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烟花柳巷
山未孤2020-05-05 20:372,330

  江醒右手执剑,干脆利落的一连串旋转戳刺挑,每一步都完美符合剑谱,却又能够在剑谱的基础上做出升华。

  空气被划破的呼啸声中夹杂着衣袂翩飞的拍打声,似乎交织出了节奏。

  不知道是不是被江醒舞剑的风所带,院内的树叶也在瑟瑟作响。

  舞罢,江醒将剑归了鞘,放在旁边下人递上来的剑架上。另一个下人双手提着裘衣,轻轻为衣着单薄的江醒披上。

  这场舞剑,即便是大和国最强的剑术高手,见着了也会情不自禁地点头称赞。

  然而即便是这么高强度的运动,江醒停下来之后依然脸不红气不喘,甚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呼吸依然平稳,和传闻中那个体弱的湘王世子判若两人。

  接过下人送上来的水,江醒饮尽之后才踱步回了廊下,他抱着双手往外看,神色淡然,大约又在出神。

  “世子殿下。”前次那个下人又急步小跑过来,在江醒身后行了一礼。

  这次江醒倒是回应了,他轻轻点头,“嗯”了一声,示意下人继续说。

  只不过显然他对下人的话并不太感兴趣,只是象征性地回应了一下。

  “小的方才在门口家丁的闲聊中听说……沈公子前几日来过……”下人的后半句话不知不觉地降低了音量,说罢,他还悄悄抬眼望了望江醒,有些慌张。

  本来神色淡然的江醒,在听见沈遐名字的一瞬间,眸子凝了凝定了定神,随即他转过身来看向下人,“一鹤前几日来过?”

  “……是。”下人的底气有些不足,“不过在门口被家丁拦下了,没让沈公子进府。”

  “为何?”江醒皱眉。

  “……家丁说是……没听说沈公子回京,就以为是假冒……”

  “……”

  看着江醒陷入沉默,下人不由得有些后悔告知江醒这件事。

  他们这位世子可是个笑面虎,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脾气,实则心狠得紧。

  然而出乎下人意料的是,江醒只是沉默了片刻便叹了口气。

  “一鹤最近在做什么?”江醒抬脚走进房内,示意下人更换外面的裘衣。

  “……听说沈公子最近与秉国公世子走得挺近……”下人闻言,语气再次畏缩起来。

  “卿欲眠与沈府有亲眷关系,不足为奇。”江醒的语气倒是平静,甚至在更衣之余还有闲心逗笼子里的那只画眉鸟。

  “……还听闻沈公子与秉国公世子这几日,经常出入镜花馆……”

  镜花馆,玉京内客流量最大的青楼。

  闻言江醒忽地回头,再次皱眉,“镜花馆?”

  “……是。”下人被迫点头,咬咬牙又补了一句,“方才还有人看着沈公子他们又进了镜花馆呢……”

  江醒面上并未起波澜,只是微不可见地动了动后槽牙,任由下人替他更换好外衣。

  “备车,去镜花馆。”

  这几日沈遐一直和卿醉还有林依混在一起。

  林依是个容易和陌生人混熟的,所以三人一起也不尴尬。

  只不过让沈遐没想到的是,卿醉这个看起来正正经经的人,居然是镜花馆的常客。

  虽然这镜花馆并不是什么淫邪之地,只不过是许多不卖身的风尘之人聚集之地,由许多善乐善舞的男男女女组成。

  但毕竟这镜花馆中人都生得俊俏美丽,见着的人总难免生得邪心。所以镜花馆于京内许多文人而言,依然是难以启齿的休闲去处。

  然而卿醉却与镜花馆的优伶们相交甚笃,显然是经常来,对这里已经轻车熟路了。

  自然卿醉也只是在这里听听曲喝喝酒,大约并未做过什么出格之事。

  “我前几日听客人们说,最近西大街那边挺热闹的,有王府搬过来?”林依喝了些酒,有些微醺,“一鹤听说了没?”

  “未曾听闻。”沈遐摇摇头,权当是流言。

  但其实这几日沈遐一直忙于笼络人际,和卿醉把玉京内的休闲去处都跑了个遍,就为了在玉京打出些名气。他连卿佳之前与他说的郊外婢女都还来不及去拜访,怎么可能有闲心去搭理那些市井传言。

  不过沈遐这几日的努力还是颇有成效的。

  至少现在名门贵族间提起沈府时,都会想起有个刚回京的二少爷,并且也知道他与卿醉交情不浅。

  接下来就是扩大自己的交友圈,再靠自己的才华一步步赢得其他人的赏识。沈遐暗自筹划着,忽然听着林依和卿醉谈起了科举的事情。

  他们这些官宦子弟是不需要参加科举的,只要能当上嫡子,家主自然会安排入仕。但是林依不同,林依是商人之子,在玉京几乎没有靠山。

  而且沈遐记得,林依从之前就一直梦想着入仕为官。这也是林依一直不愿意听从他父亲的,接手家业的原因。

  但现在林依已经在玉京了,参加科举入仕的几率也大大提升。

  “居柳若是有心想入仕,可多结交皇家子弟。”卿醉一边倒了酒,一边微笑道,“虽说当今圣上无嗣,王府子弟却不少。”

  听到这里沈遐下意识看向卿醉,等他说下去。

  “按古例,将来皇上必然会从几位世子当中挑选过继,”卿醉端起酒盏小啜一口,“若是你与几位世子交情甚好,将来入仕的可能性自然就大。”

  这话没错。

  沈遐默默点头赞同,正端起酒盏打算喝一口时,又听见林依真诚地反问了一句。

  “那么照欲眠兄来看,将来哪位世子继位的几率最大?”

  “依我看来,辽王世子便是可能性最大之人。”这话卿醉说得极为笃定,说罢还看向沈遐,似乎是在等他赞同。

  然而沈遐心里并不赞同这话。

  但毕竟卿醉与江海私交不浅,沈遐也明白卿醉为什么认为江海的可能性大。

  就像他觉得江醒可能性最大一样。

  还没等沈遐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旁边一个伙计忽然走过来,微微欠身行了一礼,“是沈公子吗?”

  有些奇怪,沈遐和卿醉林依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才朝着伙计点点头。

  “楼上雅间有贵客点名要见您。”伙计低声道,看来这位贵客来头应该是不小。

  但是哪位贵客会特地跑来镜花馆找他?

  沈遐愣了愣疑惑,却还是起身和卿醉林依打了个招呼,随即跟着伙计前往楼上的雅间。

  一方面确实是好奇,另一方面沈遐也放心,在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即便对方是什么危险人物,他也不至于在这里遇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