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荆公子,你得赚钱养我啊
本公子爱生活2020-05-06 06:372,969

  鄢陵城,位于颍川郡鄢陵县。

  颍川郡,因境内颍水河得名,为帝都咸阳城之外人口最多、最为繁华的郡。

  位于黄河中下游地区,农业发达。且其地理位置优越,东接齐鲁之地,南接吴楚之地,往西则是帝都咸阳城,呈由北望南、承东启西之势,故商业发达。又因儒家、墨家、道家创始人出生于此,故此地文化发展繁荣。且上古时期黄帝生于此、夏禹定都于此,此时颍川郡内大世家氏族颇多,陆氏、郭氏、赖氏、乌氏等等。

  鄢陵城外有一鄢陵渡口,故鄢陵成了颍川郡内最为繁华的农商大城之一。

  自此往西经过新郑即可抵达三川郡洛阳城,自决定在洛阳城举办第二届诸子百家联合招生以来,地处吴楚、齐鲁之地的门派长老、世家子弟、散修武者、以及一些有头脑的商人纷纷往此地汇拢聚集。

  如今距离洛阳招生大会还有半年时间,尚早,大部分赶赴大会的人都会在鄢陵城停留长居,还有源源不断的外地人陆续赶来,鄢陵城内一时间可谓热闹非凡。

  当两人赶到鄢陵城时,已是夜深人静。

  此时,被夜幕笼罩的鄢陵城一片静谧,与白日完全不同。只有一些最为繁华的路段,许许多多酒楼歌馆,还是灯火通明,时时传来人们的谈笑声、歌姬的唱曲声,刚一传出酒楼,又迅速消散在这月夜之下的城市上空。

  两人进城后又走了许久,才来到一家客栈。店内只有店小二一人,还在柜台打着瞌睡。

  “小二,来两间厢房。”荆小二搀扶着越岚儿上前,她的脚伤似乎更严重了。

  “这二位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最近人实在多,只剩一间了,还是昨儿个才空出来的。”店小二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两人面面相觑。

  “我看二位是兄妹吧,不如就凑活着住一间?”

  “是!”“不是。”两人同时答道。

  ‘是’,是越岚儿答的,她不想荆公子一人没地方休息。

  ‘不是’,是荆小二答的,他觉得男女共处一室过夜有些无礼。

  “岚儿姑娘,在下如今身无分文,怎么好意思花姑娘的钱住店。”

  “荆公子为何还对我这般客气?”越岚儿娇嗔,“若非公子愿与我同行,我此刻恐怕还在路上走呢!”

  “客官,一两银子一天,不知两位要住几天?”

  “什么?怎么会这么贵?你这是黑店吧。”越岚儿问。

  “客官,我哪敢骗您呐,最近这人实在多,整个城的客栈都住满了人,还有人源源不断来呢,住宿费自然就比别处要贵上许多了。”

  “我们先在这住下。”越岚儿看着荆小二,将十两银子递给了店小二,“先住十天。”

  “得嘞客官,天字三号房,上二楼左拐就是了。”

  扶越岚儿到床上坐下后,荆小二又打来凉水用毛巾给她敷上消肿。

  她的左脚脚踝已经肿得很严重了。

  “荆公子,我的钱也快花完了,这里住宿费这么贵,到了洛阳估计更贵了。我们明天得想办法赚点钱了。”

  “嗯。”

  “荆公子,你现在什么实力?我看你连那三个不过一、二段实力的劫匪都对付不了。”

  “我也不知道,我没师傅教我习武,也是最近才出来闯荡江湖,所以对习武修行不太懂。”

  “那你上次怎么说自己是鬼谷子派的啊?”

  “我是照着这个自己练的,就是感觉一直练不好,连第一式都用不好。”荆小二将纵横剑谱取出来给她看。

  “咦?这是剑谱,还是鬼谷派的原始功法秘籍。”越岚儿仔细看了看,将剑谱还给荆小二,“这么厉害的剑法,不比我们越女剑法差,我十三岁便出来闯荡江湖,如今已有三年,怎么却从未听说过鬼谷派呢?”

