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可说的秘密
千狐雨楠2020-05-01 22:183,495

  诗薇到家门口,门口的车依然停着,那是一辆不算豪华的车,李霄楠一向认为所谓的名牌是消费者的陷阱和手段,所以他一向不在乎这种虚无的东西。诗薇只是无情的瞥了一眼那辆车,然后推开小铁门,走了进去。

  家里的绿植被明显的修剪过,很整齐,旁边的通往书阁的木梯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但书阁门口紧闭,钥匙只有诗薇才有,姑姑从不问诗薇里面是什么,因为从诗薇三岁沉迷书本开始她总是抱着几本书进去,然后书再也没有拿出来过,里面到底有多少书籍连诗涵都不曾见过,更何况是姑姑。诗薇抬头看了看书阁,镂空的雕花依然美丽,只是诗薇面色有点凝重。

  进门前,诗薇眼神往后一瞥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人,然后脸色依然像无事一样,只是她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才走了进去。

  姑姑和诗涵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桌上摆着两杯水,诗薇猜的没有错,他还是来过。姑姑和诗涵看到诗薇立马拥了上来,诗薇往后退来退,没有说一句话,神色安然的上了楼。霄楠和助理小李紧接着回来,霄楠始终没能忘记看到叶之于的事神色十分担忧,刚进门就对小李吩咐到:“替我查查叶之于,雇几个便衣保镖跟着诗涵和诗薇。”小李只是应了一声是,然后就离开了。

  霄楠抬头看了看诗薇的紧闭的房门口,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诗涵的头,轻声说:“替爸爸去看看诗薇吧。”诗涵贴心的安慰了父亲一声“放心,会过去的”然后就上了楼。

  霄楠悄悄地对晓若说:“出来一下,有事。”

  晓若与霄楠来到了房外。“你知道叶之于在这个小区吗?”

  “哥哥是说喜欢雅雅的那个叶之于?”晓若拉着霄楠的胳膊问到。

  “没错,这些年我派人查找他的下落,只知道他在嘉澍市,怎么都想到他居然也在这个小区,还时刻盯着诗薇。”霄楠神色凝重。

  “他还想干什么?”晓若满眼皆是怒火,她没有说出后面的那句话,看着哥哥的担忧她怕极了。

  “我已经让小李找保镖了,我不会让他长久的呆在这里的。”霄楠抬头看了看书阁,转而说到:“这里薇薇还是不让人进去吗?”

  “ε=(´ο`*)))唉,除了诗涵,诗薇不让别人进去。不过哥哥也不必担忧,诗薇三岁就能看复杂的文字,五岁就读完了未删减版的四大名著,七八岁小学的内容基本不成问题,我都觉得诗薇十年看的文章比我这将近四十多年读的还要多,嫂子这是给你留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女儿呀。”

  “植雅爱读书,诗薇自然也是,可她的思维迅速非常人所及,我却隐隐有点不安。”霄楠有点惆怅,霄楠手不停地捻搓着手中的绿叶。

  “其实哥哥……”晓若刚要说点什么,却被霄楠的电话铃声打断了。霄楠看了看手机屏幕,接通了电话。然后只是云淡风轻的说到:“我马上回来。”

  这是小李跑了进来。对霄楠恭敬的说到:“先生,一切妥当,这是叶之于的信息。”他递给霄楠一个文件夹,霄楠没有接过,只是摆了摆手,然后吩咐道:“去定回柠港的机票,尽快。”小李应了一声是,就又离开了。

  晓若知道哥哥事务繁忙,没有问为什么,因为他总是匆匆赶来又匆匆离开,但他雷打不动的总是在周五回来,然后又深夜离开。

  霄楠低着头,情绪有点低落,“晓若,诗薇和诗涵就拜托你了,诗薇不愿意回家,诗薇又需要诗涵,只能一直住在这里了。”

  “哥,你怎么说这话,当年植雅和子辰车祸去世,俊絜失去父亲,诗薇早产又失去母亲,我又何尝不是备受打击,得亏有这三个孩子,才得以度过这漫漫长夜。”晓若声音有点沙哑,眼睛红红的。

  霄楠转头望向屋内,诗薇诗涵都在房中,客厅空荡荡的,霄楠难掩失落“看来她还是不会见我。”然后拍了拍晓若的肩膀。霄楠注意到小李回来了,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就要离开了。临行前,晓若叮嘱小李要照顾好霄楠,小李也只是回应了一声放心。

  车在橘黄的路灯洒下的路面上消失在晓若的视线,晓若听到关窗的声音,抬头向诗薇的屋子的窗台望去,却什么也没有。

  那个夜晚诗薇又悄悄来到了书阁,她在一片漆黑中,趁着从漏光的窗口溜进的微弱的光芒,伸手触摸了一下挂在长廊上的冰冷的壁画,那些画与在书房的那副画一样诡异,诗薇用手擦了擦画框上厚重的尘土,眼泪突然失控一般落在手背。诗薇感到双腿突然没有了力气,她瘫坐在地上,书阁的地板的确很冷,她抱着双腿蜷缩着,身体瑟瑟发抖。

  周末诗薇没有离开书阁半步,偶尔诗涵上去给她送吃的,诗薇也无情的没有一点回应。姑姑非常担忧但也早已习惯,因为诗薇的病她所能做的也只是顺着诗薇行事。就这样,诗薇在满地的纸团中度过了属于自己的周末。

