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欢而散
山未孤2020-05-11 20:442,328

  沈遐凭着江醒给的青龙令成功地出了城。

  没有搭理守门兵惊恐的表情,沈遐是和云雾步行出的城。按着卿佳给的信息,沈遐很快就找到了那位老婢女的家。

  这是一间有些破败的小木屋,院子里种着点蔬菜,位置比较偏僻,离城门也远,不远处还有几间屋子,应该是一个小村落。

  沈遐站在院子门口,隔着篱笆望了望里面,思索片刻,还是走上前去叩门。

  叩门之后许久,门才从里边被打开。

  开门的是一位老妇,头发花白,身形已经稍微有些佝偻,身上穿的是最平常不过的粗布衣。

  老妇抬眼打量了一下沈遐和云雾,随即就想关门,“城门从这往北一直走便是。”

  “等等……”沈遐连忙开口喊住老妇,顿了顿,有些谨慎地微笑起来,好让老妇知道他不是坏人,“晚辈是从城内专程来访的……婆婆可认得这块玉佩?”

  说着,沈遐从腰间拿下玉佩,双手示与老妇。

  老妇本并不友善的脸色,在看见玉佩的那一瞬间,忽地一惊。紧接着老妇又仔细打量了好久沈遐,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松开了一直抵在门边的手,欠身打算行礼。

  “原来是一鹤少爷……老身实在是老眼昏花,竟认不出少爷来……”

  “婆婆莫多礼。”沈遐赶紧伸出手扶了老妇一把,“今日晚辈前来,是想在婆婆这里了解一些事情。”

  老妇似乎知道沈遐想问什么,她双手相执,垂着眸轻轻叹了口气,这才让开身子,“请少爷进来谈吧。”

  进了屋子,沈遐才发现里面还坐着一个老翁。老翁微眯着眼坐在窗边的木椅上,并不是在打瞌睡,但又似乎并不清醒。

  下意识地,沈遐朝着老翁行了一礼致意,老翁也并未搭理他。

  “老头子几年前便如此了,整日浑浑噩噩,不搭理人,还请少爷莫要见怪。”老妇合了门走过来轻声道,随即她走过去,打开了窗子,在阳光下引起一阵灰尘纷飞。

  趁这时沈遐简单地打量了一下屋子,屋内的器具都是用最粗滥廉价的木材制成的。

  屋子很小,一进门便是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靠里边一点有个小小的卧房,此外再无空余的地方。

  可见这家人平时的生活有多么艰难。

  再加上老翁如此,老妇一人要维持生计应该也是难上加难。

  这么想着沈遐有些心酸,在老妇的招呼下在椅子上坐下。

  “家中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招待少爷……”老妇有些窘迫道。沈遐连忙笑笑摇摇头,示意不需要。他请老妇也一同坐下后,这才开了口。

  “……婆婆当年离开时,府内可是未给遣散银?”

  沈府这种高门大户,如果当年给了遣散银,那老妇绝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至少也能购置一间体面些的屋子。

  “少爷也知道,当年梅夫人那事……”老妇说到这里忽地噤了声,她又瞧了瞧沈遐的表情,确定沈遐没有因此不悦,才继续开口。

  “因为那事府内乱成一团,账房随便给了几百文钱便打发了我们。”老妇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又长叹一口气,“说到底也是我们当年没照看好梅夫人,才……所以我们也没敢多要。”

  沈遐了然点点头,心知当年府内人都多有无奈。

  他没有再就这个话题问下去,顿了顿直接切入正题。

  “当年娘亲自戕一事……婆婆可有什么印象?”

  老妇闻言又看了看沈遐,似乎是在犹豫。

  “当年老爷说过……出了府都不准再提这件事……”

  “婆婆不用担心,此事父亲不会知晓。”沈遐又和善一笑,随即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云雾,“这是我的书童,并非府内的下人。”

  老妇这才安心下来,微微点头。

  “当年我与几个婢女服侍梅夫人,夫人待我们极好,虽然不受宠,却依旧会拿不多的月例赏赐我们。”老妇似乎陷入了回忆,脸上忽然有些悲伤,“谁也没想到,那天梅夫人竟在房中以白绫自缢。”

  “……婆婆……可有关于那天详细一些的事情?”沈遐垂眸,压下心头的酸楚。

  “那日少爷正巧去了湘王府,梅夫人得了清闲,便说要去集市上采购些布料,等入了冬给少爷做成冬衣。”老妇忽地抬手拭了拭有些湿润的眼角,声音里带上了点哭腔。

  “谁知夫人直到晚膳过后才回府,却连晚膳都说不吃……老身心里担忧,便想着去房内看看夫人……就看见夫人已经……”

  “……那日没有婢女随娘亲一同出去吗?”沈遐皱皱眉,发觉了疑点。

  “少爷有所不知,夫人向来出府都不愿意被人跟着……那日也是一样。”

  沈遐暗暗吸了口气,强行压下心底的波涛涌动。

  这点他与娘亲还真像。

  但若是如此,便是真的没有人知道梅似雪那天离府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她生出自戕的念头。

  见沈遐紧皱着眉头,老妇这才犹豫地再次开口。

  “那天夫人回府时……有一个家丁见着夫人有些狼狈……”老妇这话说得极小声,似乎不太想让其他人知道,“夫人向来是个爱干净体面的人,那天回府时却一身的狼藉……”

  闻言沈遐忽地一愣。

  他联想到了某些事情。

  但是沈遐不愿意开口和老妇确认,或者是不敢确认。

  然而老妇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老身斗胆猜测……是夫人在府外遇见了……不轨之徒……”

  沈遐硬是咬紧了牙关没让自己表现出什么来。

  是个人都能听懂老妇是在暗示什么。

  “……此事……父亲可知情?”许久,沈遐才问了句,声音颤抖。

  “……老身想,老爷必然是知晓的。”老妇轻声道,低低头掩面拭泪。

  沈遐无言。

  若是如此,便是关乎女子名节的事情了。

  这倒也能够解释,为何当时沈才毅然决然地把沈遐送去了湘陵。按沈才的性格,得知这种事情绝对是觉得丢光了脸,连带着连沈遐都看不起。

  可这事并不是梅似雪的错,却要让她来负责后果。

  沈遐不知道该说什么。

  忽然想起江山月的那句话,莫执着于陈年旧事。

  他只觉得心口一阵闷痛。

  这便是他十四年来苦苦想要寻找的真相。

  罪魁祸首或许只是一个市井流氓,沈遐想要报复都找不到门路。

  他该如何?

  他能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见祥云鹤舞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