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前的相聚
柯基屁屁2020-05-05 20:293,191

  “道哥,去秘鲁的签证下来了!足足六个月半年的有效期嘿!”曹胖子拿着三本证跟献宝似的给道哥看。

  “是嘛,这么快就下来了?给我瞅瞅!”道哥这刚上完厕所出了门坐沙发上接过签证。

  “呐,你的!跟你说了咱们是在上海的总领事馆办的,这上海离无锡才多远都是一个圈的。”曹胖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你屁股大轻点别把沙发给坐塌了啊!”道哥有点心疼!

  “别怪我,要塌了也是你们家沙发不结实!”

  “你刚才说什么一个圈的我怎么没听明白啊”

  “道哥!你还是年轻人嘛?很明显这是江浙沪包邮啊!”胖子一副痛心疾首为你的智商担忧的模样

  “既然签证下来了你开始准备订机票吧。”

  “这事儿袁总去办了。”胖子拿着空调遥控器按个半天又拆电池又装的。

  “别费劲了!空调电源线我拔了,吹电风扇吧!”道哥起身拿着热水壶去接水。

  “电风扇吹的是热风,不凉快!”曹胖子说完起身搬个马扎站上去贴着墙去够电源线。也甭怪他,这大多数挺胖的人都怕热。

  道哥接完水从厨房出来看着曹胖子扒光上衣站在空调底下站着,头顶冒着热气,猛地一瞧还以为他老家升天了。

  “你这次,跟嫂子怎么说的?这么长时间不着家。咱这一去保不齐十天半个月有可能更长可不是我们上次去四川去个把星期就回来!”道哥给拿着水杯给曹胖子倒上。

  胖子喝了一口:“我跟她说,你买彩票中了二十万!请我跟袁总出去玩一趟。”

  道哥闻言刚喝下的差点喷出来好悬没被呛着:“我中了彩票还二十万?你确定你这样说嫂子能信?你怎么不说我在国外有个三大爷无儿无女让我去继承财产然后定居国外!”

  “我要这么说你嫂子肯定不信!就你这样的还能有那好事儿?”曹胖子一脸鄙夷的看着道哥。

  “那彩票的事儿她就信了?”

  “也没信,但是你晚上要是请我们一家吃顿饭估计她就信了。”曹胖子那个脸叫一个信誓旦旦。

  “说吧,什么标准?”道哥就知道这孙贼没憋好事儿。

  “去趟欢乐牧场就行!”

  “行吧!通知一下小红他们家!”

  “不用通知袁总和我昨天晚上就商量好了,就等道哥点头就成!”

  “大爷的合计着在这等着我呢”明摆着这是宰道哥一顿!

  欢乐牧场是家自助餐厅,离道哥住的没多远,生意还挺火的。

  道哥在店门口拿着号等着里面收拾桌子,趁着时间还有会儿,曹胖子袁大头都带着各自的媳妇儿在一楼化妆品区逛着。

  其实道哥挺羡慕这两人,都成了家虽说日子没有过的大富大贵,但好歹有个伴吧!哪像自己不着四六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这种事情羡慕不来的,他宁愿相信该来的总会来的,只是还没有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

  “86号 86号可以用餐了!”服务员在门口叫喊着

  “好,来了来了来了!”道哥一边答应一边掏出手机让其它人上楼。

  道哥坐下来发现这位置环境还不错桌子靠着落地窗摆放着,看向窗外就是惠山,这会儿天还没完全黑刚好能看着山体随着太阳的余光下滑变得朦胧。突然一道念头从脑海里浮现可能这次旅途是个错误!

  “道哥,你这怎么变得忧郁了!”袁大头夫妇二人站在道哥面前许久见他看着窗外没有注意他们的到来才问道。

  “没什么就无聊发呆,呦!弟妹这才个把星期不见这肚子又大了一圈啊!”道哥对着袁大头媳妇儿说道。

  “你这当干爹也真是的也不知道关心关心你未出世的干儿,再过个把月就出生了。”说话的这姑娘是袁大头媳妇儿岳燕。

  “我的错,我的错!他们两人了!”道哥岔开话题。

  “曹总在等他媳妇儿上厕所,快到了吧!”袁大头摸着他媳妇儿的肚子说道。

  “老公,我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岳燕起身往自助区方向去了。

  “岳燕他爸还没同意你们俩?这孩子都快出生了总归要有个说法吧!”道哥聪烟盒里抽出一只香烟来准备点上转念一想把打火机收起来,只是把烟放在鼻子地下闻。有孕妇在这烟也就抽不成了。

  “前两天还跟他爸吵了一架给她气哭了!”袁大头揉了揉眉间。

  “又怎么了这事儿?”道哥有点好奇。

  “他爸要跟别的女人结婚,她听到这事儿当场就哭了!”

