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所谓逆袭背后
千狐雨楠2020-05-01 22:184,225

  天空中阴云密布,黑压压的云层拉近着天与地的距离,叽叽喳喳的校园中,热闹和安静总是随着时间的起落两极分化的明显而且不容挑剔。这样的天气给人的心情蒙上一层灰布,但也只是对大多数人而言,对于诗薇,比起烈阳的炙烤有着这样的凉爽气息的阴云天,实在是再友好不过了。

  下午,天空开始下起下雨,多亏这场及时雨诗薇像烈火般的身体和情绪终于有了好转。

  “诗--涵”诗薇沙哑着嗓子说到。

  诗涵抬头看着姐姐,眼中的红血丝已经淡了些许,睡眠不足又大哭一场,纵然她强撑着精神依然难掩憔悴。诗薇却像没有经历任何事一般,脸上没有余留的任何情绪。诗薇扒开诗涵的手,在手心慢慢写下:晨鸣教授数论。

  诗涵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不说出来,但她还是看得出来姐姐在忍着某种疼痛,诗薇不停地咳嗽着,诗涵看着姐姐这副模样,心想:“你还有多少痛苦是我所不知道的?只能要我发现吗?”纵然心有疑虑,但她太清楚诗薇心中所想,还是假装笑着对诗薇说:“去吧!”

  诗涵的心一直揪着,像头顶着一个瓷碗一样小心翼翼,她想让诗薇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她也怕诗薇受到损伤。这些年,诗薇的病情始终是她难以释怀的忧心。由于担心诗薇,诗涵最终还是陪诗薇一起去看了那场讲座和那道题。

  这次讲座选取的学生都是年级内前一百名的学生和数学单科成绩优异的学生,在高手过招中,万众瞩目的依然是蝉联三年年级第一的叶致珩,至于诗薇和诗涵为什么能在这里,是叶致珩与校长的一场交易。

  晨鸣教授是个德高望重,年过半百的学者,浑身散发着学富五车的特殊气质,在主席台上,他井井有条的说着:“红日初升,其道大光。少年一辈是冉冉红星,更着肩负重任的开拓者,而晨某愿为伯乐,为国家数论发展选取优秀的可造之材,今天有一道题目留给这群孩子们,如果你们有人能在半小时内解出这道题,并能在爱因顿首利的考后择优考试中数学科目取得不错的成绩,不论总分如何,你们都能被保送爱因顿首利数理系。”

  晨鸣教授话语刚歇,台下的同学皆摩肩擦踵,跃跃欲试。全国第一的爱因顿首利是这些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不光坐落的城市-----麓圳市有着美丽的传说,大学本身更是受万人推崇。但这个大学对于诗薇来讲,却有着并不能给它加分的附加标签,那是她不会轻易提起的名字和故事。

  题目被投到大屏上,很显然这道题目不是在全国第一的中学-----继临中学展出过的那一道,但依然相似。

  从题目投到大屏上,诗薇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题目,致珩和高一、高二的成绩优异的同学在主席台上板书运算。致珩算的很快,诗薇看着致珩,轻声对诗涵说到:“致珩的思路没问题。”

  “那就好,果然致珩学长还是厉害!”诗涵压低声音说到。

  旁边倒计时中不断缩短着时间,诗薇看着题目,眉头紧锁,突然说:“诗涵,带笔和纸了吗?”

  诗涵被诗薇吓到了,赶忙从背包中拿出笔和笔记本,递给诗薇。诗薇埋头算了一会儿,自言自语到:“不对,不对。是不对的。”

  “姐姐,你说什么?”诗涵不解。

  诗薇捏紧拳头,紧锁着眉头,身体有轻微的抽搐,但她无暇顾及,好像在回答诗涵又像在自言自语:“在半个小时内不可能算出来的。错了。”

