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我再也不敢喝花酒了
罗小煜2020-05-09 11:353,287

  冷面阎罗慕不言嫁给了相府公子秦长生,临安城内最头疼的除了建王赵伯琮,就是那个金邦女探子的主人,金国平南主帅耶律寒了。

  尽管今日临安朝局是他一手策划,但他着实没有想到,慕不言会那么便宜就嫁给了秦长生。

  三年来,夜深为时,冷萧为号,柔儿每每见他,都是在临安城郊的幽林深处。她从未见过他的脸,他总是带着银色的面具,背对着她,手里一柄玉箫,冷得就像天上的月亮。

  “不要再去丘山军营里送死了,你不是她的对手”

  “少帅让秦桧滞留楚州,不就是为了处理秦桧在临安残余势力吗?凭空多出来个慕不言,实在碍事”

  “本帅什么时候说过要处理秦桧了?”面前的黑影慢慢转过了身,她依旧不敢抬头看他“你是我朝培养的最出色的探子,本帅花那么多功夫把你送入临安朝堂,不是让你来耍这种小聪明的”耶律寒漫不经心的拍了拍领口的灰尘“至于慕不言,她与建王可是旧识?”

  “属下不知,已经在查了……”

  话刚落音,耶律寒结结实实的一脚就踹上了她的胸口,柔儿身子都没有斜一下。“你在他身边三年了,竟然连他身边的人都没有查清楚,你知道的,本帅一向不留没本事的人。”

  “少帅恕罪,三日之后,属下定给少帅交代”

  “明天我就要知道”

  “诺……”他言辞似剑,她亦不敢违抗。

  “还有,最近不要轻举妄动,慕不言不是个善茬”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老话说得好,想要征服宋人的花花江山,首先就要征服宋人那颗柔软的玻璃心。

  慕不言,看来十三年前的阴明湖,水雾朦胧,兵戈剑戟,火光连天,你都忘干净了。

  或者还有什么是比第一次吃败仗更值得你铭记的。

  临安的夜比边境安静多了,秦长生被抓捕入狱的消息,传到帅府的时候,慕不言才刚刚睡醒,相府的人已经在她面前哭哭啼啼求了一个时辰了。

  他们家少爷自小体虚,身娇肉贵,眼下又要入冬了,是万万受不得天牢那种阴冷的地方的。

  慕不言听着心烦,把一干人等全都轰了出去。

  这不过才一个晚上,秦长生这个怂货能惹出什么事情,临安府尹还敢抓他,是问天借了胆子吗?

  临安府尹的胆子,自然是问建王借的。

  秦小爷那么傲娇,昨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自己媳妇扔出军营,面上无光,索性就找了自己几个狐朋狗友去了酒肆,还特意找了几个花姑娘,喝喝花酒,想把自家那冷面阎罗气死。可没想到秦小爷酒量不佳,喝着喝着就晕了。

  醒来之后,天就黑了,自己竟然躺在临安大街上,浑身都是血,手里还拿着一把荧光铮亮的匕首,旁边竟然还躺了一具血淋淋的无名女尸,把这位小爷吓得差点尿裤子。

  他刚想大叫救命,临安府尹高明就带着人不由分说把他抓走了,还是用链子锁住的那种。

  建王府管事亲自报的案,他哪里敢懈怠。

  秦小爷拼命的解释,家父秦桧,家父秦桧,家父秦桧!

  高大人如何肯信?毕竟,全临安都知道相府少爷刚刚和慕元帅完婚,就那冷面阎罗,能让自己刚成亲的夫婿出来喝花酒?

  人刚押到天牢,火光明亮之处,秦小爷洗干净了脸,这位高明的高大人当场就傻眼了。

  放了就是得罪建王,不放就是得罪丞相,现在已经骑虎难下,唯有和建王一条心了。

  慕不言撵着衣角皱了皱眉,没想到赵伯琮下手会这么快,杀人偿命,这是不给秦长生活路了,不得不说,此计甚妙,坑了秦家还收了临安府尹,一箭双雕。

  高明跟了建王事情也做得绝,不仅不让相府任何人探视,连送床被子送口吃的都不允许。

  说是要等秦桧回来再行审问,北上楚州,一去一来仅路途就需两月有余,马上就要入冬了,这位身体虚弱的小少爷用不着什么严刑拷打,单单被关在天牢里两个月,吃不饱穿不暖就能被折腾死。

  这几日,相府的人求遍了与秦家走得近的大臣们。

  但他们那些人都各自为利,若看不到实打实的好处,谁会为了他们家一个傻儿子公然与建王为敌。再说了,人家可是兵马大元帅的夫婿,正主都不着急,他们跟着瞎起什么哄。

  眼看已经过去四五日了,冷面阎罗还是没什么动静。

  “慕帅,我们真的置之不理吗?毕竟姑爷他……”丘山都看不下去了。

  “在等两天,让他在牢里好好吃吃苦,以后就知道要听话了”

  她是不能让秦长生就这样死的,还没动手,挡箭牌可不能先没了,还有,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心中的怨,心中的恨都是真的,赵伯琮娶得王妃,她就嫁不得纨绔吗!

