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女人
柯基屁屁2020-05-08 20:163,316

  “静平,你说这飞机的可靠性怎么样?”道哥心理有些不安,他这辈子迄今为止这是他第一次乘坐飞机这样在万米航行的交通工具。天知道这摔下去会怎么样!

  “放心吧!道哥,这飞机是世界上所有交通工具中最为安全的,失事率也是最低的!”曹胖子宽慰着他,并把窗户的遮阳板给拉下,不让他看见。

  曹胖子与袁大头二人相视一笑,道哥有严重的恐高症。作为一个连海盗船都不敢坐的人你能指望在万米高空上淡定自如?

  道哥起身,此时的他感觉很不舒服头晕乎乎的有些犯恶心,他想去卫生间处理一下让身体能舒服一些。

  当他穿过过道时,飞机可能遇到气流颠簸了一下,随着机身的晃动本身有点脚步虚浮的道哥一个踉跄往右手边座椅的乘客方向摔去。

  道哥感觉摔下去的那一刻连忙一手拉住座椅靠垫另一只手撑着,只是感觉撑着手的地方不像是坐垫触感不同似乎跟软一些。

  定眼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坐垫,这明明是黑丝袜包裹的大腿根。道哥意识到什么抬头望向大腿的主人并松开了压在大腿上的手,两双眸子相视的那一刻,道哥着实被惊艳到了!那是一张白皙的脸庞,高而笔挺的鼻梁,这在亚洲女性面容上很少见,涂抹着口红的嘴唇带着一丝不可捉摸的风情。原谅一个直男吧!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口红的色号,只知道这唇色真的很诱人。

  都说心灵的窗户是眼睛,可面前的这扇窗户打开之后是冷冽刺骨的寒风。

  紧接着道哥的瞳孔收缩着,从视网膜传来的图像信息看来,那赫然是一只白皙的手掌带着呼啸向他挥来,躲闪不急的道哥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种程度的身体触碰道哥宁愿称呼为大耳刮子。

  就当他开始疑惑这位成熟风韵的女性哪来这么大的手劲儿时,身体的不适加上这一击带来的眼冒金星打断了大脑的思考。

  这时一股热流从胃部抽动着经过食道最后从口腔内喷涌而出,成抛物线洒在了地板上。啪的一身道哥直挺挺的摔向了呕吐物上,闭上眼前的那一刻道哥迷迷糊糊看见一双丰腴的美腿,心中感叹道这辈子要是能摸上一把……

  女士看着满地狼籍的场面,瞪大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自己好像一巴掌把眼前轻薄自己的流氓给打吐了。

  这么大的动静引得其它旅客纷纷侧目,赶来的空乘看见这幅场景不知是因为恶心还是感觉到惊吓捂上了嘴。

  秉承着中国人爱看热闹的血脉传承曹胖子跟袁大头两人也走过来围观,当看到倒在污秽不堪液体上的人时。

  两人默契的转身准备回到座椅上,好似一幅兄友弟恭的场面。

  “二位,你们的朋友倒在地上请帮忙一起抬一下。”空乘对着二人的背影说道。

  该死的,登机的时候空乘是看着三人有说有笑的进入机舱。这下尴尬了,二人只好再次转过头来佯装关心!

  “啊,道哥你怎么了,我的兄弟你怎么会这样子。你让我怎么跟你家里人交代啊!哥哥对不起你啊!”曹胖子抱起道哥的双腿就这样拖曳着任由道哥的脸在地板上摩擦。

  空乘头一次感受到男人们的友情是有多么的坚固。

  一旁的袁大头看不下去了:“大哥,人还没死你哭什么啊?你再这么折腾他就真的快死了。”

  “奥,对对,入戏了入戏了。”曹胖子抹了抹脸上不存在的眼泪并狠狠的擤了鼻涕抹在道哥的裤腿上。

  就在二人重新将道哥抬放到座椅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士出声打断二人的动作。

  “那个,对于你们朋友的事我感到很抱歉。”

  二人一看来人是一位风姿妙曼的少妇当下手一松,道哥重重的又一次被摔在地上。这下摔在地上的肉体带来的震动把小桌板的矿泉水瓶晃倒,矿泉水随着瓶口往下流淌在道哥的脸上。

  女人看见这幅情景眼角有些抽搐,这该死的男人间的友谊真的很坚挺。当下留了联系方式并表示如果道哥没有好转的话后续的医疗费用由她来承担!

  看着离去的黑色身影!曹胖子二人感叹道出了一趟国外这小子时来运转犯桃花了?

