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云树之思
山未孤2020-05-06 20:592,320

  跟着伙计上楼,伙计在一间开着门的房间前停下,示意沈遐进去。

  这下沈遐才稍微有了点危机意识。

  这间雅间只要关上门,便与外界隔绝。

  但是沈遐只是顿了顿,还是走了进去。

  然而就在沈遐走进去之后,身后的伙计将门关上。

  沈遐不由得生起警惕,心道着卿醉和林依如果发现他太久没回去,肯定会来找他,也就没了后顾之忧。

  并没有立即抬脚走进里间,沈遐先是观察了一下室内。

  就是镜花馆很普通的雅间,专门用来给贵客听曲的地。但是这间雅间内没有歌女也没有舞女,安静得一塌糊涂,连个侍奉的下人都没有。

  微微叹了口气,沈遐微不可见地抓紧一直藏在袖内的折刀,轻步往前走。

  单手掀开珠帘,里间也没有人。沈遐正有些奇怪,一个转头,忽地瞥见外面的平坐上站着一人,正眺望着外面的大街。

  这人背对着沈遐,看不见脸。

  但是沈遐能从这人的衣着看出,这是个身份极尊贵的人。

  单是这身鸦色丝绸长袍,就是玉京内贵族子弟才能穿得起的玩意。

  沈遐暗暗打量着,估算着自己大概得攒几个月的月例,才能买得起这么一块颜色上等的丝绸。

  所以当下沈遐就对此人生出了些兴趣。

  他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将袖子里的折刀藏了藏,确定不会被发现又能够随时抽出,这才缓步朝着平坐上走去。

  掀开平坐门口的纱帘,沈遐离那人便仅有几步之遥。

  那人大约是听见了声音,转过身来。

  沈遐下意识抬眸看去,眼神与对方接触的一瞬间,忽地怔了怔。

  这人生得一副极佳的面孔,甚至可以用“美”来形容,但却并不女相,清朗的五官还是能够看出是男子。

  一双微微上翘的瑞凤眼让沈遐觉得有些熟悉。

  但沈遐并没有多想,惊艳之余按着规矩微微行了一礼——是平辈之间常用的礼仪。

  毕竟沈遐并不确定这人是何身份,不便直接行级别礼。

  那人并没有回礼。

  于是沈遐暗暗确定,这人身份地位必然比他高。

  “一鹤。”

  那人忽地开口唤了沈遐的字,声音里带着笑意。

  愣了愣,沈遐有点诧异。

  知道他的名字不奇怪,但是用这种似乎很熟悉的语气,就有些奇怪了。

  正这么想着,沈遐刚想礼貌性开口问对方是何人,却一个抬眼,瞥见对方身上对襟长袍的图纹。

  衣裾上分明用金丝绣着一片祥云。

  针脚整齐,显然是出自高级绣娘之手。

  而整个玉京,最高级的绣娘便只有那几个王府能请得动。

  再者这祥云纹更是不允许普通名门随意穿戴,仅有湘王府那位得颇得圣宠的世子江醒江见云,才被允许平日里也穿戴金丝祥云纹的衣服。

  也算是皇上对这位以云为字的体弱侄儿的偏爱。

  那么,不出意外的话,眼前这人便是……

  “见云?”

  这句话沈遐没怎么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随即他也发觉自己的失言,顿了顿沉默。

  他是真没想到江醒会特地来这种地方找他。

  他也真的是第一眼没认出来对方是江醒。

  整整十四年,沈遐怎么可能还认得出来。况且当年沈遐离开时,江醒也才八九岁,容貌早就变化不少。

  江醒全程带着微微的笑意,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沈遐的反应。

  直到沈遐自己觉得尴尬,清了清喉,标准地行了一礼。

  “沈遐见过世子殿下。”

  这要是之前,沈遐是绝不会与江醒行礼的。

  但是现在沈遐有些莫名的心虚。

  特别是在江醒回应他的时候。

  “谁是世子?”

  沈遐更加心虚了。

  他在湘陵借用江醒身份的事情,看来江醒是早就知道了。

  其实也不奇怪,湘陵每年都有人往玉京跑,肯定有人在玉京散布过关于湘王世子的言论,江醒也肯定听说过。

  自然也能猜到是沈遐所为。

  毕竟除了沈遐还有谁这么野,敢“借用”江醒的名号。

  但想归这么想,沈遐面上依旧装傻。

  “世子……这说的是什么话?”

  “我听闻湘陵也有一位湘王世子。”江醒这话说得云淡风轻,大约压根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然而却把沈遐吓得吞了吞口水。

  “……世子殿下必然是听错了。”

  总之接着装傻就是。

  江醒没说什么,只是笑笑,转过头继续望向外面的大街。

  “此事我暂且不与你计较,”江醒将手搭在木栏杆上,指尖轻轻敲击栏杆,微微提高了些音调,“我听闻你最近经常在这种烟花柳巷之地厮混?”

  微愣了一下,沈遐随即开口为自己辩解。

  “镜花馆虽说不是什么正经地方,但也并非……淫乱之地。”沈遐撇撇嘴,“更何况我从未与姑娘们亲近。”

  不知不觉沈遐早就放弃了谦称。

  即便他之前与江醒相处时,也极少顾及这些礼仪。

  江醒没有开口,显然是不怎么相信沈遐这一说辞。

  暗自咂了咂舌,沈遐打算先开口转移话题。

  “……我与朋友们来此,不便让他们久等。”沈遐下意识放松,不知何时把行礼的手垂了下来,嘴上的话却依然圆滑得让人无可挑剔,“……与世子阔别十余年,此等云树之思,必是在此一句两句说不清的。”

  “不如……晚些时候沈遐再到府上拜访。”铺垫了那么多,沈遐最终还是表明了自己想走的意思。

  他需要好好捋一下现在的状况。

  江醒闻言微微点头,似乎是同意了。

  见状沈遐立即就想走,江醒却又忽然叫住了他。

  “拿着这个。”江醒转过身来,拿出一块巴掌大的铜制令牌,递给沈遐,“来的时候带上这个,他们便不会拦着你。”

  沈遐下意识接过,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什么令牌。

  令牌上面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蟒蛇,下方竖着刻着三个字——青龙卿。

  大和国有直属皇帝的四院,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院,四院掌管不同职务,每院有一位正卿和一位少卿。大约是为了避讳皇上的令牌图腾,青龙令刻的并不是龙,而是与龙相近的蟒蛇。

  真正让沈遐没想到的是,江醒居然这么快便当上了青龙院正卿。

  片刻后沈遐还是沉默地收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