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还有多少关于痛苦的秘密
千狐雨楠2020-05-01 22:033,282

  诗薇穿着单薄的衣衫在马路上奔跑着,雪下得很大,雪花在路灯的光影下有别具一格的美丽,诗薇停了下来,伸起手本想触摸那个灿烂无比的灯火,却发现它那样遥远,诗薇身体慢慢变冷,她拼尽最后的力气跑着,雪上留下她的足迹,周围什么都没有,诗薇怕极了,她呼喊着,但没有人回应,她不停地说着好冷好冷……

  “李诗薇----”一双手从床上拉起满头大汗的诗薇,诗薇慢慢睁开眼,还没有走出刚刚的梦境,眼前若有若无的人影,不那么清晰。

  叶芷函看着瘫坐在床上,浑身发着虚汗的诗薇,这才注意到刚刚拉起诗薇时手仿佛摸到灼烧的寒铁一般,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吃惊的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烫?诗薇脸色惨白,十分痛哭,微微张开嘴,好像说着什么,但始终没有声音发出。

  好一会儿诗薇才看清楚眼前的芷函,她不知道芷函为什么在这里,想问问却感觉喉咙像被刀绞一样疼痛,她又一次失声了,她只能呆呆的看着芷函。

  “李诗薇,我哥哥呢?”芷函大声问道。

  诗薇不知道芷函怎么会这么问,但看着芷函红红的眼睛便知道芷函一定是哭过,至于为什么会问自己致珩的下落她实在是不知,她只觉得全身冰冷又剧痛难耐,想说什么又像之前一样什么都说不了。

  “李诗薇,哥哥出国了吗?去哪里了你告诉我”

  诗薇用力的咳嗽着,张嘴说话却依然没有声音,她忍着剧痛无能为力,只能呆呆的看着芷函,希望诗涵能早点进来。

  “叶芷函,你什么时候在这的?”诗薇刚想诗涵,诗涵就端着药站在门口。诗涵去厨房拿药,实在没有看到芷函,至于姑姑去哪了,她也不清楚,只知道高三的俊絜还没有回来。

  叶芷涵回过头看了看诗涵,没有说话,只是继续恶狠狠的盯着诗薇。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诗薇,顿时火冒三丈的她刚要伸手去拉扯诗薇,就被诗涵一把打断“叶芷函,你别无理取闹”

  “今天学校老师说哥哥出国了,为什么我不知道,他到底去哪了?”芷函突然哭了起来。

  诗涵和诗薇有点震惊,致珩出国家里人怎么会不知道呢?“致珩出国,你来问我们做什么?”诗涵回答。

  “李诗薇,你告诉我哥哥去哪里了好不好?”

  “姐姐并不知道,你别耍无赖。”

  “不知道?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平时哥哥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却找她,找那些自己根本不需要懂的题就是为了诗薇能跟他讲话,总是偷偷跟着李诗薇,你以为我瞎了吗?”

  “那也并不意味着姐姐知道呀”诗涵看着虚弱的诗薇大声冲芷函说到。诗薇突然掀起被子,下了床,她颤颤巍巍的走向书桌,手不停地抖着,但诗薇还是拿起放在桌上的纸和笔,写着什么,然后又拿过来递给芷函,芷函看到上面写着:致珩没说过他去哪。

  虚弱的诗薇在诗涵的搀扶下,艰难的站着,没想到此时芷函却突然跪在诗薇面前痛哭到:“不要了,尊严、名次我都不要了。我只要我哥哥,诗薇,我拼尽全力都无法得到的年级第一你轻而易举得到,我可以不在乎,哥哥眼里只有你我也可以不管,但你可不可以让我每天都看到哥哥,我什么都不要,我真的只要哥哥,我什么都没了,就连浅希我都待不下去了,我只要哥哥。”芷函颤抖的声音不停地哭嚷着。

  诗涵和诗薇都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诗薇挣扎的面孔像在与疼痛争斗者,她不停地咳着,但却没法出声。

  芷函的哭嚷声引来了刚刚进门的俊絜,俊絜慌慌张张的跑到诗薇的屋门口,看到芷函跪在诗薇面前,揉了揉眼睛,好像不相信一样,芷函成绩优异又长得漂亮,没理由给诗薇下跪呀。只能不解的大喊到:“这……这什么情况?”

