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欢而散
山未孤2020-05-09 20:232,291

  沈遐闻言顿了一下,但还是低低头解开了深衣的衣襟,露出左肩上简单包扎过的伤口。

  江醒微蹙着眉,小心翼翼地解开包扎的布条。

  下意识地,沈遐微微偏过头看向别处,好让江醒动作,同时也避免了距离过近的尴尬。

  一如幼时光景。

  沈遐还记得,当年他还在湘王府当伴读的时候,经常陪江醒一起练剑。不过毕竟沈遐只是陪练,那时也没学到什么东西。

  教剑的先生是大和国退役的将军,严厉不留情面,他们俩那时候都经常受伤。

  然而八九岁的少年已经有了男女授受不亲的意识,不愿意让婢女帮忙上药包扎。所以他们俩经常会在结束之后,互相为对方包扎。

  一阵微痛把沈遐从回忆里拉回来,江醒已经把包扎的布条拆了下来。

  沈遐为了不被沈府的人发现自己受了伤,并没有去库房拿药,只是清洗了一下,用布条止了血而已。

  所以此时江醒发现沈遐没有上药,有些生气。

  “为什么不上药?”

  “我怕打草惊蛇。”沈遐发觉江醒语气里的怒意,有些无奈地笑笑,“此事我绝不能让家中知道,再者也不是什么致命伤……嘶……”

  江醒的动作忽而用力,疼得沈遐又倒吸了口冷气,不得不中止解释。

  “现在知道疼了?”江醒一面伸手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青花小瓷瓶,单手打开上面的红布塞子,倒了些药粉在沈遐的伤口上,一面却冷着声音反问。

  药粉带来凉丝丝的触感,一时间伤口倒也不疼了。沈遐无辜地笑笑,目光移向窗外,却开始走神。

  江醒这屋是别院,自己独有一个小花园。从这里的窗外望出去,能看见花园里的美景。

  维持着方才的笑容走神,沈遐眼底却逐渐没了笑意。

  片刻,他终于彻底收起笑容。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眼神却有些涣散,心思似乎早已飞到千里之外。

  江醒刚好帮沈遐撒完药粉,正拿出新的细布打算给沈遐重新包扎,就又听着沈遐开了口。

  “见云,有人想杀我。”

  江醒忽地心底一震,手上的动作也顿了顿。

  沈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似乎就是走神时,没经过大脑便脱口而出的话。

  但是江醒却因这句话,蓦地心疼。

  许久,江醒才继续给沈遐包扎。他沉默了很久,才开了口回答。

  “……你有怀疑的人吗?”江醒自己听得出自己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沈遐眨眨眼像是回过神,他垂垂头,没有说话。

  但其实就算沈遐不说,江醒也猜得到沈遐怀疑的是谁。

  方才沈遐自己说不想打草惊蛇,不想让沈府的人知道这件事,便说明沈遐怀疑的人在沈府。

  而沈府最有杀沈遐动机的,就只有沈雁了。

  “沈雁?”江醒轻轻系好细布,顺手帮沈遐把衣服拉上去,挑了挑眉问。

  “……我不知道。”沈遐自己低头整理好衣服,摇摇头,看不见表情。

  毕竟沈雁也算是他的大哥。

  江醒理解沈遐不敢确定的心情,也没有就着这个和沈遐证实,干脆转移了重点,“你是在林氏商行遇到的刺客?”

  沈遐点头,坐直身子,微微偏了偏头开始回忆,“就在我回京的第二天。那时我跟着居柳上了二楼拿东西,又在他那拿了几件衣服,就顺便在那里换了。”

  闻言江醒忽然觉得,刚刚沈遐说自己跟林依借钱的事情,说是真的倒也不为过。

  从小沈遐就不拘小节,和亲近些的人从不客气,但他始终有分寸,从不会让人觉得厌烦。

  “就在我换衣服的时候,那个刺客直接破窗而入。”沈遐说到这里的时候,明显有些后怕,但更多的是气愤,“……若不是我随身带着折刀防身,怕是……”

  沈遐叹了口气,没有说下去。

  一旁的江醒比沈遐还要气些,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脸上甚至没有出现一丝愠容,反而面无表情到了静止的地步。

  江醒院内的下人若是在旁边,此时应该已经开始擦汗了。因为他们知道,每当江醒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便是极为愠怒的时候。

  “若是沈雁,如何会知道你的行踪?”江醒倒是一语中的,他在矮榻的另一边坐下来,垂了垂眼睑,“那日我去了沈府,家丁说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沈遐被江醒这么一说,忽然发现了矛盾。

  确实,他那天没有乘车,按理说沈府的人不会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他出府的时候,沈雁还在花园陪谢氏作画,应该也不知道他出了府。

  这么一来,沈雁的嫌疑便小了许多。

  但如果不是沈雁,会是谁?

  “可我回玉京才一天,能得罪谁?”沈遐皱眉,看向江醒。

  “不一定是得罪。”江醒摇摇头,“也许你的回京阻碍到了某人的路。”

  闻言沈遐更加想不通。

  “你当时可曾呼救?”江醒接着问道。

  “未曾。商行二楼就是普通的仓库,居柳那时候也下了楼,二楼除了我的书童没有其他人。”

  “那么,林居柳的嫌疑便最大。”江醒下了结论,但并未直接确定。

  然而沈遐还是对此不满,他闻言一愣,随即开口反驳,“居柳是我的朋友,他不可能想要杀我。”

  江醒看了沈遐一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同样,沈遐也因为江醒冤枉好人而有点气恼,但他也知道江醒是在帮他,知道自己不该生气,所以一瞬间也有些纠结。

  但是江醒开始不悦了。

  他看不得沈遐居然相信一个嫌疑这么大的平民。

  缓了缓心情,江醒还是开了口提醒,“一鹤,防人之心不可无。”

  “可我觉得居柳不会有害人之心。”沈遐下意识回了嘴,说罢才发觉这话是在直接反驳江醒。

  江醒的脸色沉了沉。

  心知自己一时冲动没了分寸,沈遐暗暗懊悔。他沉默了一下,站起身,直接告了辞离开。

  他觉得再待下去只会让情绪发酵。

  看着沈遐迅速告辞离开,江醒许久才动了动后槽牙,心底一阵恼怒。

  他唤了门口守着的下人,江醒难得当着下人的面冷着脸,把下人吓了一跳。

  “捎个口信给少卿,让他去调查东大街林氏商行的林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