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等我一下,我们回家
罗小煜2020-05-13 09:573,532

  这几日临安城最热闹的话题就是秦小爷成亲第二天去喝了花酒,还杀了姑娘,差点被冷面阎罗掐死在了牢房里。

  大家都在猜等秦小爷出来以后,冷面阎罗会怎么修理他,会不会把他扔到西湖里去喂鱼。

  相府的人听了慕不言的话,才一天就查出了御史中丞家的儿子张萧和这件事的关系。

  慕不言没有想到的是,人竟然真的是张萧杀的。

  这具无名女尸是张萧前几日强抢民女不小心打死的,不过人家是把尸体扔到乱葬岗了,可没想过要往秦长生这位小爷身上栽。

  赵伯琮就是做了个简单的手脚,让秦长生替张萧背了锅,不管是借谁的手整死了谁的儿子,秦家与张家都再难和睦了,建王府在朝廷就少了个劲敌。

  慕不言想明白之后,自嘲着冷笑了两声,她以为他整秦长生是为了她,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建王的手干净,相府的人查不到他头上。

  他们就以为是张萧那小王八犊子陷害了他们家宝贝少爷,时间有限也来不及找什么证据了,人证物证三分真七分假,都在三日之后一并呈上了临安府衙的大堂。

  升堂那日,他们还生怕御史中丞那老王八犊子做什么手脚,拼了命的要把冷面阎罗这尊大佛搬出去。不仅兵马大元帅慕不言来了,御史中丞张俊、建王赵伯琮都来了。

  秦小爷似乎是故意的,看见了那个混蛋王爷,就生生往自己娘子身上扑,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

  “娘子……你终于来救我了,我要跟你回家,我再也不敢随便出去玩了,我再也不敢喝花酒了,娘子,你带我回家好不好……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他是真的怕了,这里人多,慕不言又不好太发作,只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像在摸一条狗。

  “乖,别闹了,一会儿就带你回家”

  建王铁青着脸,秦小爷心花怒放,不得不承认,慕不言心里也是爽的。

  赵伯琮早就给高明发了话,不管是借张家之手弄死秦长生,还是借秦家之手弄死张萧,二者皆可,高明这几年的临安府尹也不是白当的,案子怎么审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张萧杀人是事实,秦长生还有冷面阎罗保着,明知道相府给的证据有真有假,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管御史中丞怎么给自己儿子找理由开脱,他都能有理有据的还回去。

  背后有建王,他怕谁啊。

  秦小爷全程都跪在堂前扒着自家娘子的腿不肯松手,慕大帅坐着也是坐着,时不时漫不经心的摸着膝盖上毛茸茸的脑袋,丘山从前养了条狗,就是这个手感。

  但这样的举动在外人看来亲昵极了,只怕不日夫妻恩爱,琴瑟和鸣之类的话又要传得沸沸扬扬了。

  赵伯琮看着是真的不爽了,在宣判的前一刻,他站了起来。

  “杀人偿命,高大人判秋后处决,礼法得当,不过……”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旁边正腻歪的两个人一眼“慕元帅,你不顾临安府衙禁令,私自探监,该当何罪啊!”

  “王爷强行把案子压制年后,枉顾大宋礼法又该当何罪呢?”

  “放肆!”

  “放你妹的肆啊,你吼我娘子干什么!”秦小爷还真像一条主人被欺负了的狗,冲上去对着建王就是一通乱吼“建王了不起啊,真以为小爷我怕你啊……”

  “大胆!”“小爷我天生胆子就大”秦小爷像个连珠炮一样,嘴还得极快“建王是吧,最近脚底板有没有生疮啊?”

  脚底板生疮?慕不言脊背嗖的一下就凉了,一身冷汗。

  她清楚的记得,秦长生诅咒过那个陷害他的人脚底板生疮,难不成他早就知道是建王从中作梗了?不会,他若早知道不会那么傻故意撞上去,此事于他得不到任何好处。应该是巧合吧,这位秦小爷见了谁都要说一句,祝他脚底板生疮。

  想到这里,慕大帅才松了口气。“好了”她终于站起身把秦小爷拉了回来,屈膝跪在了赵伯琮面前“下官知罪,任凭王爷处置”

  “慕帅,你应该还记得本王与你说过的话吧”

  “记得,那王爷也应该还记得下官说的话”

  她说过的话,说过的话!秦长生已是我夫,王爷手下留情……这个小纨绔,本王绝不留情!“杖责一百,以儆效尤!”

  “喂!男子汉大丈夫,你算什么东西,欺负我娘子,有什么冲小爷我来!”

  “好!”赵伯琮正等着这句话,答应得十分痛快“就打你,拉下去!”

  “秦长生身体弱,刚受过牢狱之灾,一百杖会把他打死的!”

  “慕帅这么快就心疼了?”