  只是这一拖就拖了七八日,刚进天牢,一双黑乎乎的手抱着她的腿就开始痛哭流涕了。

  “娘子,你终于来救我了,啊……这里好黑啊,你知不知道我好害怕啊……”

  “这里还有老鼠啃我的手,蟑螂啃我的脚……他们还不给我饭吃……”

  “娘子,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乱喝花酒了,你快带我出去……哇……”

  天牢里黑黢黢的,阴冷潮湿,角落里还有四处乱爬的虫子,一地稻草,连床都不给他弄一个,秦小爷这七八日没洗澡,满身都是泥,一股子霉味,伤心哭嚎得不能自已,就像一只被人丢弃的狗,他发誓他堂堂秦小爷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别碰我,脏”慕不言冷着脸一脚就踢开了他。

  “哦”他眼里的泪含苞待放,脸都气成了一个包子“那我们回家,我洗干净了再抱你好不好?”

  “你杀了人”慕不言好声没好气的说“我救不了你”

  “小爷我没杀人!”秦小爷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堵着天发毒誓“小爷我向来敢作敢当,谁诬陷我杀了那女的谁就脚底板长疮……”

  他喋喋不休聒噪得很,把陷害他杀人的那个兔崽子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不知道建王此刻脚底板痒不痒。

  “我只问你一句,那日和你一起喝花酒的,还有谁?”

  “还有……”他眼咕噜转了一圈,想起了一个要紧的人“还有御史中丞张俊的儿子张萧,他竟然丢下小爷我一个人跑了,简直不是人,亏我爹还和他爹是好朋友”

  御史中丞张俊?慕不言扬了扬嘴角,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问完话转身就走,秦小爷扒着自己的救命稻草就要跟上去,慕不言只轻轻推了他一把他就摔在了对面的墙上,她本想回头警告他一句别在动手动脚,要不然就把他扔到西湖里去喂鱼,但抬眼看到了对面墙上的字,就再也动不了了。

  灰尘覆了十九年,被秦小爷这么一撞,落下去大半。

  这字迹太熟悉了,刹那间她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热泪盈眶。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她轻轻扶过字迹,好像还能闻到当年残留的血腥。天日从不昭昭!神明也从不清明!还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我岳氏当年受过的冤屈,你秦长生今日可受了?

  “娘子,你怎么了?你在看什么啊?给我也看看呗!”

  慕不言回头就掐住了他的脖子,眼眶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了,脖颈上都是暴起的青筋,活脱脱一个阎王爷。手中的力道只要在重一分,这位细皮嫩肉的小少爷就没命了。

  秦小爷难受得紧,话都说不全整了“娘子……娘子……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再也不去喝花酒了,娘子……”

  这一声声娘子,唤回了她半分理智,重重的把他摔到了地上。

  秦小爷咳了一地的血便晕死过去了。

  慕大帅长舒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不耐烦的踢了踢地上的死人,他没有丝毫反应,是实在没办法了她才勉勉强强的蹲下身探了探他的脉搏。

  身体弱不假,倒也还挺能忍。

  “来人”她站了起来冲着外面叫了一声“叫大夫来给他看病,顺便和高大人说一声,三日之后,立刻升堂,若罪名属实,该杀就杀”

  “慕帅,这……”

  “怎么?”慕不言冷冷的回头“你们临安府衙就是这样做事的吗?案子都要一并积压到年后再审吗?要不要本帅上报御书房问问啊?还是你觉得本帅没有权力决定自己夫君的生死啊?”

  “不敢,不敢”

  这小狱卒刚刚亲眼所见,就因为出去喝花酒,她差点掐死亲夫,哪里还敢惹她。

  慕不言从临安府衙里出来,相府的人就在门口等着了“只有三天时间,要想救你们家少爷,得从御史中丞家的儿子下手”。

  秦桧与张俊狼狈为奸,让他们狗咬狗,可比自己动手精彩多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帅府的,牢房里血书一遍一遍在脑子里回放,临安大街四处都是血的味道,头顶金灿灿的琉璃瓦,脚下沉甸甸的玉砖石,好像都附着岳氏英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岳氏孤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