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上元游会
大江东去2020-05-11 06:491,861

  上元花灯,罗店人这一天都要祭祖上坟,而罗店,乃是莒里一小镇,青瓦木牖,青瓦一片片搭在一起,烟囱上青烟袅袅,有数百户人家。

  青魁木下,一个白衣男子正手奉经卷,那卷正是《诗经》,正吟到:“菅蕸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一句,青朗之声,自从馆中幽荡而出。

  俊俏男子读得不亦乐乎,沉醉其中,饶头微笑,对于上古时民风淳朴的生活不由流露出向往,神思瑞飞,又见当世上伤风败俗、奸滑恶道,一阵摇头叹息。

  “世间可有真情乎?借我流年光景。十年寒窗苦读,照我一身流黄孤影。怎知世界善恶?佳人才子,都付黄泉浊流东去”,吟唱之人,这人便是王子服了,父亲王康是个大地主,可惜几年前身贯恶疾死了,留下万贯家财,数百亩田契。

  堂上仅剩下老母罗氏一人,奴婢数人,王子服自幼饱食诗书,家中虽有婢女,却从无狎亵乱景。罗氏亦爱子如命,生怕王子服出了什么事,平日里看管颇为严厉,不许王子服出门到郊外玩,只让他在院子里读书练字。

  一来二去王子服也渐渐长大成为,本来罗氏聘了萧氏小女为婚,怎知那萧氏意外生亡,所以称之“求凰未就”,老母又寻,却无王子服看上眼的,渐渐,王子服心中愈发抑郁。

  这天见罗氏随两个丫鬟出门给死去的老爹上香,一个人写了几个字,便大觉无聊,遂将笔搁在砚台上,起身向门外而去。

  一出门便见街上行人如流云,一个个拿白纸、香、蜡、禳符,有老人、孩子、中年夫妇、妙龄女子,来来往往,小厮从后,赶着上坟,一副热闹景象。

  王子服看得迷离,除几个挚友,他鲜与人往,看了一阵竟眼眶湿润,走入人群,跟着人去了郊外。

  跟着一行人,入了郊区,方见青松巨木,乱地荒冢,草丈二深,大云遮盖,似鬼物阎獠。

  那些坟地多被草遮住,只看到些碑文,一干小厮吆喝着打理,对于家族中的长辈幼女则坐下休息。

  “啪啦啪嗒…啪啦啪嗒…”

  火炮声音空谷而来,四下望去,遍地都有祭祖的礼队,薛家、史家、王家、杜家、邹家…凡罗店的人,几乎都来了,只是隔了一二里地,却也可在黛色云墨中遥遥相望。

  所谓上元游会,记的便是这一盛况,真是人山人海,且但凡闺中女子都要出来祭祖。由于人多,匪盗也不敢出来走动,对于这些常年躲在闺中的少女而言,虽然说上坟祭祖是件庄重的事情,可对于这些女子而言却是份难得的欢快。

  那些未娶妻的公子,那些闺中待字的少女,这一天大抵相互窥探,暗中传情若是中意,便命人下聘,以结良缘。

  王子服一路上见了不少女子,都是羞羞涩涩,一个没有中意的,大觉伤感,只道除了那美人萧氏,这世间再无赏心阅目之人,自在那山中游荡,看那荒冢银川,大山巍巍,流连忘景。在山中转了几圈,竟迷了路。

  忽闻前面人骤笑高谈声,遂上前寻路,又跌又滚,下一斜陡的山坡,方见一行人正在扫墓。

  乍一见,王子服心中发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支立难安。倒是那些家族中有长者认识罗店王公子,见其面色便已知其大概,那老者上前笑道:“王公子,请这边来…”。

  王子服见老者和颜善目,将信将疑,走上前去。那老者即笑道:“王公子莫要拘泥,老朽乃是罗店镇南边上一乡绅,李大贵,这是家眷,爱女…”。老者一一介绍,他本知王子服家中田契百顷,颇具资产,遂有巴结之意,帮忙引荐,道:“小莲,这位是王公子,快过来见识一下”。

  只见接着那红粉衣服的胖女人羞嗒嗒出来,没见过男人,羞得用白布将半张服遮住,盈盈作态,娇里娇气道:“王公子好!”。

  王子服心头一惊,暗赞这女子之胖,却是礼貌一躬,道:“姑娘好!”。

  小莲见王公子英俊不风,一身儒雅气息,风流俊朗,又见王子服一直盯着自己身上看,以为王子服喜欢自己,心里窃喜不已,当下放荡而笑,对着王子服抛了一个媚眼,道:“哎呀,王公子,不要这样子看人家嘛…”。

  王子服见状微愕,眼中这女子腰粗如桶,雍肿不堪,偏偏穿了一件粉色衣裙,脸上脂膏抹得跟个女鬼一样,却不知己丑,这时候放荡的表情,王子服顿觉辣眼睛,感觉有些不适。

  不过王子服非常聪明,他当即转身对那家族老者鞠了一躬,道:“李叔叔,晚辈有些急事,大有冒失,还请见谅,就先告辞了”。

  老者欢喜的脸上微微一滞,转瞬复笑道:“无妨,无妨,贤侄既然有事,就先去吧,有空多来镇南,老朽一定备席欢迎…”。

  王子服回了一句:“多谢了!”,急忙闪开走人,走时听见身后一个年长的女子声音:“我看这王公子生得挺俊的,倒还不错,这事行!我家小莲,也有一个归宿”。女子撒了个娇:“娘……,人家王公子还没有走远呢…”。

  王子服闻声,背后一阵冷汗急冒,加快步伐匆匆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婴宁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婴宁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