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这是哪儿?怎么那么熟悉
火锅串串2020-06-21 20:306,846

  好累…好困…

  “罗悦兮。”“罗悦兮。”“你怎么了?”

  谁在喊?她在喊谁?我不是罗悦兮,我讨厌罗悦兮。

  好困啊…好累…眼睛睁不开,怎么办?谁在拍我肩膀?越拍越重,拍的我肩膀好痛,可不可以轻一点啊,为什么我说不了话?

  别抓着我肩膀晃了,别晃了,晃的我头好晕啊!

  --啪--啪--

  脸被轻轻拍了两下,夏木仰着头缓缓的终于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脸,女人的脸占据了夏木整个视野,这脸怎么这么大?她是谁啊?怎么看不清她的脸?

  “罗悦兮,你醒啦?”女人一脸的焦急,声音里带着一点点责怪与担心,“这么大的雷阵雨你怎么在这树下睡着了?”

  夏木依然仰着头,你是谁啊?

  女人又轻轻拍了拍夏木的脸,“罗悦兮,罗悦兮,醒醒,醒醒。”

  我不是罗悦兮,我是夏木,夏木张了张嘴以为自己说了句话,其实她并没有发出任何一点点的声音。

  女人嘴上的责怪已经不见了踪影,又拍了一下夏木的脸蛋儿,夏木依旧觉得累的很,困的要死,眼皮耷拉了下来,没有给出回应,女人立马起身抱起夏木,冒着大雨朝着教学楼最底层的教师办公室跑去。

  女人把夏木抱在怀里焦急的朝办公室里喊道:“安老师,你快看看这孩子怎么了?我叫不醒她。”

  一个看似发福有点微胖,头发一起往后笼的男人急忙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小跑过去急忙拉了两把椅子并在一起,“快放下,我看看。”

  女人小心翼翼的把夏木平放在了椅子上,男人走过来,摸了摸夏木的额头,一只手摸着夏木手腕上的脉搏,一只手拇指,食指撑开了夏木的眼睛,两只眼睛男人都看了看,然后笑着说:“不用担心,这小丫头片子只是睡着了。”安老师起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椅旁,把自己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拿了过来盖在了夏木的身上,“让她在这儿睡一会儿就好了。”男人姓安名然,医学院毕业是一名医生,是学校的生物老师兼校医。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片子咋了,那么大的雨跑到操场上的树下去睡觉。”女人接话道,“我就担心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安老师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父母打个电话?”

  安然摆了摆手看着熟睡的夏木,呵呵笑了一声,“于老师,你不要这么着急,我刚看了没什么,就真的只是睡着了而已,估计是和其他同学一起玩儿累了,就蹲树下睡着了。”

  “什么一起玩儿?我就看见她一个人在树下。”于老师一脸激动,说话的声音都往上提了几分,“再说那么大的雨跑树下去玩儿?还有先前那么大的一个闪电,劈在树上,你们都没看见吗?”

  “看见了呀。”

  “正好就是她蹲的那颗树?”于老师瞪大了眼睛,激动的说。

  安然皱了皱眉头,诧异道:“什么?”

  于老师蹲在夏木旁边,摸了一下夏木的额头,“安老师你还是在仔细看看她,好好检查一下吧。”她这话,话音还未落,安然就又走了过来躬身,从头到脚检查夏木的身体。

  于老师一脸焦急的在一旁等待,过了一会儿,安然直起身,舒出一口气,“于老师别担心了,她确实只是睡着了,放心吧,没事儿。”

  “你看你这样翻动她,她都没醒,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真的,于老师你不是十一点二十还有一节语文课要上吗?”安然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还有一分钟就上课了,快去上课吧,人我看着。”话刚说完,就有老师拿着一个铃铛和铁棍在操场上敲响,整个校园响起了,‘玲~玲~’的上课铃声。

  于老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安然的办公室,上课去了,她还是很担心,当她上完课回来看见夏木还躺在椅子上没有醒,她的担忧更胜了,尽管安老师说没必要给家长打电话,她还是背着安老师悄悄的拨打了罗悦兮她们村镇的集体公用电话告诉了罗悦兮的妈妈,村镇的电话信号都不太好需要转线,转了两趟线,隔了好久才接通,又等了好久那边才传来罗妈妈的声音,于老师说了罗悦兮的情况,罗妈妈听说女儿只是在树下睡着了并没有太担心,农村的孩子本来活的就糙,所以只是拜托老师费心照看一下。

  下午两点当校园内的上课铃声再次响起时,夏木像是被那铃声给吵着了一样,闭着眼睛,皱了皱眉头,嘴里发出不悦的呢喃,铃声里还夹杂着笔在纸上划的声音。

  于老师放下手中批改作业的红笔,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夏木的身边蹲下,“罗悦兮?”夏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罗悦兮你终于睡醒了?你怎么回事那么大的雷阵雨跑树下去干什么?”

