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光芒万丈依然瑟瑟发抖
千狐雨楠2020-05-01 22:183,172

  嘉澍市的天气最近都是艳阳天,阳光透过路边熙攘的树丛投射下来,在路面上绘写着斑斑点点的话语。在这样的天气,诗薇总是不那么开心,在阳光的照耀下,不仅本身的体温会慢慢上升而且对情绪的影响更是难以忽视。这个时候,诗涵总是陪在诗薇身边,诗薇很少去没有遮挡物的地方,即使去了也有诗涵替诗薇撑伞。

  经过上次诗薇那场答题的出头,班级同学都不再像以前一样针对诗薇,反倒那些有班级荣誉感的为数不多的同学时不时的去求诗薇参加学校的考试,但诗薇却总是一言不发,没有任何回应,所以同学们更加怨恨诗薇,嫉妒诗薇,只是不敢做什么因为自诗薇出风头之后,班主任老张就把诗薇当成珍宝,只是诗薇觉得他的前恭后倨的面孔无比龌龊。

  在那以后的几天学校举行返校考试,令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李诗薇居然去参加了,而且每场考试几乎很快交卷,成绩虽然还没有出来,但在大家眼中李诗薇早已绝对牛逼,但这样的出彩却让全部的同学认为她高傲,看不起任何人。

  今天是返校考试放榜的日子,所有的同学争着抢着围在公示栏和老师身边,中午时分教室里只有李诗薇和李诗涵。李诗涵脸色疲惫,诗薇知道这全是因为自己。诗涵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诗薇很贴心的拉上前面的帘子,让阳光不晒到诗涵。睡梦中的诗涵像个公主,王子也在慢慢靠近。

  注意到人影,诗薇抬头发现原来是林睿嘉,睿嘉眼神落在熟睡的诗涵身上,笑的非常宠溺,睿嘉微躬下身体,用手轻轻的扫去诗涵挡在脸上的头发,这一幕简直有着偶像剧的美好。诗薇没有说什么,她虽不说,但也知道诗涵的心事。

  睿嘉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拿起诗薇前面的笔在纸上写下-----我等诗涵去排练,诗薇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诗涵从睡梦中醒来,刚一睁眼就看到坐在自己前面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的睿嘉,有点害羞,“你怎么来了?”

  睿嘉宠溺的一笑,说到:“等公主苏醒啊!”

  这样一说诗涵更加害羞了,看了看诗薇,诗薇好像并不注意他们,什么都不想。诗涵反应过来:“对啊,我答应你要去陪你彩排的!走吧!”

  看到诗涵,睿嘉的嘴角总是微微上扬,光芒四射,刚好诗涵更是,举手投足间有少女的羞涩。能把诗涵从诗薇身边带走的人也只有林睿嘉。诗涵对诗薇叮嘱了一下不要出去就跟着睿嘉离开了,偌大的教室只剩下诗薇一人。

  诗薇看着透过窗帘的光芒一反常态的拉开帘子,谁能说她的心中不奢望阳光呢?只是从来没有罢了。诗薇看着外面晴空万里,同学们跑着、笑着、闹着,篮球场上一群同学在打篮球,大哭大笑才是青春的模样,只是对诗薇而言她从来就不配。诗薇有点失落,枕着胳膊默默地闭上了眼,阳光晒到她的脸上,她的脸上有着难能可见的安然。

  突然光影在她眼前晃动,诗薇睁开了眼,发现一双手替自己挡住了射在脸上的阳光,在诗薇迅速坐起的时候手也被立即撤回。诗薇抬头发现原来是致珩。致珩有点尴尬,摸着头笑了笑,像自带光芒和背景音乐的巨星一样帅气又有点腼腆。

  “我以为你睡着了呢?”致珩有点尴尬。

  “正事?”诗薇回复到。诗薇不常与别人讲话,为数不多的话语都留给了诗涵和致珩。

  “对不起,我不该利用校长给你施压让你去计算那道题。我知道你的能力,不想你永远默默无闻,可我也是好心,你别生气,好不好?”

  “我不喜欢”诗薇惜字如金。

  致珩有点发呆,不知道诗薇回答的是她不喜欢这样施压的方式还是不喜欢……刚要发问,听到门口有声音传来。

  “致珩,既然诗薇不喜欢你又何必逼迫她呢?”站在门口的叶芷函说到。

  致珩脸上有少见的愤怒,但在诗薇面前他还是奇妙的压下去了。只是给了芷函一个并不友好的眼神,诗薇并不关心别人的事情,对于观察脸色更是一窍不通。

  芷函走到诗薇面前,拿着手机举在诗薇眼前,上面显示着这次返校考试的成绩,诗薇的确做到了答应张老师的事,无论是第一还是满分。芷函眼眶湿润,说到:“恭喜你!”转身就要离开,临走前看了致珩一眼,只是致珩一直躲避着芷函的眼神。芷函有点难过,慢慢走了出去,眼泪慢慢滑落,她默默捏紧拳头,愤怒和嫉妒充满着眼眶“李诗薇,你凭什么?”

