思考。

  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微微出着神,直到发觉前面有个人影,沈遐才眨眨眼抬眸看去。

  一柔弱女人正站在花坛边,似乎正在赏花。

  沈遐脚步微顿,还是走了过去,行了个礼,“姨娘。”

  谢氏仿佛被沈遐这一叫才回过神,转过身来回礼,随即轻笑,“昨日听闻一鹤回府,雁儿没来得及派下人迎接,妾身替雁儿赔个不是。”

  沈遐默然,扯扯嘴角。

  看来昨天的事情,沈雁都告诉谢氏了。谢氏还在替沈雁装样子,而沈雁自己倒是懒得装了。

  谢氏见沈遐没开口,倒也不觉尴尬。她也不避嫌,更像是硬找话题一般,视线瞥向沈遐腰间的玉佩。

  “妾身记得这玉佩是梅氏所赠,一鹤竟是带了这么多年,还真是母子情深。”

  “……”

  “又听闻一鹤去管家那要了新门匾,还惹得老爷大怒呢。”谢氏又轻笑起来,看似是闲谈,但其实沈遐看得出来,谢氏这是在讽刺他。

  于是沈遐依旧没有开口。

  从小谢氏就喜欢明里暗里的欺压讽刺沈遐,沈遐早就习惯沉默应对。只要他不接话,谢氏总不能一个人说下去。

  “不过这玉佩做工还真是精细,不愧是钟灵斋的玩意。”谢氏大约也发觉自己过分了些,稍微收敛了点,转移了话题,“改日妾身也去钟灵斋瞧瞧,莫辜负了老爷昨儿赏的银子。”

  这时候还记得炫耀沈才的宠爱呢,沈遐暗想。

  不过谢氏这番话倒是提醒了沈遐。

  钟灵斋是梅似雪的父亲钟灵先生所开,而且钟灵先生只有梅似雪一个女儿。也就是说,如今钟灵斋是后继无人的状态。

  沈遐觉得他应该去看看。

  虽然沈遐对自己的这个外祖父没什么记忆,但再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亲人。

  而且他也许能从外祖父口中,得到些关于梅似雪自戕的线索。

  想到这里,沈遐立即微笑起来,看起来纯良无害,“姨娘若是要去钟灵斋,可叫上我陪同。”

  不过是借个去钟灵斋的理由,顺势给谢氏留个人情。

  谢氏闻言有些诧异,顿了顿才笑着答应,“那明日便劳烦一鹤陪妾身去一趟了。”

  还真就半点不见外。

  “那是自然。”

  别过谢氏,沈遐来到亭子时,看见卿佳已经坐在那里了。她身旁除了一个贴身婢女之外并无其他下人,看来依旧是一些私话。

  “见过母亲,路上遇见了谢姨娘,有些耽搁了。”沈遐行了礼,见卿佳颔首这才在卿佳对面的石椅上坐下。

  “谢氏可有为难你?”卿佳微微蹙着眉问了句,显然也是明白谢氏的品性的。

  “并无为难。”沈遐摇摇头,“不知母亲唤我来所为何事?”

  “刚刚午膳时老爷说的话,你莫往心里去。”卿佳这才切入正题,看着沈遐,带着几分担忧道。

  沈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卿佳指的是什么,没有开口。

  “明年的茶会绝不是普通的借茶斗文那么简单,到时各位名门子弟都会到场,若是空有一身才气,人际处理不好也是白费力气。”卿佳一边解释道,一边示意身旁的婢女泡茶。

  “你大哥扬雪早已在京内笼络了不少名门子弟,不过是没让老爷知道。你也莫全听从老爷的话,该维系的人际关系还是不能断。”说到这里卿佳的声音放轻了些,伸手端过一壶茶放在沈遐面前。

  沈遐接过茶,心下明白卿佳说的是江醒的事情,不由得有些汗颜。

  “我身为女人家本不该多嘴这些事,可毕竟你是似雪的孩子,我也不忍心看着你被谢氏之子欺压。”卿佳叹了口气,低头抿了一口茶,“多去和名门子弟打交道,对你明年的茶会绝对是有益无害。”

  “儿子明白,谢母亲提点。”汗颜归汗颜,沈遐还是打心底感谢卿佳的提醒的。虽然这件事情沈遐先前也想到过,但总归和卿佳冒着被沈才责怪的风险亲口提醒不同。

  低头喝了口茶,沈遐又忽地皱皱眉。

  “……母亲这茶可不太正……儿子早晨正好得了些上好的茶叶,过会派人给母亲送去。”沈遐一边说着,一边心道林依还真就把玉京所有好茶叶都收购一空了,连沈府的都不剩。

  “夫人,秉国公世子来访。”一个婢女从外院走来,在亭子外停下,行了一礼通报道。

  “欲眠到了?且让他去正厅稍坐,我和一鹤这就过去。”

  “是。”

  见着卿佳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沈遐不由多问了一句,“母亲这是……”

  “自然是给你笼络人脉。”卿佳无奈地看了沈遐一眼,“欲眠在名义上也算是你的表哥,和辽王世子也有些交情,说不定能帮到你些。”

  说不感谢是假的,卿佳这一安排省了沈遐带着“回京弃子”的丑名去碰壁的尴尬。

  只不过这事若是让沈雁知道,估计又得遭他冷言嘲讽。

  然而沈遐也不是在意这些冷言冷语的人。

  沈遐跟着卿佳进了正厅,却意外地发现沈雁也在厅内。

  此时沈雁正在与另一个长相斯文衣着淡雅的男子交谈,很显然这个男子便是秉国公世子,卿醉卿欲眠。

  暗暗多细看了卿醉几眼,沈遐觉得卿醉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见沈雁也在,卿佳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看了沈遐一眼,但面上依旧大方得体。

  沈遐知道卿佳这是在让他自己争取的意思。毕竟卿佳不可能同时也唤了沈雁,显然是沈雁自己来的。

  “见过母亲。”沈雁看见卿佳到了,站起身不卑不亢地行了一礼,又看向沈遐,和善地笑起来,“二弟。”

  装。就硬装。

  “见过大哥,见过表哥。”沈遐也不甘示弱,提高了些声调回道,又露出那副纯良无害的笑容,“今日母亲请了表哥来府上一叙,没想到大哥也在。”

  沈遐这已经是赤裸裸地在讽刺沈雁了。

  人家又没叫你来,你上赶着个什么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