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青铜匣子
柯基屁屁2020-05-05 18:383,421

  “大爷,您看看这几样有几样算的上是古董?”说话的这位年轻人嘴上叼着香烟蹲在地上看着面前这些个破铜烂铁。

  “小伙子,你看不上我这些个东西可以,但你这话说的就过了啊!有闲工夫多去找找小姑娘别在我摊子上妨碍大爷我做生意!”老爷子一脸嫌弃的看着年亲人。

  “嘿,你这老头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做我有闲工夫去找人小姑娘去,合着你这意思是我找不着女朋友怎么的?”许是香烟迷了眼年轻人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你看看你这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找女朋友,我看你也只能找找二婚的吧!”老爷子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来了一盒香烟,从烟盒里抽出一支来在手指甲盖上敲着,定眼一看还是包软中华。

  “嘿,你几个意思老头?”年轻人急赤白脸的怒斥着。

  “什么意思?瞧瞧你这模样再看看你抽的烟赶紧滚蛋!穷鬼。”这老爷子把敲实的香烟点上猛吸了一口眯起了眼睛,满脸的皱子挤做一团如同一朵菊花般的绽开。

  年轻人刚想反驳什么,只听到这南长街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句城管来了!

  这老头面色一僵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与其它小商小贩惊慌失落的奔走不同而是继续气定神闲的抽着烟。

  年轻人蹲在老头面前看着这位,心想这老头难道背后有关系这城管都来了还不跑?

  就在此时城管一队人来到年轻人面前为首的城管队长盯着年轻人,年轻人也看着这位城市综合执法者,四目相对空气中弥漫着安静!

  年轻人纳了闷盯着我看干嘛,我又不是摊主。转头看向老头这一看年轻人瞬间头皮发麻!

  大爷的人早溜了!

  “你好!同志,这摊子不是我的您信吗?”

  “带走!”

  南长区城市综合管理大队办公室城管队长看着眼前的小伙子有点上火,从业这么多年哪个小商小贩看见自己这帮人不得哭爹喊娘的逃窜,虽说这就是个过场执法车一到现场小商小贩就走了这事儿也就过去了。这位倒好,我们都到了现场不走不说好家伙还狡辩,当我们城管是傻子嘛!

  “姓名?”

  “陈道华”

  “年龄?”

  “27”

  “陈道华你给我老实点儿!”负责询问的女城管呵斥着,都快下班了这时候来活做笔录,态度上有点急躁!

  “身份证上是九四年你怎么就27了!”

  “对不起哈,我这是虚岁”

  “今天下午在南长街上违法摆摊你知道你已经违反城市综合管理条例吗?”

  “那个摊位的事儿怎么说呢!事情是这样的。”

  “你还想狡辩我们执法人员到达现场都看见了要我把执法记录仪给你看看吗?”女城管很气愤的打断陈道华的话。

  淦倒血霉了只能认了!

  “说吧,怎么处罚吧!”

  “罚款500元人民币到银行交就行这是罚款单,东西呢你待会儿领走。”

  陈道华捧着一堆破铜烂铁站在自家门外,东西放下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裤兜里的手机响了,翻出手机接通电话。

  “道哥,在家吗?”

  “嗯!刚到家门口有事儿嘛?”

  “这不是好久不见嘛!想起我们道哥嘛。”

  “曹胖子你放屁!昨天晚上才在金沙滩洗浴中心来了个68套餐你忘记了?还是你请的!”

  “哎哎你这人……算了说正经事儿哥们儿今天刚卖了两只狗,我这会儿在菜市场买菜呢。待会儿到你家做饭咱们整点儿我叫上了袁总就这样啊!”

  陈道华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无奈的长叹一口气。

  曹胖子呢本名叫做曹静平,没什么职业就是社会闲散人员。但是喜欢养小动物后来就自己做起贩狗的勾当,这人吧算是一损友有点没心没肺的意思!至于为什么叫他曹胖子呢,本来他们一块上学的时候还挺瘦的并不胖,后来他们就辍学进入社会了陈道华去了上海打工,曹胖子就在家里人的安排下买了个文凭进入一家外贸公司上班儿去了,再后来按部就班的有了孩子结了婚,因为有了孩子要照顾再加上他老婆工资比他高也就辞了工作安心在家当起了家庭煮夫,每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日子这么过着这人啊就富态了起来。

  傍晚曹胖子在厨房里忙活着,陈道华躺在床上刷着抖音叼着香烟。

  手机屏幕里的短视频播放着大长腿姑娘跳着热舞陈道华眼睛都看直了,一时间忘了香烟快烧到手了等回过劲儿这手早就烫出泡了。

  厨房里的曹胖子嘴里骂骂咧咧说到“你个大枪毙的也不知道搭把手,就知道往床上一躺,懒怂一个!”

  “你自己带菜要过来烧的又不是我请你来的。”陈道华揉着烫出泡的手指头回讽。

  曹胖子看着桌子上的一堆破烂,都给扔在角落里噼里啪啦的作响!

