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远行
金浪2020-05-04 01:212,135

  渔港的夜晚,海风阵阵,周围的渔民大多进入了梦乡。苍穹上几点星光闪烁,令少年着了迷。他就静静的躺在小鱼船上,心潮澎湃。

  明天就要离开这座生活了十几年的村庄,少年的心里没有不舍,如果有,就是一起生活的那个老头子吧。

  “哼,老头,小爷终于可以离开你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唠叨小爷。”

  说着,少年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用苍劲的笔迹写着五个大字——寻仙武斗会。

  这是一张邀请函,仅供十六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参加,四年一届,而且参加名额稀少,九州国上下一百余座城池,每一届也仅有五百个名额。而少年手中这一张,正是他上月作为小岛选出来的代表,战胜了城里其他各村的代表,所获得的奖励。

  呆呆的看着手中的参赛证明,少年渐渐恍惚了神情,在小船里,在星光下,在海边,进入了梦乡。

  梦里,他看见自己站在武斗会的顶点,梦见自己成了金仙,梦见了老头的脸……

  “等等,老头的脸???”

  少年顿时一个激灵,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手里拿着烟,正在俯身看着他。

  “哇,老头,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出来吓人。”少年脸上有这一层嗔怒,心里却是有点甜蜜。“就知道老头舍不得我。”他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老头转过身,提起手中的烟杆,抽了一口烟。

  “看看什么时间了,臭小子。老头子是来提醒你赶快走了。”老人悠悠的说道。

  正是因为老人一直自称老头子,少年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村上的人都叫他海老,这个称谓显得关系太疏。所以少年就一直叫他老头,海老也没反对,久而久之,就改不掉了。

  少年环顾了一下四周,湿润的海风迎面扑来,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知道了,老头,我东西早就收拾好了,一会就启程去城里。真是的,小爷都要走了,也不说点想小爷之类的话。”少年起身,冲着海老做了一个鬼脸,转身走进了屋里。

  海老拿起烟杆又抽了一口烟,接着缓缓吐出,然后他轻微抬头,看着吐出的烟随风走远,喃喃道:“还想你,你可麻利的走吧,让老头子过过清净的日子,一天天的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这边,少年已经背上了行囊,跺了一下脚表示不满。接着大喊一声“小爷走了!”然后迈出流星大步,沿着小路走去。

  一步,两步,十步。少年停下了前行的脚步,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小屋,又看了一眼老头,想了想,迈过了脸。

  “我不在没人照顾你了,保重好自己啊,老头,别死了。”声音中少了往日的轻佻,多少有些沉重,说完低着头加快了远去步伐。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老头子好得很,去追求你的心吧。”海老提高了音量,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又低头抽了一口烟。

  “外面的世界可不比小岛啊,人心难测。希望你不会丢失本心啊,轻河。”这一句,老头没有大声说出来,呢喃的,似乎在说给自己听。

  这边轻河已经是出了村庄,偏远的小岛没有传送阵,只能靠驿站出门。官方的驿站都是用一种叫做幽灵马的异兽,后面带一个巨大的轿子,整体框架用精钢铸成,一次可以乘坐百余人,一日可以驶出八百里。

  轻河坐在熙熙攘攘的车里,双手托腮,丝毫没有与周围闲聊的意思,时而欢喜,时而忧愁。

  就这样过了两天,轻河总算顺利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九州国最繁华的一州——华州。

  远远望去,隐约可见前方那高耸的城墙,威严肃穆,彰显出它长达少年的辉煌。华州并没有设置护城河,作为九州的中心,天子似乎并不担心敌国能攻入这里。平时城楼上密密麻麻的金甲护卫军在五百年前的战役中早已令整个大陆闻风丧胆。

  但此时的华城城墙,并没有设置护卫军,在寻仙会期间,胆敢寻衅滋事的……也不会有人敢这么做,毕竟作为九州最大的盛会,此刻举国上下最强的几位都在城中。第二届寻仙会上,魔道三宗曾经对华州有过想法,集结十万大军空降攻城,结果离城门足有百里就被坐镇华州的几位传世强者屠灭殆尽。至此几百年来再也没有人敢在寻仙会期间对华州产生哪怕一丝的想法。

  幽灵马疾驰间,已经来到了城门口。其他八州治下都有至少十座城池,而华州不同,它本身就是一座城池,城门口罕有人外出,但是入城的人却排起了一条长龙。无聊间,轻河抬头打量着四周,只见城墙上斜坐着一个醉汉,约莫三十岁的模样,一身朴素白衣看上去竟有些刺眼。背后斜背一柄长剑,右手倚头,左手抓着一盏白玉酒壶。每有一口酒入喉,醉汉都会闭眼沉思片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周遭仿佛漠不关心。细细看去,此人如同海老一般,普通到手无缚鸡之力。

  看了片刻,轻河便失去了兴趣,跟随熙攘的人群进入了城中。

  作为大陆最繁华的一座城池,华州随处可见锦衣玉袍的商人,长袖舞墨的书生以及仙风道骨的修士。也拥有全大陆最昂贵的消费水平,轻河的身家并不足以支撑他客栈的费用。好在临行前海老给了他一封书信,叮嘱他入城后找到华州贾府后出示,寻仙会期间寄宿贾府即可。

  颠了颠手中的行囊,里面装着随行的衣物和家乡的特产,毕竟礼尚往来是做人的基础,自己没啥贵重物品,带点特产也好过空着手。

  贾府在华州拥有很大的权势,随便拦下一人打听了一下方向后,轻河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就快步朝着贾府的方向走去。

  待轻河走后,城墙上的“醉汉”睁开了眼睛,双目清明,哪有一丝醉态,他缓缓的饮下一口美酒,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轻河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轻河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