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世界一:反派大佬是同桌
林尔虞2020-06-05 19:023,268

  许朗笑意更深,看着对方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视线在她微张的唇瓣和无意间露出的小半截贝齿上凝住,暗了几分:“你不想我答应?”

  姜萌急忙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愿意答应,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为了证明她的开心,姜萌冲他仰起脸龇牙一笑,毫不吝啬地把那两排整齐的小牙露了出来,大大的眼睛都挤成了线。

  看上去真是——傻得冒泡。

  许朗曲起手指,修剪好的指甲在掌心里印出白色的印子,才堪堪将那份想把对方揉进怀里的冲动压下去,声音带着沙哑,意味不明地应了一声:“我都会答应。”

  只要是你的要求,我都会答应。

  姜萌对此一无所知,只觉得大佬对她好像态度挺好的。她将这份感情归结于——浓浓的同学情谊。

  系统对此不屑一顾:“你确定只是同学情?”

  它实在是憋不住想要点醒一下对方。

  姜萌有些赧然,透着点儿难得的羞涩:“虽然不是很好意思,但是我觉得,大佬和我应该快成为好朋友了吧!嘿嘿,想想还挺激动的。”

  系统选择直接下线。

  夜晚悄然而至,姜萌兴奋的盯着时钟,已经开始计划了:“等会儿我们一起看春晚吧。”

  感受万家团圆其乐融融的氛围,春节联欢晚会当然是不二之选!

  许朗坐在软乎乎的真皮沙发上,一抬眼就能看见暖黄色的灯光洒在姜萌的身上,泛出盈盈光泽的样子。他眼神暗了几分,正想点头,手机响了。

  他用的是一款老年机,很便宜的那种,只能接打电话和发短信,用来联系兼职。

  但是他这段时间进了姜家之后,每天和姜萌一起上下学,也就没有去兼职了。

  这个电话为什么会响?

  许朗眉头紧锁盯着亮起的手机屏幕,眼神都冷了下来。就在姜萌以为许朗不会接这通电话的时候,他按了接听键。

  老式的手机漏音很严重。姜萌听得清清楚楚。

  电话那头是一个很凶的男人的声音——“许朗是吧?你老子在我这儿喝酒喝昏了头,一毛钱没有!你赶紧带钱过来赎人听见没有?”

  那个人正准备说地址,许朗嗤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我没钱,你让他死在那儿吧。”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姜萌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喝电话那头那位一样的表情——目瞪口呆。JPG

  少女脸上的呆愣实在是太过明显,许朗眼眸低垂,下一秒刚才接电话时候的那份冷漠的气息消失的干干净净,他甚至勾了勾嘴角:“我现在去一趟。”

  姜萌下意识地皱眉:“你一个人?我跟你一起……”

  许朗迅速出声打断了她的话。语气里充满了急切,在姜萌听来,还有一些不耐烦的情绪:“我知道那个地方,我自己一个人去!那个……刚刚接电话的时候说的那句,只是因为……我太生气了。”

  并不是真的狠下心不管自己的亲人,只是因为太生气了。许朗只消稍稍犹豫,就找好了理由。

  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往外走,抿了抿嘴吐出一句:“我会尽量在八点前赶回来。”

  春节联欢晚会八点开始。

  姜萌还没有缓过神来,许朗已经走出门了。

  眼看着对方脚步匆匆,姜萌叹了口气:“系统,许朗也太善良了吧?这样都还愿意管他那个爸爸。”

  系统选择沉默。很显然第一次接电话的时候的那份冷漠才是许朗真正的情绪。对方半晌才决定给她一点儿提示:“书里的人设是很单一的,甚至因为戏份太少,可能会产生一些误会。所以你既然实实在在地在这个世界,除了需要帮忙规避的主线剧情,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相信。”

  “啊?什么意思?”姜萌被这一段感觉还挺深奥的话弄的云里雾里的。

  系统:……

  它不能直接了当的告诉姜萌——根据情绪波动的显示,许朗作为反派大佬,性格是有缺陷的。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个白切黑。你自己小心一点。

  然而这属于违规透露信息,是没办法告知的。

  憋了半天,它含含糊糊:“反正,许朗可不一般。”

  姜萌眨眨眼,一脸莫名其妙:“他当然不一般啊。反派大佬诶,计算机天才诶!这能一般吗?”

