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茶舍
九觞先生2020-05-10 21:342,113

    明明是早上天却是阴沉沉的。有点闷甚至有点压抑这是陆循现在的感受。

  天空中一团团云朵像棉花一样紧凑的挤在一块,云朵呈墨色,仿佛是毛笔羊毫间滴落的一滴浓稠的墨水。而天空中的一片云朵像极了一张宣纸。黝黑的墨色迅速染黑了这张干净洁白的纸。

  “要下雨了啊”陆循双手插在深蓝色的牛仔裤兜里,毫无目的走在城郊一条青石子铺成的小路上,两边是高大白杨树,翠色滑入眼底给人一种舒适感。陆循感觉脑海中的压抑散去了一大半。

  城郊这片空地是陆循经常来的地方,他非常喜欢这里的宁静。

  “人可能更喜欢生活在自然的天地吧,因为我们也是一种动物。钢筋水泥的摩天大楼里其实并不适合我们。”

  陆循在这座城市里已经生活了快一年半了。去年六月陆循通过公开考试选拔,以家乡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被录入这所排名第一的国立高等学府。在周围人羡慕的眼光中陆循踏上了去高等学府的列车。然而让人大跌眼睛的是陆循并未选择前途一片光明好就业的理工类专业,相反他选择了哲学专业。由于陆循上的是让人仰慕的排名第一的国立高等学府,他的选择并未受到亲朋好友的反对,他们只是说以后可能不太好就业。

  陆循可以说在读书上有独特的天分,他天资聪颖,三岁能诗,十岁便会写一些立意高深的文章,对经书典籍过目而不忘。由于天生的学习天分陆循从来就没好好上过课,他不是翘课就是在翘课的路上,迟到早退对他来说那是家常便饭。

  陆循在同学眼里就是个怪胎,他独特的天资也获得了他身边所有人的敬仰。从小陆循就是在赞美中成长起来的,这也是他性格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

  陆循很怪,他的成长让教他的老师感到很困惑,他总是若有所思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总是说一些让人答不上来的宏大问题,以致于老师们都很害怕和他对话。他也是一个问题学生陆循酷爱喝酒,说成是酗酒可能更贴切。陆循还喜欢披头散发,他抗拒剪发。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学生着实让人看不懂。

  陆循又很奇,他从不听课却什么都会,像是天生的一样。考试总能考很高的成绩。让老师对他感到教无可教。他却执意不肯跳级。陆循最神奇的地方在于他总能对一些事情进行准确的预测,他精通易学。这也使他成了名人,人们争相请求陆循为他们占卜看命。。陆循仿佛天生放荡不羁,很潇洒,潇洒的让人在他身上看不到读书人该有的安静和儒。

  “秋雨催天凉,潇潇俏白杨”

  陆循诵了一句诗表达了此时此景。当然没人听见也没人听,但天却在听。

  “是天凉了吗?”陆循喃喃自语。

  ‘轰,轰’天空之上黝黑的墨云间电闪雷鸣,白色的雷电在云朵间游走穿梭。

  ‘轰’一个惊雷在天空中爆炸。一条闪电将漆黑的天空变亮。雨点像一颗颗珠子落下砸在白杨半黄半绿的叶子上。一滴雨在陆循头顶上落了下来,陆循抬头从白杨宽大的叶子的间隙中间看着天空。白色的闪电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陆循白皙的脸颊。

  此时在他黑色的瞳孔中是一缕猩红的火光。‘这是天羽星?’透过墨色的云层陆循看到了一颗快速掠过的流星。

  ‘这……天羽星……我……我怎么知道这颗流星的名字?’陆循之前根本都不知道这颗流星的名字。

  “啊啊啊”头好痛。

  一种刺痛袭来,这几天陆循一直被这莫明的痛折磨着。陆循跪了下来趴在地上,黄豆大小的汗水从陆循的额头滑到他高挺的鼻梁上。

  雨突然下大了,噼里啪啦的疯狂的打在陆循的身上。陆循身上那件浅蓝色格子衬衫迅速湿了,柔软的头发垂了下来。

  陆循感觉眼睛忽然开始变得模糊,模糊在慢慢的慢慢的加深。现在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忽然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麻木了,慢慢的他没有了感觉。双臂再也撑不住了,陆循完全爬在了地上。

  雨水从天而降冲刷着陆循泥水渗入陆循的蓝格子衬衫中,慢慢的陆循的蓝格子衬衫开始泛黄,深蓝色牛仔裤也开始变黄。

  恍惚中,一个白衣女子打着一把油纸伞从青石上踏过,向陆循走来。

  天空忽然不下雨了,墨色的云朵忽然开始散开了。皎洁的月亮露了出来。淡黄色的月光从几万丈的高空俯照了下来。大地在这种俯照下,仿佛笼罩在一张白纱中。

  青衣江江面上波光粼粼,几只白头燕从江面掠过。一阵微风吹过,青衣江两岸紫色的芦苇随风摇曳,格外的美丽。

  皎洁的月光照在白衣女子的身上,帮他披了一件白色的纱,乌黑的青丝也泛着银色的白光,在微风中轻轻拂动。白衣女子轻轻合上油纸伞,洁白的皓腕,一圈紫色线丝绑成风铃,‘铃,铃,铃’作响。

  在看到陆循后,白皙的脸颊上露出微微吃惊的神情。“这是福伯要我找的人吗?是个男人,可他为什么躺在地上,昏了吗?”白衣女子小碎步向前迈进,她不清楚面前这个年轻的男人是否活着。她蹲了下来,将陆循翻了过来,此时陆循满身泥泞。黄色的泥土使他的脸脏脏的。

  白杨树下,在大雨的作用下这条青石子路被黄土覆盖,仿佛这本来就不曾有一条路。

  “我这是在哪?”陆循醒来已是晌午。天空是湛蓝的如洗过的蓝色绸缎,没有一丝云。

  一股茶香在这片天地间飘荡。陆循坐起身来,光着脚走到窗边。这是一处亭舍建在水上两边是两座秀丽的青山。两个古朴的大字镌刻在靠岸的一块青石上,茶舍。

  “嗯?这并不是我们的文字,青衣江似乎并没有什么茶舍。”陆循经常在青衣江畔散步对这条江的每一处都了如指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羽天机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羽天机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