  安然去上课了,于老师不放心罗悦兮一个人在办公室睡觉没人看着,索性从楼上自己的办公室里把学生的作业给抱到了安老师这又是办公室,又是医务室的地方来批改。

  于老师把夏木从椅子上扶了起来,坐直了,“你说你怎么跑树下去的?那么大的雨跑树下去干什么?”

  夏木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脑袋有些发蒙,这人怎么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但就是想不起了,夏木眯了眯眼睛。

  “嘿!罗悦兮?”于文拿手轻轻拍了两下夏木的脸蛋,“你睡蒙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恐道:“你不会是被那闪电给电了吧?”

  这句话把夏木的脑子从懵懂混沌的状态拉了回来,她眯着眼睛审视着眼前的这个给她熟悉感的女人,她怎么知道我被闪电给劈了?她谁啊?脸怎么那么大?她怎么叫我罗悦兮呢?我是夏木不是罗悦兮啊!但她脸上的着急看起来好真,真的很担心她?

  于老师见她一脸的蒙,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晃了两下,“你怎么了?是不是被电了?说话。”夏木被她晃的觉得脑袋有点沉,看着她的脸一脸懵逼,茫然的点了点头。

  于老师一脸的吃惊,“真的被雷电了?你电到哪儿了?有哪儿不舒服吗?”左右看了看夏木的身体。

  夏木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但她还是没有想起来眼前这个女人是谁?

  “睡那么久饿了吧?”于文叹了口气,似乎脑袋里什么紧绷的弦松了,也没有继续追问她,夏木点了点头,于文起身从办公桌上拿来了面包和水,说是面包其实就是又硬又丑的土馒头,塞在了夏木的怀里,笑了笑,“吃吧,吃了就回教室上课吧,你睡了大半天落下了好几节课,下午可不能在旷课了。”

  上课?旷课?上什么课?劳资从小到大都没旷过课,我不是已经在工作了,还上什么课?她看着女人把面包塞在她怀里后,转身走到了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钢笔沾了沾旁边的墨水瓶,笔尖在墨水瓶口上刮了两下,然后继续埋头批改作业。

  屋子里很简陋,贴着墙壁一个放着药品的柜架,中见一张长方桌子,桌子上堆放着黄黄的书本,桌旁围摆着四张木椅子。

  夏木觉得自己也不饿,她就这样死死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在脑子里翻找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于老师久久没有听到啃馒头的声音,于是抬起头,正好眼睛对上了夏木的眼睛,发现夏木在看着她,“看我干什么,快吃了回去上课。”她语气里全是严肃和命令,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担忧。

  夏木不知道咋的被她那话语激的一哆嗦,低下头急忙把馒头拿起来就啃,大口大口的把面包往嘴里塞。三两下就把面包喂进了胃里,然后喝了一口水后,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她是天堂里的判官?夏木自问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会把我打十八层地狱吧!夏木心里升起了一丝忐忑。

  于老师见她久久的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于是呵斥道:“吃完了就快去上课,愣着干什么?”

  夏木还是没有动,她也依旧没有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于老师见她还是没有动,以为她就是睡傻了,于是想让她到屋外吹吹风应该就好了,她用一种不容反驳的语气道:“出去,办公室门口站着吹吹风,然后上楼回教室上课。快去!”

  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了,知了‘吱吱’不停的叫,空气中弥漫着夏日雨后独有的洗尘味道。

  夏木木愣愣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服从命令一般朝门外走去,一出门,眼前的一切把她彻底的震惊了,砖红色的楼房,石梯下的简陋篮球场与左边的感恩宿舍楼,篮球场边一排排巨大的参天大树,树下是长跑操场,操场外是反着水光的杨树林与围栏。

  篮球场上稀稀落落的还有些身穿蓝布衣裳的学生在打篮球,操场上也有几个女生在跑步。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空气中的燥热是那么的真实,让夏木感到不可思议,难道自己没死?自己不是应该已经摔下万丈悬崖尸骨无存了吗?如果没死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自己会是在这里?燥热的空气把夏木包围在了这熟悉的环境里,她的脑子里现在充满了无数的问号?难道每个人的天堂都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一看,她的眼睛睁的更大了,她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手怎么变小了?翘了一下脚尖,脚也变小了,到了天堂人会变小?返老还童?

