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牵连
布鲁斯麦儿2020-06-07 18:182,381

  累,很累。

  方岚一昨晚一夜没睡,如今眼皮子和灌了铅似的,困得不行。

  牢里又冷又脏,她却蜷缩在角落里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她被一盆冷水泼醒。睁开眼睛,只见面前站着一个捕头模样的男子,看着二十出头,粗眉毛高鼻梁,正挎着刀睨着她道:“就是你?”

  怎么?这是又来诬陷她来了?

  方岚一谨慎地往角落挪了挪身子,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问:“你是谁?”

  “呵!放肆!”

  陆戈直接拔出刀,抵在她的脖颈处,笑道:“我的名字你也配知道?”

  他话语张狂,表情戏谑:“没想到啊没想到,老五居然会为了你受那么大的罪。呵,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过人之处。”

  老五?五皇子?

  他说的是陆昭渠?

  方岚一的表情瞬间惊恐起来,难不成她面前站着的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也是个皇子?

  见她不说话,一双眼珠子还在滴溜溜地转,陆戈有些烦躁地说道:“我告诉你,老五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他人模人样的,其实心里藏着的脏事多着呢。我啊最看不得他故作深情的恶心模样,别人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我却清楚,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口蜜腹剑的小人。”

  等等,方岚一越听越糊涂,她印象里的陆昭渠似乎并不像他说的这样。

  “不说话?”

  陆戈用刀眼戳了戳她的脖颈,霎时,一阵寒意弥漫开来。

  方岚一连现在是什么情况都没弄清楚,怎么敢开口说话。一旦说错一个字,她脖颈上的刀可不会留情。

  “那你给我好好听着,要怪就怪你偏偏和他扯上了关系。我一向认为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你既然站在他那边,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我没必要客气。”

  说着,陆戈把刀挪到了方岚一的脸颊上,“只是可惜了你这张脸,以后怕是要不成了。”

  他脸上的厌恶并不像装出来的,陆昭渠究竟做了什么样的事,让他耿耿于怀憎恨至今?

  为了映证心中的猜想,方岚一故意道:“你和他有仇?”

  陆戈冷哼一声,“仇?我和他之间可不是仇怨这么简单。何况我最讨厌的就是他那种表里不一的家伙,他是自找的!你也是自找的!”

  一时激动,陆戈竟不小心在方岚一的脖颈处划了一道口子。

  方岚一清晰地感觉到血正沿着她的肌肤往下流,血腥味也渐渐弥漫开来。

  她不能死在这儿!

  她还没有救出方齐,还没有找出害东临灭亡的幕后黑手。

  “哼!”

  为求一线生机,方岚一学着陆戈的模样冷哼一声,“那不就对了?”

  陆戈一愣,“你在说什么?”

  “你既然知道我和他有关系,怎么会不知道我一直想置他于死地?如果不是为了报仇,我何必去五皇子府凑这个热闹?如果不想办法接近他,我又怎么能得偿所愿?”

  “噢?”

  陆戈收起刀,“有点意思,说说?”

  方岚一伸手摸了摸脖颈上的血,“这种事恐怕没有必要告诉你。”

  “呵,嘴倒挺硬的。就是不知道用刑的时候,你还有没有这种骨气。”

  陆戈毫不避讳地嘲讽道:“你知道为什么把你关在这儿?”

  方岚一摇摇头。

  “我现在就是杀了你,也没人会说什么。第二天他们顶多当你是想不开自尽了,根本不会在乎你到底是怎么死的。”

  陆戈把刀收回刀鞘,继续道:“要知道,在这大牢里我想让你死,你根本活不到明天。”

  可方岚一却看得出,他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我之所以留着你这条命,只是想看看老五明天会不会过来救你。”

  说完,他脸上的笑意更明显。

  “你是不是真的像他说的那么重要。”

  从陆戈的这番话中,方岚一已经认定,陆昭渠还活着。

  难怪这几天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她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根本没有杀死他。

  可这又是为什么?

  眼下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方岚一盯着陆戈,毕竟眼前还有个难缠的家伙要应付。

  “他恨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来救我。”

  “是么?”

  陆戈一脸看好戏的表情,“那明天我就等着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在衙门里还没有撬不开的嘴,五十个板子你这身子根本吃不消。如果能活着出去,已经算你命大了。”

  陆戈笑着走出牢房,还不忘回头啰嗦一句:“到那个时候,我看你还像不像现在这么有骨气。”

  方岚一仍然蜷缩在角落,脸色有些难看,五十个板子要说不怕那是假的。

  她知道陆昭渠非但不会来救她,反而会落井下石,变着法子地折磨她。

  也正因为陆戈的出现,让方岚一一下子有了思路,似乎许多事情都能联系在一起了。

  如果他和陆昭渠有仇,又在衙门里当捕头,那她在赌坊被人栽赃陷害,说不定和他有关。

  之前,方岚一心里隐隐不安,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现在她终于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从她来到邺城,就已经掉入了一个铺好的陷阱里。整件事从头到尾,似乎一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暗中操纵着。

  要不然,为什么陆昭渠病故这么大的事情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且,在她扳开他手指的时候,她摸到的茧子并不是长期劳作而成的。这样的茧子,她在东临给人治病的时候,从来没有看见过。却在被那两个衙卫押进大牢的时候看到了,在他们给她打开铁链的那一刻,她亲眼所见,他们掌心的茧子和陆昭渠的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陆昭渠手心的茧子是由于习武磨出来的。

  可问题也随之而来,堂堂的南陆五皇子为什么要习武?

  之前在来邺城的马车上,她曾听同路的那个精神小伙说过,南陆崇文,讲究的是策略,并不推崇武力。

  那么按道理,陆昭渠应该不会习武。而刚刚那个男人料定,陆昭渠明天一定会出现。

  也就是说,有可能她杀的那个陆昭渠根本不是陆昭渠,真正的陆昭渠应该另有其人。

  可这样,又该怎么解释他死前说的那些话?他逼不得已?故意顶替?可他为什么不肯明说?

  还有一点古怪就是,如果刚才那个人也是南陆的皇子,他为什么又会在衙门里当捕头呢?

  方岚一好不容易有了头绪,却又因为陆戈的身份钻进了死胡同里。

  不过,有一件事她可以确定。

  那就是真正的陆昭渠还活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秋岁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秋岁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