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世界一:反派大佬是同桌
林尔虞2020-06-05 19:023,534

  小猫咪一开始还带着警惕,试探性地在小盆子的边缘伸舌头,舔一下就会很克制地抬起头,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们两个。渐渐地发现没有危险了之后,开始呼噜呼噜地狂舔。整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都险些要埋进那个小盆子里。

  姜萌看着它那副馋坏了的样子,想笑又怕吓着猫,只能捂着嘴无声地哈哈哈。

  许朗也在笑。视线从少女的发旋儿一直滑到她白皙修长的指节上。

  因为临时捡到了一只猫,她和许朗改变了看春节联欢晚会的计划,找到了一家营业中的宠物店,给猫咪洗澡。

  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出来之后,姜萌才正式看清楚那只小奶猫的毛色——橘黄色的!

  一瞬间,对方当时宛如饿虎扑食一般的进食动作都有了理由。姜萌看着一脸乖巧,冲着许朗喵喵叫撒娇的那只橘猫,眼神微妙,拱了拱许朗:“它和你挺亲的,你给取个名字吧。”

  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姜萌觉得许朗可能会给它取一个通俗的“喵喵”的时候,对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轻笑一声:“叫棉花糖吧。”

  没有想到反派大佬这么……充满着少女心。姜萌眼神更加微妙:“挺好的。它以后一定会长成一个巨大的……香橙味棉花糖。”

  抱着“棉花糖”回去的路上,小小的一团就缩在许朗的臂弯里。姜萌忍了很久,实在是受不了毛茸茸的诱惑,伸手想要撸一把。小家伙吃饱喝足,动作十分灵敏地往许朗的怀抱深处钻。姜萌不依不饶,也跟着摸了过去……

  触感并不是毛茸茸的,而是另外一种触感。有点儿暖,有点儿硬。

  姜萌人都傻了。对上许朗明显怔住了的神情,脱口而出:“你,你穿的有点儿少。”

  话说出口之后,姜萌才回过神来自己说了什么虎狼之词,伸手捂脸:“那个,我刚刚就是间歇性脑抽。”

  许朗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猫,声音里是掩不住的笑意,似乎是意有所指:“还可以更少。”

  姜萌并没有反应过来,只以为对方是在炫耀自己身体好。

  好不容易回到家,棉花糖显然是不能适应,一个劲儿地扒在许朗的怀里不愿意出来。姜萌使出浑身解数,逗猫棒、猫薄荷还有小零食齐上阵,也比不过一个许朗。

  她最后选择放弃,瘫坐在沙发上自我安慰:“你长这么帅,棉花糖喜欢你也是应该的。哇,这么说起来的话,猫咪的审美和人类难道是一样的?”

  “你觉得呢?”许朗伸手扶着不让棉花糖往下掉,视线牢牢地落在姜萌的身上,“你和棉花糖的审美是一样的吗?”

  “当然啦!”姜萌回应的很快,我要是猫肯定也……”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口。因为下意识地抬头之后,她和许朗正对上了视线。

  少年眼里闪着明媚的笑意,似乎只是随口一问。视线却始终没有挪开,藏着隐秘的期待。

  姜萌一瞬间莫名心跳乱了频率,说不上来原因,不自然地别开视线,干干巴巴的转移话题:“我们现在开电视还来得及看节目的!赶紧赶紧!”

  许朗将对方的那份局促看在眼里,唇边笑意更深。没有追问,捧着棉花糖,乖乖地打开了电视,

  已经有了变化,这就够了。徐徐图之,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有了电视节目热闹的声音,节日的气氛一下就有了。姜萌、许朗和棉花糖,两个人一只猫就坐在一条沙发上。

  房间里是嘻嘻哈哈的电视声和姜萌偶尔吐槽的声音。窗外是亮着灯光的街道与楼房。黑夜下的万家灯火,每一盏光都属于一个小小的家庭。

  许朗抱着棉花糖,突然抬头看了看顶上亮着的那盏灯。

  至少在这一瞬间,这一盏,是属于他的。

  如果身旁的这个人也是,就好了。

  他贪心不足,想要更多。

  时间越来越晚,姜萌一开始还津津有味的冲着小品相声直乐呵,很快也有点儿撑不住了,半靠在沙发上耷拉着脑袋,迷迷糊糊的。

  怀里的棉花糖和她几乎是同步的表情,脑袋一栽一栽往下掉。不过一个是已经睡着了,一个是还在和周公作斗争。

  许朗看着想笑,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姜萌……姜萌……”

  对方因为困顿,眼睛里浮着一层淡淡的水雾,眼尾被揉的发红,看上去多了几分可怜。

  许朗喉间微微发紧,想要偏开视线,又舍不得。声音放得很轻:“困了就回房间去睡。”

  姜萌反应很迟钝,怔怔地看着对方,好一会儿才消化了他这句话,声音含含糊糊的,带着掩不住的困意:“不行,除夕要守岁才会健健康康的。”

  许朗有些哭笑不得。没有想到姜萌居然会信这种东西。他犹豫着要不索性直接把对方抱回房间里去,窗外突然传来砰地一声巨响,随即是烟花被放上天空之后的声音。与此同时,客厅里的石英钟发出闷响——十二点到了。

  是新的一年里。

  姜萌显然是被声音吓了一跳,一双眼睛瞬间就瞪圆了,懵了一瞬间,和许朗对上视线之后缓过神来:“许朗,新年快乐!”

