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死里逃生
守株呆兔2020-05-05 14:452,928

  回到山洞,里面的烟基本上没有了,又拾掇了足够的柴火,准备了一些树叶树皮,奋起余勇,搬起地上散落的石头一块一块的垒起来,将洞口堵住,这个时候整个人才彻底放松下来。

  之前没遇到危险,有些大意,忘了这是危机四伏的丛林,现在回想还是有些后怕。这个山洞口不大也比较隐蔽,但谁知道晚上自己睡着了会有什么玩意闯进来,还是封起来有安全感。

  用石头搭起一个火灶,想了想扔了些较小的石头在火堆里,将那块状树根埋在火灰里,然后搬了块较薄的平板石头搭在上头,烧热了,将松茸切成片,一阵呲呲响,奇异的香味飘了出来,一口咬下去,唇齿留香;将野菜在石板上炒熟了,就着烤热的‘娃娃鱼’,营养的确非常的均衡,但是再好的东西,没盐就没有什么滋味。

  李大伟一阵苦笑,如果盐分得不到补充,他的身体状态最多能保持十天。十天之后,身体会因为缺盐造成体内的含钠量过低,从而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时间再长一点人也就挂了。

  哪儿能够弄到盐呢?李大伟想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头绪,脑海中的知识储备真的不够用,也许有的植物含有较高的盐分,但是咱是教化学的呀,植物有关的知识大部分还是以前农村生活的积累,课本上的真心还没用上。

  火堆里木材噼噼啪啪的响着,偶尔爆出几个火花,李大伟沉思了一会儿,尔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拿起树叶树皮开始给自己造‘衣服’‘鞋子’,突然猛地一抬头,有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四处看看没有什么结果,皱了皱眉,用树枝挡住洞口的缝隙,感觉好多了。觉得不放心,把剩下的吃的用树叶包好,然后搬了几块大石头团团围住。

  夜晚的日子依旧不好过,但比昨晚强太多了。躺在松软的干草树叶堆里,有足够的时间瞎想,下意思的抠着自己的上嘴唇皮,回想之前的点滴,琢磨后面的日子怎么过,脑海中慢慢的有了个计划。

  第二天依然有些后怕,不敢离洞口太远。除了松茸,还找到了一些蘑菇,里面只有两种能确定是无毒的,自己曾经吃过;有一种确定是有毒的,一直不让吃的那种,另外的就判断不出来了。来来回回的好几趟,把自己认识的一些常见草药,不管有没有用,见到了就采;

  看着山洞里堆了不少东西,李大伟抠了抠上嘴唇,沉思了一会儿,总不能被吓死。拽着长矛,拎着石刀,换了个方向摸索着过去。

  靠山吃山,山上‘宝物’很多,关键就在于能否找到,很多时候靠运气,李大伟觉得自己的背运可能过去了。否极泰来,眼前是一大片何首乌,枝叶绵延一片,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挑了个比较大的挖,等挖出来太阳都落山了了,看着手里这硕大的‘树根’,估摸着没有千把年也有好几百年了,传说这玩意儿年岁长了就会像人形,不用红绳系着就会跑么,怎么看都不像‘人’啊!

  何首乌能生吃,但有轻微的毒性,不能一下子吃太多,否则肝脏代谢不了。把泥弄干净,扒开皮,新鲜的就是不一样,口感暂且不谈,最起码能吃下去。

  天完全黑下来时回到山洞,松了口气,扔了把柴火在火堆里,随手把何首乌往旁边一扔,还没反应过来,一道黑影扑了过来,李大伟顿觉身上一阵渗人的滑腻,而后全身一紧,一下子被某样东西缠住了,居然是一条胳膊粗细的蟒蛇。

  还好李大伟的右手刚扔东西时伸直了,没有被缠住,否则麻烦大了。在右手死命的协助下,较着劲,终于把左手也抽出来了,但是整个人却怎都挣脱不出来,反而明显能感觉它在收紧,肋骨隐隐作痛,渐渐喘不上气,血液开始往头上涌,血管感觉要爆了。

  李大伟以前算是个乖宝宝,性格温吞的老好人,上学不跟同学打架,工作后不打学生的那种,从小到大连鸡都没杀过,但是生死关头,发起狠来什么都顾不得了,双手摸索着掐住蟒蛇的脖子,但是明显没效果。

