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自杀的女人
万元年2020-05-02 16:113,524

  腐败的落叶被提起的鞋子带出,在空气中散发出一股并不算太难闻的气味。周围的不知名树木高大葱郁,行走了大概两个小时的夏醒再一次爬上了一株被蔓藤包裹的大树,攀至顶端,查看周围。

  入目所见,与两小时前的景象并没有太大差别,仍是一片无法探寻到尽头的苍绿林海。

  掏出裤兜的手机,依然显示无信号。期望了两分钟,期望落空,将手机放回兜里,下了树,坐在双肩背包上休息了一会儿,提起背包,再次确认了一下太阳的方位,继续朝着南方走去。

  夏醒是大二学生,此次国庆小长假归家程中竟莫名其妙地瞬间来到这片林海中,经过短暂懵然和原地观察等待了半个小时并思考后,他决定要走出这片林海,回到人类社会。

  斜阳挂在夏醒右方,快要落山。夏醒心中默默思量着,依然稳步向着南方走去。

  太阳落山后,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夏醒也找到了一座栖身之所。

  那是一株直径不到一米的不知名的高龄大树,树杈口离地将近三米,树身也没有蔓藤攀附,基本上不用过多地担心蛇类。

  在不远处解决了生理需求后,他背着背包慢慢爬上这株大树,一边爬,一遍转动头部,眼睛仔细搜查着树上是否藏匿着其它生物。所幸的是他只发现了几只无比弱小的爬行昆虫。

  心中暗松口气,打开背包,取出外套穿上,再取出最后一个面包,咬了几口,从背包外面放置水瓶的位置抽出装满了溪水的水瓶,拧开瓶盖,混合着干巴巴的面包喝了下去。

  将面包吃完,留下半瓶水,再拆开背包的背带,绕过树杈,将背带接好,让背包挂在树杈上,自己再背上背包,将自己半挂在背包上,这样可以一定程度上保证自己不会在半夜摔了下去。

  心中默默盘算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终于在某个时刻进入了梦乡。

  天微微亮,夏醒一步一步走在这片萦绕着薄雾的阴凉密林。

  清晨的鸟儿在密林中穿梭,或是啄虫饱腹,或是啄动着树上的果子。

  昨天夏醒在路上看见了不下五种果子,但全不认识,也不敢摘取食用,直到今早受鸟儿启发,才与鸟儿争食,抢下了鸟儿会去啄食的果子。

  虽然缺乏肉类营养和盐分,但短时间内问题不大。

  一边吃着果子,夏醒一边想着。

  果子大概樱桃大,表皮红绿相间,无毛,入口酸甜,内有圆形果核,整体口感还不错。

  夏醒仔细打量果子的外形,记清楚它的样子和口感,心中已然将它作为储备粮了。

  一路上他还看到了小动物会吃的菌类,但自己并不抽烟,手中没有火种,只得作罢,依然以各种果子饱腹。

  如此又走了两天,他终于遇见了另外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背对着夏醒。

  她站在一小片能显露出天空,较为空旷的落叶上,仰着头,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她身着现代服饰,米黄色的衬衣沾满了污秽,一头沾染了落叶的黑发因为没有打理,显得十分杂乱。

  牛仔短裙下的白皙大腿因为没有衣物的保护,显露出几道细长的红色伤痕。

  夏醒缓步靠近,鞋子踩在落叶上不可避免地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直到夏醒走到她身后三米处站定,女人似乎还毫无所觉,依然保持着仰头的姿势一动不动。

  夏醒微微仰头,天空淡蓝间点缀着几朵形态各异的白云,再无其它。

  收回视线,看着女人的后脑勺,夏醒开口了。

  “你好,方便问一下路吗?”

  女人微微侧头,收回仰望天空的视线,转过身看着夏醒。

  女人面容带着污渍,看起来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纪。

  若是洗净了脸,或许应该更年轻几岁。

  夏醒如此心想。

  女人额前的刘海也因为头发析出油而黏连在一起,但正是爱美的青春年华的女子毫不在意。

  “你又是哪里来的?”

  女人双眼无神,声音沙哑,语气轻柔,却又带着一股令人哀伤的气息。

  夏醒伸手指向身后,正准备说话,女人又开口了。

  “算了,这并不重要。”

  夏醒默默收回手臂,取出背包中的水瓶递向女人。

  “你的嘴唇很干,我觉得你应该很需要它。”

  女人轻笑一声,问道:“那么,代价呢?”

  夏醒面无表情注视着她:“告诉我该怎么走出这片深林,或是提供你所知道的所有信息。”

  女人伸出手,走近两步,伸出手,将水瓶推了回去。

  “将死之人,喝水有什么用。”

  夏醒沉默几秒,问道:“我要如何才能换取你所知道的信息?”

