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世界一:反派大佬是同桌
林尔虞2020-06-05 19:023,239

  许朗停了笔,下意识地看向了身旁的少女。对方半撑着脑袋,桌子上摊着数学作业,正在愁眉苦脸地对着题目发呆。

  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姜萌。准确的来说,从那天小巷子之后,姜萌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那个所谓的“因爱生恨”的理由假的不能再假了。偏偏她还死咬着这个原因不放。这是为什么?

  许朗眼神很暗。这样的理由似乎没有任何其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能够更好向自己示好。而他也确实……

  他想起和姜萌分食的那两个掰成一半的红豆包,眼神不自觉软了几分。心里有了打算。

  姜萌其实早就感觉到了许朗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只不过大佬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动。

  但是对方已经盯着她很久了。姜萌心里突然一亮——难道是许朗看出了自己正在为数学题头疼,所以想要帮助自己,但又碍于冷漠的人设,所以没好意思开口?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对的姜萌丝毫不知她的脑洞和许朗的完全是天差地别,主动将作业本往许朗那边推了推:“许学霸,教教我呗!”

  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多软。

  少女的声音像是黏糊糊的麦芽糖,尾音像是一把小钩子,勾的他的心也不自觉提了提。

  其实姜萌的声线本来就很软。但是她之前一直以小太妹的形象为荣,抽烟喝酒熬夜,最喜欢的就是拔尖了嗓子说话显出气势。在许朗听来,简直就像是金属划玻璃一样难听。

  许朗这么想着,微微眯了眼。问了一句:“哪一题?”

  姜萌没有想到对方这么爽快,眨眨眼睛显得有几分傻气,脱口而出:“哇,大佬你人真好!”

  “大佬?”少年明显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蹙眉反问。

  “额,就是说你厉害的意思。”姜萌傻兮兮地冲他竖了个大拇指。

  许朗面无表情:“喊我名字就好。”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名字,这是反派大佬对她抛出的,象征着友谊的橄榄枝!

  姜萌从善如流:“好的。许朗你人真好!我刚刚还在想你要是不答应我该怎么撒撒娇……哦不是,我该怎么劝劝你、”

  姜萌只要人一飘,说出来的话就不太过脑。

  哦,本来还会再撒娇啊。许朗莫名多了几分失落。随及又轻笑了一声。

  之前的姜萌因为家庭的原因,总觉得全世界都好像欠了她的一样。是个说话尖酸刻薄的人。这种人怎么会这么坦然又熟练的撒娇?

  丝毫不知道自己又多了一项被怀疑的理由,姜萌迅速点了点那道困扰着她的选择题:“这道。”

  许朗定睛一看,抿着嘴角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看着对方微妙的为难表情,姜萌瞬间像是找到了“同盟”:“你也觉得很难对吧!我算了两遍了,没有一个结果是这四个选项里面的!这题是不是出错了?”

  肯定是出错了。所以反派大佬都是一副为难的模样。姜萌越想越笃定。

  “你把运算步骤写一遍。”

  然后,许朗看着姜萌无比自信地套公式开始运算,揉了揉太阳穴:“你用错公式了。”

  姜萌看着对方用了另一个公式,很快将答案算了出来,和B选项一模一样。

  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分钟。

  她突然明白了刚刚对方眼神里的为难。

  不是对这道题目感到为难,是对她的智商感到为难。

  姜萌干笑了两声,试图找回一些面子:“哦,原来是我看错了。哈哈哈。”

  许朗也没有再说什么,意味不明地点了点头,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姜萌正在收拾书包的时候,许朗突然开口:“明天周六是我的生日,早上八点广场,你会来吗?”

  反派大佬的主动邀约?姜萌瞪圆了眼睛忙不迭地点头:“会的会的,我一定来!”

  看来大佬已经完全相信她了!生日的邀请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俩的友情已经成了!而且,大佬这样的性格,居然会主动和她说这种事情!她单方面宣布:她和大佬的友情,石锤了!

  直到许朗弯了弯嘴角离开之后,姜萌还沉浸在这份喜悦当中无法自拔。背上书包决心去给她的大佬朋友挑一个好礼物。

  快快乐乐地进了一家大型的商城,姜萌在羽绒服和靴子里纠结:“系统,你说我要是两个都买,他会收吗?”

