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异界卖手机
万元年2020-05-02 21:183,588

  男人沉默了一秒,又问道:“她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

  夏醒反问道:“她是旅游团的人,怎么一个人走在后面?”

  男人回以沉默,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这时,另一名三十来岁的男人开口说道:“她在一次野兽袭击中和我们走散了,不然我们怎么也不可能把她丢下不管吧。走散之后,我们还找了她小半天呢,可惜没找到。”

  说完,转头看向众人,而大家三三两两点头附和。

  大家附和的态度较为敷衍,而另外三名三十来岁的男子附和得很用心,纷纷开口补充着找人的细节。

  那对夫妻和另一名四十来岁的女人抱团坐在一起,附和得并不用心,眼神略有躲闪,多数时候低头不语。

  带着眼镜的五十来岁的男人全程一言不发,只是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周围的花草树木上。

  二十来岁的青年一直低着头,并不附和也没什么动作。

  最后两名女孩低着头小弧度轻轻点头。

  这不是一个旅游团遇险抱团后应该有的反应。

  那几个男人的细节慢慢说完,气氛逐渐冷场,大家都不开口了。

  这时,依然低着头的二十来岁的青年突然开口了。

  “她怎么样了?”

  夏醒看向他,说道:“死了。”

  众人神色诧异,皆转目过来,青年抬头,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焦急问道:“怎么死的?”

  夏醒注视着他,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自杀。”

  满场皆静!

  青年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一丝哀伤,嘴唇抖动着,情绪似乎也难以自控。

  他眼睛盯着夏醒又问道:“她为什么自杀?”

  夏醒摇头,似乎在告诉他和他们,自己并不知道。

  但想必,他们,或者说至少他是知道的。

  青年不停地深吸着气,又重重吐出,但情绪却越发难以控制。

  他陡然朝着那四名男子吼道:“是你们害死了她!”

  那四人连忙说道:“话不要乱说啊,我们交易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最后是你自己不要她了,怎么能怪到我们身上。”

  青年情绪完全崩溃,不停责怪四人,四人则是不停地推卸。

  夏醒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这场闹剧,终于还是站起身,背上背包离开了人群。

  这时,那对夫妻中的男人站起身走到夏醒身前小声劝道:“人多力量大,我们抱团在一起存活率更高,小伙子不要冲动啊。”

  夏醒点点头,说道:“谢谢,保重,再会。”

  说完在众人视线中大步离去。

  待到快要离开他们视线之时,他转过身子看向人群。

  人群似乎带着人多力量大的期盼等着他回来,但夏醒却大喊道:“卢娟让我给你们带一句话,她说:‘我死后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不再去看陷入骚动的人群,回头朝着南方远去。

  一路上观望着后方,人群并没有追上来,或者说,那四个男人并没有追上来。

  夏醒安心地松了口气。

  对于这个旅游团发生的故事,夏醒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旅游团包括导游和卢娟在内本身应该是一共十五人,其中卢娟在经历了某些事情后心理崩溃脱离旅游团自杀身亡,另外消失的导游和两名游客到底是被野兽咬死走散还是被禽兽所害,夏醒就不清楚了。

  毕竟他独自走了好几天,从未遇见过野兽和被捕猎的动物尸体。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保存自身,而不是去做孤胆英雄,他没有这个本钱。

  他对自己的认知十分了解。

  所以他没有过多的询问卢娟事件。

  面对那位中年男人的挽留,他也是选择了离开。

  至于理由,大概是怕自己习惯了待在这种环境中吧。

  面对对方的好意,他会说谢谢,但依然会离开。

  日复一日,将近十天后,身形消瘦了许多的夏醒在树丛顶端观察到了远处的几道青烟,于是他朝着青烟处赶去。

  途中,他在密林中发现了一些人类的痕迹。

  比如布料、瓦罐、坟茔等。

  还有明显是被砍伐留下的树桩。

  继续赶路,行至一半,夏醒听到前方传来动静。

  轻轻摸了过去,不远处,一名露出黑壮上身的樵夫正俯身砍伐着柴支。

  夏醒默默观察。

  经过暗中观察,夏醒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樵夫的外形与自己并无差异。

  又观察了一阵,夏醒大胆而又谨慎地走近了樵夫,在樵夫惊讶的视线中停在十来米外。

  樵夫手里握着柴刀,十来米算是一个较为安全的位置。

  樵夫打量了夏醒几眼,飚出一串不算太标准的普通话。

  “外乡银?”

  夏醒心下稍安,自己并没有穿越到异世。

  “对,我是外地来的,爬山的时候迷了路,走了好多天才遇见大叔你一个人,能问下大叔这里是哪里吗?”

  放下心中警惕,夏醒又凑近了几步。

  樵夫爽朗笑道:“爬山?一看你就是贵家子弟,平常人家哪有爬山的,家里地都种不完呢。哈哈哈,我这担柴马上砍完捆好,我带你去我家洗洗,再让我家里的去村口买两斤黑鬓肉招待你。”

  说着收拢好柴火捆好,用尖头扁担插入柴火中挑上肩膀对夏醒笑道:“来,跟我走吧。”

  黑鬓肉?

