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暴风雨的前兆(二)
千狐雨楠2020-05-02 07:342,390

  诗薇昏昏沉沉着躺在床上,那份报纸放在床头柜上,诗涵紧紧的盯着那份报纸,想起出门找诗薇时看到诗薇躺在地上,被其他人围观者,但没有人伸手去帮助她,诗涵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冷漠,尤其是别人对诗薇的冷漠,人心不是完全那样冷漠,但有些人依然冰冷。这个世界不是满是童话,诗涵从小就知道,但她也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黑暗。她默默的收起了报纸。

  诗涵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诗薇,诗薇的脸上有很多的汗珠,身体不断发抖,诗涵拿起手帕擦了擦诗薇的汗,摸了摸诗薇的头,她能清楚感觉到诗薇身体很烫,她没办法控制眼泪,低下头,泪珠断了线一样落了下来,她虽然并不是很清楚父母的事,也从不过问,但她却很清楚姑姑和父亲瞒着一些事,从小她也只知道妈妈是患病去世,今天看着报纸才知道真相。

  诗薇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盯着旁边的诗涵,诗薇身体动了动,诗涵才注意到,她擦了擦泪“姐姐,你醒了?”

  “诗涵,报纸呢?”诗薇虽然虚弱,但还是记得发生的事。

  “姐姐,你不知道我看到你倒在地上,都快吓死了。我赶紧去通知姑姑和父亲,你已经醒了,刚刚怕影响你的休息,就出去了,他们在客厅呢,”诗涵假装没有听到,刚要出门。

  “雅雅”诗薇调高了音量,诗涵闻声停了下来。

  诗涵叹了口气“薇薇,我的确不知道母亲死亡的真相,但我相信姑姑和父亲不会故意骗我们的,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忘了这些好不好?”诗涵转身红着眼眶看着同样流着眼泪的诗薇“薇薇,我不能来赌你的身体了,你知道吗?”

  “我能忘记吗?母亲剖腹取出我,我却从未叫过一声妈妈,哪怕在墓前。雅雅,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忘记?”诗薇慢慢从床上爬起“我必须搞弄明白,你明白吗?那是我妈妈呀---”诗薇声音十分沙哑。

  “可你弄清楚又能如何了,妈妈已经去世了,如果结果你没有办法接受,你难道要让我失去你吗?”

  “我不会的,我会代替她更好的活下去”

  “好,你能这样想就好。”诗涵沉默了一会“姑姑电脑里有一份视频,是临终前妈妈录给你的。我偶然听到姑姑与父亲的谈话,他们本来是想等你体热痊愈再告诉你的,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妈妈的死因,何况你从来都没有接受过爸爸和妈妈,有关他们的话题你就会非常敏感,情绪往往一发不可控制。我不想让你涉险,也只能当不知道了,你要去看吗?我陪你吧”

  诗薇慢慢起身,颤颤巍巍的走到诗涵面前,抱住诗涵边哭边说“我自己去吧”,诗涵早已泣不成声。

  诗涵先下了楼,客厅中姑姑坐着,父亲不断的转来转去,嘴中念念有词“诗薇千万没有什么事才好呀,怎么会发这么高的高烧呢?”

  “姐姐不是普通的发烧,难道爸爸不知道吗?”诗涵诧异的说到。

  霄楠听到声音,转了过来,脸上满是疑惑“不是普通发烧?那是什么?”

  诗涵看了看姑姑,姑姑脸上满是担忧,不断向诗涵使眼色,诗涵眼中满是不忍但她没有办法看着父亲被蒙在鼓里,就对姑姑说到“姑姑,爸爸有权利知道的,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事,难道爸爸连这个小小的真相都不能知道吗?能不能不要瞒着爸爸,也别瞒着姐姐了”

  “什么事?什么真相?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晓若?”霄楠神色不安,音量有点大。

  “诗薇,你怎么在妈妈房里?”大家瞬间被俊絜的叫喊声所吸引,姑姑和父亲抬头望上姑姑的房门口,诗涵暗暗叹了口气。晓若顿时慌了神,火速上了楼,霄楠和诗涵也跟了上去。

  诗薇端坐在桌前,看着电脑,看到姑姑冲了进来,就说到:“本来想用姑姑的电脑查个资料的,不想无意间打开了一个视频。”

  “诗薇,你怎么打开电脑的?你想查什么?”

  “姑姑以为密码能难得住我吗?好奇怪呀,姑姑为什么不问是什么视频呢?”

  “诗薇---”

  “那个视频你应该看过吧?”诗薇转头看着霄楠。霄楠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但他知道暴风雨要来了。

  俊絜一脸疑惑“你们在说什么?什么视频?”

  诗薇手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发抖,但左手还是按下了播放键。

  视频画质虽然不是很好,但辨识人还是没有任何障碍。视频中的人脸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流着鲜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整个脸几乎都被鲜血包裹着,最深的伤口瘀血呈现黑色,已经看不清楚面孔,但已经能看清楚这是个女子。女子身体很虚弱,好像无法睁开眼,但她用力睁眼看了看旁边,然后艰难的喘了口气,脸上时不时有鲜血流出,她好像在调动全部的力气,努力的说到:“薇薇,妈妈无法伴你长大,我希望将来的你能腹有诗书,生活无恙,健康成长,快乐一生。还有记得,妈妈很爱你,很爱你---”这短短的一句话,女子却说的十分艰难。

  视频刚一打开,霄楠就腿软瘫在了地上,姑姑泣不成声。诗涵也泪流满面,只有不明真相的俊絜呆呆的疑惑着:这个人是谁?

  诗薇用力关上电脑,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手紧紧地抓着桌边,她没有转过身,她擦了擦泪,但依然还是泪流不断的落下。

  “我听说妈妈当年非常漂亮,视频却毫无往日痕迹。姑姑不是说妈妈得了不能治好的病吗?”

  姑姑早已泣不成声无法回答,霄楠也是泪流满面。

  “我的生日是不是6月18日?”诗薇突然转身,看着瘫在地上的父亲,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腿不停的发抖,“爸,七岁那年既然叫了你一声爸,这一生就不会不认你,但你要瞒我到何时,我来问你来答,不要再骗我了。”

  “诗薇,不关哥哥的事,是我……”晓若本来想继续说,却被诗涵拉了拉衣袖停了下来。

  “生日是6月18日”霄楠低着头,低沉着声音说到。

  “妈妈是怎么死的?”

  “车祸”

  “我是怎么出生的?”

  “植雅……剖腹取出的”

  “你什么时候去国外的?”

  霄楠呆呆的看着诗薇,眼前的女儿早已不是以前的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眼中不断有眼泪落下,整个人像失去保护色的枯叶蝶,虚弱无力。他上前去拉诗薇,却被诗薇一把甩开。

  诗薇突然跑了出去,不顾大家的叫喊。诗薇又像之前在雪夜中奔跑的小女孩一样,同样的无能为力,同样冷的瑟瑟发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