  致珩不知为什么脸上多了几分不安也走了出去,只有诗薇一个人继续呆在教室。

  致珩心事重重的走着,对于迎面而来的同学的打招呼也没有注意到,只是像被抽干灵气的躯壳一样麻木的走着,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几天前与妹妹芷函的争吵。那天致珩去芷函房内送水果,不巧妹妹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本想放下水果离开,却不小心看到被妹妹压在胳膊下面的日记------今天我还是喜欢哥哥,只是他不能知道……致珩被日记上的文字惊吓到,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想起妹妹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关怀甚至是对自己一直以来的跟踪,还有偶尔提起的“我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像哥哥的男朋友。”致珩没有办法相信这种喜欢是兄妹之间的喜欢。他有点吃惊,刚要退步离开,却被刚刚醒来的芷函一把拉住。芷函发现致珩看到了自己的日记,丝毫没有要隐藏的意思“你看到了对不对?致珩”这是她第一次直呼其名。

  “我是你哥”致珩狠狠的甩来芷函的手,这是他第一次对视若珍宝的妹妹的发怒。

  “是,你是我哥,就因为你是我哥,所以我要藏着自己的心事,因为你是我哥,我一遍又一遍控制自己,可我控制不住了,喜欢一个人有错吗?”芷函突然痛哭起来“从小到大,你是我生命的唯一的光亮,我长得像妈妈,爸爸不喜欢我,我被讨厌,连书本都不肯买给我,而在这个家,只有你给我唯一的温暖,致珩你知道吗?我多么自卑在你面前,在所有人面前。我喜欢你,我想永远跟着你,你却总是跟着李诗薇。爸爸喝醉酒总是喜欢打我,还口口声声叫着‘欧阳植雅’的名字,你难道不知道欧阳植雅是……”

  “闭嘴”致珩大声呵斥。

  “看看,你总是自欺欺人,我们都是妈妈的孩子,你怎么可以。他打我的疤痕会褪去,可妈妈受得那些委屈和痛苦没有办法一笔勾销。妈妈的痛苦你能忘记,我永远不会忘记。”

  “那是他们的事,你只要记得,我是你同父同母的哥哥”

  “同父同母?我又何尝不知。可从小到大的我被打得遍体凌伤时只有你,我挨饿受冷时也只有你在身边,我没有学费是你打工替我挣学费,他让你上课外班,你却总是偷偷带我一起去。小时候他命令我不要去上学,是你替我据理力争,为此差点与他断绝父子情分。你从小非常聪明,从小到大是别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我起早贪黑,我拼尽全力才能靠近你,你那么帅气眼光,可我只有无边的黑暗和深夜入梦的痛苦。哥哥又怎么样呢?我多想你不是我哥哥。”

  “叶芷函,我做的那些只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妹妹”

  “可我不是因为你是我哥哥”芷函大声哭泣。

  “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情感没有后来的,我们不可能有后来的”致珩大声呵斥的,还失手打碎了芷函房间的花瓶。

  “那我就抢一个后来”芷函还是大声哭喊着。

  致珩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伸手打了芷函一耳光“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给我记清楚,我是你哥哥,做DNA比对也是具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我劝你趁早打消这种龌龊的想法,记清楚我和你的关系”致珩在愤怒中走了出去。

  芷函蹲在地上,拿起打碎的花瓶碎片,在自己的胳膊上划出一个口子,鲜血顿时溢了出来,她却像不知疼痛一样自言自语:“为什么偏偏你是我哥,我喜欢一个人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

  那个夜晚致珩和芷函都没有睡着。致珩从未想过自己的亲妹妹会对自己保留着这样的情感,这些年他只是尽一个做哥哥的义务,爸爸不喜欢妈妈,顺带着不喜欢妹妹,妹妹十岁的时候妈妈就因病去世了,直到临终前爸爸都没有去看妈妈一眼。他不喜欢爸爸,但养育之恩不能忘记,他不能改变爸爸的想法只能把妹妹缺失的温暖补给她。爸爸不常回家,长期以来只有他和妹妹两个人相依为命,在学校他光芒万丈,可是在黑暗里他依然瑟瑟发抖。

  没有人能逃过命运的摆弄,纵然是那些光芒万丈的人,与命运相博时也只有认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