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长安城异变
鱼歌未落2020-06-26 11:062,714

  天突然一阵狂风拍在脸上,夹带着风雪,冷的狄青觉得面颊生疼,垂头躲避风雪。

  这才恍然一醒,入目皆白。地上已经是厚厚一层雪酥,没过他的脚踝。

  四下环视一看,没有脚印。

  他已经站在这处很久了应该,下马之时才将下着细雪,现在都已经到了脚踝,积雪这么深了……

  井边,也无人。

  荒道已经被雪铺陈白色,看不到来时的青砖道路。马在那边树下已经站着睡着了,鼻息喷出的白烟卷着雪散在空中。

  看着雪色,仿若刚才的一切皆是梦境。

  他动了动腿,僵麻。手不由自主的在额心一触,突然觉得指尖点着的皮肤有些炽烫,弹开了手。

  这是?

  不等狄青懵懂,身旁突然出现一个细碎的声音,悉悉卒卒。

  他敏锐的探头。

  一个灰褐色圆领袍的男子,三十左右,眼睛狭长。腰上挂了一把短铁棍,上面还刻了道家的“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的金光神咒。

  正巧也拨开了雪枝看到了狄青,二人大眼对小眼。

  那人见狄青身材魁伟,气势碾人,直接吓得一屁 股坐在地上,双手直摆,惊叫道。

  “这位上神,小的只是路过,这就走!这就走!”

  连忙磕了几个头,起身抱头鼠窜,直接跑的无影无踪。狄青十分不解,那位郎君说什么?

  上神?

  他转思想了想那人腰间带了咒的铁棍,就知道那人为何会这样称呼了,他俨然信奉道家。

  怕是在雪地里突然见了一个人,吓得吧……狄青讪笑,摸了摸鼻尖。掉头准备上马进城,耽搁了许久了。

  倒是这个小子的出现,让狄青没有再深思那个青衣小娘子的事。

  骑上马,准备迎着风雪进城,走马上任。上马正闲散走了两步,让马醒醒神。

  正巧瞥见雪白的地里像是有一封深蓝色的帛书文书,正是刚才那人的身处的地方。

  狄青驾马走到附近,一看,真就是文书。一手拽着缰绳,翻身下马,脚尖一勾,文书腾空,他上马的同时,文书稳稳地握住。

  双腿一夹,马儿往城里走去。他两手打开,一看,这是上任的委任状。

  金州人氏,印许。以前任一处的里正,现上任大理寺录事之职。

  喲。

  还跟他在一处上任了。真是巧宗。

  说着,他将这一份委任状放好,不然那人就是回不去金州,也留不下长安,还会有罪加身,责罚跑不了。

  那人徒步,自己驾马,看着脚印,狄青提蹄追去。

  一阵迎风疾驰。

  远处正好在是那个灰褐色的人影。一个人在苍茫大地里一人独行,看上去十分冷清寂寥。

  那人听着远处有策马声,循着声音回头望去,看着是在枯井旁的人正策马近身,立马吓得一颤。

  目眦欲裂,拔腿准备跑,却有些迷茫。

  就在他迷茫之际,狄青已经到了他身边,一个漂亮利落的下马。

  人就站到了他的身旁,他反应过来猛退了好几步。

  狄青出手,将他的臂膀一扯,免得绊倒在雪地里。

  尊尊行了一个平礼:“这位阿郎,你方才落下东西了。”

  说着就将他的委任状取出来递过去。那人慌然的神情落在这帛书上之后才平稳些。

  手哆嗦的去取,并在狄青脸上打量了个彻底,看了许久才慢慢笑出声,爽朗清明。他接过后,嘻嘻哈哈的样子在脸上描绘起来,十分生动。

  也同狄青行了一个平礼,抱拳还歉意的说:“不好意思,鄙人方才认错人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模样磊落的紧,看着倒是一个爽直的人。

  狄青也笑了笑,指了指这天地,问道:“你这是徒步到大理寺上任?”

