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惨痛?血痕?
千狐雨楠2020-05-02 07:372,062

  浅希市突然下起暴雨,诗薇没有带伞衣衫单薄跑了出去。她在大雨中奔跑着,想起很多很多……

  很小时候的事情她出奇的记得十分清楚,刚讲话时她就会问姑姑为什么别人有爸爸妈妈,但自己没有。慢慢的到她学会走路,她就不会再问起这个问题,内心中她早就已经不奢望了,她很早就能够识字,别人看不懂的书她能看懂,自己也能分辨哪一句话是搪塞,哪一句话是真的。

  诗薇的确要比其他小朋友更聪明,天赋异禀,但这个世界每个群体或者事物独有一种平衡,太过聪明的天才与什么都不懂的愚人没有任何分别,总是格格不入,被唾弃被厌恶。那些上天偏爱的人,得到什么的同时又再失去着什么,没有人问她想要什么,却只是清楚她有什么,没有什么。人生的得失本来就是如此。

  诗薇冒着大雨跑到母亲墓前,雨越下越大,电闪雷鸣,诗薇站在墓前,想起从小到大的自己站在墓前冷漠一瞥又什么不说的离去。母亲血肉模糊的脸始终在脑中挥之不去,未打麻药的剖腹的字眼更是愈发清楚。诗薇的脸上不断有水流落下,眼睛红血丝遍布,她的身体不断发抖,也越来越冷,她看着墓碑,突然跪了下去,一言不发,但内心中却说着无数遍的对不起。

  “诗薇——”“诗薇——”冒着大雨姑姑、父亲、诗涵还有俊絜都赶了过来,诗涵很了解诗薇,猜到诗薇在哪里并不奇怪。

  诗薇看了看墓碑,跪着上前,用手擦了擦母亲的遗照。照片中的植雅明艳动人,完美的无可挑剔。诗薇低着双眼,看起来十分虚弱,她转头看了看父亲,然后慢慢站了起来。

  诗薇身体慢慢变冷,她的嗓子发着剧痛,精力已经远远不能够支撑她说话。但她却依然用尽全力说到:“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凭什么不告诉我?十七年,整整十七年,十七年——,十七年能让一个人杀灭另一个人的期待和希望,你知道吗?”诗薇声嘶力竭,诗涵怕极了,她不敢上前,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薇薇,别这样,我们回家?你还发着烧不能淋雨?”霄楠企图走上前。

  “发烧?原来你这样认为的,我自己的父亲家财万贯,名满人间,却以为我是发烧,好可笑啊,你见过发烧四十几度吗?还是每个人正常体温三十九度啊?说啊?”

  霄楠诧异着死死盯着诗薇,嘴中自言自语:“你说什么?”

  “你知道没有味觉,没有辨声能力的世界多么苍白无力吗?你知道小时候的我是怎样长大的吗?你知道一个小孩一天只能抱着书本长大的滋味吗?你知道身体刺痛无能为力的滋味吗?你知道说不出话的感觉吗?你不知道,因为你高高在上,你被无数人推崇,摄像机对准你,在别人眼中你是多么完美,你清楚什么呢?我能祈祷你清楚什么呢?你能抛下早产的我,在母亲死后几天之内就远走国外,七年未归,我还能奢望什么?”诗薇忍着剧痛,声嘶力竭的说着,转身看了看母亲的遗照“妈妈算什么,我又算什么,这样活着又算什么?父亲,以前我很希望能有一个人顶着这个称呼在我被其他小朋友嫌弃的时候挺身而出,现在我真的不会奢望了”

  这是诗薇对霄楠说过最多的话,但这段话却像利刃一样刺在他身上,痛的他喘不过气来。

  诗涵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刚迈开脚,就发现诗薇手中拿着一把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水果刀,大概是刚刚跑出来的时候拽出了客厅里的水果刀。

  诗薇拿着刀对着父亲,大家顿时慌了神,企图上前抢,却被诗薇大声呵斥到:“别过来。”

  “好,我们不过来,诗薇你不要干傻事”姑姑大声喊道。

  “诗薇你把刀放下,你要干什么?”俊絜虽未弄清楚状况,但看着这样的诗薇吓了一跳,一往冷漠的妹妹怎么会突然变成现在这样。

  “你不知道没有麻药剖腹有多痛对不对?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出国?为什么非出国不可?”诗薇凶狠的瞪着霄楠,然后转头看着母亲的照片,血红的眼眶中不断有眼泪流出,与雨水凝成一股,让人计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霄楠捏紧拳头,紧蹙双眉,他又太多不忍,不断说着一声又一声的对不起。诗薇艰难的转身看着自己的爸爸,说着:“为什么非出国不可?我的痛都是从你出国开始,你知道吗?”心中暗暗说着:妈妈,薇薇对不起你,你拼命生下我,我却恨你十七年。

  突然诗薇拿过水果刀,用力的刺向自己的胸膛,血瞬间崩了出来,顺着刀沾满诗薇的手,流到了地上堆积的水滩里,雨依然无情的下着。诗薇脸色惨白,嘴角有血迹流出,她已经在强迫自己讲话了,声带受损,流出了血。她强忍着疼痛,又用力划拉着刀,在身体上拉出血口子,大约10厘米长,流着鲜血,诗薇脸色惨白,强忍着疼痛。

  “不要,诗薇——”姑姑声嘶力竭的喊着,她无力的跪在地上。

  霄楠瘫坐在地上,被眼前的场景吓到。

  她拔出刀,又插向自己,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父亲,神情恍惚,脸上十分痛苦。诗薇眉眼紧蹙,她不断发出惨叫,但手依然没有停下来,像之前一样划拉出另一个伤口,身体被鲜血包裹着,穿着着单薄的衣衫也是血迹斑斑。

  诗薇拔出刀,鲜血不断从刀刃低落到地上,诗涵突然冲上前抓住刀,哭喊到:“你答应过我,薇薇,你答应过雅雅的,我不想没有你,放下刀好不好,不要,你会死的,我不要你死。”

  诗薇看着诗涵,眼前一片黑,突然脚下一虚,倒在了地上,雨打在惨白的脸上,她逐渐失去了知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