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世界一:反派大佬是同桌
林尔虞2020-06-05 19:023,258

  “系统,出了点儿状况。现在帮我定位许朗。”

  “这个是违规操作,要写……”

  “到时候我帮你写检讨书!”姜萌十分果断。

  “他已经上了扶梯,准备去二楼。”

  正值周五,逛街的人本来就很多。商城是环形的设计,姜萌心思完全不在脚下,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听见同一层对面那家烤肉店门口爆发出大声的呵斥声:“你还管到老子头上来了?”

  她寻声望去,瞥见人群中面红耳赤的许思成。

  姜萌赶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一圈的人。全在啧啧叹息:“这孩子被打的挺惨的。”

  “这是孩子他爹吗?怎么下手这么狠?”

  ……

  姜萌拨开那些人,看清了情况之后,只觉得血液瞬间用上了脑子,气的发抖。

  少年那一身校服领子上沾着血迹,鼻子在淌血。许思成压根就没有留什么情面。搂着那个女人,指着躺在地上的许朗:“少来管这些东西,老子的钱,爱怎么花怎么花。”

  姜萌气的声音都在抖:“你的钱?我呸!你这种人渣会赚钱吗?不是都靠着你儿子卖废品打零工挣来的吗?你好歹也要点脸!”

  许思成脸都绿了:“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懂个屁?我养他这么多年,他孝敬我是应该的。”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父亲?

  姜萌没有搭理他,自顾自地准备把许朗扶起来。

  少年低垂着头,碎发遮盖住了眉眼,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但是姜萌能感觉到他绷紧的肌肉和力度——他在无声地拒绝自己的帮助。

  姜萌有些急。许思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再不走恐怕自己也得挨打。她凑的更近了,几乎要贴着少年的耳垂,小声道:“我先带你离开这个地方再说,不然……”

  “你赶紧走。”许朗有些不自在地别开头,拉远了距离。声音很哑。

  对方明明没有开口,姜萌却瞬间心领神会:“你这么急着赶我,是不是怕你那个混蛋老爸连着我一起打?”

  “赔不起。”少年含糊地找了个理由。却是间接承认了姜萌的猜测。

  看着神色淡淡的少年,姜萌的心却软成了一片。现在的许朗还会担心牵连到别的无辜的同学。哪怕这个同学之前伤害过他……这么好的一个小天使,作者怎么舍得把人家写得这么惨?

  作者没有心的吗!

  姜萌保持着搀扶许朗的姿势不变,抬眼看向几欲动手的许思成,心里瞬间有了主意。她干脆地站了起来,伸手指着许思成:“用着儿子辛苦赚来的钱去赌博喝酒,赢了点儿小钱就带着姘头来衣服。两千多的风衣眼睛都不眨,你再看看你儿子穿的是什么!”

  “打肿脸充胖子的人我见过。就没见过你这种一把年纪一事无成只知道喝酒赌博的人渣,你……”

  姜萌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啪”的一声,就感觉到了左脸颊一阵剧痛。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顺势摔倒在地上,手狠狠地磕在大理石地面上。

  腕上的表盘瞬间裂了。

  围观的人也是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许思成会这么野蛮。

  姜萌看着腕表,语气沉了下来,迅速腾出另一只手掏手机打电话:“喂,我要报案。对,有人公共场合打人。地点是……”

  直到姜萌挂了电话,许思成反应过来:“明明是你先挑衅的。我告诉你小朋友,你别想着赖上我。叔叔可不怕进监狱。有本事你让警察关我一辈子。”

  明晃晃的威胁。

  许朗皱紧了眉头从地上爬起来:“她是我同学,你别……”

  “呵,是你这个小女朋友先惹老子的。”

  许朗还要说些什么,被姜萌拦住了。她冷着脸:“你知道有一种职业叫保镖吗?”

  许思成得意的脸色微微有些僵硬。

  “一个月薪五千的保镖就可以揍的你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你觉得你能拿什么威胁我?还有,你错了。”姜萌露出了那个碎了的腕表,“重点是你现在欠了我很多钱。我这手表的售价是八百万。换表盘至少是三百万。”

  “你,你一个穷学生,还想讹人?”许思成表情阴晴不定。

  “我就猜到你不愿意相信,所以报了警。等警察来了,你自然就清楚自己打的那一巴掌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姜萌龇牙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另外,我姓姜。姜氏集团的那个姜。”

  全国有名的珠宝巨头,姜氏集团。

  许思成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看向许朗:“你,你不是和我家朗朗是同学吗?你,你不会这么对叔叔的,对吧?”

