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秘鲁
柯基屁屁2020-05-09 23:143,408

  候机大厅内,形形色色的人群来回流动着。

  “道哥,昨天晚上没休息好还是怎么的,这哈欠老打个不停?”曹胖子喝着奶茶。

  “道哥不会昨天晚上大发神威那个了吧!我看那女的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在打哈欠,你们没看见吗?人家哈欠着眼泪都下来了啊!”袁大头躺在椅子上插嘴道。

  “不可能,我可是非常了解道哥的为人,他一个在金沙滩只点个采耳按腿免浴资68套餐的人,你见过他点过二百的!任凭那些妖艳货色使出各种套路,他就是不上趟!”曹胖子一副我很了解里的神色看向道道哥。

  “别贫了,该登机了!”道哥眼角有些抽搐,也不管他们自顾自的往登机口方向过去。

  “哎哎,道哥你慢点还有时间呢!”

  “就是,忙着去杀头吧他!”

  因为这个季节是旅游业旺季,所以这次三个人没有坐在一块,曹胖子二人一进飞机就找着了自己的座位。道哥还在往里去,道哥找到自己的座位后,便调节了座椅便坐下沉沉的睡去,熬了半宿的他再也熬不住了。

  飞机起飞带来的抖动颠簸惊醒了道哥,这让他非常的不好受,脸色发白,面部肌肉痉挛,额头的青色血管暴起!

  当飞机平顺航行以后这些生理表现才慢慢消退。

  但问题接踵而至,道哥明显感觉腹部不适,头晕还恶心,该死的他又开始晕机了。

  他这会儿想吐,刚要起身肩膀就被人按住,一只袋子进入眼帘。此时道哥也顾不上对他伸出援手的人是谁!抱着纸袋子痛快的大吐特吐。这场长达三分多钟的战斗随着纸袋子的容积被填满三分之二后终于结束。

  道哥弓着身体用力呼吸着,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捏着纸巾递过来。道哥接过纸巾擦了擦嘴,抬起身子转过头准备道一声谢,毕竟出门在外有人相助那是最好的情况!

  道哥看清眼前的脸庞时忽然呆住了!

  “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是巧啊!”

  说话的人正是昨晚跟自己共处一室的女人。道哥看着一样的妆容一样的穿着这让他感觉有些不真实。

  “真真……真巧”道哥显得很局促。

  “先生请您把那个纸袋子交给我”空乘推着垃圾车示意道哥把自己的战斗成果递给她那处理。

  道哥看向空乘一脸的迷茫,是的迷茫,他压根就不会英语。准确的说三人组没一个会得,他们这一路跟外国人交流都是用手机翻译软件。这真的是要感谢科技进步带来的便利。

  身旁的女人将纸袋子递给了空乘人员人员。

  “哦,女士您的先生不会英语真的太遗憾了,上帝把你送到他的身边是最合适的。但是男人总是指望从女人身上寻找体贴!祝您旅途愉快女士以及您的先生!”空乘给女人递过了东西看样子是药物一类的做完这一切便走了

  “她说了些什么?好像关于我!”道哥一脸的疑问。道哥此时才知道精通一门外语总归是好的,不然一见面嘴里麻麻批脸上笑呵呵。

  “哦,没什么!这是晕机宁,吃两片就行!”女人把药丸递给了道哥之后又打开了一瓶矿泉水。

  道哥服送药物之后盯着女人看,这辈子除了家里的女性并没有其它女人对自己怎么关心过。

  “陈先生,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嘛?”女人有些吃不消道哥这样的注视!

  “额……想!”

  “我叫做不二子还请陈先生多多指教!”

  “不二子?哎?峰不二子的那个不二子!”

  “喔~陈先生也知道《鲁邦三世》?”不二子用手捂住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嗯!是啊从最老版的开始一直看到现在包括番外,比如《名为峰不二子的女人》。”

  道哥谈到这些总是会很开心毕竟他的两个朋友在喜好方面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两个人有了共同话题之后便开始热络了起来。道哥也了解到不二子的一些情况!

  不二子是中日混血,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她的父亲是南开大学的历史系教授,而母亲则是日本和歌山县羽田家族的长女,也是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学者。

  “那不二子这次去秘鲁也是旅游的吗?”

  “并不是,这次去秘鲁参加一场葬礼!”不二子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额,很抱歉!”道哥听到回答,有些愣神。

  “不要紧的,陈先生不用抱歉!”不二子微笑着对道哥说道。但很明显笑容中透露些苦涩。

  “不用叫我陈先生的,叫我道哥就行!”道哥赶紧转移话题。

  “哦~我记得某人是九四年出身的喔,我可比他大五岁哎。你说是吧小弟弟?”不二子眯着眼怪笑道。

  美国飞往秘鲁只需要几个小时,三人组下机之后很直面的感受到南半球的热情,太热了,热的曹胖子几乎晕厥。

  曹胖子吐着舌头擦着汗:“这地方怎么这么热,要是这会儿能有根老冰棍儿就好了!”