  原始武功秘籍,在这个世界很珍贵。代表了一个门派的武术发源与传承,其中的图解由武功、门派创始人所刻画,就算是高超的画师抄录副本,也只得其形,不得或不能尽数得其神韵。

  “鬼谷派掌门鬼谷子每代只收两名弟子,分别修炼这一纵一横两种剑法,两名弟子相互竞争,最后获胜的一方成为下一任鬼谷子。”荆小二凭借着前世的记忆解释道,“应该是因为一脉单传,又或者自秦朝统一后鬼谷子便销声匿迹,所以如今江湖上才没人听说过鬼谷派吧!”

  “哦,那和我们越女剑差不多,我们越女剑也是一脉单传,大部分时间隐居深山,直到秦朝统一之后几年师傅才让我出来闯荡江湖。”

  “嗯。”

  “以你现在的实力,估计只有一段,要参加半年后的洛阳招生大会,估计很难被大门派选中。只能在这半年时间内加紧修练了。依我看,至少要到三段,武道才算小成,被诸子百家其中之一门派选中的机会才算比较大。”

  “哪家藏书最多?”

  “你很喜欢读书?”

  “嗯。”

  “自然是阴阳家书最多,但阴阳家也实力最强,最难被选入。”

  “岚儿姑娘,你想去哪家?”

  “阴阳家。”

  “我也要去阴阳家。”

  她是为了我,所以要去阴阳家吗?不不,应该是因为阴阳家书最多吧。可惜只剩半年时间了,荆公子如今才一段,当年自己三岁习武,八岁才到三段。

  常人自幼习武,无名师指点,无外物帮助,到成年十六岁一般也就三段左右。荆公子半年时间要到三段,谈何容易,而阴阳家又岂是三段就容易进得去的。

  看着荆小二坚定的眼神,越岚儿不忍说些打击他的话,只希望接下来半年自己能尽量帮他修炼提升实力吧。

  “你说你练了十年,却连第一式剑招都练不好。一定是练功方式出了问题。你看我的,先要端坐放松,心里专心想着内功心法,按照心法口诀修炼,内力就会积累储存在体内经脉之中。”越岚儿做了个示范,“施展剑招时再运行内力施展剑招,就能将剑招施展出来了。心法是剑法的基础,必须先把心法修炼好。”

  这不就是冥想吗?原来心法是要冥想修炼呀,之前都纯粹把鬼谷吐纳法当成了呼吸法,练习了第一次学会了,就没再练了,也没遇到过什么毒气,就再也没用过鬼谷吐纳法。难怪之前能看懂剑谱剑招,却一直施展不出来剑招。

  荆小二前世读书就很专注,读完书就冥想思考书中内容。所以冥想修炼心法对荆小二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荆小二随即盘腿坐在床尾,便进入了冥想状态开始修炼心法。

  嗯?第一次修炼功法,就这么快进入状态,荆公子的心性超乎常人啊。感到左腿脚踝还有点痛,越岚儿便不再修炼,躺下睡觉了。

  第二日清晨,荆小二才从冥想中醒来,感觉世界焕然一新,整个人精神倍增,体内的隐隐能感受到一股气劲,这莫非是心法中所提到的纵横真气?自己这是突破到武者二段了?

  荆小二也没多想,看了看还在睡的越岚儿,就匆匆忙忙出门了。

  越岚儿醒来,发现荆公子不见了,自己左腿脚踝处还是淤肿,疼的不能下地走路了。过一会,荆小二带来一个大夫,给越岚儿检查伤处。

  “这一些外伤擦伤倒是无大碍,只是这脚踝处的淤伤有点严重。是不是崴伤之后还走了好长路,又没有及时处理?”

  “是的,大夫”

  “我给你开服药,你去抓来捣碎,用布包在脚踝处,每天外敷活血消肿,休息至少半个月以上才能慢慢好,切记不可随处走动以免加重伤势。”

  “好的,谢谢大夫。”荆小二送走了大夫。

  “荆公子,我也只剩这些银子了。”越岚儿将身上剩下的十几两银子交给荆小二,“荆公子,我们没多少钱了,昨日还说今日要准备赚点生活费的,如今我行动不便,只能辛苦你一人去赚钱养活我们了。”

  “姑娘昨夜住店之时,还让在下不必与姑娘客气,今日倒是姑娘与在下客气了?”荆小二关切的问道,“放心,赚钱的事包在我身上。”

  荆小二心里也是有些后悔,若当初自己将马卖与她或早点赶上去让他上马,她今日也不至于受这般不能行走之苦了,只能这段时间尽心照顾她来弥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公子只想读书而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本公子只想读书而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