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叫我声夫君听听?
罗小煜2020-05-18 16:213,777

  托了建王的福,他们夫妻二人琴瑟和鸣这下算是临安共知了。此事闹得这么大,不惊动耶律寒是不可能的,但从始至终,柔儿都没有收到他任何指令,一连十几日,他就像消失了一样,再未出现过。

  今夜冷萧再起,她才如约而至。

  他召她来只问了一句,赵伯琮和慕不言可是旧识?

  柔儿能查到的,赵伯琮与慕不言并不相识,但赵伯琮有个青梅竹马叫岳未雪,是岳飞的女儿,脚踝处有个雪花样的胎记,十九年前已经死了。

  耶律寒颔首,苍白的一笑。

  未雪……岳未雪,靖康耻,犹未雪,岳家恨,犹未雪,好名字啊,看来我猜得是不错的。

  柔儿注意到了,少帅从前都是使轻功飞走的,但今日却是徒步离开的,还是扶着树干慢慢走的。

  秦长生伤得很重,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好不了的,于是就死皮赖脸的在慕大帅的帅府里住了下来,反正这也是朝廷名正言顺赐给他们的新房。

  慕不言派了军医去照顾他,她正忙着计划怎么把张萧的老爹张俊拉下水,根本没工夫搭理他。

  秦小爷前几日不能下床,府里还算清静,后来能走路了,就四处蹦跶聒噪得很。

  帅府里冷冷清清的,他自作主张置办了好多物件,把慕大帅平日里练手的兵器都换掉了,种了一片红红绿绿的花花草草。

  还嫌弃帅府里的饭菜不好吃,竟然花了十倍的价钱挖来了临安一品香的厨师。

  更过分的事情是,秦小爷竟然还动手改起了慕大帅房间里的陈设,她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走错了屋子,纱纱帘帘的都是些女儿家用的东西。

  慕大帅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这位小爷,叼着狗尾巴草指挥着下人们搬花洒扫。

  不过只要他不烦她,她就不会去找他的麻烦,有计划了就把他拉下水,没事的时候就安安静静各不打扰,如此也甚好。

  但秦小爷显然不是这么安分的人啊,越往后就越喜欢缠着她,甚至还要亲手动手给她洗脚。

  慕大帅烦了,不知道把他轰出府门多少次了,他还总有千奇百怪的办法回来,然后咧着一口大白牙,贱兮兮的叫她“娘子,娘子?”

  要不是丘山拦着,她当即就会锤死他。

  也主要是因为事情进展的不顺利,慕大帅心里烦。

  时入深秋,张萧秋后问斩也没几日了,但死一个张萧确实无所大用,张俊本人才是罪魁祸首。趁着还有十几日光景,让他们父子在刑场团聚,黄泉路上也有个伴。

  张俊和他儿子张萧一个德行,都喜欢养女人。

  据说他是临安城最大的青楼,鲜花满月楼的幕后老板,慕不言这几日前前后后派了很多人去查探闲花满月楼,可基本上套不出什么话,还白白搭进去好几千两。

  今晚丘山来找她报账,她正愁有气没处撒,秦小爷就端着晚饭屁颠屁颠的跑进来了。

  “娘子,是不是还没吃晚饭啊……我……”,他还没说完,冷面阎罗大手一挥全给他掀出去了,还好他闪得快,把怀里的食物护得严实。

  “娘子……浪费粮食多不好?好多难民都没得吃呢!”看这主仆二人脸色都不好,秦小爷才发现了其中的关跷。

  “你们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小爷我帮你去揍他!”

  “敢惹我娘子,是脚底板没长过疮吧!小爷我打不死他……”

  “行了!出去!”听他叽叽喳喳的,慕不言恨不得把他头拧下来。

  秦小爷鼻子灵得很,刚进门就闻到丘山小哥身上有一阵浓厚的香粉味了,这味道从哪里来的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贱兮兮的冲着这板正不阿的丘山小哥一笑。

  “丘山小哥,你不乖哦,最近可是寂寞难耐了……”

  “姑爷,我,我没有,我是办公事……”丘山年岁小,被他这么一问,脸都红了。

  “你就扯吧”秦小爷把饭菜放在了桌子上,吊儿郎当的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年纪轻轻,眼光不错啊,小地方还看不上,专门去鲜花满月楼那种大地方”

  “我娘子能有多大家产啊,那种地方,去个四五次就两袖清风了,不过,你们军营这种勾当都能报账啊?我能去当兵吗?娘子?”说完还冲着自家脸沉得像冰块一样的娘子抛了个媚眼。

  “你在跟踪我们?”慕大帅的关注点总是格外清奇。

  “开玩笑,这还用得着跟踪?”秦小爷拍着胸脯说“临安城里那条花街,那条柳巷,小爷我没去逛过啊,鲜花满月楼可是青楼之首,闻着味小爷我都知道,那里出入的都是些达官贵人,里面的人都猴精猴精的,像丘山这种木头,只会被人坑”

  “这么说来……你有办法……”慕不言好不容易给了他一个笑脸。

  “那是自然,小爷我可是常客,里面有很多别样的勾当”他意味深长的朝自家娘子挑了个眉,突然想到自己上次喝花酒的经历又开始连忙撇清了。“不过,小爷我都是去那里喝喝酒,看看花姑娘,我可是很洁身自好的,娘子你千万别误会”

  “什么别样勾当?”