  系统:“……算了,我下线了,再见。”

  姜萌并没有把系统的话放在心上。她的重点是——许朗一个人去会不会有危险。

  许思成在她这里是警惕名单的第一名,和女主角黄悠悠并列。

  毕竟那可是个动不动就拿儿子出气的人渣。想到许朗之前一直被他打,姜萌觉得自己的拳头已经按耐不住了。她有些焦灼地起身,目光落在了门口的衣架上——她特意给许朗买的白色羽绒服还挂在那儿。

  许朗可能是走的时候太急了,根本没有带上。

  姜萌眨眨眼,动作比想法还要快一些,已经伸手将那件羽绒服拿了下来:“系统,我出去给许朗送衣服,合情合理吧?”

  系统没有回答。

  姜萌就当它默认了,给负责和许思成签合同的律师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找一找许思成在哪家酒吧。

  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有钱就是好办事。姜萌盯着手机上的那个地址,仔细带好钥匙,手臂上搭着许朗的那件衣服出门了。

  特意打了一辆昂贵的出租车,姜萌一心想的是给大佬送温暖,顺便看看许思成这个混蛋到底是喝成了什么样子。要是那个人渣借着酒意发疯打人,她不介意送他进看守所来一个春节十五天游。

  结果等她赶到那家酒吧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她扑了个空。姜萌一瞬间懵了,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许朗是不是出事了。好一会儿才理智回笼:“系统,人哪儿去了?”

  难道是她来晚了,许朗已经带许思成回家了?

  系统声音带着几分犹豫:“从后门出去就能看见。你……别害怕啊。”

  它这句话说的含含糊糊的,姜萌反而更担心了:“什么意思?许思成那个家伙是不是动手打人了?”

  没有等到系统的回答,姜萌拔腿向后门奔去。

  后门通向的是一条小巷子。石板小路上还淤积着融化了的雪水,乱七八糟的景象在仅有的一个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更加污浊。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一个人背对着姜萌站着,似乎是在低头看什么东西,背影比冬夜的风还要凉上几分。

  姜萌有些迟疑地辨认出了那个人:“许朗?”

  那个背影突然一震,像是瞬间被焰火吞噬的飞蛾,下意识地回身和姜萌对上了视线。

  也正是因为这个回身,姜萌看清楚了原本被他挡着的景象——许思成软趴趴地躺在地上,显然是已经失去了意识。

  这是什么情况?姜萌有些困惑地走了过去:“许思成怎么喝成这样?你还说一个人能解决,这怎么把他……”

  姜萌的话音戛然而止,声音被倏而刮来的寒风吹的干干净净。

  许思成好像不是喝晕的。他额间上有一个还在淌血的伤口。

  姜萌瞪圆了眼睛看向许朗。

  少年从她出现之后,就陷入了沉默。此刻低着头,半垂着眼,任由长长的鸦睫扫下一层阴影遮挡住眼里的情绪。

  他看上去整个人很冷静。

  如果垂在身侧的手臂没有发抖的话。

  少年死死攥着拳头,绷紧的肌肉即使是死死地贴在身侧,依旧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姜萌有些无奈里还有些困惑。她能感觉到许朗似乎是在害怕,但是,他在害怕什么?

  想到这儿,姜萌的声音放得更软:“别害怕,你先把衣服穿上。”

  这么冷的天,许朗就穿着一件羊毛衫。

  这句话像是按中了什么开关,许朗突然抬起头看了姜萌一眼。

  姜萌很难形容那个眼神。太复杂了,她分析不出来。只觉得少年这一眼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对方的心情是愉悦的。只是那一眼莫名很沉重。

  就好像是有人往她身上放了一块木板。

  沉溺水中精疲力尽的落难者唯一的救赎——一块木板。

  姜萌见对方又低下头站着不动,干脆主动走了过去将衣服披在他身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不是他突然发酒疯要打你?”

  一面说着,她一面指了指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许思成。

  提到许思成,许朗身上的寒气又重了几分,突然开口,声音沙哑,还带着化不开的委屈:“嗯。他……骂我。”

  姜萌对上少年亮晶晶的眼神,恍惚间觉得对方像是一只乖巧蹲坐等着撸头的大型狗子。妈呀,反派大佬的人设是不是崩的有些厉害?而且,大佬刚刚是在和她撒娇吗?

  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像是吃了麦芽糖,黏黏糊糊的,还带着甜。

  当然,她很快从“美色”中清醒过来,掏出手机给司机大叔打了个电话喊人过来处理许思成。

  然后转头看向许朗,刻意板着脸:“那你也不能直接把他扔在地上。天气冷,很容易出人命的。你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