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娘子,给夫君笑一个
罗小煜2020-05-07 07:313,981

  绍兴三十一年,临安城在入冬前最大的一件事,就是驻守楚州十八年的慕不言将军回朝了。

  风起旌扬,马践枯草,她停在临安城门口,抬眼久久的望着残破不堪的城楼,十九年风雨飘摇,大宋都城的牌匾都若有似无了。

  慕不言下意识紧了紧右腕的袖子,旧伤又开始疼了。

  两个月前,金国撕毁了用岳飞性命换来的“绍兴和议”,大举攻宋,宋皇赵构派丞相秦桧再次北上和谈,和谈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让冷面阎罗慕不言撤出楚州。

  朝堂里只知这位慕将军出生山野,七岁从军,受大将军祁蒙一手提拔,枪法天下一绝,为人狠辣,素有冷面阎罗之称。

  自从祁蒙将军战死襄阳,她就成了大宋唯一可以和金邦平南主帅耶律寒匹敌的人了。

  今日大军回城,慕不言在城门口停了许久,直到丘山小声提醒了她一句,才驱马行进临安,十九年了,临安变了很多,但空气中的血腥味,还如当年一样浓厚。

  “臣慕不言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若不是亲耳听到她的声音,满朝文武都以为他只是生得瘦小秀气些罢了,谁能想到让人闻风丧胆的冷面阎罗会是个女娇娥。就连准太子建王赵伯琮,都抬眼多上了几分心。

  “慕将军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宋皇赵构已是老态龙钟,但帝王之气未减分毫“为我大宋戍边十八年辛苦了,今日若有所求,朕必定应允”

  她冷冷的抬起眼,看了站在旁边的建王一眼,然后一语惊人。

  “回皇上,臣浴血疆场十八年,早已没有女儿柔情了,如今已年方二五,求皇上恩准,能在文武百官众位公子中择一位夫婿。”

  女将军公然选夫,这事可新鲜了,满朝文武当即便面面相觑,议论纷纷了。

  宋皇的大方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一旨御令,命建王亲自操办合庆殿夜宴,满朝文武家的适龄公子均要出席,还亲赐兵马大元帅之位,专门允了座帅府做新房之用。慕元帅出阁,将以公主规制筹办,普天同庆。

  久混官场的人,政治嗅觉都是极为敏锐的,自从十九年前岳飞伏法,宋皇赵构就再未封过什么兵马大元帅了,冷面阎罗一个女儿身,现在还嚷嚷着要嫁人,控制起来容易极了,封个元帅既安抚军心,又大显仁德。

  兵权当头,顾不得她老,也顾不得她心狠手辣,脾气不好了。

  几乎所有朝中官员都盼着能与这位兵马大元帅攀上姻亲,包括已经娶了王妃的建王。

  合庆殿夜宴,几十位世家公子们早早就到了,一个个粉头细面,花枝招展的,还相互寒暄,对各自的行头评头论足,就像青楼里任人挑选的姑娘,甚至连作风简朴的建王都换了身新衣服。

  慕大帅来的晚,她一身银白软甲,发髻像个男人一样高高束着,眼中带剑,眉尾带锋,随意扫视了一圈,目光直直的停在了上座那袭浅黄色的衣衫上。

  他还如当年一样,面容朗润,眉眼似水。

  她顿了好久,漫不经心的抬手,随意指了指角落里正在和隔壁桌划拳喝酒的狐红色衣衫。

  “就他了!”

  扔下这三个字,慕大帅头也不回的走了。

  建王看了看她指的那个人,脸黑了一半,她选的不是别人,正是丞相秦桧唯一的儿子,秦长生。

  相府这位少爷体弱多病,直到三年前才能下床走动,所以取了“长生”这个名字,他也没别的本事,就是生的娇病俊俏些,临安城里再也找不出比他更好看的男人了。

  这位小爷吃喝嫖赌样样都沾,还得了个诨名叫“秦小爷”,是出了名的小纨绔。

  礼部把婚期定在了七日之后,说是慕帅亲自选的好日子。这七日,建王赵伯琮屡次往帅府递拜帖,都不得而返。

  大婚那日,天沉闷的厉害。

  却依旧阻止不了临安城这桩最大的喜事来临,万人空巷,鲜衣怒马,十里红妆,从相府到帅府一路红绸接天,红旗招展,锣鼓齐鸣,红色的鞭炮纸从街头纷飞到街尾,像是空气中血腥凝结成了片。

  在朝在野的官员,能来的都来了,不能来的也都送来了贺礼。连续吃了七日闭门羹的建王爷也到了场。

  但惊掉众人下巴的是,新郎倌居然全程蹲在角落里斗蛐蛐,新郎子走进喜堂的时候,依旧穿着那身银白软甲,带来一队亲兵皆着白甲,不见丝毫喜意。

  她围住了大堂,撤下了礼部的礼仪典司。

  “我们习武之人,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你给我已亡至亲磕几个响头,你我就算结为夫妻了”慕不言面无表情的开口。

  “好啊好啊”秦小爷满心欢喜的起身,跪倒堂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如此可不行”慕大帅一声冷笑,一字一句的砸了出来“大喜的日子,自然是得见红的”

  “你放屁!”秦小爷像是被人按了开关,蹭的一下跳了起来“这是哪里来的破规矩!”

  “你若不行此礼,我就让他们把你扔到西湖里去喂鱼!”