  钟声和烟花礼炮的声音都不及此刻少女的声音震耳。他原本想抱姜萌回房间的动作定格在半空中,伸出的手缓缓的、坚定地拦住了她的肩膀。

  这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许朗抱着她,膝盖上还卧着棉花糖,声音有些沙哑:“新年快乐。”

  原来人活着真的就会有奇迹,日子真的能变好。

  姜萌已经清醒了,被少年这个猝不及防的拥抱吓了一跳,热度迅速攀升,从脸上红到了耳后根:“你,你……”

  说话都结巴了。

  许朗在她被憋晕过去之前松开了手:“去看烟花吗?”

  姜萌迅速被他转移了注意力。新年的烟花在空中炸出美丽的色彩,她瞪圆了眼睛朝阳台走去。许朗抱着棉花糖跟在她的身后。

  夜风透着刺骨的寒意,却丝毫不影响此刻温暖的气氛。姜萌抬头看着那一簇簇艳丽的色彩在漆黑的天幕炸开,回头悄咪咪地摸了摸棉花糖的小脑袋。

  猫猫也有了,钱也不缺!人生赢家,爽!

  许朗看着她的动作,失笑:“想放烟花吗?”

  哪儿有烟花?姜萌摆了摆手:“算了,现在都凌晨了,肯定没有卖了。”

  许朗默默转身,看动作应该是将棉花糖放在了沙发上,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

  很快,姜萌就知道对方的打算了──许朗拿了一大捧仙女棒。

  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一块钱十根的东西。

  看着对方拿出这个的时候,姜萌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愕的神情。

  她记得在管理局参加举办的所谓的篝火晚会的时候,那个毒舌上司就给了她一根这样的仙女棒。

  许朗并没有注意到姜萌一瞬间的失神,他难得有几分赧然:“我也不确定你喜不喜欢,只是买了一……”

  “喜欢!”姜萌忙不迭地拿过许朗手上的那一捆仙女棒,“打火机呢?”

  许朗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了,眨巴眨巴眼看着姜萌。

  姜萌也眨着眼睛看向他。

  气氛陷入一种微妙。

  姜萌挑了挑眉:“你不会是,没有准备吧?”

  许朗别开视线,轻咳了一声:“我,我现在去买。”

  居然真的没有准备!姜萌想笑,又憋了回去:“我记得厨房里有蜡烛。咱们用煤气灶点燃就行。”

  “想笑就笑。”许朗听着她努力抽气的声音,语气有些无奈。

  “没……哈哈哈哈哈……”笑完之后的姜萌和许大佬对上视线,试图补救,“我就是觉得,嗯……学霸偶尔也会犯低级错误嘛!感觉你一下子就真实了。”

  “之前不真实?”

  “轻而易举地就做出了那些数理化的难题,我很难觉得你是个真人。”姜萌笑起来带着几分傻气。这句话半真半假。

  和许朗相处这么久,如果不是偶尔上线的系统,她常常忘记这个世界只是一个位面。

  许朗瞳孔微缩,眼神深了几分。转身去拿蜡烛,含含糊糊的甩下一句:“数理化简单。”

  姜萌站在阳台上,听着这句,默默在心里流泪——学霸的世界真难懂。

  厨房里,许朗静静滴垂眸看着烛芯染上火苗。微弱的,跳动的光。数理化只需要按步骤,然而感情却不是。

  他渴望得到,又怕弄巧成拙,只能小心翼翼。

  两个人借着蜡烛的火光,在开阔的阳台上放烟火。姜家的别墅视野很开阔,晴天从这个阳台望去能看见树林掩映下的粼粼波光的湖面。而现在,看着仙女棒迸发出光亮,姜萌整个人开开心心的晃动着,在漆黑的夜空拖拽出长长的烟火燃烧过的痕迹。

  直到凌晨一点,姜萌筋疲力尽的“结束战斗”之后才回过神来,发现许朗手里头握着她放完的仙女棒的“残骸”……

  “学霸,你不会是一根都没有放吧?”她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放完了这一捆?

  见许朗点点头,她这个人都不好了。完了,她这是是那么行为?这是自私自利的行为!这么有意思的烟火棒,她居然一个人霸占完了!太自私了呜呜呜,朋友之间这么能这样呢?

  姜萌越想表情越悲痛:“对不起,我下次给你买!”

  “好看吗?”许朗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低低地笑出了声,“这个烟花好看吗?”

  “好看!”姜萌唯恐不够诚恳,竖起了大拇指。

  “我也觉得好看。”许朗眼里带着笑意,和姜萌正对上目光。像是一泓漾着暖意的清泉,眼角眉梢都蓄着温柔。

  姜萌对上那样的视线,莫名红了脸。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许朗这句盯着她说,好像另有所指似的。这么一想,少年的声音莫名像是一片羽毛扫过,酥酥麻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