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鲛人
冀州雷枫2020-04-24 19:331,800

  “是四眼儿吗?”

  “小龙人?!好久没见了?”

  “快一年没见了?今晚有空吗?咱喝点。”

  “有!有!必须有空啊!我晚上去找你!”

  “好,那我先挂了,咱晚上见面聊”说完电话就挂了。

  小龙人真名叫徐姣,我们一个村的,我们村就在横水湖边上,村民都靠打鱼为生,一天一对渔民夫妇外出打鱼,在湖中央那座无人居住的小岛上发现一个弃婴,这个婴儿天生异相,额头奇宽,身上长满鳞片,就连脸蛋上都是鳞片。这对夫妇结婚多年也没孩子,一看还是个男孩儿,就抱回家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抚养。这个孩子就是徐姣。

  小学我俩同桌,这哥们学习特差,每回考试都抄我卷子,他也不白抄,每次抄完都给我个小玻璃瓶,里面是粘稠的液体,插上灯芯点燃,无色无味,满屋通亮,比煤油灯强太多了而且一小瓶能用将近一年,我问他里面是什么,他不说,直到有一天他装瓶时被我撞见了,妈的里面装的竟然是他的痰,想想我还当宝贝似的时不时拿到鼻子前闻闻就想吐。他因为长得怪,经常有人挑衅他,给她起外号“小怪兽”“小龙人”,他可不是吃素的,遍体通硬,战斗力报表,我们当时上2年级,有一次他被8个初中体育生在操场围成圈的调侃,二话不说就开干,那群体育生也畜生着呢,拿着铁棍就往他脑袋上抡,抡完,棍子弯了,小龙人当时就怒了,最终8个体育生不是被开了瓢,就是断了胳膊腿。小龙人也是因为这事小学2年级就辍学了,也是那个时候他妈突然坏了孕有了自己的孩子,渐渐的夫妻俩对小龙人越发的嫌弃,总是鸡蛋里挑骨头。

  后来小龙人索性就不回家了,在村头那艘破船上住了起来。这哥们水性也特别好,每天下湖捉鱼,以卖鱼维持着生计,一到冬天湖面结冰,他便在湖面砸个窟窿,裸身跳进去潜水捉鱼,我问他“冷吗?”他颤抖着说“不冷,不冷”,一个10岁的孩子承受着原本不该承受的一切。那时候我一有好吃的就拿去船上跟他一块吃,长大后每次回老家都要到他的船上跟他喝点,我们的友谊就建立在这条船的小饭桌上。

  晚上下了班我就骑车来到了村头,放眼望去,村头停泊了一片船,只有一只船闪烁着点点灯光,在浩瀚的湖面上显得是那么孤单。这便是小龙人的船了。

  一上船便看到了桌上的“长明灯”,我不由得闭上双眼做了一个深呼吸,“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张嘴!我把配方吐给你!”小龙人边往桌上端着砂锅边说到。我掀开砂锅盖一看“大王8,不混啦!这只要卖的话怎么也得卖几百啊!还有个王8蛋,唉小龙人咱这俩人一个王8蛋咋分啊?”小龙人用勺子舀起那颗蛋就放我碗里了,还指着那颗蛋说“这个大补,有营养!趁热吃!王8就是吃蛋的!”我俩笑着对视一眼默契的举起酒杯干了一杯。“兄弟要结婚了”小龙人突然说道。“好事啊!跟谁啊?”我很意外的问着。

  “楚天熊你知道吗?”“楚氏集团的老板谁不知道?”“跟他闺女”“兄弟你是不是病了,一个人待久了,容易瞎想,我认识的女孩明天都给你介绍介绍,成不成的先当朋友。”说着我就过去摸摸他额头是不是发烧呢!我真担心他一个人憋坏了患上幻想症。

  “是真的!你听我说!”说着他就把我手从他额头上拽了下来。“上个月的一个晚上我正准备睡觉啊,就听芦苇丛里有动静,我以为有人偷船,就过去看了看,看见有几个人在挖坑,还有个人被绑着手脚堵着嘴,一看这是要活埋这人啊,我脑袋一热跳上岸就把那几个人打跑了,我给那人松了绑带到船上,让他吃了点饭,我们一聊,我才知道他就是楚氏集团老总楚天熊,他那天吓坏了,非让我把他送回去,说我想要什么都可以给我。我听收音机里说他特喜欢养狗,家里都是名犬,就暗示他说我答应送他回去,但是他要把第一个迎接他的东西给我!我当时就想要他条狗在咱村再弄个狗厂多元化发展一下。他估计也明白立马答应了。第二天把他送到家,因为联系不到他,他家人一夜未睡,第一个冲出来迎接他的竟然是他闺女,他当时就愣了,我看见她闺女那一刻,真是太喜欢了,绝对是一见钟情。他们也够讲信用的,犹豫了几天还是答应了,我们旅游结婚,我长这样要是被曝出去,怕影响集团形象,明天就走啦。”说完小龙人自己就干了一杯。“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啊,唉,你媳妇有妹妹不?我还单着呢?”

  几天后小龙人发来微信“兄弟,真是好事成双啊!不知这怎么的,婚后第二天我身上的鳞片就开始脱落,现在我跟正常人一样啦!再也不是小怪兽啦!以后叫我小鲜肉!”紧跟着又发来一张自拍照,我差点没认出来,那皮肤简直吹弹可破,妥妥的一枚小鲜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湖城诡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湖城诡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