  夏木想了想,死了的人应该没有痛觉,那到了天堂灵魂应该也是不会感觉到痛的,于是夏木抬起右手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左手臂,怪自己下手太狠,疼的自己一哆嗦,大声的惨叫了一声。

  这一声惨叫惊扰了埋头批改试卷的于老师和篮球场上正在打篮球的几个男生,那几个男生用看傻逼似的眼神看向了夏木,于老师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你怎么了?罗悦兮”

  夏木正想张嘴说自己不是什么那个讨人厌的罗悦兮时,于老师拉起了她的手,叹了口气,一脸的看来这娃是睡傻了的表情拉着夏木就往楼上走,“走吧,我带你去教室,尹老师正在上英语课,我带你去,她不会怪你的。”

  尹老师?那又是谁?她认为自己是怕老师责怪不敢去上课?嗯?她的手怎么是热的?还有汗的感觉,难道死了的人灵魂在天堂也会出汗?不应该呀!

  夏木一路想一路顺着女人牵着她的手往楼上走,走到二楼右拐,走过一间教室走到走廊的尽头,停在了教室门前,女人轻轻敲了敲门开口道:“尹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罗悦兮中午不是很舒服,我让她在楼下医务室休息了一下,现在好了,我把人送回来继续上课。”

  尹老师点了点头,示意理解。

  女人用牵着夏木的那只手轻轻扯了一下夏木的胳膊,把她往教室里推了推,放开了夏木的手,“那我先走了。”然后她转身离去。

  夏木站在教室门口,从于老师敲门礼貌说话开始,教室里一下子就变得鸦雀无声,目光全都注视着教室门口的夏木。

  夏木站在教室门口接受这众多双眼神的关注,她开始扫描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从讲台上站着的熟悉的女人开始,然后一排一排的看教室里每一张都觉得很熟悉的脸,直到看到第五排靠教室最里面的靠窗边那人的面孔时,夏木感觉心脏跳动的节拍好像漏掉了好几拍,呼吸都停了那么几秒,这人的面孔她不可能不认识,不可能不熟悉,那张脸跟着她从小到大,那是?那是她自己的脸,虽然看起来很小,但她确定那就是她小时候的样子。

  讲台上的女人就在夏木打量教室里的人时,喊了好几声让她进教室继续上课,可夏木却迟迟没有挪动脚步,女人有些火了,吼道:“罗悦兮站着干什么?快回座位上去。”

  这一声尖尖的吼,把夏木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她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急忙扫了一眼教室里哪里有空位子,急忙抬脚跨进教室,坐在了中间第六的唯一一个空位上。

  夏木一坐下,讲台上的女人就迫不及待的开始继续讲课,夏木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头不由自主的歪向了那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的方向。这一刻,夏木的脑子里很乱,儿时上学住校已经淡忘的记忆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侵袭入脑,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曾经,她原以为她是在濒死的边缘灵魂在梦游,可是她会痛?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台上讲英语的女人正是她儿时的英语老师尹玉。刚才牵着她发热的那只手正是小时候教她语文的老师于文。

  夏木的脑子里闪过了电影里出现的最荒诞的一幕,她被天打雷劈后穿越了?浑浑噩噩懵逼,脑子混乱纷纷扰扰,书都没翻开一页的夏木听到了熟悉的下课铃声,她腾一下从椅子上窜了起来,把旁边的同学吓了一跳不悦的吼了一句,“你干什么?”

  夏木完全把其他人和任何的声音屏蔽在了脑子外,所有人都叫她罗悦兮,罗悦兮?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跑出了教室,她想要看看自己的脸,跑到了篮球场下的操场上,铺满碎石子的操场上,因为学生跑步变得坑坑洼洼,雨后的低洼积了些水,夏木蹲在了一个水坑边,看着水中的倒影,这张脸?罗悦兮?夏木又看了看自己变小的手,才恍悟这手也不是她的,她左手食指上的疤痕不见了。

  她脑子里的那个猜想似乎得到了正实,她穿越了,还变成了罗悦兮,夏木觉得自己没有那一刻比这一刻更讨厌姓罗的, 姓罗的都他妈的太讨厌了。她努力的回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彻彻底底的讨厌罗悦兮的?好像是高中的时候,因为夏木没有给她拿户口簿,罗悦兮就背地悄悄到处传播夏木的坏话。说她偷她的东西……

  夏木浑浑噩噩的在学校过了一天,下午放学她依然还不能接受她现在是自己最讨厌的人的事实,所有人都叫她罗悦兮,罗悦兮。但她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现在谁都不知道她已经不是原本的罗悦兮了,思考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借着自己小时候的记忆一点一点的仔细剖析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都滚下悬崖下,回去似乎是不可能了,再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以后一切都的用罗悦兮的东西。成为罗悦兮?那是不可能的,她永远只会是夏木,独一无二的夏木,夏木很能适应社会,适应环境。