  许朗又不是铁打的,说自己不冷的话肯定是假的。

  不等系统回答,姜萌又叹了口气:“不行,还得再加两套秋衣秋裤。”

  像极了一个担忧孩子的老母亲。

  系统语气有些古怪:“444,许朗的生日是在六月份。”

  姜萌一怔。现在是一月。

  “你是不是记错了?”

  系统如果有实体,现在一定会翻白眼:“记录的清清楚楚我会记错吗?许朗的生日就是今年高考的前一天。”

  姜萌停下了脚步。漂亮干净的橱窗里印出少女松怔的模样:“你的意思是。许朗在自己十八岁生日那一天,被撕碎了高考证,一身伤痕地赶出了家门?”

  系统有点儿傻了:“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姜萌盯着橱窗里折出的人影。不少放了学的学生们手挽着手,三三两两地路过,脸上挂着明媚的笑意。

  青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无忧无虑,偶尔为了学业头疼。而不是像许朗经历的那样,在最好看的年纪为了生计埋头捡垃圾。

  “不管他骗我的理由是什么。我正愁找不到借口给他送东西。这不是正好吗?”

  系统细细一琢磨——好像是这么个道理。算了,444向来心大,它再劝下去也没用。

  知道了这一点之后,姜萌算是放下了这些犹豫和纠结,毫不犹豫地给许朗买了三套秋衣秋裤,又挑了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和一双靴子才心满意足地收手。

  导购也难得看见这么大方的,一张脸笑成了花:“小姑娘,是给男朋友买东西的吧?要不要再看一下围巾?”

  姜萌懒得解释,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见了那一条蓝白格子的围巾。摸上去就很舒服。她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就看见导购伶俐地拿出了货柜里两个袋子:“你真有眼光。这个情侣款围巾卖的很火的。”

  姜萌表情一滞,看见了那条粉白格子的围巾。被情侣款这三个字震的头皮发麻:“可以单卖吗?”

  “不行。”

  姜萌刚想说——那我不要了。视线落在试衣镜前,看见折出的那一对刚刚进店的顾客,突然就怔住了。她知道这个挽着一个女人的男人是谁。他贯穿在许朗整个悲惨的人生之中,是一个贪婪又无耻的小人。

  许思成——许朗的那个酒鬼父亲。

  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一进店就挑中了一件长款风衣。

  导购扫扫一眼就看出二人是什么样的关系,颇有几分不耐烦:“小姐,这件风衣是两千八,您到底要不要买?”

  对方将目光看向了许思成,三十多岁的年纪还晃着他的手臂撒娇:“许哥,你说好赢了钱就给人家买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几句故作娇滴滴的话,瞬间就让许思成眉开眼笑,大手一挥:“好好好,买!”

  姜萌整个人气的在发抖。自己的儿子连过冬的棉袄都没有,他居然还在这儿大方地给别人买大衣。

  他喝酒赌博的钱,哪一个不是许朗咬牙铮的!

  另一个导购有些困惑于她突然愤怒的情绪,默默问了一句:“那个,请问您这个围巾还要吗?”

  “要,给我包起来!”

  那个人渣父亲不给大佬买,就由她来买!她不仅要让许朗暖乎乎地度过这个冬天,还要让他光亮明媚地度过以后的每一天。

  姜萌停顿一瞬,继续道:“还要两双手套。要露指的。”

  这样许朗可以戴着写作业。

  拎着大包小包从商城里出来的时候,姜萌坐进了车里。

  司机也是比较早进许家的一批佣人,见姜萌难得带着微笑,忍不住叹了一句:“难得看见小姐这么高兴。”

  之前不管逛多久的街,买了多少东西,都不见自家小姐笑的这么开心。

  想到这儿,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购物袋。咦,那件黑色的羽绒服这么大,好像男款……

  把这一切归咎于是自己不懂时尚,司机正准备发动车子离开,突然听见自家小姐喊了一声:“等等!”

  然后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拉开车门离开了,只甩下一句:“我晚点儿回来,你把东西带回去。”

  姜萌刚刚隔着车窗,分明看见了许朗。

  少年还是那副单薄的打扮,径直走进了商城。她想到许思成这个人渣还带着那个女人在里头逛,急忙冲了出去。

  但还是晚了一步。

  商场人太多,许朗的身影完全混进了人群中,不知道到底去了哪个方向。

  姜萌急的原地打转。现在的许朗还未成年,根本斗不过许思成那个混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反派大佬保护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