  “芷函非说姐姐知道致珩去哪个国家了,可姐姐真的不知道。”

  “哎--,我说芷函妹妹,致珩去哪连我都不知道,诗薇怎么知道,你快起来吧,这一幕不知道的还以为诗薇欺负你呐。”俊絜伸手要去扶芷函,却被芷函一把推开。

  芷函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一味的说着:“李诗薇,我求求你告诉我,告诉我-------”

  诗薇强忍着痛苦,嘴角突然有血迹流出,她沙哑着嗓子,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到:“我……我真的……不知道……”

  诗涵看着诗薇这个样子,注意到诗薇嘴角的血迹,伸手擦了擦,一瞬间泪崩了,她看着诗薇的模样,越哭越厉害,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俊絜看着痛哭的诗涵和芷函懵了,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诗薇慢慢坐在床上,喉咙很痛,她强撑着讲话,现在比之前更疼了,她忍着疼痛,汗珠从她头上不断低落。

  芷函看着诗薇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以为诗薇不愿意告诉自己哥哥的下落,慢慢起身,手用力的扯住诗薇的睡衣领口,却被俊絜一下推开“干嘛呐,念在我们这么多年相识的份上跟你客气,但不意味着你可以欺负我妹妹,早就说了,诗薇不知道,你还想怎么样啊,与其问诗薇,怎么不去问你爸呀?”

  “我爸?李诗薇我都这样求你你还是不说,为什么?”芷函冷笑一声,然后慢慢向门口走去,心里不停的想着:总有一天,我的痛苦和妈妈的我一定会还给你。你等着,这一天一定不会太久。

  看着芷函的背影,诗薇的精神有点恍惚,但她却无法喊出一句话,诗涵强忍着难过,扶诗薇躺了下来,诗薇喝了药又昏睡过去了。

  诗涵和俊絜从诗薇房中出来,俊絜拉上门,拉了拉肩上的书包说到:“诗薇刚刚怎么一言不发的,诗涵你没事吧!”

  “没事!”诗涵冷冷的说到,但她眼中有难以掩饰的难过和不忍“我想自己待一会,哥哥先回房吧!”

  突然听到诗涵叫自己哥哥,有点吃惊今日的诗涵怎么会一反常态,但他看着诗涵却没法再问什么,只是反复确认诗涵没事才回自己房间了。

  诗涵呆呆的坐在诗薇的床前,脑中不断浮现刚才的画面。脸上有清泪滑落,床上的诗薇紧闭着双眼,诗涵抬头看看天花板忍了忍泪,慢慢说到:“薇薇,我知道你听的见,你从什么时候不能正常讲话的,你不是不想讲话而是不会不能,对不对?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你什么时候才肯告诉我,雅雅不能替你承担,但只是想知道你在经历的痛苦,我不希望你痛苦的时候我却在没心没肺的笑着。”

  诗薇脸色惨白却一如既往地安然,只是眼角有清泪滑落。那个夜晚,诗涵靠在诗薇床边睡着了,夜里诗薇醒来后偷偷的又去了书阁。诗涵再醒来的时候就跑去书阁找诗薇。

  诗涵刚一上木梯就看到漆黑的长廊尽头,诗薇抱着双腿蜷缩着,诗涵慢慢走近诗薇,不知道为什么她有那么多的怜悯关于眼前的那个女孩,眼前的诗薇在别人眼中是个天才,可在自己眼中她是不幸者,她承受这太多不为人知的痛苦,那么瘦弱又那么渺小。

  诗薇听到声响,抬头看了看诗涵,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诗涵,然后又所在角落,诗涵靠着诗薇坐了下来,然后拆开那封信,信皱皱巴巴的应该是被泪水打湿过。

  “我不知道什么是幸运,我只知道不知归期的等待,我不知道什么是幸运,我只知道一个个无法入睡的长夜中每一声痛苦和每一滴泪,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该这样活着,带着每天像烈火一样的躯体和冰冷入髓的灵魂,我不该这样活着,不能如常人一般讲话,也永远食不知其味,闻不可辨声。体热发作时如有万千蝼蚁撕咬着我的身体,令我作呕,万千银针在刺痛着,没有血但全身早已被抽干。我不想这样活着,带着冰冷和苦痛,但我无法辜负雅雅和姑姑,我想试一试。”

  诗涵的眼泪不断的落在信纸上,诗薇五岁后的长达三年内没有讲话,诗涵只认为诗薇不想讲话而已,万万没有想到她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没有味觉,难怪她尝不出放盐和不放盐的味道,不能辨声,所以她听到的所有声音都是同一种,苍白单一。体热发作的痛苦,她是怎么熬过去的诗涵难以想象,知道这些她依然做不了什么。她只能伸手抱住诗薇,陪着她却不能代替她。

  也许上帝对每个人对很公平,给谁的都不会太多,但上帝同时残忍的剥夺人们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命运的巨轮不断转着,像迷惘于大海的浪子失去方向感一样,随着浪起浪落,只是顺应而已,只能顺应而已,

  -------------------------------------------------------------------------------------------------------------------------------

  作家的话

  希望诗薇能在人间不那么多的温暖里找到唯一。再撑一撑,之赫就会出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