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戒指
W归心M2020-05-15 18:523,379

  寒珊缓缓地抬起头,看进他失神、落寞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想用它换你手上的那枚戒指,可以吗?”

  鹿隐突然睁大眼睛,怔怔地看向她,似乎一时之间无法消化寒珊刚刚说出的这句话。

  “我不想再看见你用它伤害自己了。”

  寒珊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缓缓地摘下他食指上的戒指。

  鹿隐白皙冰凉的手指颤抖般地动了动,却没有阻止寒珊的动作。

  这枚戒指陪伴了他5年,不曾离手。

  寒珊将摘下的戒指小心翼翼地收进自己的手提包中,然后轻柔地在鹿隐面前摊开手心。

  优雅的外形,简约的设计,层次感丰富,低调而神秘。纹理细腻精致,以高贵的气质彰显特有的儒雅格调,白色独钻镶嵌,以孤傲的风格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

  鹿隐的目光停留在戒指的内侧,尽管只有一个“隐”字,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字体,独特而精美,寒珊的亲笔。

  见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戒指看,却没有任何动作,寒珊只好用左手轻轻地托起他的右手,然后温柔地将戒指套在他的食指上。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这个戒指不仅尺寸吻合,而且恰好盖住了由于长期佩戴戒指而留下的戒痕,如量身定做般。

  鹿隐一直没有抬头看寒珊,对于刚刚发生的这一切,他觉得很不真实。

  “可以扶我回房间吗?”

  寒珊受伤的脚踝一阵阵地疼,却仍然微笑着说道。

  鹿隐这才回过魂儿来,本能地看向寒珊受伤的脚踝,比之前红肿的更加严重了,他担心地皱紧了漂亮的眉头。

  寒珊看出了他的担心,抬手指了指自己额头上的伤,故意转移他的注意力,“谢谢你,这儿的血不但止住了,而且现在一点儿也不疼了。”

  鹿隐仍然盯着她受伤的脚踝看,视线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移开,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

  “我回房间清洗一下,然后涂上药就好了,放心吧!”

  寒珊提起手边的医药箱,准备起身回房间。

  没想到鹿隐从她手中抢过医药箱,然后打横抱起她,转身上了楼,把她送回了房间。

  动作温柔地把她放下来,让她坐在床边,鹿隐有些犹豫,最终还是把手中的医药箱递给了她,“你自己真的可以吗?”

  寒珊抬头看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语气轻柔道:“放心吧!”

  鹿隐皱着眉看着她,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沉默地转身离开了房间。

  寒珊想到他可能还没有吃晚饭,所以简单地处理了脚上的伤,缓解了剧烈的疼痛之后,便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房间,准备进厨房给他做些吃的。

  没想到她刚打开房间门,鹿隐便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了,尽管她动作极轻,几乎没有声音。

  其实鹿隐回到房间后,根本就没有关房门。

  寒珊看向他,发现他正低头注视着自己受伤的脚踝,便笑了笑,轻声说道:“已经不疼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刚刚我给小月打了电话,她和小年一会儿过来,我先扶你回房间休息。”鹿隐担心寒珊行动不便,所以想着如果小月在,可以照顾她。

  寒珊会意,在鹿隐的搀扶下回了房间。

  “刚刚我跟学校请了假,明天早上我去医院,别担心,很快就会康复的!”看出鹿隐的担忧,寒珊安慰道。

  艾小年和艾小月到家之前,鹿隐一直陪在寒珊的身边,寸步不离。

  艾小月极力要求陪寒珊去医院,可是被寒珊拒绝了。

  鹿隐知道寒珊不想耽误她的学业,只好决定让艾小年陪她去,寒珊本来觉着没必要,可是知道如果不答应,鹿隐肯定不会安心上课,所以同意了。

  星期一早上,寒珊开车顺路送鹿隐和艾小月去学校,目送他们进了校门,便直接和艾小年去了医院。

  寒珊距腓前韧带和跟腓韧带拉伤,出现了部分撕裂和严重红肿症状,所以走路时会出现剧痛,属于踝关节二级扭伤,医生给出了治疗方案,恢复期为3个星期左右。

  对于李琴辞职、李子龙退学这两个特大新闻,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各种版本、各种说辞,同学们议论纷纷……

  而当事人鹿隐似乎对这些丝毫不感兴趣,不打听、不表态,仍然照常漫不经心地听课、睡觉。

  “烬,寒珊老师刚打来电话,说她今天不过来了,让咱俩晚自习组织纪律。”晚自习之前,秦念来到陈烬面前说道。

  鹿隐本来趴在书桌上睡觉,秦念刚刚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进了他的耳朵里。

  虽然有艾小年陪在身边,但是鹿隐还是担心了一整天,期间两次课间来到寒珊办公室门口,无数次拿出手机,想打给她,或给她发个短信,最终还是忍到现在什么都没做。

  听到秦念说她不来了,知道她的伤肯定不轻,想起昨晚红肿的脚踝,鹿隐起身收拾书包,准备回家。

  “怎么了?”