  “曹总别说话了,赶紧走吧出去看看外面商店有没有的卖!咦?道哥你在吃什么,雪糕,你哪儿来的!”

  曹胖子跟袁大头两人看着道哥手中的雪糕的眼神都快发绿了。

  “一个好心人从空姐那儿拿给我的!”道哥嗦着沾有雪糕的木棒。

  “没天理啊!这种好事儿我们怎么就遇不上呢?道哥咱商量个事儿!”

  “想都别想!”

  说罢,三人跟撒开狗绳一样的疯狗你追我赶。

  “还真是个小弟弟呢?也许可能会再次见面吧!”不二子撑着遮阳伞,头部包裹着丝巾眯起眼看着三人,一阵热浪袭来黑色连衣裙随风摇曳着露出黑丝包裹的……

  三人组从利马乘坐小海轮去往伊基托斯,伊基托斯是秘鲁亚马逊丛林地区最大城市,位于亚马逊河岸边的伊基托斯无公路或铁路与外界连接,对外交通完全依靠航空和亚马逊河航运。

  三人组一行人资金短缺,为了节省资金购买物资只好乘坐小海轮轮渡。

  船长帕克是一名地道的印第安渔民,他表示能接待三人组是他的荣幸,并且会给他们周到的服务。

  但显然三人组可并不这么想!

  “袁总,这特么的是给人吃的东西吗?又咯又硬的!呸呸呸!”

  “就是啊,这东西我怀疑吃下去能不能拉出屎来还成问题!”

  道哥看着手中黄色的块状物眼角抽搐着。翻译跟他们说这叫玉米饼,是当地人的主食,也可作为干粮在路上应付着。

  可是带有玉米成分的东西道哥是不会吃的,这东西他吃怕了,作为苏北农村长大的孩子,棒棒儿也就是他们老家对玉米的称呼,小时候家里的早饭顿顿都有它早上吃晚上吃,都快吃吐了!现如今隔着万里之遥的异国再度相逢,想想也是,这个地方就是玉米的发祥地。

  “静平,吃不下去就算了,我包里有几桶泡面,先对付着!你去把卡斯炉点上!”

  “泡面!我说你怎么不早说啊害的老子吃这个破玩意儿。”曹胖子屁颠屁颠的去船舱拿东西去了。

  “道哥,你什么时候买的泡面我怎么没见着哎!”袁大头把啃了的半块饼子扔进合力引得不知名的鱼纷纷争抢。

  “你们在机场拉屎的时候我看见便利店里有就拿了几盒!以防路上没得吃!”道哥看着河岸两边的阴暗的丛林,时不时茂密的植莫名的晃动。

  胖子很快就把东西拿过来:“还是道哥想的周到!”

  “曹总你看看你,刚才怪道哥现在又开始拍马屁了!”

  “我得错,我的错!”曹胖子被袁大头怼的讪笑。

  “哎这就对了,勇于承认错误,好好改造,这才是好同志嘛!”

  “你还有完没完,去去去!别打扰我吃面”

  说话间,泡面煮好了,就当三个人蹲在甲板上开始造的时候,两个身影靠近了三人。

  三人抬起头来,只见船长帕克和他的小儿子蒂姆盯着锅中的面。

  蒂姆是利马孔子学院的学生,这次放暑假跟老爹帕克回家,也是三人组的翻译。

  蒂姆操着山东口音的普通话问道:“尊敬的中国客人,我和我老爹可以跟你们一起吃面嘛?”这位印第安小伙子有些腼腆。

  “啊!你也是孔老夫子的徒子徒孙,他老人家不是说过有教无类,这个一块吃吧!”曹胖子咧着嘴说道。

  “太谢谢你们了,你们是我见过除了中国老师最大方的人!”

  蒂姆跟老爹帕克说了一句印第安语,这位老船长激动的向三人道谢。

  紧接着五人把一锅面吃的汤都不剩,就当道哥掏出烟跟帕克分享时,船体猛的晃动起来,小海轮缓慢的停下。

  只听帕克老爹对着蒂姆说些什么,蒂姆脱掉上衣一个猛子扎进浑浊的亚马逊河流里。

  三人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啊这是这船好好的怎么就停下来了”曹胖子摸着头说道。

  “估计螺旋桨被水草给缠上了,还记得张教授说的海带绕潜艇嘛跟那一个道理!”道哥掏出打火机给点上烟。

  “张教授?哪个张教授,就海带还能铲潜艇,再说了这是内陆河又不是大海,有那么粗的水草能把高速旋转的螺旋桨给缠上,我估计这破船发动机坏了,才停的!”袁大头反驳着。

  道哥闻言心里想着,是啊,没道理啊,难不成真的是船坏了……

  这时候道哥想起有部电影中也是一行人在亚马逊河流中船只被迫停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