  一人一蛇较着劲,蟒蛇想把李大伟弄倒,李大伟也知道,只要倒了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一咬牙,挪动着脚步,来到火堆旁,整个人倒了下去,就看谁先扛不住了。

  李大伟赌赢了,蟒蛇被火一烤,立马松了要走,李大伟也趁机脱身。但是,抓住蛇头的手却没松,反而死命的压到火堆里,蟒蛇疼得直翻滚,力量大的惊人,李大伟也烫的不行,但使了性子就是不撒手。

  蟒蛇再次想要把他缠住,结果缠在两者之间的石头上,等蛇头烤熟的时候,石头都被勒出了一道印。李大伟还不放心,顺手拿起一块石头疯狂的砸蛇头,将这两天受的委屈,惊吓宣泄了个干净。

  死狗一般仰躺在地上,张大嘴喘气,‘树叶衣’早就折腾的支离破碎,身上满是擦伤的血痕,还有被火烧的燎泡,身上被缠出了几道青紫的印记,肋骨,胸骨隐隐作痛,按了按,应该没断。

  第一次杀生,嗯,鱼除外,心理不但没有歉疚感,从心底还有一种征服的快感,看来以前自己的老实,只是隐藏的太深了。

  自从懂事起,人对自己的第一次都有特别的感情,李大伟回味了半天。觉得恢复了些力气,挣扎着起来,又啃了几口何首乌,也许是心理作用,状态好了很多。

  把草药砸碎了,认真地涂抹在伤口上,要是发炎了,这里可没有抗生素,小命绝对玩完。

  巡视了一下山洞,确定是从洞口爬进来的,仔细看能找到蛇行后留下的弯弯曲曲的痕迹,不是里面钻出来的就好,照样把洞口堵上,这次堵得更严实。

  蟒蛇处理起来很困难,蛇皮韧性太强,工具不趁手,不过李大伟不缺的就是时间,小心把蛇皮剥下来,蛇肉里有大量寄生虫,必须得烤熟。火堆里的小石头已经烧透,石灰石高温分解后就是生石灰,化学里最简单的常识。

  生石灰用途很广,本身就可以杀菌,消毒,还可以制漂白·粉,改良酸性土壤等等,任何一个高中化学老师都至少可以写半页纸的用途,当然也可以用来处理蛇皮,这下可以做半身衣服了吧!

  忙乎到大半夜,第二天没有出‘门’,睡了个懒觉,除了骨头还有点疼,精神奇迹般的恢复了,不知是千年何首乌的奇效,还是这年轻的身体恢复就是快。用蛇皮给自己做了半身衣服,最起码能保护身体的很大一部分了。

  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装备升级了,胆都肥了些,想起被野猪吓坏的耻辱和自己做的粗陋陷阱,拿起长矛和石刀就寻了过去。一路小心翼翼,不知道为啥,这次一路上一条蛇也没有碰上,这蟒蛇皮难道还对其它的蛇有‘血脉’压制不成。

  到陷阱不远的地方,李大伟更加放慢了脚步,仔细听着动静,‘乌龙’事件不能再上演。拐了个弯,扒开树叶,李大伟有点发呆,用来膈应野猪的陷阱居然真有收获,一个硕大的动物,头被吊在了半空中,脚耷拉在地上,都没有什么挣扎的痕迹。

  李大伟摸了摸自己光头,仔细的左右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危险。来到猎物前,发现是一只梅花鹿,嗯,不对,应该是麂子,外形酷似梅花鹿。应该是这头笨麂把头穿过了绳套,触发了机关,被弯曲树的强大张力直接一下子绷断了脖子。

  这头麂子不小,得有四五十斤,李大伟自己也就一百斤左右吧,把麂子背回山洞,整个人都累瘫了,关键是汗流浃背的,这下体内流失的盐分更多,到底亏了还是赚了都算不清账了。

  山洞最里头有水,否则清洗就是个大麻烦。食物来之不易,不能浪费,皮毛更是珍贵,衣服全靠它了。带着油脂的麂子肉在石板上滋滋作响,佐以松茸,野山菌,一股特别的香味弥漫开来。

  ‘咕嘟’一声,李大伟盯着石板咽了口唾沫,‘滴答’,口水滴落到地上的声音,“没出息,这就流口水……”李大伟笑骂声戛然而止,不是自己的,那是谁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手帝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手帝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