  晚自习马上开始了,陈烬听到后边传来的动静,离开座位来到鹿隐身边,轻声询问。

  “请假,回家。”

  鹿隐头都没抬,单肩背起书包准备绕过她。

  陈烬注意到他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和以前的不一样。

  就在鹿隐即将绕过她离开时,陈烬还是鼓起勇气,轻轻拉住他的校服衣袖,“寒珊老师不在,我……”

  “请假的事,我自己跟她说。”鹿隐打断她,头也没回,离开了教室。

  艾小月没有晚自习,鹿隐低头看了看手表,想着这个时间她可能已经回家了,没想到就在出教学楼时,正巧碰到背着书包准备回家的艾小月。

  “鹿,你们今天没有晚自习吗?”艾小月看到鹿隐,诧异道。

  “请假了,走,回家。”鹿隐微笑着,满眼宠溺。

  而这一目,正好被悄悄跟上来的陈烬看在了眼里。

  回到家,只看到艾小年在客厅,没见到寒珊的身影,鹿隐直接上楼来到寒珊的房间门口,犹豫了片刻,还是抬起手敲了敲房门。

  “请进。”

  里面传来温柔动听熟悉的声音,鹿隐轻轻地推开了房门。

  此时寒珊正坐在电脑前办公,见到站在门口,还没来得及放下书包的鹿隐,寒珊诧异道:“你怎么回来了?”

  鹿隐没有回答,低头看向寒珊受伤的脚踝,皱紧眉头,“医生怎么说?”

  寒珊读出他眼中的担心,微笑道:“不严重,没多久就会痊愈。”

  鹿隐知道她故作轻松的语气是怕自己担心,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寒珊的没多久竟然整整持续了一个月。

  本来艾小月计划着在寒珊痊愈前一直留在鹿隐家照顾她,可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艾小月发现她几乎见不到寒珊,由于临近期末,寒珊每天都很晚回家,对此鹿隐也很无奈。

  备战期末考试的这段时间,鹿隐更加努力,甚至很多时候一天只睡两个小时。

  寒珊有些担心他的身体,本想劝劝他可以不用这么拼,可每当看到努力认真的鹿隐,寒珊欲言又止。

  鹿隐认准的事,谁都没办法,寒珊很清楚这一点。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鹿隐总分629,班级第一,年级第五。

  综合本学期的期中和期末考试成绩,鹿隐、陈烬和秦念在高三下学期开学时都可以调进A班了。

  由于临近高考,这个寒假对于高三的孩子们来说,已经不是假期了。

  虽然鹿隐兑现了承诺,以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进入A班,但是在寒珊看来,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由于高三第一学期是高考第一轮复习,重基础重细节的分块复习,所以鹿隐成绩提高的很快。

  但一旦进入到高三第二学期的第二轮复习,综合性极强,对于基础相对薄弱的鹿隐而言,肯定会碰到很多困难。

  更何况A班的所有学生都在拼命地学习,不仅跟别人比,同时每个人也都在跟自己比,力求越来越好。

  如果鹿隐要想保持现在的成绩,甚至更大的进步,必须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经过客观分析之后,寒珊为他制定了寒假的学习计划,除夕之前、年初三之后的课都是满满的,也就是对于鹿隐来说,真正的假期只有除夕、年初一、初二三天。

  这个计划要是换成别人,早就哭天喊娘了,可是鹿隐却没有丝毫抱怨,反而看起来还挺高兴。

  鹿隐觉得,只要能跟寒珊在一起,具体在哪儿或者干什么都无所谓。

  本来他还担心,寒珊会不会寒假有自己的安排,比如离开他的家回到自己的家,或者和朋友们出去旅游……

  这样看来,起码至少除了过年的那三天,寒珊应该都会陪在他身边了。

  寒假的第一天,寒珊带艾小年和艾小月去商场买了几件新衣服。

  由于鹿隐在家里上课来不了,寒珊知道他和艾小年很久都没见面了,所以很热情地请艾小年和艾小月来家里吃饭。

  晚饭前,寒珊把白天给鹿隐买的衣服干洗了之后,放进他的衣柜里。

  自从第一次买完试穿之后,寒珊就了解了鹿隐的所有尺码,后来陆陆续续给他买了很多衣服、裤子和鞋,各种品牌都有,基本都是最新款。

  晚饭时,艾小月特别兴奋,“鹿,我们年级好多女生都向我要你的微信,你现在可是她们的男神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尽寻路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尽寻路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