  女人摇头,说道:“我在几天前和一个旅行团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这里,旅行团里也没人认识这些从未见过的树木和动物,大家只能选定一个方向一起向前走。”

  女人转身伸手指向南方,示意她们行走的方向。

  “我所知道的就这些,其它的我也一概不知,去吧,说不定你还能追上他们。”

  女人背对着夏醒说着。

  夏醒道谢后问道:“谢谢。那么,你呢?”

  “我?我只是个累赘,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离开了他们,我可没有活下去的信心。所以,就让这片能看到天空的地方,作为我的埋骨之地就好了。”

  夏醒拉开背包,向女人展示着这两天的收获:“看,我收集了不少的水果和坚果,基本上够我们的日常消耗了。”

  女人微微侧头,但这点侧头的弧度根本看不到她身后的景象。

  女人轻笑一声,依旧轻柔的语气中哀伤更甚。

  “你以为我是因为物资不足才放弃求生吗?”

  夏醒沉默一阵:“可以说说看,或许我能帮助你解开心结。”

  女人摇头:“谢谢,但不必了。”

  夏醒默然,轻吸了口气,问道:“心存死志了么?”

  女人没有回复,走到一边爬满蔓藤的大树上扯下一条,抛上枝干,打结。

  夏醒走到她身后问道:“遗言呢?有吗?”

  女人停顿一下,侧身转头,注视着夏醒的眼睛说道:“作为我提供给你的微不足道地信息的回报,你追上那群人后,你就告诉他们微不足道地几个字,就说是卢娟死前说过:我死后不会放过你们的。”

  夏醒沉默点头。

  卢娟注视了夏醒几秒,转回过身子和头,背对着夏醒说道:“你去吧,有人看着,我会死得不自在。”

  夏醒驻足不动,两人无言了数十秒,最后夏醒沉默点头说道:“再见。”

  踏步越过卢娟,夏醒在这片密林中,一步一步慢慢地消失在了女人的视线中。

  走了几分钟,他坐在一株大树的树根上,眼神透露着迷茫与无力。

  回头看了看卢娟的方向,已被树木遮挡。

  低头看着树根上的几只弱小昆虫,他无言。

  不知过了多久,夏醒站起身往回走。

  绕过一株大树,眼前一片空旷处,卢娟吊在蔓藤上,身子随着被微风吹得晃动的枝干而轻轻晃动。

  停顿一下,夏醒快跑几步,抱住她的腰身将她抱了下来,但为时已晚。

  她眼珠翻白,舌尖微露,口鼻处有液体流出,蔓藤上的灰色污渍附着在脖子下的勒痕中。

  夏醒强行咽了口口水,压下心理上和生理上的不适,看向了初遇她时她所站立的那片一仰头就能看见天空,落叶较为稀少的空旷地。

  放下逐渐冷去的尸体,他沉默半晌,站起身,找来手腕粗细的树干,在那片空旷地中挖掘着。

  这片土质较为蓬松,一个多小时后,土坑挖好。

  夏醒拖着疲倦的身体,拖动着她的身体放入土坑中。

  此时卢娟的尸体已然出现尸僵,但因为她是上吊自杀,身体的姿势倒也不用夏醒调整,较为轻易地放入了土坑之中。

  默默为她默哀了半分钟,夏醒挥动着残缺的树干,慢慢将女人埋葬在了这片天空之下。

  两天后,夏醒追踪着熄灭的火堆,终于追上了那群人。

  人群数量总共为十一人。

  两名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一名带着眼镜的五十来岁的男人,一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四名三十来岁的男子,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他与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显得很是亲密,似乎是一对夫妻,还有两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

  一群人三三两两地围坐在一起,外貌皆有不同程度的狼狈。

  夏醒与他们交流着来到这里后的情报信息,发现大家都是差不多时间穿越来到这里,只不过这群人是一起穿越的,而夏醒是一个人。

  那名带着眼镜的五十来岁的男人仔细查看这片密林中的树木,花草,动物发现没有他所认识或是眼熟的,简直让他难以置信。

  而年轻一些的人们提出了一个设想,他们极有可能是穿越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目前这个设想已经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可。

  基本的情报信息大概就这些。

  信息交流完毕,夏醒开口以闲聊的语气问道:“旅游团就只有你们十一个人吗?导游呢?”

  人群表情各异,一名三十来岁的大脸男人开口说道:“旅游团加上导游本来有十五个人,但途中遭遇野兽,走散的走散,被野兽咬死叼走了两个,最后只剩下这十一个人了。”

  夏醒点头,吐字清晰地问道:“卢娟呢?”

  卢娟两字一出口,一直低着头的那名二十来岁的青年猛然抬起头,看向夏醒,而人群的气氛陡然变得安静下来。

  夏醒回望那名青年,青年惊醒过来,又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名大脸男人开口了:“嗯……你认识卢娟?”

  夏醒点头说道:“前不久见过她一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神之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神之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