  这个时候开始打感情牌?姜萌翻了个白眼:“别套近乎。我和你儿子只是同学,没有那么熟。”

  说完之后,她背在身后的手扯了扯少年的衣角。

  大佬,我这么说只是为了等一会儿在警察局里更好的提条件,不是真心话。你相信我,咱俩情比金坚,友谊地久天长!

  许朗看着少女悄悄咪咪伸过来的手。纤细白皙的指节像是艺术品,和他的那双手截然相反。

  他没有回应姜萌,脸上神色如常,也不知道是懂了她的潜台词还是没懂。

  商城的监控设备几乎是尽善尽美。姜萌没有多费口舌,面对许思成的憨批发言,直接喊了自家的律师过来。

  “我要他欠我钱,很多钱。然后和他列协议,只要许思成答应以后不欺负他儿子就行。”姜萌特意去挨那一巴掌的目的就是牵制住许思成这个人渣。

  律师颇有几分头疼:“这个没有问题。但是小姐,您具体指的不欺负是包括什么?”

  合约列的越详细才越有约束力。

  姜萌回头看向一直安静地站在她身旁的许朗:“除了打你骂你偷你的钱之外,这个人渣还干了什么恶心事?”

  许朗低垂着眉眼,没有看她一眼,声音沙哑:“没有用。”

  他很清楚,许思成丢了面子,一定会把气都发泄在他的头上。想到这儿,他又补了一句:“那个表,我一定会赔的。”

  “你赔个屁!”姜萌被他气得直接爆粗口,“许朗我不在乎这个表,我只是想把你救出来。”

  “为什么?”少年突然抬头,眼眶微微有些泛红,一错不错地盯着她。

  “因为你值得很好的生活。”姜萌一字一顿,迎向少年的目光。

  连饭都吃不起,成绩却始终排在前三名;无缘高考之后,硬是自学了计算机编程……许朗本来应该是一个天才,拥有光辉灿烂的人生,在这个世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多年以后别人提起这个少年,应该是带着敬仰,而不是说起他黑暗的从前,骂他死有余辜。

  律师看了一眼姜萌,在心里啧啧。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他这个单身狗看了都想哭。迅速找回职业操守,他声音严肃:“考虑到这种隐藏情况,我的建议是,不如私下一个协议,让他来许家做事,用工资的形式偿还债务。”

  姜萌眼前一亮。

  “不过这位还未成年,如果提出这样的条件,当事人作为对方的监护人,很有可能狮子大开口。”律师摸了摸鼻子。那种小瘪三他接触的还挺多的,对他们的秉性摸得很透彻。

  “你去谈判,只要能撑到高考结束就行。那个时候他就成年了。脱离起来也会很方便。”姜萌看了一眼许朗,语气柔了许多,“许朗,我是认真的。这几个月你先……”

  “你知道我真正的生日?”对方静静地看着她。

  完了,一个不小心说漏嘴了。姜萌暗暗磨了磨牙。这家伙怎么关键时刻这么不会听重点?

  就在姜萌试图找理由混弄过去的时候,许朗突然笑了,应了一声:“好。”

  少年本就生的好看,眉眼一弯,像是三月枝头垂垂的苞蕾。生动又明媚。

  姜萌心跳乱了一瞬。此刻甚至后悔自己砸那个表的时候不够用力,不然赔偿金额就能再高一些了。

  成功把反派大佬拐回了家。这是姜萌之前想都不敢想!

  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许朗,姜萌笑意更深。乖乖和她回家的大佬简直可爱又乖巧,她可耻地萌了!

  姜萌最先脱了鞋子换上毛茸茸的兔子拖鞋,又放了一双深蓝色的拖鞋在地上:“这双是我爸的。他都一年多没有穿过了,你先凑合,咱们明天再去买。”

  然而少年没有动。

  他直直地站在玄关处,双手放在校服口袋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姜萌一怔,看着对方已经起了毛边的校服瞬间反应了过来。她迅速摸了摸肚子:“我先去找点儿东西吃。”

  少年把对方拙劣的演技看在眼里,等到她的身影钻进厨房不见了之后,弯腰脱下鞋子。他穿着一双劣质的帆布鞋,袜子虽然干净,但是已经破了三四个洞,冻得发白的脚趾局促地缩了缩。

  许朗抿着嘴,将那一双破了洞的袜子包好,扔进了玄关边上的垃圾桶里,沉默了一瞬,又胡乱扯了几张抽纸揉了揉盖在那上面。直到确定看不到了之后,才穿上了那双拖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