  “我与我娘子闺房之乐关你屁事啊”

  秦小爷是心底里讨厌这个道貌岸然的破王爷,一个好脸,一句好词都不给他,回头便冲自家娘子浅浅的一笑,语气都放缓了许多。

  “娘子,等我一下,我们回家”

  最后这个苍白的笑和这句有气无力的话,像一颗石子掷进了慕不言平静了十九年的心,激起阵阵涟漪层层细波,汇到眼眶暖到发虚,揪到胸口一阵闷疼。要打她的是青梅竹马的伯琮哥哥,要保护她的是自己要杀的仇人。

  行刑的人看建王脸色都下了死手,才四五杖下去就见了血。

  秦小爷要强,他就趴在堂前,咬紧牙关硬是没让自己出一点声音,相府的人都在求建王留情,可这黑脸王爷被他气得不轻,哪里肯收手。

  他有什么错,一没杀人,二没放火,十九年前的冤案,也与他也没有半点关系。

  不,我在想什么……

  秦家的人都该死,就算被打死了,也是他咎由自取!

  血肉摩擦的声音一声声入耳,他后背接着下身血肉模糊,一地殷红,秦小爷额头上都是冷汗,大口喘着粗气,破天荒的是竟然没有晕过去。

  “娘子……娘子……我,我再也不敢喝花酒了……”

  傻子!草包!到现在还以为是你喝了花酒惹的事,你是不是没长脑子啊!你爹好歹也是丞相,把你养这么大,就教了你这些吗!

  直到血流到脚边,染红了衣角,慕不言终于忍不住了。“够了!”她厉声呵住了他们,解下外套,盖在了他身上,她知道他好面子“送少爷回府!”

  “继续行刑!”她越护着他,赵伯琮就越不爽。

  “他是我在合欢殿上亲手选的夫君,王爷还要行刑,下官待过!”

  “本王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赵伯琮”慕不言冷冷的抬头“你真的变了……”

  他是变了,他从十九年前就变了,他可以温文尔雅,但绝不会再懦弱可欺了。就差那么一点,若他早点认出她来,那七日,哪怕她只见他一次,他都绝不会让她嫁给秦长生的。

  纵使眼前的人冷若玄冰,他终究都没能下得去手打她。

  秦小爷是被抬回相府的,不看病,也不吃药,连水都不肯喝一口,一直嚷嚷着要找自家娘子,相府的人也没有办法,只能把自家少爷送来帅府了。他们也聪明,生怕冷面阎罗不去看自家少爷,竟直接送到慕元帅卧房里去了。

  “丘山!”看见他就烦“扔出去!”

  “慕帅,这……”

  “娘子……你别扔我……”秦小爷面无生气,说话都没有力气了,脖子上还留着自己的指痕,好不容易把自己撑在了床头“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去喝花酒了,你就原谅我好不好……”

  他刚说完就倚着床边一阵猛咳,全身的血,满头都是虚汗,脸色苍白得就像一片纸一样,好像一碰就要碎掉。慕不言不愧疚是不可能的,她知他从小生在临安,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不过是个无知的纨绔子弟,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这样的疼。

  但这种感觉,真的是讨厌极了,她怎么可以对秦家的人有愧疚!但不得不承认,秦长生这张脸真的是她见过顶漂亮的脸,白瞎了这张好看的脸。

  “叫军医来照顾他”

  “娘子……我身上好疼,你别走,陪我说说话好吗?”

  “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

  她是没什么事的,只是这突如其来的心软,让她很不舒服。

  刚刚走出门口,身后一阵霹雳吧啦的声音就让她停住了脚步,是秦长生摔下了床吧,慕不言顿了顿,还是抬脚离开了。但如果她此时回去看一眼,就会发现碎掉的是桌子,是床上的人一掌拍碎的。

  赵伯琮,你给小爷我记好了!

  慕不言进了书房就没出来过,当年,当年她确实还太小了,小到以为宋皇十二道金牌送到朱仙镇,召父亲回朝,是心疼父亲打仗辛苦。

  那一年的除夕记忆都是模糊的,只记得父亲、哥哥,张宪将军被抓入大牢,母亲带着她逃出临安被秦桧追杀,一跃下山崖,她摔在母亲怀里才捡回一条命。

  老天爷给了她一条命,不是让她偷生,而是让她重生。

  她掉落的山崖没有名字,她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丘山,丘山为岳。救她的那户人家姓慕,她给自己取了个名字,慕不言,过往不言。

  她修养了一年,七岁北上从军,唯有立下战功,才能重回朝堂,重翻旧案。

  在那之前,她也是想过去见见伯琮哥哥的,但岳氏满门皆是叛党了,皇子岂能说见就见。三年青梅竹马,细雨微风,敌不过一夜的腥风血雨。

  祁蒙将军认出了她,授她武艺,教她兵法,一步一步把她提拔上今天这个位置。

  十九年了,她在大雨淋漓的泥浆里押过粮草,在恶臭死人堆里插过旗帜,无数次死里逃生,无数次鲜血淋漓,她活成了父亲的样子,也带着岳氏英魂回到了临安。

  那些稚嫩懵懂的儿女私情,早就被这十九年的血洗得一干二净了,此番,秦家,张家,还有那些背叛父亲的人,我岳未雪,一件件与你们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