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玉佩
山未孤2020-04-28 20:122,460

  沈雁显然也看得出来沈遐在讽刺他,脸上倒也不恼,微微笑道,“二弟这话有趣,我身为沈府长子,母亲不在时,自然是由我来接待客人。”

  心底嗤笑,沈遐面上没有做出反应。

  即便平日里他和沈雁有多么不对付,此时在外人面前也不该多言丢了沈府颜面,适可而止才是。

  卿佳也及时开口打了圆场,招呼他们坐下,又唤下人泡了茶,与卿醉闲谈起来。

  沈遐这才有闲暇仔细打量打量卿醉。

  卿佳是秉国公的幼妹,秉国公是先皇那代的老臣,辅佐两代皇帝,立下赫赫功勋,被当今圣上封为秉国公。秉国公又老来得独子有了卿醉,所以卿醉在名义上算是沈遐的表哥。

  但是沈遐和卿醉之前应该是没见过的,可此时沈遐看卿醉却越看越眼熟,似乎不久前才见过。

  还没等沈遐想起来,就听见卿醉开了口。

  “今日早晨侄儿在馥馨楼见过表弟,那时没想到竟就是一鹤。”卿醉这话本来是对着卿佳说的,说到沈遐名字时才微微偏过头来看沈遐,微笑得体,看得出家教严格。

  沈遐顿了几秒,回忆了一会才想起来。早晨在馥馨楼,那个开口同意沈遐说法的正是卿醉。

  想起这件事情,沈遐略微沉默了一下,随即发现这是个绝好的套近乎的机会。

  刚刚他来到大厅见沈雁和卿醉搭话,卿醉的反应并不热络,想必是平时不经常到沈府,所以也不经常和沈雁接触,有些陌生。

  而沈遐恰好早晨和卿醉有过一面之缘,又是得了他的赞同的,说不定套近乎能比沈雁来得容易点。

  这么想着,沈遐又笑起来,明亮的眸子眯成一条缝,看起来极为乖巧,“原来早晨在馥馨楼时是表哥替遐解围。遐初回京,意气用事不懂规矩,幸好是表哥解了围,否则遐便是丢了沈府的颜面。”

  自然沈遐内心不是这么想的。

  沈府的颜面,哪里是他一个没人知道的“回京弃子”能丢得动的。

  “哪里。”卿佳礼貌性地笑了下,但是语气里的欣赏似乎是真的发自内心,“表弟显然是极其自信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光是这种勇气,我想许多人都没有。”

  得到卿醉肯定性的回答,沈遐不由得笑得更灿烂了。倒不是单纯因为被夸而开心,而是因为在沈雁面前被夸而开心。

  沈遐不留痕迹地瞥了一眼旁边的沈雁,沈雁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估计心情是不太好了。

  卿佳和卿醉又闲谈了一会,沈遐也极其有眼力见地接过几次话。全程沈雁没有再开口,显然是插不上话。

  很难得有这种孤立沈雁的机会,沈遐自然是丝毫不放过。

  只不过在和卿醉交谈的过程中,沈遐发觉卿醉有些奇怪。这种奇怪并不是字面意思,而是卿醉给沈遐的感觉。

  感觉和其他人不同。

  但是沈遐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种不同,就是觉得卿醉说话间的神情语气等等,都像是预先练习好的一般。

  标准得让人胆颤。

  不过沈遐靠着自己自来熟的特性,还是和卿醉聊得挺来的,他自告奋勇送卿醉离开时,还成功约了卿醉改日一同出游。

  这也算是成功走完了笼络人际的第一步。

  同时约卿醉出游,沈遐也是有自己的打算。一方面他能跟卿醉打好关系,另一方面也能够营造出他不务正业的假象。

  隔天谢氏派人来唤沈遐去钟灵斋时,沈遐正巧在盘算着去见江醒。

  他确实幸运,和湘王世子江醒相处过一年,而且人家世子也愿意帮他。所以沈遐觉得他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主动点自己去找江醒。

  于是沈遐陪着谢氏乘车到了钟灵斋,打算早点解决,顺路能到湘王府去。

  钟灵斋如其名,是玉京内最著名的玉器坊,定制贩卖各种珍贵的玉器。但可惜沈遐作为钟灵斋唯一的传人,对玉器可谓是一窍不通。

  随着谢氏走进钟灵斋,一个穿着古朴的伙计便立即迎了上来,一边询问谢氏需要什么,一边为谢氏引路。

  而沈遐也乐得自在,趁机能自己一个人到处看看。

  可惜在店内瞎转了几圈,沈遐除了发现钟灵斋是真的大之外,就没有其他感想。钟灵先生平日里似乎也不在店内转悠,所以要制造偶遇估计也没可能。

  这么想着,沈遐微微叹了口气,正打算回头去等谢氏的时候,旁边的楼梯上轻步走下来一个女子。

  本来按礼说,沈遐身为男子是不该直视女子家的。

  但是这位女子生得着实惊艳。

  女子柔软的青丝一泻而下,只是在头顶盘了个男子般的半髻,随意却不邋遢。发丝随着女子下楼的动作轻微晃动,水墨般的眉眼间尽是淡然,白皙的肤色配上一袭雪般的白衣,像极了画里走出来的仙女。

  目光在女子身上停留了片刻,沈遐才蓦然反应过来自己失了态,连忙垂下眸子移开目光,同时微微行了个礼当做致歉。

  女子发觉沈遐所在,有些慌张地回了个礼,两颊忽地飞起绯云。

  气氛有些尴尬,沈遐一边暗骂自己惊扰了人家,一边打算离开。

  “……公子稍等。”女子却在沈遐转身的瞬间,忽然出口叫住了沈遐。

  硬着头皮回过身,沈遐这次没有看着女子的脸,而是微微低着头,单手握拳放在腹前,眼睛看着地面以示礼貌。

  “不知姑娘有何事?”

  “恕奴家冒犯……公子腰间的那块玉佩,是从哪里来的?”

  闻言沈遐微愣,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腰间的玉佩。虽然沈遐有些奇怪,但又心道着大约只是女儿家的兴趣,便没有多想。

  “这玉佩是先妣所赠,也是这钟灵斋的手艺。”

  女子闻言显然一怔,随即蹙起细长的远山眉,像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挣扎,片刻后才再次开口。

  “……敢问公子,可是沈安邦侯府二公子?”

  眼神一凝,沈遐本来漆黑的眸子里忽地有了亮光。

  这时沈遐已经来不及顾上礼仪了,他抬起头,惊喜地看向女子,“正是。”

  面前这女子是从楼上下来的,也许是钟灵斋的人。再加上方才她问沈遐玉佩由来和沈遐的身份,更加让沈遐确定这个猜测。

  女子得到沈遐的回答后,并没有立即接话。一双秋水般的美目有些紧张地垂着来回转动,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见女子不接话,沈遐也有些焦灼。

  好不容易看到一点关于线索的苗头,沈遐自然不肯轻易放过。

  “姑娘……可是认识先妣?”沈遐微顿,用力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又试探性地问了另一句,“还是……认识在下的外祖钟灵先生?”

  听到沈遐问得这么直白,女子这才微叹了口气,终于再次开了口。

  “是。奴家……是钟灵先生的弟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