  夏醒心中默念着这三个字。

  又想起无一人认识的树木花草,心中又对这里不是异界而存疑。

  但是对方说的确实是普通话,即使对方的普通话并不标准,但在交流上毫无问题。

  压下心头疑虑,夏醒跟在樵夫后面一步步踏入村子。

  村子多是茅草屋,只有少量几座木屋。

  这在打好扶贫攻坚战的花国几乎是很难见到的,就算是大山里头的贫困地区,也不至于有这么多的茅草屋。

  夏醒心头又是一沉。

  正是午饭时节,村里的青烟多了起来,路上偶尔走动着归家的村民,一边和樵夫打着招呼,一边好奇地看向跟在后面的夏醒。

  最终樵夫引领着夏醒走到一座茅草屋前停下,将柴火放置在门前,招呼着夏醒进屋。

  从正门进入的客厅摆设简陋,一张大木桌周围摆放着几条长板凳,除此之外便摆放着一些农具。

  后堂传来炒菜声,香味很淡,但半个月没吃过热食的夏醒却喉咙微动。

  樵夫进了后堂取出布巾和木盆,领着夏醒去了前院打水先让夏醒清洗一番手和脸,樵夫后清洗。

  清洗完后樵夫呼喊后堂妻子前去村口买肉招待客人,不挑食且食欲被吊起来的夏醒哪里等得了那么久,连忙婉拒。

  樵夫也不强求。

  几分钟后,几叠热菜上桌,没一样是夏醒认识的,樵夫的妻子又为他盛来一碗豆子一般的食物。

  是夏醒不认识的食物。

  夏醒心情不断变坏的同时,享受着半个月来的第一次热食。

  强迫自己只吃了两碗豆子后,夏醒坐在板凳上询问着这里的一些信息。

  随着樵夫的讲述,夏醒终于确认了自己的确穿越到了异世界的事实。

  在之后的闲聊中,樵夫挽留夏醒在他家留宿修养身体,而话语中隐隐表达了需要报酬的意思。

  夏醒连钱包都没有,又是在异世,哪里有报酬给樵夫,问清出村前往最近的镇子的路,又给水瓶灌满清水后,明言自己身无分文,而后从背包中取出一套用于回家换洗的衣物当做报酬后离去。

  只留下樵夫望着一套“贵族子弟”的衣物五味杂陈。

  出了村,按照樵夫的说法,顺着路一直走大概三里路就到了镇上。

  镇子不算大,也不算太小,占地大概二三十来亩。

  镇子外围多由木屋组成,内围则是以砖瓦建筑为多。

  街上偶尔路过小型商队和身上持有兵刃的大汉和少数女性。

  商铺店名也是以汉字书写,恍然间,夏醒竟有一种穿越到古装剧中的感觉。

  路上,一对手持兵刃的汉子一边行走一边交谈,夏醒跟在他们身后默默听着。

  “听说生气宝庄开到这里来了?”

  另一名汉子回道:“队长说是这样的,差不多过半个月就开业。”

  “唉,真是羡慕现在的这群小兔崽子啊,想当年我们拿着家里辛辛苦苦存下来的钱去找师傅学习神炼之术,师傅都是爱教不教的,现在生气宝庄开到镇子上来了,直接去宝庄买生气书就能学神炼,根本不用受师傅的鸟气。”

  另一名汉子哈哈笑着回道:“说是这么说,可自学和找师傅教导终归是不同的,有师傅教导,基础还是打得牢靠些。”

  两人一路聊着,走进了一栋名叫“冒险者之家”的大型房屋建筑,夏醒没敢跟着进去。

  神炼之术?

  夏醒暗中琢磨。

  难道是一种武学?更甚至是一种玄幻的力量体系?

  边走边想边打量镇子里的情形,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条街道两边摆满了小摊的街道上。

  街道两边坐着膀大腰圆的大汉,他们身前都铺着一层布,或是什么都不铺,直接在地上放着一些武器或奇形怪状的东西。

  不时有一些身负兵刃,或是衣着不凡的富人来到摊位挑挑拣拣。

  夏醒放缓脚步,一边慢慢打量着街道上的人和物,一边默默观察着他们的交易。

  经过观察,他发现身负兵刃的购买者多是购买能增强实力的物资,而衣着不凡的人多是购买一些少见的,精美的物品。

  比如摆摊者口中从某某遗迹中搜刮来的琉璃杯,发光的珠子,意义不明的画作,都很能吸引这些人的目光。

  当然,他们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能成交的交易并不多。

  一路逛到街道尽头,夏醒前方的一名衣着不凡的富人摇头晃脑,嘀咕着又是空手而回的话,正失望转身离去,夏醒突生一计。

  他取出早已无电的手机,撕掉略有划痕的钢化玻璃,取掉手机壳,叫住富人。

  “我有好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神之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神之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