  诗薇捏紧双手,手中的纸张被撕裂。诗涵不知道诗薇在说着什么,对于这些学霸与题目的争斗,她一向不太明白。虽然她考进了嘉澍市最好的中学----浅希中学,但能力实在算不得一枚学霸,况且比起学业她更多的注意力都在诗薇身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致珩满头大汗,满面愁容,自言自语:“为什么会这样?”在有限的时间里,到此时他已经明白在剩余的五分多钟内,他是不肯算出来的,致珩脸上写满失望,用力捏碎了手中的粉笔,粉尘四散,像极诗薇脸上的为数不多出现的难以言喻的神情。

  直到最后,显示板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符,但致珩还是没能算出那道题。

  在浅希致珩的数学运算是数一数二的,特别是自诗薇进入浅希以来,致珩总是找各种各样脱离课本知识的题目去让诗薇解答,致珩本身的知识储备自然也比普通学生更为丰富。

  “回去吧”诗薇轻描淡写的说,但明显脸上不再是她往常的那种毫无表情,而是不甘。

  “哦,没想到致珩居然没有算出来。不过听说连继临中学都没人能算出来呐,致珩学长还是很棒的!”诗涵拿起放在凳子上的书包,自言自语。

  诗薇刚要起身,抬眼看了看主席台上,虽然致珩和其他同学没有解出,但晨鸣教授还是对他们的优异表现表示赞许,说他们未来可期。诗薇又像往常一样没有表情。

  诗薇和诗涵刚要离开,主席台上传出声音:“高二四班的李诗薇是否在现场?”

  诗薇呆了一秒钟,回头发现叶致珩正看着自己。“哎?怎么会叫你呐?”诗涵看着诗薇。

  诗薇却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像一切与自己无关一般。

  这时声音再次传来,是校长:“是这样的,听叶致珩同学说,李诗薇同学的数学思维十分优秀,叶同学强烈推荐李诗薇同学,李诗薇同学是否愿意一试。”

  台下的同学议论纷纷“李诗薇,不是高二的那个不会说话的同学吗?”

  “她不是高二的倒一吗?叶致珩怎么会推荐她呢?”

  诗涵听到同学们的言论,顿时火冒三丈:“谁说我姐姐是倒一,你们才是吧,姐姐只是没有参加考试而已。”

  顿时靠近诗薇、诗涵的同学们都转头看向她们。诗薇看见这种状况,只能转身向主席台走去。

  纵然诗薇并不喜欢浅希的这种没什么人情味的管理和某些老师的唯利是图,但她依然尊敬校长,因为她知道是校长的包容才能使她一直待在浅希,她也知道身为校长刚刚说出的那一番话没有回应就会使他难堪。诗薇虽然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却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

  诗薇走上台,对主席台上的领导和晨鸣教授鞠了一躬,然后看着致珩,神情略显不快,致珩倒是看到诗薇非常开心但又有一点尴尬。诗薇咳了一声,又用手掐了掐嗓子,好像喉咙十分疼痛,声音有点颤抖:“我没有办法在半个小时内解出这道题。”

  晨鸣教授慈祥的看着诗薇,他相信校长不会压上让自己丢人的风险特意提到眼前这个瘦弱却用浑身散发着生人勿扰的气场的女生,虽然他有点吃惊女生冰冷的眼眸,但还是尽可能的用全部的耐心和善意问到:“为什么?”

  坐在台下看着台上诗薇的诗涵和大多数的同学一样有着同样的疑问:难道不是能力不济,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不可能,虽然……”诗薇好像讲话很费力一样,就像力气用尽一样停了下来,只是不停的咳嗽着并用手掐着嗓子。致珩看着诗薇,发现她的问题,立马走近她,在耳畔轻声说:“你嗓子怎么了?”诗薇没有回答,只是走到显示板前,在上面计算着什么。主持人刚要打断,被晨鸣教授给了一个“不要”的眼神,这才让诗薇安然计算着。大约十几分钟过后,诗薇停下笔,显示板上密密麻麻的字符显示诗薇的答案,她的确计算出了这道题,在对半的时间内。

  晨鸣教授惊叹的鼓起掌,场馆内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李诗薇同学真是谦虚”校长欣慰的说到。场馆内同学们议论纷纷,都被李诗薇惊叹到。

  “李同学很棒,但却不符合我们的要求”大家都被晨鸣教授的突然发声吓到“她的计算运用的的是高等数论解析中的凯斯维因理论,并不是高中的内容,所以她并不符合这次测试的要求。”大家仿佛泄了气的气球,虽然有点失望但依然惊叹诗薇的知识储备,并相信晨鸣教授这样的权威的结论。

  “难道教授认为用高中的知识可以解出这道题?”在角落的诗薇突然发出声音。

  “你倒说说为何不能?”