  当道哥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飞机上而是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道哥用力撑起身子忍着身体的酸痛将上半身靠向床头。

  打量着四周,自己这是在酒店房间中,抬头望向窗外,印入眼帘的一座大厦灯火通明,视线往下看去公路上的电灯把道路装点成橘黄色的绸幔。

  “你醒了!”一道磁性的女性声音打断了道哥的思绪,回过头来看向声音的主人。道哥的眼镜没有佩戴所以看不真切,迷迷糊糊的人影随着距离的靠近变得清晰起来。

  “是你!”道哥认出来人,这不是飞机上给自己耳光的那个女人吗!

  “怎么,看见我在这里你很惊讶?陈道华先生。”女士左腿盘在床上右腿耷拉在左腿上。

  “你知道我的名字?”道哥眼珠子盯着一双美腿,此时的美腿已经没有了黑丝的束缚彻底的将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当中。

  “是的,毕竟入住酒店需要身份证明!相信陈先生不是黑户吧!”这女人从桌上的一盒万宝路中抽出一支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燃烧着的烟头随着空气的流通忽明忽暗,红唇中的舌头轻轻的将烟雾慢慢推送出来,烟味儿跟女子身上的体香混合在一起让躺在床上的男人有点心猿意马。

  女人似乎不在乎道哥炙热的目光,虽然这样看着一位女士真的很无礼。

  女人同样端详的看着道哥,道哥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样很不礼貌,把头撇开好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的同伴们在哪儿?”

  “他们现在应该在顶层的酒吧欢乐,很可惜你不在不然因该会多一些乐子不是嘛?”女人把烟头掐灭。

  感受到女人的话语中有些调侃的意味,这让道哥有些不自然。道哥一个从来没怎么接触女性的男人,头一次被这样对待他显得很局促!

  “喔~陈先生这是害羞了嘛?你在飞机摸着我的大腿时好像并不是这么腼腆!”

  “哎?啊哈,这个……那个……我并不是有意的!”

  “那就是故意的咯?”女人嘴角上扬姣好的面容透露出一丝玩味!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路数自己压根没法儿应对,这跟金沙滩的大姐的嘻戏不同,那种都是逢场作戏口嗨而已,自己又不像其他二人那样的身经百战,自己每回都是68套餐!

  见道哥良久都不说话,女人轻笑着起身往洗浴间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酒吧中的二人坐在吧台喝着果汁儿眼神四处偷瞄着舞池里的比基尼洋妞。

  “曹总你说道哥什么时候能醒?”

  “嗨,你管他干什么人家有大美女照顾不挺好的,再说那日本妞请来的医生不是说过个七八个小时才能醒,你要相信专业人士!”

  “也是哈!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人家会看上道哥了呢?”袁大头又让酒保来一杯椰汁奶。

  “可能性不大,人家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再说要不是酒店只剩两间房你认为那女的能跟道哥共处一室?”

  “曹总,我在想为啥道哥可以跟大美女在一起,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说着说着两人顿时觉得杯中的奶不香了。

  “快看快看脱衣舞!开始了!”

  “哪呢哪呢?”

  道哥听着洗浴间浴缸放水的声音有些煎熬。

  毕竟从飞机上晕厥到现在十几个小时他急需解决生理问题。越想越急,当下把心一横死就死,总比憋死强!掀开被子往洗浴间走去。

  躺在浴缸里的女人听到动静,冷笑着!

  洗浴间分为两部分一块是安装着马桶的卫生间而旁边就是玻璃隔开的浴室。玻璃通体是磨砂的从里从外都不清里外。

  随着人影慢慢的走进,女人的脸色越来越冷。就当人影靠近玻璃门的时候,女人呆住了,只见人影一屁股坐在马桶上随后边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回荡在洗浴间内。

  道哥蹲坐在马桶上随着括约肌松开排泄物直冲而下,面部从纠结之色转换成舒爽。

  感觉差不多了的道哥起身撅着腚拿着纸张擦拭,一切完毕之后冲完了水洗了手,道哥晃晃悠悠的走出去。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女人眼角第二次抽搐,这跟她想像的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房间不够她才懒得跟这个陌生男子共处一室。但这次她感觉受到一种莫名的侮辱!

  换上睡衣之后,女人走出了洗浴间,看见道哥正在吃力的搬着沙发座椅,只见三张座椅拼凑一起,道哥从床上抱了一件毛毯。躺在沙发上并把毛毯给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你其实不用这样的!”女人神色显得有些复杂。

  道哥并没有理会她,鬼知道这样的女人跟他同处一室有什么目的,在一张床上睡要是玩儿仙人跳那不坐实了,还是离得远远的为好!

  女人见他不理自己,便自顾自的躺上床,没多久两人睡了过去。

  只不过后半夜两个陌生的人都醒了,一个是饿醒的,一个是被饿的肚子叫的声音给吵醒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落的宝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