  “她爸在外面还真有姘头啊!但这事儿有点过分了他做的,这不明摆着恶心你俩的。这孩子快出世了,你俩要结婚硬是不给户口本,这下好了他拿着户口本去结婚。”陈道华用筷子捅开一次性餐具的塑料膜。

  “算了,岳燕也不是太看重这个。只要孩子生下能上个户口就成,我和她结婚证再说吧,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们到时摆个酒办个婚宴走个过场!”袁大头满脸苦笑道。

  其实岳燕这姑娘这辈子太苦了,岳燕是四川南充人,她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乡里的有名的混子,后来呢家里想着总不能这样让他这样接着混下去,就从外市给他说一房媳妇儿。想着成了家心思总归收一收,结了婚之后就有了岳燕姐弟俩,他父亲听说外面做装潢能赚钱这就带上媳妇去了无锡打工。

  小岳燕姐弟二人就成了留守儿童托付给了奶奶照看,这老太太封建思想轻女重男,家务活都是姐姐干弟弟旁边看,老太太每回去乡里赶集都只带孙子把孙女往家里一扔门一锁,这赶集啊热闹哇!弟弟这边在集市上啃着鸡腿儿和其他小朋友打闹嬉戏,留着岳燕一个人在家饿着肚子。这赶集又不是逛超市买完东西就出来的,得耗一天的功夫,想想才多大的孩子就给他一个人扔在家里,给这孩子逼的扒窗户到邻居家要吃的。等岁数大了些小孩子也懂事儿了不能老要吃的,所以自己后山脚底下去挖野菜自己淘米煮饭吃那时候她才七八岁啊。

  后来呢老太太去世了,这夫妻俩就把孩子接到了无锡,岳燕吃到了她没吃过的零食,也玩过了从来没玩过的东西。她高兴坏了!可好日子才没过多久,母亲无法忍受父亲的脾气在加上平日里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导致了母亲的离家出走。

  从这之后父亲只要心情不顺就开始殴打姐弟俩,有一回实在忍受不了的姐姐顶撞了一句就遭到变本加厉的虐待,热水直接泼了过去,姐姐连忙躲闪过去还是被烫伤了。下颌跟颈部的粉红色烫疤一直留到现在!

  后来岳燕毕了业有了工作之后搬出了家。她跟袁义红也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的时候相遇相识相爱。可恨的是父亲一直反对他们的恋情并且想女儿嫁给当地人家将来等他年纪大了回到南充有人能服侍到终老。就是这么一个家庭环境却没让这个23岁的姑娘变得抑郁反而从小就懂事理明是非,道哥去袁大头家这姑娘挺着大肚子张罗一桌子菜来招待。

  晚饭期间相谈甚欢,两位人妇都没有察觉出一丝端倪,全被自家老公瞒在鼓里。

  曹胖子跟袁大头把各自爱人送回家后跟道哥在路边摊撸串。

  “道哥,我看了一下飞机我们得到浦东国际机场坐飞机到美国转机去秘鲁首都利马,苏南硕放机场没有国际航班。”袁大头啃着知了猴。

  “嗯,具体的等我们到了利马之后再去规划行动路线,物资的话到达当地我们再去采购有些东西没法过安检。”道哥哈着啤酒说道。

  “老板再加三串腰子,我其实觉得这回咱去秘鲁也得好好享受一下当地的人文风貌!听说那边的时差跟北京时间相差十三个小时得倒时差!”曹胖子对众人说。

  “老板两串就行,你们吃就行那东西吃多了我这大晚上还没地方去解决!倒时差可以但是一切行动必须听指挥,国外可不比国内,咱们仨可得一块儿包括睡觉,你就是在野外上厕所都得有人望风。”道哥拿起打火机点了一根烟。

  “这个确实是,别忘了咱们这回去的是亚马逊丛林,那个地方没人相互照应,不到五六分钟就可能没命。旅游的话咱们还能请个向导,但咱们往丛林深处走可没人给我们做导游!”曹胖子一脸的慎重!

  “静平这话说的没错,那个鬼地方到处都是死亡陷阱。咱们可没有经过什么专业训练,只能小心小心在小心。”道哥肚子喝的有点涨,松了松裤腰带。

  “嗨,你们说的这么邪乎,行了行了一个字苟。”袁大头回应着二人的话语。

  “要不今天晚上去趟金沙滩?”

  “好”

  “好”

  结过帐三人勾肩搭背的往黑漆漆的巷子里走去,好在月光星星点点的洒在路面上不然非得摔个跟头!

  三人组这算是正式搭起草台班子唱大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