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暗夜“狩猎者”
半世晨晓2020-05-05 13:113,253

  初夏的夜里,稍微有些凉意,一贫如洗的夜空如今只剩下一轮弯月,努力瞪大了眼,才稍微能看到旁边细碎的星星发出黯淡的光。

  郊区的夜间没有市区的喧闹,辛苦劳作了一天的工人们早已回家,四周静的吓人,只有风轻轻的吹着。

  王大爷从厂房里出来,顿时打了个哆嗦,他伸手拢紧衣服嘴里骂道“天天晚上查,就一破工厂,这里面的机器还能自己长脚跑了不成。再说了,这地方大晚上的跟鬼屋一样,谁想不通跑这来……”虽然不满,但王大爷终究是个老实人,骨子里的朴实改不掉,他捏紧手电沿着厂房外围继续巡视。

  天越来越暗,工厂周围破败的街灯大多都短路了,从黄旧的灯罩里发出微弱的光,衬得破旧萧条的工厂越发阴森恐怖。而离这里不远处的繁华市区依旧霓灯璀璨,那些豪门子弟的夜生活才正式拉开序幕——

  Z市百汇街区东边的酒吧内,音乐声被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舞池里的男男女女随着这乐声疯狂摇晃着身体。角落里,一个打扮冷艳妩媚的女子浑身没骨头似的倚在男人堆里,语言挺挑的挑逗着身旁的男人。

  “老大,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啊”角落里的乔潞往后挪了挪,安抚着自己内心深处正无限叫嚣的野兽,努力做出一副没骨头的样子。天知道她有多难熬,她现在这身衣服无时无刻都在挑战着她脆弱的内心,如果不是为了案情,她真的一分钟都不想把这破布条披在身上,她真的好想念她的警服。

  沈雁吐了口烟圈,把剩下的半截烟按灭在烟灰缸里,低声道“继续等,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撤,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今晚行动失败了,再想找到他们交易的窝点就难了。”

  乔潞简直欲哭无泪,她伸手把堪堪到大腿的裙子往下拽了拽,恨恨的想,那些个狗杂碎,等姑奶奶逮到你们了,非得扒了你们的皮,此仇不报非我乔大美女也。

  “老大”程子禾端着一杯酒走到沈雁身旁坐下,“酒吧内外我都看了,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大K安插在这里的那两个眼线也不见了,问了一下酒保,说是那两个人几天前就辞职了。”

  “辞职?”乔潞立马精神了,她猛地坐正,一脸凶神恶煞。那些狗杂碎跑了,那他们今晚不就是又白忙活了,她还受了这么大罪……白受了。

  “老大,你说我们会不会……”程子禾顶着沈雁和乔潞仿佛要吃人的视线,不动声色地往后挪,尽量远离这两人,干巴巴道“会不会被耍了啊……”

  沈雁杵着下巴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因为怕走漏风声,所以他们这次行动十分严密,除了他们小组和给他们送情报的线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他转头瞥了一眼乔潞和程子禾,他们组的人他能保证不会出问题,那么唯一的可能就只有……

  衣服里的手机震了震,沈雁拿出手机点开——老大,有人送了一件东西过来……王勇他已经……

  王勇是沈雁的线人,两人合作已经几年了,这次大K他们交易的所有线索就是王永民给他们提供的。

  沈雁攥紧手机,一字一句道“线人暴露了,大K已经跑了,撤。”

  一上车,乔潞就抱着她的警服猛亲了几大口。妈耶,她终于能摆脱身上这破布条了,随即三下五除二地脱下身上的破布开始穿警服。她在警局时间呆长了,不知不觉就把身边的人同化了,反正警局也没有人把她女人看的。况且他们干这行的,是没有时间矫情的。

  “老大,线人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暴露?”程子禾自觉的把头偏向窗外,时不时和沈雁说上几句话。

  沈雁抓紧了方向盘,“他死了,大K应该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今晚特地耍我们的。”

  “难怪我们上次那么容易就把老金那伙人一锅端了,原来是想和我们玩猫和老鼠啊。”

  沈雁冷笑了几声,猫和老鼠?他倒是想看看这只老鼠还能上蹿下跳多久。

  “老大”换好衣服的乔潞从后面挤过来,凑着沈雁刚要开口,就被沈雁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喂,陆局……”

  陆局?乔潞心里咯噔了一下,程子禾一张脸也绷得死紧,根据他们多年的经验来看,能在大半夜接到陆局的电话,准没好事。果然,沈雁说了几个“好”就挂断电话,然后扭头对着她和程子禾笑得异常好看,“西街郊区那有人报案,陆局让我带几个人过去看看。潞潞,挺开心的吧,你还不用重新换衣服。”

  “呵呵,是啊,我、好、开、心、啊!”乔潞面上笑的跟朵花似的,内心则不断哀嚎:啊啊啊,天天熬夜加班,嫁不出去了……

  “警察同志,你们可算来了”看到他们下车,王大爷连忙跑过来,他整个人都松了口气一般,伸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

  沈雁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你报的案?尸体在哪里?”

