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毒害
山未孤2020-05-03 20:342,374

  动作微顿,沈遐抬眸看向江海,轻轻摇头。

  “湘王世子前几日来过舍下,不巧沈遐不在。方才沈遐也去过湘王府……被家丁拒之门外了。”

  江海闻言笑起来,随即也了然点头,“见云确实几年不见客了。”

  “一鹤也知道,自小见云身子骨就弱,湘王也上心,知道见云不好见生人,也就替他挡了来客。”江海这么说着,又看了眼沈遐,“再加上家丁们还未听闻你回京的消息,自然也不敢让你进去。”

  “沈遐明白。”点了头,沈遐知道江海这话里有话。

  安邦侯沈府二少爷回京,知道的人居然寥寥无几。

  江海这是在提醒他早点在玉京里打出名气呢。

  “对了,我还听闻左相已经在考虑立嫡的事情了?”江海状似漫不经心地提起,右手端起茶盏,又垂垂眸抿了一小口。

  一边心道江海怎么可能听闻到这种事,沈遐一边笑了笑,“确实。家父早已立下规矩,明年世子府上的茶会,我们兄弟三人拔得头筹者,便可立为嫡子。”

  “我府上的茶会?”江海显然早就知道,但还是装出了一副略微诧异的模样,“……也是,在茶会上若是能得多数人赞赏,此人必然是可塑之才。”

  沈遐附和着点头,眼睛却一直在暗暗观察江海的表情。

  他不知道江海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而且江海似乎也没有半点要“徇私”的意思,像是真的只是随意提起。

  “说起来,今年茶会的备受赞赏者,是秉国公府上那位。”江海忽地又补上一句。

  “……卿欲眠?”沈遐试探性问了句,心底倒也不惊讶。

  江海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沈遐已经明白江海想表达什么。

  卿醉是今年茶会佼佼者,那也就代表他在玉京内应该颇有人脉,也备受关注。如果沈遐和卿醉多走在一起,自然会给人一种人以群分的感觉。

  江海这是在帮他。

  回到府上,沈遐便被下人叫去用晚膳。

  卿佳说是身体不适,并没有出来用晚膳。沈遐略有点不详的感觉,正打算晚膳过后带着昨日说的茶叶去看望卿佳,就被云雾告知下午他不在时,卿佳房内已经有婢女来拿过茶叶了。

  再者天色已晚,沈遐也不便去看望卿佳,也就没多想,只是打算着明天一早再去。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沈遐洗漱完毕刚想去看望卿佳,就被沈才派了下人叫去书房。

  有些奇怪地跟着下人前往书房的路上,沈遐还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今日恰好是休沐日,沈才不需上朝。

  来到书房,下人合了门出去,沈遐才抬头看向书案后面的沈才。

  说起来这是他回京以来,和沈才第一次单独谈话。

  沈才手里拿着一本折子看着,他见沈遐进来也不开口,只是面上表情逐渐凝重,夹杂着怒气。

  沈遐立即明白大约是有什么大事。

  而且与他有关。

  下意识在脑海里思索了最近所做之事,沈遐硬是没想出哪件事能让沈才如此动怒。

  就在沈遐默默思索时,沈才忽地将手中的折子扔到桌上,响声吓了沈遐一跳。

  沈遐抬眼,见沈才的脸色比方才更黑,顿了顿,迫不得已行了一礼。

  “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沈才厉着声音道,一记眼刀扫射过来。

  沈遐暗暗皱眉,心想着自己并未做过什么太出格的事情,于是便保持着刚刚行礼的姿势回答。

  “儿子愚钝,请父亲明示。”

  “哼。”沈才冷哼一声,将折子放回原位,站起身来,背着手,“我听说你昨日送了茶叶给你母亲?”

  “……是。”沈遐没想到沈才居然开口是这件事,顿了顿才回答。

  “你母亲房内的婢女说,你母亲昨日喝了那茶,晚间便觉身体不适。”沈才说到这里,刻意顿了顿,像是在观察沈遐的表情。

  然而全程沈遐都是面无表情。

  那茶叶是林依送的,他知道茶叶绝对没有问题。

  这是有人要陷害他啊。

  不由得心道这方法太烂,沈遐面上依然事不关己。

  “儿子昨晚就打算去看望母亲,奈何天色已晚,便计划着今早再去。”

  “我问的不是这个!”沈才再次厉声,已是怒不可遏,“我是问你为何毒害你母亲!”

  沈遐一顿,心底一震。

  沈才问的不是“那茶叶是否有问题”,而是“你为何毒害你母亲”。

  可见沈才已经完完全全认为,此事是沈遐所为了。

  并且不打算给沈遐解释的机会。

  一时间沈遐有些心寒。

  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这么不相信自己。

  暗暗吸了一口气,沈遐面上并未表现出什么,只是笑了笑。

  “父亲为何认为是我所为?”

  “昨晚我已派人检查过那茶叶,里面确实有致人身体不适的东西在,几个婢女都作证那茶叶是你所送。”沈才扫了沈遐一眼,又闭了闭眼,仿佛极其失望。

  沈遐垂垂眸,直起身。

  云雾昨日说,他不在府上的时候,卿佳房内的婢女来拿过茶叶。

  问题只能出在那个婢女身上。

  沈遐这么想着,正想开口解释,就听见书房外传来通报的声音。

  “老爷,夫人来了。”

  随即卿佳被一个婢女搀扶着走进来,对着沈遐微微行了一礼。沈遐暗暗打量了一下卿佳,发觉她气色虽苍白,但看起来并不太严重,应该是发现及时。

  “夫人怎么不在房内休息,过来做什么?”沈才微微皱眉,虽然嘴上是担忧的话,但却并没有走过去帮着搀扶卿佳。

  “妾身想着老爷怕是会误会遐儿,特意来看看。”卿佳微笑道,随后看了一眼沈遐,示意他放心。

  沈遐默然,心底一阵触动。

  他知道卿佳相信他。

  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卿佳相信他,反而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亲沈才,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夫人为何说我误会遐儿?”沈才闻言又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悦。

  “家丁道昨日遐儿陪着谢氏出了府去钟灵斋,此事必然不是遐儿所为。”卿佳平静道,“再者遐儿院里那些下人都是我打发过去的,不可能于我有毒害之心。”

  “儿子昨日下午回府时,得知母亲房内有婢女来拿过茶叶。”沈遐顺势解释道,“并非儿子派人送去的。”

  “自然,妾身不可能特地派人去遐儿院中拿茶叶。”卿佳接过话,说罢看向沈才。

  显然,他们两人这话结合起来,就是把线索指向那个所谓卿佳房内的婢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