  那人收好了委任状,与狄青并肩而行。一路有说有笑,互诉了对方以前任职的地方特色。

  当他们走到长安城外,这个印许只是睁眼认认真真的朝城里看了一眼,突然整张脸塌下来,直欲将哭。

  当场突然跌坐在地上大哭,嘴里叫骂:“师父,你个王八蛋,这么危险的地方你让徒儿来送死。”

  然后气竭,将委任状与身份证明丢在地上,掉头就走!嘴里仍旧喋喋不休。

  狄青十分不明,连忙一把拉住这个与他同是大理寺官员的人,疑窦丛生。

  不明所以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大理寺还等着我们去上任了。”

  那印许一脸鼻涕眼泪,伤心至极,眼眶泛红,怒意怯意丛生。

  他见狄青拉扯他,才停下脚步,语重心长的同狄青说到。

  “鄙人建议阿郎也莫去长安了,赶紧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日日供奉着龙王老爷,每逢七便一起同榻相眠,睡前给龙王老爷喂你中指点心的血三珠。三年后便可,活命――”

  然后,抖着一身狼狈,继续哭天抢地,骂师父,一句比之一句难听。狄青见他与城门相背,渐行渐远,连忙捡起那人丢下的官凭,拔步追上去。

  骂咧十分刺耳,狄青听得直皱眉头。

  劝道:“阿郎莫使性子,难道长安城还未进去就知如此凶险不成?你这是大理寺录事之职,只作建档立案之时,并未查案,何险之有?况且,上任之期到了,而你又未至,不怕连累家人吗?”

  这人见狄青与他相劝,一脸懵然,眸子半沉下来,将狄青手上官凭推开。

  “郎若善心,便将鄙人的官凭拿去,告诉大理寺录官之人鄙人在路上遇险身亡。某家自小孤苦无父无母,万不会连累!”

  这人就像是十头牛,任凭狄青如何说辞,他也是拒不入城,非要离去。

  狄青连同方才青衣女子的说辞,突然觉得,长安城内一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不然……

  当即就说:“阿郎告诉小友,为何不入城,鄙人也就不逼你了。还替你将这官凭送去告诉他们郎遇险已猝。”

  这人果真立马停下,脸上凝重十分。见狄青一身坦荡正气,觉得口说为虚,不足为信,就一手闪快捏着一个诀。

  口气沉重:“空口无凭,郎君且看!”

  说着,捏诀的手覆盖住狄青的眼睛。他被弄得猝不及防,没有闪躲开。

  当他再睁眼时,懵然的看着印许,二人面对面又是一阵大眼对小眼的看着。

  印许急切嚷嚷大叫:“哎哟喂,这是有时限的!”

  说着便将狄青的脸转过去,对着长安城。狄青被人摆布,如同木偶,但是当转身看到长安城之后,倒拔一口凉气,足下不禁退了两步。

  他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了什么,在震惊之中他伸出手揉了揉眼睛。

  一旁的印许将他的手打掉,喝了声:“看清楚,然后鄙人就好走了!”

  狄青入目之中的长安城不在是方才那皑皑白雪覆盖的城,而是黑云压顶,诡异且骇人,笼罩住了整个长安城。

  而城门正被一座似山非山的半透明状的万尺高山挡在城门前。

  透过这个山,他能清晰的看到长安城里面的街道地裂四炸,有许多小山从地里正长出来。

  形似不同大小,颜色的光斑正贴在地面长出的山脉上孕育着。

  城里空寂一片,基本无人――突然眼睛一花,他身形晃了晃,被印许扶住。

  整个人慌的不行,脊背发麻,大口喘着,捏住印许的胳膊都无比用力。额上沁出了汗……

  好半晌,狄青才站稳身子,依旧粗 喘着,问:“长安城何时变成这个样子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诡卷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诡卷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