  新的一周开始,早晨诗薇还是冰冷着脸一言不发,早饭时间姑姑为诗薇端来粥,俊絜和诗涵总是自己去端自己的碗,诗薇突然说到:“姑姑,别加药了,没用的。”诗薇的声音不像她平时的声音,有点沙哑又好像是强撑着说话一般。诗涵和姑姑只当是诗薇待在书阁太久受凉了。

  姑姑有点担心,“薇薇你又感冒了,又不能用药,这可怎么是好?哥哥派来一个医生,要不要试试。”姑姑说这句话的时候,诗涵努力的向姑姑使眼色,姑姑却是没有注意到。

  诗薇脸色苍白,突然放下手中的筷子,面无表情的说到:“试什么呢,我就是个怪物。”姑姑这才想到自己不该提到哥哥,有点尴尬,刚要向诗薇道歉,却听到砰--的一声,俊絜狠狠摔放下手中的碗,朝着诗薇大声喊道:“李诗薇,你够了。妈妈和舅舅每天为你的病殚精竭虑,你为什么从来都不领情,舅舅对你这么好,你却从来对他没有好脸色,每天像全世界都欠你一样,你能不能懂点事。”

  诗涵大声回怼“王俊絜,你闭嘴。”姑姑脸色非常不好,有点生气说到“俊絜,别说了。诗薇……”

  “行,我不说,你们就惯着她吧,她不吃盐,妈每天下班还要准备两份晚餐,她却总是耍公主脾气,我看你也真是怪物。”

  姑姑啪的一掌打在俊絜脸上,俊絜呆呆的看着母亲,一动也不动。

  诗薇听到俊絜说的话,瞪大了双眼,拿起手边的勺子舀了一勺诗涵的粥,刚放到嘴中,诗薇就失控般松开了手,勺子掉到了地上。诗薇起身拿起放在凳子上的书包离开了。诗涵没有跟出去,她知道诗薇肯定是去学校了。

  诗涵走到姑姑跟前,发现姑姑早已经泪流满面,她用手轻轻擦了擦姑姑的泪,说到:“姑姑,别生气了,表哥不是有意的。”

  “为什么?”俊絜不服气的喊道。

  姑姑擦了擦眼角的泪,坐在凳子上,慢慢低下头,过了一会说到:“别人可以说诗薇,但你王俊絜不可以,因为是你母亲李晓若对不起诗薇,让诗薇患上这种病。”

  俊絜和诗涵瞪大了双眼,诗涵只知道诗薇的病情却一直因为诗薇的体热是天生的,而俊絜只知道诗薇身体不好,却不知道是什么病,从小妈妈和诗涵从不提起,俊絜看着母亲的担忧也从不愿意问起。

  “诗薇到底是什么病,为什么好像永远在发烧?”

  “姐姐的身体温度高达39度,感冒的时候甚至进行剧烈运动以后体温能达到40度以上,她不能大笑大怒,情绪的起伏会导致她的身体温度的上升,我只知道从小她一直这样。”

  “怎么会这样?我只是认为她由于是早产的身体虚弱而已,常人的体温怎么这么高,这跟妈妈有什么关系吗?”

  晓若刚要说点什么,却被诗涵抢先一步:“姑姑,诗薇眼中已经没有父亲,如果可以姑姑千万不要让她没有了姑姑,体热怎么得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姐姐不能恨姑姑,诗涵求姑姑不要说。”诗涵眼泪落了下来。

  姑姑呆呆的看着诗涵,若有所思,她明白诗涵说的,这些年她不仅看到诗薇的天赋异禀更看到诗薇对待自己父亲的冷酷,诗薇虽然从不说,但她对自己确实是在乎的,一旦说出体热的来历,只怕诗薇会难以接受。

  诗涵更是明白,诗薇眼中只有恨,那种怨恨支撑着她到今日,如果她发现自己恨错了人,这种打击一定会击垮她,她的情绪失控体温升高,一定会危及生命。诗涵的所有都是诗薇给的,她永远感恩诗薇,她的第一考虑也一定是诗薇。

  诗涵转身走近俊絜说到:“哥,你也不要告诉诗薇,也别再说今日这样的话,你和我没有经历体热的痛苦,每次她控制不住情绪体温上升的时候,我看着她不停地呕吐,身体不断发抖,脸色惨白却又痛苦不堪,我们不会了解她的痛苦,也不知道她还在经历着什么,不应该指责她的。”

  俊絜看着诗涵通红的眼眶,点了点头。刚刚的愤怒早已被同情和自责替代,从小到大他只知道诗薇不愿讲话,每天把自己所在书阁里,妈妈总是担忧着在书阁楼下向上望,他问母亲母亲也总是不说。六岁那年,母亲将他交给睿嘉的妈妈,然后去医院照顾诗薇,他几乎两个月未曾看到母亲,两个月后,他眼中的母亲没有了快乐,每日都呆呆的看着诗薇,经常自己偷偷拭泪。

  俊絜和诗涵走在上学的路上,两个人一改往日的吵闹一言不发,她们的确不知道诗薇此刻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诗薇,身体还是精神上遭受着怎样的痛苦,还有那些诗薇从不愿意提起的秘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