  王大爷点点头,“是我报的,尸体……尸体……”王大爷的表情很难看,像吞了几千只死苍蝇一样,说话时声音都在抖,“尸体在后面的树林里。”

  刚走进小树林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腥臭味,越往里走味道越浓。沈雁皱了皱眉,这种味道真是让人从心理到生理上都不舒服。一路上王大爷都死死的捂着口鼻,走到最后直接呕了出来。

  沈雁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杀人案件,但是等他们真的见到尸体时,连沈雁这种见惯了尸体的人也忍不住感到恶寒。乔潞捂着嘴,一脸惨白,程子禾则是直接吐了。

  被害人的头/颅不翼而飞,手脚都被砍了下来,整齐的摆放在一边,身体被切成一片片堆在一起,和手脚一起组合成了一个“旦”字。

  王大爷惨白着脸挪到沈雁面前,颤着声音道“警察同志,死的这个人我认识,是我们厂里的人。”

  “尸体都被剁碎了,连是男是女都辨别不出来,你看一眼这碎肉就能知道他的身份?”

  王大爷道“警察同志,我发现尸体的时候她的头就摆在手和脚旁边,我那时候害怕,只远远的看了一眼,但是我能认出来,她是我们厂里的女工,名字叫张盼仪,已经在厂里做工三年了,我绝对不会认错的。”

  沈雁没有接话,他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王大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敢贸然开口,他局促的捏着自己的衣角。半晌过后,沈雁才说:“发现尸体的时候,这附近就只有你一个人?”

  王大爷被他问得一愣,反应过来后浑身一僵,他语气不稳的道“警察同志,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那时候我肚子疼的厉害,但是工厂门锁了,周围又没有厕所,所以我就想着去树林里解决,反正这大半夜的附近也没人,然后我就看见不远处有一颗……”

  “老大”程子禾捏着一叠照片跑过来,沈雁抬手打断了王大爷的话。

  “老大,凶手的反侦察意识很强,案发地被他做了相当细致的清理。现场没有留下毛发,指纹,足迹等任何线索,被害人双手的指甲都被修剪、清理过,现在只能根据死者的指骨长度和大小大致推断死者应该是成年女性,至于其他的还得等回到局里才能确定。地上残留的血迹能确定都是死者的,但由于死者头颅不知所踪,所以现在暂时不能确定受害者身份。”

  沈雁低头翻看照片,眉头皱得死紧。没有指纹,没有足迹,没有血迹,没有……现场居然什么都没有留下。凶手甚至细心到给被害人修剪指甲,借此躲过侦查。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如此残忍无人性,在作案的同时依然保持着冷静理智。

  乔潞把碎尸块和碎尸周围的植被都仔细察看了一遍,又把整个树林仔细察看了几番,确定周围植被均无被砍断、拔起或者是踩踏的痕迹之后,她对沈雁说:“老大,尸体周围的植被没有被踩踏,砍断的痕迹,而且树林里的泥土也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所以初步断定这里只是抛尸地,不是犯罪现场。另外,肉眼已经能够清楚的看见死者手脚上面有被甲壳类的昆虫蚕食过的痕迹,所以能初步推断死者死亡时间应该在14天之前。”

  沈雁点头,“先封锁现场。我已经通知了许㫨过来处理尸体,小程,你留下等他们过来。乔潞,你明天一早去查查最近半年的失踪人口,重点排查女性。我带报案人回去做笔录。”

  “哎哎,好勒,老大您慢走。”乔潞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了不傻笑出来,她控制了一下脸上扭曲的表情,走上去拍了一下程子禾的肩膀,“小橙子,干这行胆子小可不行啊,老大这是在帮你呢。哦,这也可以叫,天将降大任于小橙子也。”

  看着程子禾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乔潞终于觉得自己应该做个人,她笑眯眯的对程子禾道,“你潞潞姐也走了啊,拜拜咯。”

  程子禾咬咬牙,转头盯着不远处那堆碎尸块,一脸如丧考妣。

  呵呵呵——这种忙,他不帮也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消失的错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消失的错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