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靠山
山未孤2020-04-26 19:342,663

  沈遐吃痛,硬是咬了咬牙忍下来。

  此刻的沈遐已经没有闲心去思考,眼前这个黑影究竟是谁派来的杀手。他甚至来不及去想自救的方法,只能靠着生理本能躲避。

  也亏得在湘陵时沈遐学过一些防身的皮毛,否则刚才黑影那一突袭,沈遐早就丧了命。

  但皮毛总归是皮毛,沈遐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躲开致命攻击,已经算是幸运了,他没办法再去反击。

  再次堪堪躲过黑影的一刺,沈遐心知这样躲闪下去也不是办法,便再次抓紧手中的折刀,反手又对黑影砍过去。

  这个攻击对黑影来说似乎并没有作用,他极其轻松地躲开。

  沈遐知道,如果不是黑影轻敌,他一开始绝对没有办法那么顺利躲开。这种杀手一般武功不会太低,要杀沈遐并不难。

  正如现在,沈遐明白,黑影要杀他只是时间问题,他再如何抵抗也只是拖延时间。

  想到这里,沈遐一阵心慌。

  就在这时,沈遐听见门外传来林依的声音。

  “一鹤,你好了没?”

  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黑影听见林依的声音,大概是怕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很快就收了手。随即黑影直接推开旁边的窗户往外一跃,消失在沈遐的视野里。

  沈遐还保持着刚刚防御的姿态,他看着被黑影打开的纸窗,有些急促地喘着气。

  背上已然是一层密密的薄汗。

  这是沈遐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

  刚刚若是沈遐反应再慢一些,估计现在早就……

  “一鹤?”门外的林依没等到沈遐的应答,有些奇怪地提高音调又喊了句。

  “……我马上就好。”沈遐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呼吸回答道。

  闭了闭眼,沈遐定了定心神。

  紧绷的神经略微放松,沈遐像是这才恢复痛觉一样,倒吸一口凉气,扭过头看了一眼左肩上那道冒血的口子。

  他想了想,从之前换下来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夹在罩衣和里衣之间垫着,防止血渗出来,打算回府再好好包扎。

  一边撕布,沈遐刚刚因为高度紧张而暂时停止思考的脑子,才一边重新转动起来。

  他回京才一天不到的时间,能得罪到谁?

  那些所谓的玉京权贵,沈遐到现在还没见到过一面,更别提冒犯到人家。

  要非说有矛盾的,大概就只有……沈雁。

  穿好罩衣,沈遐皱了下眉,并不确定这个猜测。

  他和沈雁不在一起长大,对沈雁的印象仅限于儿时的回忆。他知道沈雁确实手段毒辣,这点从小时候的行为举止就有所体现。

  但是至于沈雁会不会毒辣到派人杀自己的弟弟……

  沈遐没有确定的证据。

  也不愿意有证据。

  另外,沈遐明白这事绝不能告诉林依,更不能报官弄得人尽皆知,只能自己藏着。

  这里是林依的商行,不管沈遐告诉林依有刺客,还是去报官,都会连累林依卷进来。

  况且这种杀手,官府都不一定管得到。

  以后行事只能低调些。

  回到府里包扎完伤口,下人便来唤沈遐去用午膳。

  餐桌上见着沈雁,沈遐刻意多留意了几眼。沈雁并没有什么异常,对待沈遐依旧是那副人前和善人后冷漠的样子。

  让沈遐更在意的,是不知为何又黑着脸的沈才。

  沈才在主座坐下之后,并没有像平时一样立刻拿起筷子,而是一言不发地静坐了好一会。

  因为沈才的不开口,餐桌上的气氛也很压抑,同时也没有人敢动筷。

  如果不是卿佳的眼神示意,沈遐大概不会联想到自己身上。

  沈遐思考了一下自己有没有做什么惹沈才生气的事,得出了否定的答案之后也就懒得猜测,直接开了口。

  “父亲今日在朝堂受气了?”

  总之先推脱了就是。

  沈才闻言一记眼刀过来。

  暗自咂咂舌,沈遐面上反而露出担忧的神色,“父亲在朝堂上应该顺从些才是,莫与右相起争执。”

  沈遐这是在装傻。

  未入仕的子弟本来就不应该过问甚至是插手父亲的工作。

  装傻是装给沈才和沈雁看的。

  早上经历了那么一场惊险,沈遐现在可懂得惜命了。

  本来他还打算在沈才面前好好表现表现,不让沈才看扁了他。但是现在,沈遐觉得藏拙最好。

  至少别让沈雁觉得他有威胁。

  沈才冷哼一声。

  “我刚刚回府,听家丁说,湘王世子早晨来过。”

  本来还在心里噼啪打着算盘的沈遐,闻言忽地一怔。

  湘王世子?

  江醒?

  他来干什么?

  “湘王世子?”沈雁倒是反应更大,诧异地皱了眉,看了沈遐一眼,“……我记着二弟小时是湘王世子的伴读,世子这是来见二弟的吧。”

  “……我早晨正巧出了府。”沈遐立即接过话,顺势加重了“出了府”三个字的读音,也看了沈雁一眼,意图从他脸上看出一丝异样。

  然而沈雁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世子在门外听说你不在府上,连车都没下。”沈才这句话说得有些沉闷,似乎正是因此不悦,“还托家丁带了话。”

  “……什么话?”沈遐还是耐不住好奇问了句。

  “说是改日你在府上时,他会再次登门。”沈才后半句说得极重,很明显确实恼怒。

  沈遐知道沈才为什么恼怒。

  当年沈才把沈遐送去给江醒当伴读,不过是想和湘王搞好关系,而府上又只有沈遐一个合适人选。那时沈雁早已进了私塾,不适合再给世子当伴读。

  如今沈遐离京多年重回,沈才不待见他,自然不想江醒和他走得近。

  再加上湘王府这十四年都没再和沈府有过私交,江醒又卡着沈遐回来的这个关头登门,得知沈遐不在连车都没下,却又托家丁留下这么句话。

  显然江醒是在表明立场。

  说难听些,江醒这算是插手沈府立嫡的家事了。

  一面不由得在心里暗暗佩服江醒,沈遐一面佯装面露难色。

  “父亲,这也不是儿子能够做主的……”沈遐刻意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江……世子殿下垂爱,得知儿子回京前来关心,儿子总不可能拦着……”

  沈遐这话一出,这次不只是沈才,连沈雁也露出不悦的表情。沈遐将沈雁这个反应理解为嫉妒,心底甚至有些得意。

  既然江醒都出手帮忙了,沈遐自然是不能要脸,一定要抓住这个好机会往上爬了。

  夺嫡的竞争,若是有湘王世子江醒当靠山,那绝对要顺利许多。

  所以沈遐这句话说得模棱两可,不知道的乍一听还以为沈遐和江醒这十四年里还有书信联系。

  但其实自从沈遐离开玉京,就断了和玉京的一切联系。

  包括刚刚那句话里故意装出来的口误磕绊,也在沈遐这个临时的计划内。

  平日里直呼江醒的名字?

  他怎么敢。

  “话虽如此,可你终究是我沈家的人,”沈才看了眼沈遐,眼神里似乎带着点警告,“江见云还未开府,你并非他门下幕僚,不应与他走得过近。”

  沈遐闻言略微诧异,但还是很快点头。

  诧异是因为沈才这次对江醒的称呼不是“世子”,而是江醒的字。这显然是在暗示沈遐,他不看好江醒。

  但可惜,不论沈才看不看好,江醒都是湘王世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