  她带着亲兵进来自然是有用的,众臣都知这位慕大帅出生山野,但大喜之日见红,哪里都没有这样的规矩。

  建王赵伯琮看着都笑而不语,朝中大臣也都莫不敢言。

  “你不要太过分了,小爷我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你……”小纨绔话还没有说完,堂上的白甲兵将都围了上了,他秦小爷从来不吃眼前亏,认了个怂“你,你说的对。”

  慕大帅背对着堂上,仰天闭眼,额头撞上地板的声音煞是好听,比战场上的刀枪剑戟好听得多了。一声一声像是撞上了胸口一块腐烂的肉,苍劲有力,余音绕梁。秦小爷额头已隐隐现出血色,她还是没有叫停的意思。

  在座宾客也不乏秦桧亲信,堂堂丞相之子竟然在大喜之日公然被这样羞辱,终是有人坐不住了。“慕元帅,不知您故乡何处?下官倒不曾听闻我大宋有什么地方的大婚是不着红妆,还要见血的”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说话的是建王“张大人,您孤陋寡闻了”

  建王都开口说话了,在场众臣便都不敢再多言一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位孱弱的纨绔公子磕头磕到满额头血。

  说来也是奇怪,丞相府这位小少爷从来就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主,依照他往日的脾气,就算敌不过这冷面阎罗,也会闹得天翻地覆的,今日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让她折辱了去。

  “慕帅,他晕过去了……”

  “带他去好好醒醒脑,招呼不周,各位自便”

  慕大帅抬脚就出去了,始终都没有看堂前晕倒的人一眼。

  未拜天地,未拜高堂,如此就算行完成亲礼了?这喜酒喝得众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但赵伯琮这趟喜酒喝的还是挺值的。他原以为这位兵马大元帅嫁入秦家,会助秦桧势焰更涨,没想到是在秦家安了根毒刺啊!

  两位新人虽不对付,但宋皇御赐的婚礼,礼部亲办,喜意正浓。

  秦小爷醒来之后,额头上草草缚了根红菱止住了血,然后又跟个没事人一样,又跑到喜宴上吃吃喝喝喝,玩玩闹闹了。众人都止不住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新婚之日就来个这么大的下马威,以后能有好日子过才怪呢!

  但秦小爷笑得像朵菊花,不知道的还以为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帅府宴席日暮才散,闷雷一阵接着一阵,要下大雨了,众人也都匆匆回了府。

  红室双烛照,妆嫁伴随之,新房布置的喜庆,慕大帅已经喝了好几壶闷酒了,一身白衣冷着脸,像是在参加葬礼。

  秦小爷额头缚着红菱,醉醺醺的闯进自己的新房。

  酒壮怂人胆,他竟迷迷蒙蒙抬手就捏住了这冰山美人的下巴。“娘子……来,给夫君笑一个……”

  慕不言当即就冒了火,把酒杯重重的拍在了桌上,自己堂堂兵马大元帅,竟然被当做青楼女子调戏,但她还未发作,面前红彤彤的人就又开口了。

  “不笑啊,那夫君给你笑一个……”他说着,嘴角果真弯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他本生得俊俏,醉意朦胧的,平添了许多姿色。

  慕大帅站起身,只一拳就把他揍晕在地了。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接踵而至,把这十里红妆都淋了个稀碎。

  她心里头闷得厉害,任凭雨水一遍一遍从头冲刷到脚,秋雨寒凉,冰冷刺骨,她心中的怨,用他的血洗不净,心中的恨,用他的命也解不完。

  手里的寒枪毁天灭地,像是要把临安城劈开。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枪出如龙,寒锋凌厉,在对面的假山上重重的勾出了“精忠报国”四个大字,横眉冷对,顺着雨水吞了口气,长枪直入,刺破了“国”字,刹那间,这块礼部千挑万选的好石头,碎了一地。

  慕不言发泄完,长舒了一口气,抬起脸,任寒凉的秋雨冲走眼睛里流出的温热。

  “慕帅新婚之夜,习惯舞刀弄枪?”

  一柄油纸伞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头顶,是建王赵伯琮,他一身玄服,看着她微微一笑,朗润如星月“本王初见慕帅,就觉十分眼熟,好像从前在哪里见过?”

  “参见建王”她低了低头“下官出身山野,污了王爷慧眼”

  “慕帅巾帼不让须眉,更是我大宋栋梁,如何就择了一个那样的纨绔做夫婿了?”

  “那王爷呢?”她仰着头问他,秋雨冷得彻骨,都不及他这一句话寒凉“三年前,王爷迎娶王妃的时候,心里可疼?”

  眼前的人棱角分明,脸色白的发疼,眉尾一道狰狞的伤疤,发湿漉漉的紧贴着额头,满眼都是倔气。她好像一个人,一个十九年前就已经不存在的人。

  想到那个人,赵伯琮眼神都虚焦了。

  “慕帅所言何意?”

  慕不言回头咽了口气,把无数的情绪都吞到了肚子里。“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大胆!”建王一声怒喝“此乃叛党之词,慕帅慎言”

  “王爷也觉得他是叛党吗?”

  “本王不知,当年本王还太小了……”他低眉看了她一眼,想到那个人,语气都柔软了许多“那桩案子父皇钦定,慕帅若想在临安平步青云,往后便不要在提起此人”

  “那下官再换一句吧,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

  “慕帅……”

  “下官告退”

  她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走出了油纸伞,秋雨淋在身上,比方才冷了数倍。

  他是谁啊,他如今是权势滔天,静时温文尔雅,动时威震四方的建王,他是内定的太子爷,大宋江山未来的主人,他早已不是十九年前那个伯琮哥哥了。

  大雨淋漓,水雾漫天,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廊下转角之处,还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这个人红衣分明,酒意正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