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我就是在这种恐惧中长大的
千狐雨楠2020-07-19 19:482,437

  那天晚上小野彻夜未归。

  5019寝室的灯亮了一整晚,也许是在期末周后连宿管阿姨都忘了熄灯。

  诗薇回来之后一直呆呆的坐在阳台,望着暗沉的夜色,流了很多的眼泪。

  但这算哭吗?没有可伤心之处,只是泪水像屋檐上久雨后的积水一点点的落下来,这种疼痛早就不是伤心,没有大喊,没有责备,像抽不完的丝线,一团乱却根根分明。

  安宁透过寝室的窗户望了阳台上的诗薇一眼,但没有出去问起任何。

  安宁给小野打了很多的电话,但是小野都没有回应。那天晚上,她只能躺在床上,望着白炽灯,失眠了整整一夜。

  担忧着小野,也必须承认有那么一点不安心是关于诗薇的。

  早晨诗薇收到学校邮件,被带到教导处问话,她回来的时候,安宁早已经不在床上,小野凌乱的床铺表示出她仍然没有回来。

  诗薇望了望小野的桌子,居然有那么一点担心,但是她也没想着做点什么打消自己的担心。

  毕竟那天晚上看到小野和芷函在一起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冷小野的确是一个谜,但李诗薇却没有办法解开。

  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想起了谌之赫。

  中午时分。

  安宁推门而入的时候,提着一大包零食,安宁回家的火车票是今晚11点钟,前几天听她说路上要走两天,大概是她路上的口粮吧!

  诗薇略显木讷的望着桌面,始终没有望向安宁。

  安宁一直对诗薇的那件事情心有芥蒂。昨晚在诗薇回寝室之后她问了一句,诗薇也冷着脸没有回答任何,只是径直走向了阳台。

  后来她就放弃了问清楚的想法。

  安宁不免有点郁闷,寝室的空气沉闷到了极点。

  诗薇一直支着胳膊,双手撑着头,被清洗干净的长发不再黏黏糊糊,但也略显毛糙的耷拉在耳朵两侧,挡着她的脸。

  虽然刚才去教导处,不管老师怎么问,她也只是一口咬定不是自己做的。学校说一定会查清楚,她并非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只是这些从来都不是困扰她的点。

  世界给她多少善意,都在她的眼神和清冷的脸上。只是了了希望落空的时候,即便像是诗薇这样的人也有感受到强烈的无力感。

  诗薇突然注意到一盒鸡排饭轻轻的放在诗薇的桌上,旁边还有一瓶果汁。

  诗薇将头发拨到耳朵后面,抬起了头,安宁早已经转身朝着自己的床铺走去,什么都没说。

  诗薇望了一眼桌上的饭,眼眶中涌出一行清泪“安宁!”

  “昨天到现在,你还没吃饭吧!我刚刚去食堂了,给你带了一份。小野昨天晚上也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安宁抢先说到,却没有转身看向诗薇。

  “我是删了叶芷函的论文,可……”

  “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毕竟你那么聪明。虽然我也不喜欢叶芷函,我也知道叶芷涵总是找你的麻烦,但你……”安宁没有再说下去。

  诗薇慢慢起身,走到安宁身边“我是删了她的论文,但我没有删她的文献,更没有想让她退学。况且那是半个月前,这么久的时间,她完全有时间和能力完成学年论文,顶多熬几个大夜。但她没有那么做,就代表她根本就不想留在爱因顿。

  她早就可以闹大这件事,却选择期末的时候,只是为了掀起众怒而已。”

  “啊?”

  安宁有点不相信,沉思了片刻,接着说到“就算是这样,为什么啊?诗薇,为什么就不能相安无事呢?”

  “诗涵是被收养的这件事情就是她抖出去的,诗涵那天晚上为了找我离校也是她闹大的。可能你们觉得这件事情不算什么,诗涵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但我知道舆论有多可怕,我不想我的妹妹走到任何地方都被说是养女,遭受不公平对待,被人指指点点。

  我只是给她一点点教训,即便是这样,却依然还是被她算计。

  安宁,你可能从来不会感觉到人言可畏,但我就是在这种恐惧中长大的。”诗薇伸手擦了擦眼下的泪。

  安宁久久没有说话。

  “我不是那种被人打了一巴掌还要问她手疼不疼的人,也不是看着别人伤害我身边人却依然无动于衷的人,但我也不至于卑鄙到去毁一个人的前途……”

  诗薇话未说完,就听到安宁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诗薇没有再说下去,安宁看了一眼诗薇,走到桌边去接电话,果然是小野打来的。

  安宁十分的着急,一接通就问到:“冷小野,你在哪儿?”

  “安……安宁,李诗薇呢?”小野吐字不是十分清楚,倒像是喝醉了一般。

  安宁放了免提。

  “李……诗……薇呢?”小野声音越来越小。

  安宁望了一眼诗薇,诗薇满是疑惑:“怎么了?”

  “你在呢?那个……我出门没带充电器,在我书桌右边抽屉的盒子里,你帮我送过来吧!我在……”

  “在哪里啊?你快说啊?”安宁听着小野忽强忽弱的声音有点着急。

  “在地球上,哈哈!本帅哥在保卫地球,电量不足,快给我送装备……”小野声音飘忽不定。

  安宁还未问清楚,小野就早早挂了电话,再打过去一直没人接听。

  安宁呆呆的望着屏幕,满是无奈,但还是十分着急的望向诗薇:“怎么办?她不会喝醉了吧?不是说海量的嘛。她也没说在哪里!这怎么找?”

  诗薇望着黑屏的手机屏幕,低了低眼,望向小野的书桌,桌上的东西稍显凌乱。

  床上的拉布拉多的公仔趴在床沿望着楼下。

  诗薇一把拉开小野的抽屉,找到那个盒子,伸手的打开的时候突然迟疑了几秒,收回了手。

  “怎么了?”安宁疑惑的望向诗薇“不是拿充电器吗?”

  安宁夺过盒子,着急忙慌的拉开了,却没有想到映入眼帘居然都是谌之赫的照片,虽然是不同年龄阶段的,但还是能够清楚的认出那个人就是谌之赫,还有一些未启封的信,五颜六色的。

  安宁顿时呆住了,自言自语:“这……这不是谌之赫嘛?怎么这么多照片?”

  安宁随手拎起一张“还有这张,怎么好像是小时候的嘛?”

  “冷小野怎么会有这么多谌之赫照片?这……”

  安宁瞪大双眼望着同样被震惊到的诗薇,想到了什么,一时语塞。

  诗薇瞥了一眼安宁手中的照片,安宁立刻放回了原处。

  “我去查查她在什么地方!”诗薇边说边合上盖子,将盒子放回了原处。

  诗薇转身的时候,心中五味杂陈。

  即便心中做好了准备,但是靠近事实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有点胆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灯下守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