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匣子的来历
柯基屁屁2020-05-05 20:223,135

  “哟!孙老板来了快请进,你有日子没来店里光顾了!”说话的这位估计就是大堂经理了,要不说人这百年老店生意兴隆呢?看看人家这服务态度,你人还没站到眼么前他就给你捧上了。

  还别说这孙老头看着是个练摊的,你哪想得到此人还有如此排场,要知道这同庆楼在无锡这地界可算是老字号了,人家这连锁店可开遍了整个无锡,一般的中产家庭也只有在逢年过节摆上这么一桌。听这位大堂经理的话意思这孙老头还是这里的老主顾!

  “还是老几样,把我上次没喝完的酒拿出来,今天我要款待我这几个小兄弟!”孙老头这么一说当真有那么股子大款的味道。

  那大堂经理闻言立马就对道哥三人热情起来,起初他只当以为这是孙老头的后辈也就没在意,一听这仨是孙老头的忘年交就来了精神!跟这位能平起平坐的那估计也是人中龙凤,边亲自带着他们一行人往二楼雅间走去。

  道哥他们仨还真没想到过自己在别人眼里也算得上人中龙凤!

  没几步的时间就来到雅间当中,这大堂经理跟三人留了联系方式并表示今后常来照顾照顾自家生意并可以做主给他们打八折优惠便离开。只留得三人面面相觑,他们仨谁也没见过这阵仗,活了二十几年这待遇还是头一糟,有点恍恍惚惚。

  这雅间也不大但胜在装潢雅致,孙老头招呼众人入座。三人入座下来道哥还好毕竟也见过世面,另外两人拉出手机有是拍照又是发朋友圈的。

  不消一会儿功夫这门被推开了只见穿着旗袍的服务员端着茶水依次给他们添上然后就退回餐具间等候菜品。

  这下道哥都有点沉不出气了这服务员刚进门道哥就开始暗中观察当然用的是余光,怎么着也得保持目不斜视一副心如止水的做派,当这姑娘给他倒茶水他才转头直视人家道了声谢,接着这空档才真真切切把人家看清楚!这姑娘一米七的个头鹅蛋脸那叫一个出水芙蓉!这倒水的姿态看的道哥有些出神!

  “陈小哥,陈小哥哎!”孙老头叫了两声。

  这才让道哥回过神来心底倒是暗自骂自己丢人丢到家了。

  孙老头见状也不点破:“我与陈小哥相遇也是缘分,今天老哥我做东款待三位!”

  道哥连忙顺着话题接下去:“啊对对相遇就是缘分是因该喝两杯。”

  说话间这菜开始上桌了鲜竹笋鸽蛋、徽府臭鳜鱼、吴山贡鹅、地锅洪武牛肉一共四道菜别看菜少但明眼人都看出来这都是佳肴,席间孙老头跟道哥推杯换盏聊着祖国大好河山各族人文风貌。曹胖子跟袁大头两个人甩开腮帮子猛吃猛喝活脱脱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就连站在一旁给一老一少斟酒的服务员都为之侧目。

  期间曹胖子也能跟着后面侃大山到后来只顾着吃了。袁大头一听他们说些自己不了解事与物只当是道哥又和人吹牛逼了。

  等撤了席之后几个人才回到正题。

  “要说起这青铜匣子可有些年头了!”孙老头陷入了回忆当中!

  另外三人赶忙打起精神来坐好准备听故事,曹胖子不要脸的让服务员切几块西瓜过来边吃边听还真印证了那句话“不吃西瓜的群众不是好群众!”当即三人都抱着西瓜边啃边听孙老头诉说着往事!

  那是1997年11月我随国家访问团出使秘鲁签署两国人才交流与合作协定。公事结束之后我便离开了秘鲁首都利马去往库斯科省游玩,到了当地我找了一位华人做向导往安第斯山山脉进发,我当时是怀着探索古印加文明而去的。

  第二天我们到达了东安第斯山脉的山谷中在哪里我看见令我魂牵梦绕的印加文明的遗址库斯科古城,这座兴建于11世纪的印加帝国首都有着“安第斯山王冠上的明珠”的美称。在克丘亚语中,“库斯科”,意为“肚脐”也有意为“世界的中心的意思。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在库斯科城内,印加帝国时代的街道、宫殿、庙宇和房屋建筑至今仍保存完好,在城中心的武器广场正中,一位印第安人的全身雕像耸立在那里,广场四周则环绕着西班牙式的拱廊和四座天主教堂。广场东北是建在高耸的金字塔顶的太阳庙、月亮神庙和星神庙。左右对峙的蛇神殿和太阳女神大厦的墙壁遗迹位于广场东南。为迎接帝国军队凯旋归来的欢庆广场坐落在武器广场的西南,当地人把欢庆广场称为“库西帕塔”。