  那就暂时用罗悦兮的皮囊生存下去,命才是最重要的,慢慢的走一步看一步,夏木在心里这样想。

  放学后,夏木把书桌抽屉翻了个遍,从里面找出了罗悦兮的饭卡悄悄的跟在了小夏木的身后,到食堂吃了饭。天快黑了她的找个地方栖身睡觉,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到罗悦兮睡觉的床铺。

  可因为小时候罗悦兮伙同罗蒂一切恶整过夏木,所以从小夏木就尽量避免和罗悦兮接触。如果她现在走过去问夏木自己的床在哪儿,小时候的自己可能会出于不好意思拒绝忍着心里的不快而回答她,可是自己怎么能让自己难受呢?夏木站在大通铺寝室门口摆了摆脑袋,看着小夏木坐在自己的床上洗着脚。

  这大通铺是学校用明德小学二楼一间特大的教室改造的上下床,一屋子可以容纳接近一百个学生睡觉,一改造就连着并排改了三儿,夏木她们住在一号间。

  那现在自己去问罗悦兮耍的要好的罗蒂呢?再说两人还是亲戚呢?她应该会告诉自己的吧!她刚想抬脚跨进寝室,但是被一个念头打断了,自己现在是罗悦兮,连自己睡觉的床在哪儿都不知道?这他妈的不是傻逼是什么?夏木又摇了摇头,最终决定没有询问任何人,夏木在脑子里努力的回想罗悦兮的床到底是那一张,夏木一抬手揪住了头发,心里想‘自己怎么能忘了这呢?’

  实在是想不起来,夏木在大通铺外的阳台上一直待到了晚上所有人都上床了,宿管阿姨来点人关灯,“哎,你怎么还不上床?”

  “我的床上有虫子。” 夏木想宿管好像知道每一个人的名字和床位,于是说这话试了试,“阿姨,你不信,你去看嘛?”

  果真宿管大步直走进门站在了小夏木对面的下床边,躬身拿手在床上拍了拍,“罗悦兮,你的床哪儿有虫子?”

  “啊,阿姨,可能看晃眼了。”夏木向下拉着嘴角说。

  “过来,不早了快上床睡觉。”阿姨直起了身子,开始一排一排的点人,检查学生就寝情况。

  夏木小跑过去,一登鞋子爬上了床。宿管阿姨点完人就关了灯回旁边自己的宿舍睡觉去了。

  熄了灯黑灯瞎火的,夏木翻了个身,面对着对面的自己,一夜无眠,慢慢长夜,夏木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

  第二天一早夏木顶着一脸的疲惫,六点半起床跟着大部队下操场跑操,之后去教室上早自习,八点去食堂吃早餐,当然这一切的行动轨迹她都悄悄的跟在小夏木的身后完成的。

  夏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校园里该干些啥,还是只有跟着自己吧。

  下午放学,夏木看见小夏木背着书包朝着校门口走去,夏木连忙跟在了不远处,看见小夏木钻进了校门口停放的一辆破旧面包车里,夏木皱了皱眉头,感觉车子好像发动了,连忙跑过去,想也不想也钻进了车里,一钻进去,就看见小夏木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两人对视了一眼,夏木笑了笑鼓起勇气自己跟自己打了个招呼,“嗨!夏木。”

  小夏木笑了笑,“悦兮。”

  夏木一愣,还是‘嗯’了一声。

  车子启动,一路往前开,沿着山道盘旋向上,这不是回家的路吗?夏木皱了皱眉想到了什么,难道今天是星期五?

  学校里,住校生每周五都会回家,一是学校周末留学生无人看顾风险大怕学生出什么意外。二是好让学生回家拿零花钱和伙食费偶尔还有什么学习相关的费用,比如资料费,住宿费,书本费之类的。总而言之拿钱顺便看看自己爹妈。

  在离家还有两三公里路程的一个小卖部门口,学生们下了车,原本三块钱的车费只收了两块钱,因为开车的司机嫌弃路太远,路还烂,乡村公路泥泞不堪道路上还有大石块跑这样的路很是废车。三块钱的车费根本不值得跑那么远到夏木的家门口更别说比夏木家还远的同学的家了,还别说是这样的烂路了。

  几个同学一起下了车,沿着这泥泞的公路继续往前走,夏木埋着头迈着腿跟在队伍的后面,越往前走,队伍的人也越来越少,只是夏木认真的背着书包埋着头往前走没发现,等她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到家门口了,对她到她家门口了……

  夏木的家就在这条烂公路的旁边,周围有好几户邻居,都是一个祖先发展下来的,带沾亲带故。

  她站在公路边,腿上全是烂泥,她看见了她妈袁媛,坐在大门口正在摘菜,小夏木嘚啵嘚啵的背着书包朝着袁女士跑了过去欢快的叫了一声,“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兮悦兮之我曾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兮悦兮之我曾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