  “道哥,你这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你去拾荒了!什么时候改职业了?我这里还有点闲钱要不给你投资个废品站!”曹胖子说完就去厨房端菜去了。

  “滚吧你就,你还有闲钱?每个月吃喝还房贷的哪儿还有钱啊!”陈道华在厕所里挤着牙膏往手指头上抹。

  “看你这话说的,这人一辈子活的就是为了吃喝你不吃不喝你成仙啊?再说说这房贷吧!它也不能赖我不是,关键孩子马上要上小学所以买了套学区房!”曹胖子解开围裙一脸委屈的坐在椅子上。

  “唉~也算是难为你了!”陈道华从橱柜里拿出碗筷给摆上

  “不管她了!我们袁总怎么还没到?摸蛋的家伙!”

  “你别岔开话题,一说到家庭问题你就嫌烦,小红快到了你别操心他。我跟你说静平,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干闺女都快上小学了就别混日子了,让你爸妈在无锡这边给你带带孩子你再重新找份工作,别让嫂子一个人那么辛苦?”陈道华拿着酱油瓶给皮蛋上淋点儿。

  “我找了,还用你说,你酱油多了。”曹胖子赶紧拦着。

  “什么时候找的?”

  “上个礼拜,我以前买狗的一客户家里做的牛奶配送,让我去跟着他们后面干”曹胖子一脸不耐烦。

  这时门被推开,来人穿着蓝色凉拖孩嘴里叼着根老冰棍,舌头在冰棍上嗦来嗦去一脸享受着棍状物上带来的凉意!

  “道哥,好久不见!让我看看我们曹总都忙了什么菜?”说罢走进屋内拖鞋在地上啪啪作响!

  “你怎么跟静平一样说的好久不见!昨天晚上金沙滩你没去嘛?我俩搞了个68套餐!也不知道是谁搞了个200套餐?”陈道华起开了啤酒。

  “哦是嘛?我好像没什么印象啊。我又不是曹总!你不要瞎说啊污蔑我的清白!”

  陈道华翻了个白眼,给自己倒上酒!

  “袁总你这话说的昨天谁跟我说的自己膝盖都磨破了皮,回家该怎么跟媳妇儿交代。”曹胖子满脸嫌弃的说道。

  “行了!别扯淡了,肚子都饿了!曹总今天伙食可以啊!牛腩咖喱、大煮干丝、红烧大肠、还有菌菇蛋花汤!道哥不是说你就给自己倒上了我跟曹总喝啥。”袁义红看着陈道华。

  “可乐冰箱里有自己去拿!我屋你们俩比我门清儿!”说罢陈道华自己吸溜了一口啤酒。

  曹胖子跟袁义红两人都不喝酒,其实袁义红这人还好,能喝点只不过喝不惯啤酒用他的话说啤酒跟馊了的泔水一个味儿。

  陈道华跟袁义红家里是世交,他两祖上都是牛贩子。袁义红的名字中的红本不是这个字应该是鸿鹄之志的鸿,但是当年去派出所给他上户口的时候工作人员给登记错了。是个人都有绰号,他的绰号叫做袁大头叫这个无他就因为他姓袁后来就这么叫开了。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三个人躺在沙发说着近期各自发生的事儿。无非就是曹胖子说去哪儿哪儿的生意不好做,袁大头吐槽公司领导的变态。当陈道华说出今天的遭遇之后其他二人表示对于道哥的悲惨表示了默哀然后捧腹大笑。

  袁大头把角落里的东西重新放回桌子上三人开始打量着面前的物件儿一方砚台黑黢黢的也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一面黄铜镜子还有些香炉什么的最后一只青铜匣子进入他们的视线当中。

  “这匣子上面的花纹有些古怪啊?”袁大头有些疑惑的道。

  “哎呦还真是哎你看你看这纹路怎么像个太阳嘿!但你说这太阳上为什么有个人脸难不成他是太阳公公?”曹胖子一惊一乍的。

  “太阳人脸?”陈道华看着匣子上的花纹总感觉似曾相识。

  陈道华回想起自己看过一部电影《夺宝奇兵》电影里主人公去偷黄金像的地方好像就是这样风格的人脸雕像,随着脑中的画面越来越清晰他心中越发的肯定。

  “这是太阳神面像!”陈道华对二人说道。

  曹胖子袁大头两人面面相觑表示听不懂。

  “准确的来说这是印加帝国的图腾!”

  “印加帝国?印度吗?还是印度尼西亚?”曹胖子茫然的问道。

  袁大头好像若有所思的问道“道哥,不会是美洲那个印第安人的古老王朝吧!”

  “没错就是那个王朝!我想我们可能要发财了!”

  曹袁二人一听到发财眼里冒精光便异口同声喊道“值多少钱?”

  “好多好多的钱!”

  道哥等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他们将因为这只刻着古怪人脸的神秘匣子而踏上另一片大陆,开启一段惊心动魄的旅途一场波澜壮阔的冒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