  我在那里游玩了一整天虽然我不懂印加文化我还是在这里感到了喜悦和快乐。时光总是短暂的,当我即将要离开这里时有一个自称是王族后裔的小男孩儿给我推销一件商品,商品就是那件青铜匣子小男孩儿跟我说只要50新索尔折合人民币大概2000多人民币,可我那有那么多钱,当时我每月的工资才不过四百来块钱!于是我准备出言拒绝这桩交易时这个小男孩跟我讲起这个青铜匣子的价值以及来历。

  这个青铜匣子是他的祖先印加帝国君主太阳王所持有的一件宝物。传说中这匣子是指引王族血脉寻找最后一任太阳王图帕克·阿马鲁遗留在亚马逊雨林中的财宝作为继续反抗西班牙殖民者的统治,当图帕克·阿马鲁被处死之后他的后代带着这件宝物开始在秘鲁过着长达几个世纪的流亡生活。如今家道中落早已无法恢复往日的荣光为了生存不得已才将这件宝物变卖!

  听完他的讲述之后我仍然拒绝了他,因为没钱。但是我还是慷慨的给了5新索尔毕竟那是我半个月的工资所以我很慷慨让他继续讨生活去了,他赞美我是一个好人这使我肉痛的心情好了不少。

  晚上用过晚饭之后我便在旅馆早早休息了,经入梦乡的我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再敲房间的门。我睁开眼下床打开门进入眼帘的一目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小男孩浑身赤裸倒在血泊中已经咽气的场景而那个青铜匣子却被他死死的抱在怀中。后来旅馆老板报了警当地警察最后调查结果定为当地的流氓团伙抢劫了他,歹徒们见他有所反抗便用钝器殴打他,他一路逃跑一直慌不择路的跑到我的门前倒在地板上再也没有起来!后来警察抓到歹徒并从窝点里找出了赃款5新索尔。我中间花了点钱买通了当地警署的探员把那只作为证物的匣子拿了出来,原本计划想在库斯科再待上一段日子但这件事的发生让我直观的感受当地的治安情况多么的差,更何况我还是个身处异乡的外国人所以拿到匣子的那一刻我便返回利马所在的大使馆,再之后我就跟着访问团回国了!

  孙老头喝了一口茶,良久才回过神来。随着孙老头讲完道哥跟曹胖子他们俩不经唏嘘,没想着这匣子竟有这样的来历。

  “孙老哥,这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该放下了!既然匣子现在在我们哥几个这儿也算造化弄人,这秘鲁我们会去的也算是了却你的心愿!”道哥压低了声音沉声道

  “什么你们要去秘鲁?还要了却我的心愿,你们几个不知天高的后生,你们知不知道南美洲那边是什么情况?啊!嘿呀,那个地方武装冲突天天爆发,满大街都是黑帮分子。而且瘟疫流行,稍有不慎不是被绑架撕票就是死于病毒。”孙老头气急败坏的叫喊道。

  “老孙头至于吗你!你家曹总什么时候怕过这些,不就是流氓嘛!咱有事儿找警察不就行了!”曹胖子有点不服气的道。

  “哼,当地的警察只认钱,整个司法系统上下腐败一通!你找警察当地警察不把你卖了就算有良心了。你以为他们像咱们国内的人民警察都是人民公仆啊!”孙老头没好气的道。

  “孙老哥,这趟我们是去定了。你放心没多大点事,你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啦!说不定现在治安比当年有所改观?我们三个大男人肯定不会出什么纰漏。”道哥倒是说的挺诚恳的。

  “算了,你们又不是我孙子随你们怎么样。”孙老头说完便让服务员拿纸和笔。在纸上写了一串号码交给道哥。

  “到了秘鲁,有什么难处打这个电话,这是驻秘鲁大使馆武官的私人号码!”说完拎起装着破烂物件的包裹往南长街啤酒馆儿方向走去。

  “账先记上过两天结,老爷子我今个儿出门急没带钱!”孙老头就这样头也没回的就走了。

  “嗨!瞧孙老板说的这话,这不是在打我脸吗?你吃好了就成,这账不打紧。哪天得空再来坐坐!”这大堂经理倒是很会做人,边应承着边把孙老头送到门外,看着孙老头走远了这才进了门回了店。

  剩下这仨人三双眼睛你瞪我我瞪他他瞪你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留在原地无话可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