  “一个从未接触凯斯维因理论的人不可能在半个小时内做出凯斯维因花费八年时间得出的数论处理,但方法只能唯一。”诗薇咳嗽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说我蒙骗这么多学校的学生了?”这句话被晨鸣教授说出不知为何多了许多善意,也许是讲话的他满眼皆是对眼前学生的欣赏。

  “并不,发现问题。”诗薇的回答非常无厘头。

  “哈哈哈,你说的对,我的确是想找出能告诉我半个小时不可能的那个学生,因为遇到巨大的运算处理,身为数论研究者应该具有辨识能力。”晨鸣教授非常欣慰“虽然你用了超纲的知识,但你的运算处理非常干净而且运算速度非常迅速,后生可畏呀!你想去爱因顿进行数理研究吗?”

  诗薇明显被晨鸣教授的询问惊吓到,她神色有些不安,手有着轻微的抖动,她的面容虽与往常无异,但她不安的神色却表现出她好像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坐在台下的诗涵发现了姐姐的异常,跑上台来,一把抓住姐姐的手,轻声道:“诗薇---”台上的人也发现诗薇的异样,非常着急的上前问询。晨鸣教授被眼前诗薇的表现惊到,十分的担忧,想要靠近她看看她的情况却被诗薇退后几步躲开了。

  “我身体不好,没法从事高量运算,抱歉。”诗薇说完这句就走了出去,离开了场馆。诗涵和致珩也跟了出去。

  此时绵软的小雨早已变成倾盆大雨,诗薇在大雨中跌跌撞撞的走着。“诗薇----,诗薇----”致珩和诗涵在后面追赶着。诗涵跑上前,一把拉住诗薇,大声喊道:“李诗薇,你不要命了。”诗薇眼眶湿润,不知是雨还是泪。

  “李诗涵,你说什么?”致珩脸上写满疑惑。

  “命吗?我的命?没有人----,没有人---,没有人在乎”诗薇情绪失控“我想干的,我不想做的,何时能由我,诗涵,我好累。我好怕。”诗涵一把抱住诗薇,只是一遍遍重复着:“我知道,我明白。”

  旁边的致珩看着这一切,他不能理解诗薇和诗涵说的,在他眼中的诗薇,从小非常聪明,刚入小学时,别的同学在玩闹,只有诗薇一个人待在角落里独自看书,诗薇很少讲话,别的同学都不喜欢她,但致珩却非常喜欢诗薇的不同,他想靠近她,又害怕她。

  她像最干净的夜色,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充满神秘又让人生畏。她的眼神聚焦的好像是永远让人捉摸不透的某些,致珩只能永远被这样的神秘挡在离诗薇很远的地方。

  诗薇的异常引起老师的重视,老师给诗薇准假让她回去休息,并带话给她说,晨鸣教授非常欣赏她,同时诗薇的出彩也在浅希引起轩然大波。

  提起李诗薇,大家不再是诋毁嫌弃而是羡慕和赞许,有关她的添油加醋的传言也在浅希中学一直存在着,什么天赋异禀,什么隐藏学识,还有哑巴学渣非但能说话而且完美逆袭。总之之前的嫌弃的流言多么无厘头,之后的赞许就多么可笑。但从来没有人知道所谓的逆袭背后是诗薇不为人知的成长。

  深夜,没有月光和辰星,这个夜晚有着最完美的黑暗,因为它一片漆黑像极了诗薇的眼眸。诗薇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额头上满是汗珠,神情紧张,满是恐惧。她看到五岁的她在大雪中奔跑的场景,雪很大,瘦小的她跌倒了,又爬起,她好冷好冷,好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