  “想知道?夫君我带你去看看不就行了”

  “好,现在就去!”慕不言这次答应的倒是十分爽快。

  “那你叫我一声相公听听?嘻嘻嘻……”

  他又咧出了他一嘴白牙,木头丘山听得脸都红了,连连回避,不小心听到了自家主子闺房之乐,能不尴尬吗?

  “秦长生,你别给脸不要脸啊!”慕大帅眼睛都快喷出火了。

  “那小爷我总不能白白给你当苦力驱使吧……”秦小爷朝天翻了个白眼“这样吧,夫君我带你去看看他们的勾当,你就每天晚上陪我吃晚饭,不亏吧”

  “好,我答应你”如果假笑能颁个奖,慕大帅当之无愧。

  秦小爷满心欢喜的就去换衣服了,还特意嘱咐了丘山要把他端来的饭菜都吃了,不能浪费。

  要去鲜花满月楼这种高级会所,自然得选一身能镇得住场子的衣服。他就这样把冷面阎罗慕大帅晾在门口等。

  出个门还磨磨唧唧的,要不是有事相求,她早就冲进去把他暴打一顿了。

  秦小爷选了半天,最后选了件狐红色的衣服。

  没错,就是在合欢殿夜宴上穿的那件。

  慕大帅发髻束的像个男人,她常年习武身形板正,一身湖蓝色的衣衫英姿飒爽,秦小爷细皮嫩肉的,生的娇俏,不得不说,他眼光还是不错的,蓝色配红色,绝配啊。

  只是乍一看,还真看不出来谁是男人,谁是女人。

  鲜花满月楼就在西湖边上,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青石路面尽是细小的黄花,微风吹来也不见丝毫凉意,但即便是深秋桂香都盖不住这里的风尘味与脂粉味。

  满眼张灯结彩,灯红柳绿,男人妖媚的像女人,女人妖媚得不像女人。

  她想起了边境的寒沙衰草,孤山冷月,眼前的一切都觉得无比讽刺。月亮都是同一个月亮,这里的人锦衣玉食,歌舞升平,那里的人食不果腹,满目疮痍。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耶律寒带着金邦铁骑走进这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定像极了豺狼。这片土地上的王权贵胄们,到底几时才能闻到边境的血腥!

  秦小爷一路都在给自家娘子介绍临安城各种好吃的好玩的,慕大帅脑子里都是战士沙场的将士们,根本不和他搭腔。

  直到走进鲜花满月楼,她才知道自己刚刚所见,不过是皮毛。

  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这是唐时孟郊登科时所作,但现在是临安王权贵族所看了。这里楼高五层,花团锦簇,连姑娘都是以花字牌命名的,也难怪秦长生闻都能闻出来。

  各种花的香交织在一起,香得让人恶心。慕不言进来的时候,还下意识捂了捂鼻子。

  秦小爷刚踏进门槛,老板娘就扭着身子迎了上来。“秦小爷,您可是有日子没来了,听说您前些日子出了事,我还以为,我们这鲜花满月楼以后再也做不成您的生意了……今天怎么着?还是老规矩?”

  “什么……什么老规矩啊,小爷我和你不熟……”秦小爷心虚的躲躲闪闪,这里的人也很是上道,听到老主顾这样说,就知道今日是不方便了。

  “哟,这位公子瞧着眼生,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吧……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

  “去去去……”秦小爷忙把她赶走了,生怕她烦到自家娘子“把你们排单拿过来,再上壶好茶,有需要小爷我在叫你”

  他怕被人认出来,还特意找了个角落坐着。

  “怎么样啊,娘子,今日开了眼了吧,你们边境没有这么好看的楼吧”

  慕大帅不紧不慢的倒了杯茶,嗯……是清莲茶,入口清甜,滋味甚好,要入冬的时节,竟然还有用莲花做的茶叶,可刚刚入喉,她就被小厮呈上的价码,惊得呛了个好歹。

  “娘子,怎么了?”

  “没事,没事”慕大帅顺了顺气“一壶茶就二百两,还真是开了眼了,我算是知道丘山那几千两都花到哪里去了”

  “跟着夫君出来还能让娘子花钱吗?”秦小爷得意洋洋的从怀里掏出来一沓银票拍在了桌子上,好像这鲜花满月楼从此以后就是他的天下了“今日随便喝随便玩,小爷我包场,娘子只管尽兴。”慕不言点了点头,有个人给她报销也是不错,这么贵的茶,钱都花了,再多喝几杯。

  “娘子喜欢这茶?”

  “二百两的茶,能不喜欢吗?”

  慕大帅只是随意的一句话,没想到秦小爷却上了心了,高声叫来了小厮。“这种茶叶你们还有多少,全送到帅府去,然后往相府去结银子……”

  “秦小爷这就见外了,区区几斤茶叶,哪敢让秦小爷破费,就当贺秦小爷新婚之喜了”

  “算你们还有眼力劲”

  秦小爷在自家娘子面前赚足了面子,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清浅,就像春日里和煦的阳光,洋洋洒洒。

  这张干净的脸就像一汪甘泉涌入了慕不言的血液,冲淡了杀戮与血腥,带来了宁静与美好,他就像个孩子,因为几斤茶叶,几分面子就能开心得上天,还是个干干净净的孩子啊。

  她笑着摇了摇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不倾国不倾城,却让秦小爷看得如痴如醉。“千金难买佳人笑,娘子,你笑起来真好看”

  我笑了?我竟然笑了?我十九年都不曾笑过了……她哑然得连手中的杯子都放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